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引吭高歌 第29章 真心朋友
作者:马济元  发布日期:2022-08-29 15:57:33  浏览次数:128
分享到:

呕去了几口殷红得已凝为大大小小血块的淤血,阿文在妻子巧林一声又一声轻柔的呼唤声里,慢慢苏醒过来。阿文疲惫不堪地睁开眼睛瞅着巧林泪痕斑斑的脸颊,眼眶又一次湿润了。阿文十分吃力张开青紫而且开裂了许多道血口子的嘴唇,讪讪地说:“林妹,阿文让你吓着了,对不起!”

巧林伸出一根手指竖在阿文的嘴唇边:“文哥,甭说话,赶紧闭上眼睛好好休息。”

也始终守候在阿文旁边的应小姐,惊恐的脸色瞬间退去,露出了浅浅的笑容,她与同学手拉着手走近床上前轻声说:“阿文哥,您醒了,感觉好点儿了吗?”

“阿文哥,你吓死林姐了。”自黄昏来到阿文家,至今没有回去的小莹和南南,脸上也展露了笑容。

“南南,你也还在,辛苦你和我一起送应小姐回家。”阿文挣扎着撑起身子,可是这身子是前所未有的沉重,一点儿也不听从自己的使唤,才稍微撑起了一点儿,很快又因为浑身无力而瘫倒在床上了。

巧林急忙伸手托住阿文,着急地说:“别动,文哥你千万别动,林妹求你了。”

“阿文哥,我们要守着您。”应小姐和她的同学异口同声地说。

“不行的,应小姐,你爸爸妈妈都在等着你回家!”阿文喘着气说道,又向南南招手,“南南,你去叫四毛,辛苦你们俩摇一趟应家潭,快去快回,应小姐家里人一定急死了。路上千万千万得小心,唉,这世道!”

南南去叫来了四毛。想起家里人正着急,应小姐不得不与阿文告别,眼眶里止不住滚下了滚烫的泪珠。

小莹也回家了,屋子里剩下阿文巧林夫妻俩。阿文躺不住了,与巧林说:“林妹,你扶着我去看看水哥。”

“文哥,我先去给你弄点吃的,吃饱了才有力气。”巧林又伸手抚摩着阿文额头。

咕噜噜,阿文的肚子果然唱起了空城计,哦,做了这么多重体力活,况且已大半天粒米未进,是该饿了。因此阿文说:“噢,辛苦林妹了。”

巧林一脸欣喜:“好啊,我去煮饭泡粥,奖励你一个荷包蛋。”

阿文无奈地放平身子躺着,静听自己的肚子咕咕叫唤。是的,摇船挑担大半天,还挨了拳头、枪柄,又饿又累又痛,真的需要吃点儿东西了。但愿吃饱以后不累也不痛了,又生龙活虎了。那,林妹该会多么高兴啊!唉,也希望水哥能逢凶化吉,转危为安苏醒过来。

“文哥,粥有点烫,你别动,老实躺着,巧林来喂你。”巧林端着粥走进来,她舀了一勺粥,夹一点荷包蛋,嘬紧嘴巴噗噗噗地吹着,然后送到阿文的嘴巴里。

注意到巧林的认真细心,阿文慢慢地咽下米粥,胸膛里却翻江倒海,眼眶里又泛起了不争气的泪花:“林妹……”

富家女抛去自家优渥的生活,跟自己吃苦劳累不说,还为着自己担惊受怕,可是巧林却毫无怨言。林妹啊,阿文太对不住你了,阿文亏欠你真的太多太多。此生,为了你林妹,为了我们的承诺,阿文必须加倍再加倍地珍惜,加倍再加倍地回报你。

此刻,给阿文喂粥的巧林,脸上又荡漾开了笑容,她又一次嘬嘴噗噗地吹着米粥,轻轻地送到阿文的嘴边:“文哥,我们约好了白头偕老的,谁也不许耍赖哦,你听见了吗?文哥,张开嘴,对了,咽下。好,我们再来拉个钩。”

阿文的眼角,溢出了一颗大泪珠,滚下眼角,滴落在了枕头上,而滚烫的泪水,即刻又储满了眼眶。是啊,答应了巧林手拉手永远在一起,我阿文哪能半路开小差溜号呢?于是,阿文也又一次伸出了右手的小手指。夫妻两人的小手指又一次紧紧地勾连在一起,又一次一起郑重地念叨:“勾勾,还还,一百年不许赖!”

“我们必须一起白头到老的,文哥。”

“我们会一起相守到白头的,林妹,”阿文的嘴角,绽开了笑颜,然后又追上一声,“一百年不会赖!”

“文哥,一百年,必须的,我们又拉过勾了。现在,你好好躺着,我先过去看看水哥。”给阿文喂完了米粥,洗净粥碗擦干手,巧林又俯身甜甜地亲了亲阿文,快步走去了徐婶家。

走到门口,巧林又回过头:“听话躺着!”

水水依旧昏迷不醒。徐婶半躺在床上,背后垫着一个枕头。丧夫守寡十多年,好不容易将儿子一把屎一把尿带大,然而,刚成年还未成家,哪曾想突然惨遭横祸,如今儿子是生死未卜,徐家往后怎么办?还不足五十岁的徐婶已经头发花白,面容枯槁,目光呆滞,而今好似一下子步入了风烛残年。

“姑姑,我家阿文醒了,他让我过来看看水哥。”巧林先走到徐婶床前,帮助徐婶提起了下滑的被子,“姑姑,躺下去吧,您自己一定得保重,水哥还年轻,他会好起来的。”

“小妹,”徐婶有气无力地摆了摆手,声音沙哑得让人听不清,“你回去看着阿文,这儿没事。”

昏暗的油灯下,水水纹丝不动地躺着,脸色蜡黄的像和尚道士画符的纸,水哥会醒过来吗?巧林的喉咙口好似被堵着了,眼泪又一滴又一滴滚落下脸庞。

转过身,巧林正想回家,瞅见阿文扶着门框跌跌撞撞地跨进了徐婶家。巧林急忙扶住阿文,低声责备:“文哥,你不听话!”

“我必须过来,”瞧着脸如死灰的水水,阿文的耳朵边,似乎又响起了刚才吴桥那位老中医的话:“这孩子很难醒过来,赶紧送他回家吧。”水水的左肩膀下挨了枪子,老中医的言外之意是说水水没救了,赶紧送他回家,免得在半路上发生意外。水水难道真的没救了吗?他下午来我家找我去摇航船,当时我……阿文于是又想起了上午在红浜村参加军民联欢会的事,想到了后方医院的章医生。对呀,章医生是军医,军医最拿手医治挨枪子的病号,最擅长救治从战场上送回来的挨了枪子的伤病员。水水也挨了枪子,那我马上赶去后方医院请章医生出手救治。

想得到这儿,阿文说:“林妹,我们马上去后方医院请章医生,章医生是位会开刀会医治枪伤的医生。”

“哦,对呀,后方医院章医生应该可以救水哥,可是你……”

“林妹,这次你把舵,我划船。”

“那也不行,”巧林又伸出摸摸阿文的额头,“文哥,你还在发烧呢。除非你躺船舱里,我一个人划船。”

“噢,为了救水哥,为了请章医生,我听你的。”

“阿文,你……”徐婶想说什么,可是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作为母亲,谁不希望想尽一切办法,挽救自己儿子的性命!

“水,水……”突然,水水吃力地发出了低低的呼喊。

“水哥,你醒了。”阿文和巧林同时喜出望外,一起走近水水。

“文哥,你坐着,我去倒水。”巧林去倒了半碗水,用小勺子舀着送到水水的嘴边。

“谢谢巧林妹,阿文呢?”

“水哥,我在。”

“咿呀,你也鼻青眼肿。”

“阿水,你……”徐婶也摸索着来到了水水床前。

“妈,你吓着了,受苦了。”

“水哥,喝水。”

“儿子,巧林妹喂你喝水,你要好起来,老妈靠你养老送终呢。”

“妈,水水会的。”

“巧林妹,我来喂儿子。”

“哦,林妹,让姑姑喂吧,我们快走,时间就是生命呀!”

“阿文,你也伤得很重,回去休息吧!”

“嗯,姑姑,您也当心了。”

告别水水,走出徐婶家,巧林回家拎了一捆稻草,挟了一条被子铺在小划子船的中舱,然后扶着阿文上了小划子。等着阿文在小划子躺下,巧林又给小划子中舱圈上了拱形的芦席棚。

“文哥,我去把网笼里养着的几条鲫鱼也带上了。”

“林妹想得周到,好的,拿着,开船吧。”

“文哥,你老实躺着,这划船桨,我没收了。” 巧林用脚踩在了划船桨上。

巧林第一次一个人划船,她想着尽力划得快一点。因此,慢慢地,那划船桨渐渐脱离了她的管控。阿文瞅准机会,把划船桨抓到了手。

“林妹,赶时间最重要,我们一起划,我会小心的。”阿文推开棚,起身坐在中舱的横梁上,配合巧林一起划船。

“文哥,你……”

“划吧,救水水要紧,我只使用手里的力气。”

是的,巧林一个人划小划子,这还是第一次,这一个人划实在太慢了。划小划子确实需要阿文,有阿文划船,小划子快得好似贴着水面飞。而今,时间就是水水的生命,巧林只能不断地提醒阿文:“胸口上,不能用力!”

到达后方医院,庞护士正在值班。

“巧林,出啥事了?”瞧见巧林搀扶着阿文进门,庞护士急忙站起身,着急地问,“巧林,阿文受伤了?”

阿文接口说:“不是我,是……”

“怎么不是?鼻青眼肿的,快坐下,我瞧瞧。”庞护士连忙拉过一条凳子让阿文坐下。

庞护士给阿文诊查伤情,抹药。

巧林给庞护士讲述阿文、水水摇航船遭劫的前前后后。

阿文接着巧林的话说:“所以,我们赶来后方医院,请章医生庞护士为水水治疗枪伤,他的病情很危险。”

“哎呀,巧林,很不巧,章医生和糜大伯出诊小糜巷,还没有回来。”

“我们回来了。”章医生竟然出现在了护理室的门口,他过来握着阿文的手,诧异地说,“阿文又受伤了,半夜三更过来,伤得很严重吧!”手,“阿文,你……”

“摇航船回家,遭遇黑狗子抢劫,阿文受了重伤,搭档水水胸口中枪了……”庞护士告诉章医生说。

“哦,庞护士,这里的伤病员都无啥大碍,我和你马上跟着阿文巧林去一趟丁湾。抓紧时间,马上走。”

“可是,章医生您……”阿文巧林为难了。

三更半夜,章医生刚回到后方医院又叫他出诊,这也太辛苦章医生了!然而,水水等不得,他随时都有再次昏迷甚至不会再醒过来的危险。

“庞护士,你再去带上一些医疗用品,”章医生立马转身往外走,搀扶起了阿文,“巧林,一起扶着阿文,快走,救人要紧。”

“又辛苦你们了。”阿文想起了在巧林家桥头田牛车棚遭雷击以后,戈队长铿锵的演说,想起了章医生庞护士挨家挨户看望病员以及宣传科学知识的往事,顿时激动得热泪盈眶。巧林小心翼翼地搀扶着阿文走上水栈,她与阿文一样,内心激动,浮想联翩。

章医生吩咐:“阿文,你安安稳稳地躺在舱棚里休息,巧林一个人划小划子,不过,我来把船缆绳系在小摇船的后头了。庞护士,我们两个一起摇船。”

“章医生,等等我。”糜大伯追出来了,“这小摇船出诊,可不能落下我糜老头啊。”

“糜大伯,对不起。”阿文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

 “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是自己人啦,不客气。” 糜大伯咧嘴一笑,满脸的皱褶生动得如棕色的绣球花了。

于是,“民抗”医护半夜抢救受伤老百姓又一次出诊了。为了老百姓,小摇船铆足了劲儿剪开小河浜的平静水面,飞快地朝着丁湾哗哗行驶。

停船靠岸,推开徐婶家嘎吱吱响的破木门,水水又早已神志模糊了。

南南与四毛,早已从应家潭回来,眼瞅着水水的危险,他俩也守候在水水旁边。

章医生庞护士立即投入了抢救水水的手术之中。凭借巧林与庞护士的两支电筒照明,章医生在庞护士的配合下,顺利地为水水伤口里取出了子弹头。后方医院的白衣战士妙手回春,水水转危为安了。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