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我也是流人嗎?
作者:萧虹  发布日期:2023-02-20 16:30:14  浏览次数:760
分享到:

很幸運收到哈爾濱大學的李興盛教授的煌煌巨著《中國流人史》,委託我贈送給悉尼大學圖書館。我當然先睹為快。然而眼見這厚厚的兩大冊,老眼昏花的我,不免有點望而生畏。可是心中同時也是生起敬佩之情。拿起老花眼鏡,手捧沈甸甸的上冊,先看一看目錄,已經使我乍舌。內容囊括了從古到今各個時期的流人。著名的如蘇武,蔡琰,蘇東坡,林則徐等,自不必說,還有很多鮮為人知的,也一一把盡可能找到的材料展示出來。鉤沉的功力,令人畏服。從我自己編從古到今的《中國婦女傳記詞典》的經歷,就可以體會到此中的辛酸。我雖然主其事,還是有很多合作的人,想像李教授獨力完成這部鉅著,其堅韌的毅力更不可衡量。

這樣一部兩冊一千多頁的書,我自然不可能一氣讀完,我選擇性地涉涉獵了一些,覺得它更適合當工具書使用。我相信在圖書館裡,一定能發揮它的作用,找到對這個問題有迫切需要的讀者。我們編書的人,只管做好我們自己認為應該做的工作,只問耕耘,不問收穫。

李教授對流人的定義是寄居或流亡異鄉的客籍人。西方也有一個詞Diaspora,本來是指流亡在各國的猶太人,但是近來西方的中國研究者也常常借用來指海外華人。自從周恩來把我們這些以前所謂的華僑擯棄在中國之外,否定華僑這個名詞,我們這些人也就變成寄居或流亡異鄉的客籍人了。華僑和海外華人的區別在哪裡,我不甚明暸,大概華僑還與祖國有某種聯繫,他們的忠誠還屬於祖國,但海外華人只承認我們的種族屬於華族,而希望我們的忠貞屬於寄居國。不過,我已可以說是第二代海外華人,我的父母離開了中國,浪跡東南亞,最後雖然落地台灣,但我卻從十歲就沒有在中國的土地上居留過,即使是不承認為中國的台灣也只作過短期的探親,而神州大地,幾乎遊歷過所有的轄區,也只是遊客身分而已。但是如果澳洲和中國打起仗來,我的忠貞屬於哪一方,還真不好說。我相信很多海外華人也跟我一樣吧。

流人的經歷是辛酸的,他們要忍受歧視甚至迫害,含辛茹苦,從無到有地積蓄資源,建立起事業,雖然心繫祖國,有時還得不到祖國的認可。但是祖國的文化永遠深深地植根在他們的心中,無法捨棄。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