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疫情高温2002 11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2-10-30 14:03:06  浏览次数:143
分享到:

而且,刚才我还有意看了手机,自己24小时内的核酸检验结果,仍然是阴性。然而三个大白,怎么就找到了我的门前?如果我不答应,他们会不会破门而入?如果我装聋作哑,他们会不会报警?如果报警后,警察又会不会拘留我,甚至给我戴上手铐……更糟糕的是,家中无人,我还得闹个莫名失踪?刹那间,所有关于疫情高温期间的种种八卦,都涌上脑海。

我承认,我有点慌了。

叩叩叩!叩叩叩!依然是礼貌的敲门声,提示声:“××,开门,我们是社区防疫办的。”这次,还特别加上了一句:“我们知道你在家里,别躲啦,开门吧。”

终于,心一横,腰一立,胸一挺,我亮开了嗓门儿:“我没感染,我天天做核酸。”“有的人,正是做核酸不慎,成了无症状感染者。”外面不慌不忙回答“你只需开门,让我们采集你的相关信息,用相关大数据一查对,当场就清楚了,一点不麻烦

噢,要采集我的相关信息,还当场?好歹我也识文断字,懂点儿逻辑推理,脑子里一响,立时警觉,这,好像不对哟!可为什么不对,却又说不出来。

大约正在我犹豫不决,眼珠子骨碌碌急速转动时,外面又说话了,这次是甜美轻柔的女声:“××老师,这是我们的证件,你看看吧。”接着猫眼儿一暗,又一亮。嗯!没说的,三个大白当然明白,我正躲在防盗门的猫眼儿后面,鬼鬼祟祟的对外窥视着呢。

于是,我又凑近猫眼,认真的朝外打量,这一打量不要紧,我立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儿,退后二步,咣!咣!犹如炸弹,响彻入云,我愤怒地接连两脚狠狠踢在防盗门上:混帐光天化日行骗,瞎了你们狗眼!赶快滚,否则我报警了。

骂声未落,脚步声响,三个大白在开溜,边开溜还边传来埋怨:“哪个叫你掀开头盔的?妈的个×,你性感?你媚人?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扫帚星!”

你道如何?

原来,那个女大白为了赢得我的好感,不,说直白点,女大白听了屋里还算清楚有力的嗓门儿,误判之下打算尽快达到目的,一不小心就来了个色诱,竟然掀开自己的保护头盔,露出了一张媚笑着的漂亮脸蛋儿……攥一把汗水,我第一是立即重新检查了防盗门所有门锁和开关。第二是立即给物业打电话报警,不提。

惊魂后的第三天中午吧,防盗门又被拍响,这次倒是真的,是隔壁芳邻。于是,我慌忙套上短裤背心,拉开了防盗门:“大妈,怎么啦?”六十多岁,满头白发的大妈苦笑道:“你好,能帮个忙不?”我迟疑的点点头。在这疫情严重高温肆虐的多事之际,凡事应当谨慎小心,哪怕是芳邻,难道不是吗?

待问清楚后,我从阳台的工具柜里找出铜丝,电笔,尖嘴钳和电工胶布,锁上自家的防盗门,跟着大妈走进了她屋子。

大妈的屋子格局和我家一样,也是小两室大一厅和一厨一卫加露天阳台。大妈将我引进了稍大一间约十一个平方的大卧室,也和我家的摆设基本相同,一张大床占了大半个空间。一台六十英寸的液晶大彩电,挂在床对面墙上。彩电之上,一台2P的仿佛是才买回安装好的“美的”,格外醒目。

更醒目的,却是在十一个平方的空间,竟然挤着四个老人,一对年轻夫妇和七个不同年龄段男女孩子的13个人。床上挨个儿摆着书包,摊开的作业本,少儿绘本和看起来有些粗糙的各种玩具……室内空气污浊,窗门紧关,拉着窗帘,光线幽暗。

在二十六只眼睛的全神贯注下,我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出了“众目睽睽,跑不了你个大字。我咧咧嘴巴,一面小心镇静地给烧坏的保险,换上了手指粗的铜丝,然后谨慎地合上电闸。只听得嗒!铮!随着悦耳的两声轻响,“美的”开始起动制冷,大液晶彩电也骤然亮堂,一个浓妆艳抹,裙袂金钗不知是哪个朝代的丫环,正在屏幕上举着纤指,莲步轻移,扭腰嗲:“啊哟!主公如是说奴家,奴家可是担当不起的哟!”

通电了!大卧室里明亮如故,欢声雷动,热闹非凡不绝于耳。

出门时,大妈塞给了我一个大冬瓜:“自家地里种的,真正的粮食肥料。知道你一个人在家呆着呢。”回了自家,放下大约七八斤重的大冬瓜,我忍不住摇摇头,好一歇感叹:大妈家里多农村亲戚,大妈和大伯每月靠着退休金生活,在某小企做文员的独生女儿为了“真爱”,找了个早出晚归同样打工的农村青年。

农村青年一家,也就是她的准公婆,也都六十出头多病,家里还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那七个男女孩子,除了女儿自已的儿子,就是其夫弟夫妹的孩子们。六个孩子每年暑假都结伴而行,来到她这个大嫂家里玩儿。热闹倒是热闹,亲情倒是亲情了,可那经济,嗨!

想想为了节约,大妈家的客厅和小卧室,没空调只有电扇,酷热难耐之下,13个人不得不在十一个平方米的卧室里纳凉避暑,我就感到一阵阵无言的惆怅。百姓渡日,困难艰辛,该死的疫情和高温又来雪上加霜,鸣乎!皇天厚土,苍天在上,但愿世上再无痛苦啊!

伤感未消,又哑言失笑。

读小区群主发文:自己认识的一老兄多年从商,小丰足,谓成功人士。前些日,从沙区二郎前往石桥铺联芳女儿家,不幸小区被封。解封后,老兄回二郎拿品,二郎突然被封。解封后,老兄屁颠颠地溜到南坪看望儿子,又被封。好容易盼到解封后,老兄拎着两瓶好酒,喜洋洋的跑到电台村好友家喝酒吹牛,结果又被封……据说截止群主发时,电台村还没解封。大约,这位霉运连连的老兄正一面好友对坐小品,一面大骂该死的疫情和高温。因此,群主特别送了个雅号给——天选佳婿!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