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引吭高歌 第33章 “江抗”援手
作者:马济元  发布日期:2022-09-09 22:38:42  浏览次数:98
分享到:

 警铃响起,大头心急慌忙地冲出房间,吆喝着,晃动着刺眼的手电筒,带领着区中队的黑狗子们跑向最西间的黑屋子。哇,牛老爷神机妙算赛诸葛,那陆阿文果然前来自投罗网了。大头对牛大兴佩服得五体投地,看来,我大头想要飞黄腾达,这牛大兴的大腿,必须紧紧地抱,马屁得竭尽全力地拍,天天拍。有话说千穿万穿,拍牛大兴的马屁不会穿崩,不会受累,不会倒霉。今后,我大头还得多多用心钻研这门马屁经,力争拍得更上一层楼,直上小西天。哎哟,黑屋子的门怎么敞开着呢?大头还有胖子等好几支手电筒在黑屋子里晃过来又晃过去。糟了,徐巧林不在了,那个陆阿文也不见踪影。“胖子,谁站的岗?怎么出事以后才发警报?”值岗打瞌睡那两个黑狗子吓得簌簌发抖,唉,这下子要死定了,啥时候不能瞌睡,怎么偏偏在陆阿文劫狱救徐巧林的档口打瞌睡了呢?大头、胖子带着黑狗子们晃着手电筒在大院里四处查看。他们突然发现灶披间的屋顶塌了个窟窿,又听见灶披间的砻糠堆里传出了吭吭吭咳嗽声。哈哈,几支手电筒照过去,大头一拍屁股,喜出望外地大叫:“陆阿文,你中计了,你逃不掉了,被我们逮住了。”阿文落在了大头的手里。黑狗子们因为阿文搅了他们好梦,气不打一处来,一齐冲向阿文,满腔怒火地你一拳我一脚,个个勇猛无比。阿文又被黑狗子们打得鼻青眼肿,昏死了过去。

“停停停,都这么心狠手辣,这小子都快被你们打得没气了,我怎么去向牛老爷交差?牛老爷吩咐过,抓住陆阿文,要留活口,要将他游街示众,要将他当众枪毙。哼,打得最凶的小子,站出来!”

刚才那些拳打脚踢阿文的“勇士”蔫头耷脑了,一个黑狗子呆头呆脑左看看右看看,正傻愣着,被大头一把揪了出来。

“对呀,还有你,你俩先把这小子押回了黑屋子关着。”胖子的破锣嗓子也来劲了,“听着,你们俩今夜看守陆阿文。”

“是!”俩黑狗子自认倒霉。

昏死过去的阿文,被俩黑狗子拖着拽着,扔进最西间关押巧林的黑屋子里。

此时神气活现的大头威风八面,他扫视了吓得大气都不敢出的黑狗子们,恨恨地问:“刚才是哪两个猪头值岗?都给我站出来。”

俩黑狗子哆哆嗦嗦向前跨了一小步,然后摇摇晃晃立正,低着头报告:“我。”

“嘿,你俩险险乎砸了老子的饭碗,今朝老子得先砸了你俩的饭碗。”

俩黑狗子立马吓得噗通噗通跪倒在地,捣蒜似地拼命给大头磕头。哇,泥土地上有小石子,把俩黑狗子的额头磕得流出血来了。

“小苟知错了,队长,求求您高抬贵手,给小苟留一只饭碗。”

“四四家里有老母病妻,队长,饶了四四这一遭,您的大恩大德,四四一辈子做牛做马报答您。”

“哼,饶了你俩这一遭,可是不给点教训,你们哪会长记性吗?”大头瞅着俩黑狗子额头流血,一脸的得意。他抡起手又狠狠地甩了俩黑狗子每人俩耳光,又喷着一嘴的口水骂道,“哼,放你们一马,今夜关禁闭,不准睡觉,明天一天不准吃饭。”

小苟、四四俩黑狗子千恩万谢,满脸是泪水泥渍。

大头想想还是不解恨,又抬起脚狠狠踹向那两个黑狗子的小肚子。

胖子的破锣嗓子又耍起了威风:“其他人回屋休息,你们两个去禁闭室,我和大头连夜还要去面见牛老爷呢。”

阿文失足跌在砻糠里,再出手施救已经来不及,老纪带着巧林以及四毛、南南、小莹迅速撤离,跨上两条小划子,憋足劲拼命划船,两条小划子箭一般地消失在茫茫的夜色里。在确认黑狗子没有追上来之后,大家才松了口气,放缓了手里的划桨。

阿文陷落贼手,这正合牛大兴要除掉阿文,出一口恶气的心思。所以,巧林担心阿文遭牛大兴报复,担心阿文的安危。从阿文在灶披间屋顶坠落砻糠里那一刻起,她顿时觉着胸腔里一阵阵刀绞般的疼痛,巧林觉得一定是阿文落在黑狗子手里,正遭受着黑狗子的严刑拷打。牛家痛恨阿文坏了他家的好事,千方百计要陷害阿文,而今,他们遂愿了,又怎么会轻易放过阿文呢?然而舅舅的决定是正确的,黎民百姓赤手空拳,哪能可以与拿枪的黑狗子硬碰硬拼呢?不撤离,全部都要落入贼手。唉,要是手里有是条枪多好,巧林想道,有了枪就一定可以救出阿文。想起抢,巧林想到了“江抗”,想到了章医生以及戈队长。对,找“江抗”去,“江抗”手里有枪,黑狗也最怕“江抗”,“江抗”也最愿意帮助有难的老百姓,况且阿文和“江抗”是好朋友。眼下还没过子时,马上去后方医院,恳求章医生、庞护士,找到戈队长搭救阿文还来得及。对,事不宜迟,刻不容缓,巧林想着马上要去后方医院。

小莹南南听说林姐要去后方医院找戈队长,都说找“江抗”一定能救回阿文,都愿意跟着林姐一起去红浜村,为姐妹两肋插刀么。

来到三岔河口,两条小船并排划行,巧林对老纪说:“舅舅,我想去后方医院找戈队长,找章医生庞护士,我想‘江抗’会出手救阿文的,你们先回去吧。”

“后方医院,在哪里呀?远吗?”

“就在红浜村,不太远。”

“嗯,但愿后方医院正巧有人手,哦,那我在茆河等你们的好消息。”老纪也思考着该怎样搭救阿文。其实老纪想去找同行借几条毒蛇,以毒蛇阵做掩护,引起黑狗子们混乱,然后凭借自己的特殊身份趁乱救出阿文。可是这些都得在天亮之前办妥当,时间上有点来不及,而红浜村到碧浦的路却不太远。

于是两条小划子在三岔河口分手,巧林乘坐小划子拐弯去红浜村,老纪与四毛回茆河。

巧林他们到达红浜村,启明星已高高悬在东天,糜大伯正忙着烧粥。章医生不在,庞护士见了巧林,惊讶得大张了嘴巴拢不上。

“巧林,你,和这两位小年轻一起划船来的?”

“是啊。”

“阿文呢?”

“阿文他,被黑狗子抓住了。”巧林的眼泪滴滴答答掉下来了,“他正推我爬上围墙,脚下的屋顶塌了,跌在砻糠间里没有撤出来。”

“咳,这是怎么回事啊?不是说你被黑狗子抓去碧浦了吗?你慢慢地给我说得清楚一点。”

“昨晚,黑狗子去丁湾抓阿文,你知道不?”

庞护士说:“嗯,听说了,阿文潜水逃脱了,你被抓去了关押在碧浦黑狗子的区中队里。”

“不久前,他俩,”巧林指着小莹和南南说,“还有老纪和四毛,划着两条小划子到碧浦,然后潜入区中队大院救出了我,可是阿文却没有逃出来。”

“哦,我弄明白了。”庞护士给巧林他们每人倒了一杯凉开水,说,“林妹别急,戈队长与章医生,半夜前就去碧浦找牛大兴了。”

“是吗?找牛大兴干嘛?”

“搭救你呀。”

“可阿文在黑狗子的区中队!戈队长章医生怎么去找牛大兴呢?”

“是啊,戈队长的大名,牛大兴会吓破狗胆,戈队长会命令牛大兴让黑狗子释放你,哦,现在是阿文。”

“是吗?牛大兴会乖乖听话?”

“他哪敢不听话?戈队长是‘江抗’助奸队队长,助奸队长找牛大兴,那牛大兴还不是乖乖听话,他有胆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吗?”

“哦,庞护士,我有点不敢相信。”小莹说。

“小妹妹,我告诉你们,前几天,阳澄湖县的议长,还有县长都横尸街头了,他们的尸体上还贴了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卖国贼下场’,署名是‘江抗’助奸队。牛大兴只是县议员,他敢与助奸队硬扛吗?”

“哦——”小莹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原来是这样!”巧林惊喜得小心儿怦怦跳。

“戈队长太厉害了!”南南也一脸的欢喜。

“那当然。”庞护士不无骄傲地笑道,“戈队长救阿文,肯定是马到成功。巧林,你一百个放心。阿文不会有事,我估计呀,阿文这时候已经和戈队长、章医生在一起了,他肯定好好的,戈队长会还你一个完完好好的徐阿文。”

“林姐,那我们可以回去了。”小莹小声说。

“糜大伯烧粥呢,休息会儿,喝碗粥再回去,早着呢。”庞护士给小莹、南南倒了杯开水,拉着巧林说,“来,我给你看看伤口,擦点药。”

喝过粥后,三人又兵分两路,小莹南南回家,巧林搭乘糜大伯买菜的小摇船前往碧浦,捎带接戈队长章医生回后方医院。

再说被关押在碧浦黑狗子区中队的阿文,他晕倒在黑屋子里,不知啥时候,又被大头和胖子走进黑屋子给踹醒了。

“小子,你好福气,今天两位爷爷服侍你沐浴更衣,快起来。”大头晃着手电筒照得阿文眼都睁不开,大头弯腰拉起阿文,又嘱咐胖子,“他走路不方便,你扶着他去浴室。”

胖子关灭了手电筒,悻悻地说:“走吧,别再磨磨蹭蹭的,你们那位戈队长正等着你呢!”

哦,我说怎么强盗发善心了,原来是戈队长来救我了。阿文顿时来了精神,迈开了脚步:“哦,戈队长呢?”

“小子,戈队长是你啥人?半夜三更专程来碧浦寻牛老爷搭救你。”

“戈队长,我阿文的大哥呗,桃园三结义的好兄弟。”

“你吹吧,小子。”

“不是好兄弟他为啥来救我?我们歃血为盟,患难与共嘛。”

“真的?”

“哪里假了?我的好兄弟还有章医生呢!”

“唷,你陆阿文厉害,我们惹不起。”胖子蔫了,怂了。

“怕我抖露你俩丑事?”

“别呀,陆阿文,我们把你当爷伺候您,先请您沐浴更衣。”

黑狗子区中队的厨房与灶披间之间安着个浴室,浴室门敞开着,里头放了个冒着热气的大澡盆。

大头把着门,等待阿文走进浴室,然后替阿文轻轻关上木门:“阿文兄,澡盆里热水倒上了,我俩门外恭候。托戈队长福,衬衫短裤都为您准备齐全了。”

阿文在浴室洗热水澡,大头胖子门外伺候。

 “晦气,今天又碰着这小子。”胖子嘟嘟囔囔地抱怨,去年石拱桥抢劫一无所获还落了个仓皇逃窜,“唉,晦气,那个牛老爷见着戈队长,怎么也低三下四的?”

大头压低了声音,凑近胖子耳朵说道:“胖子,你不知道?你我都只是鬼子的看门狗,这小命朝不保夕呀!陆阿文的兄弟戈队长可是‘江抗’助奸队的队长,阳澄湖县的议长、县长横尸街头都是他的杰作,知道不?”

 “戈队长干的?”胖子被吓得身子不住地哆嗦,“哦,难怪牛大兴也怕戈队长。”

“陆阿文那小子我们也得罪不起,戈队长是专门为这小子来的。”

“哦,他们是桃源三结义。”

阿文明白了,眼前的黑狗子怂了,是因为他们害怕“江抗”,害怕助奸队!想到这,阿文急匆匆跨出澡盆擦干身子穿上新衣服,开门走了出来,“喂,大头,胖子,待会儿见着了戈队长,我该怎么与戈队长说话呢?”

“阿文兄,您和戈队长是好兄弟,大头也认您好兄弟了。”

“呸!你们俩也配做我的好兄弟?也让我跟着你们去私设哨卡,强奸抢劫?”

“别呀,兄弟,我们已经革面洗心,求您给戈队长多多美言,大头一生一世感激你。”大头说话的声音都颤抖了。

胖子也连忙跪地磕头:“阿文兄,胖子叫你爷爷,我们俩永远记着你的好。”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