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十年一觉扬州路(4)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3-01-20 14:45:29  浏览次数:47
分享到:

咦,怎么了,这是在干什么?我们正感到奇怪,前面树丛一动,一个小伙子喜孜孜地跑了过来,边跑边高兴地喊着:“条子走了条子走了,我亲眼看到走的,来来来,重新开始重新开始。”话音未落,小伙子一扭挂在自己颈脖子上的盒式录音机,音乐响起:春季里么到来这水仙花儿开, 水仙花儿开 年轻轻个女儿家呀踩呀么踩青来呀, 小呀阿哥哥 小呀哥哥,小呀哥, 小呀哥哥,搀我一把来……大家便会心一笑,踏着青海民歌《花儿与少年》优美的歌声,成双成对,高高兴兴跳了起来。

我们和许多观者才恍然大悟,噢,原来是跳舞啊!好啊好啊!这太让人高兴啦。掌声如水,旋律如飞,不少观者陆续加入,我们也跃跃欲试。然而,一个未戴大盖帽的着装中年公安,突然从树丛里冲出,一面冲过来,一面挥手厉声大叫:“停止,散开!听到没有?还有王法没得?”当然,舞者都停了下来,可没离开更没散开,依然各自保持着舞姿,冷冷地憎恶地甚至于怜悯的看着他,瞧着他和瞅着他。

冲过来的公安恰好在我们身边停下,我看到,尽责尽职的公安气得嘴皮发乌脸色发青,握成拳头的双手还在轻轻发抖,我连他手臂上暴突的青筋都看得清清楚楚。公安满脸戾气,眼露凶光,得意地跺脚吼道:“跳舞是腐朽没落反动的资产阶级作风,好大的胆子,谁让你们跳的?谁是你们的头?给我站出来!哼哼,都以为我走了是不是啊?”回答他的,仍是无声的鄙夷和揶揄的咳嗽……

第4个十年,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那些悲凉无奈,那些左右徘徊,那些崎岖坎坷,确如书所述,尽在无言中。

最落魄之时,我身上只有5块人民币,每天假装离家上班,狂投简历之后,走路到离家二十里路远的烈士陵园,寻一个无人角落坐下,心潮翻滚,思绪万千,直到不得不离开,再重新走回家里。

最想哭之时,实在走投无路后,厚着脸皮找到一母所生的亲兄弟,欲借五万元自己创业。当时所谓的亲兄弟斜倚在沙发上,双脚直直叉开,吐着一个比一个大且圆的烟圈,王顾左右而言他,嗯这个这个,今天天气,哈哈哈哈!

最伤感之时,暗瞅着老婆一人工作,支撑着刚考上大学儿子的学费和这个家,自己除了脾气却无能为力,只有默默呆坐,只能忧郁伤感,丌自低吟:更能消,几番风雨,匆匆春又归去。惜春长恨花开早,何况落红无数。春且住。见说道,天涯芳草无归路。怨春不语,算只有殷勤。画檐蛛网,尽日惹飞棉絮。长门事,准拟佳期又误。蛾眉曾人妒。千金纵买相如赋,脉脉此情谁诉?君莫舞,君不见,玉环飞燕皆尘土!闲愁最苦。休去倚危栏,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 ——北宋 辛弃疾 摸鱼儿·更能消几番风雨

第5个第6个十年,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不过我一向觉得,蒋捷的这几句诗意境虽好,却过于悲观伤情。

毕竟,无可奈何花落去,何曾相识燕归来!历史走到了21世纪,在电脑网络手机微信之下,发幽思古之叹,借景咏情之余,更多的是对人生的顿悟,对生活的思忖和对生命的敬畏!过去的,泼洒如水。发生的,随风而逝。未来的,展望簇新。活在当下,自我审慎,开心开朗,活成自己的范儿自己的样子,才是唯一。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