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50年后再相聚
作者:钱水根  发布日期:2023-07-22 13:59:50  浏览次数:682
分享到:

疫情阻隔,滞澳4年,一番准备,回到久别的上海,想见人很多,想做事不少,排排队,想先见原“××三厂”(简称:“三厂”)仍联系着的老朋友,听些“三厂”的经年往事。

“三厂”,是我人生的第一站,在“三厂”,我走过了职业生涯的最初8年。今年,是我离开“三厂”50周年。50年了,当年欢送我的朋友们,仍在一个聊天室,联系不断,交流频频;离开“三厂”时的情景,如在昨天,时隐时现!

朋友还是老的好,宋姐、陆大哥,别来无恙!我回来了,相约聚聚,俩位忙活了七、八天,宋姐选时间,约人,陆大哥订饭店。此时正值梅雨天,时雨时晴,选了6月28日,说这天前后都大雨,唯这天放晴,可这天已有朋友约我,再要晴天,须7•1以后了,而7月3日,我儿子孙子回上海了,一直到12日,我没有空了,就选7月2日,老友相聚。约人时,宋姐一个个敲定,告知事由,讲述安排。预约人中,才兴外出旅游,与聚会擦肩而过,见到聚会通知,才兴特地告假,祝大家快乐,聚会成功。

陆大哥挑了部队战友常聚会的“红城阁”洁净大气,出入便捷,闹中取静,餐厅、包房经理是他老熟人,但他不放心,电话预约后,实地勘察,逐一关照,感念他良苦用心,饭店保留了最好房间,拟好菜单,由他过目。聚会当天,还早早到场,调整菜单!

按照导图,我到酒店几分钟后,陆大哥、宋姐来到包房,还是那么随和,那么熟悉,那么快乐,与4年前见他俩时,毫无两致。陆大哥军人气质,身体素质好,现在更是魁梧。听宋姐说,疫情以来,他俩一切如常,从未“阳”过,不知感染为何物?这真是个奇迹!我说你俩“金钟罩”,神功护体,百毒不侵,保持好这个纪录,做个永不被病毒侵害的人。

一阵交谈后,宋姐去迎候许大姐,我敬重的“小许”书记,人生的引路人之一。

快到约定时间了,被张冠李戴的小素、凤林,接踵而来,小素原先瘦弱,她说现在胖了,丰满了,我说这很正常,只要身体好,管他胖不胖!只是凤林相比以前,消瘦了许多。小素妮称“圈圈”,刚进朋友群时,我误把“圈圈”当凤林,闹出不少笑话!

陆大哥进进出出,忙着补充菜单,调整菜肴,他熟悉这家饭馆,却也难为他,张罗大圆桌吃饭,是件不容易的事。随着人气聚集,房间暑热消散了,室温适宜体感。

曾经的小梅,该叫老梅了,与妮称“豁达”的玉屏,在地铁不期而遇,一前一后来到房间。老梅虽添了些白发,精气神不减,学者风度,说话不紧不慢。“豁达”大度,心情开朗,养身有方,时间似在她这里停摆了,气色、姿态依然三、四十岁。

许大姐时间把得准,不早不晚,按时到来,她儿子请了假,专程送她到酒店,宋姐接力迎上。大姐仍是那么精神,那么爽朗,那么亲切,看着熟悉的人陆续进来,50年前,我在“三厂”情景,一幕幕再现。

我初中辍学,未成年就做工,个子小,身体弱,“三厂”人没少关照我,年长的,叫我“小偎头”,同龄的,喊我“小阿弟”,我处处逢源,得到关照。

党支部的彩芬书记,党委的大许、小许书记,成为我人生的引路人。彩芬书记视我为自已的孩子,事事关照,呵护培养,逢开会,指名我发言,有事情,安排我去做,给我锻炼机会,让我提高,与月香大姐一起,介绍我入党。

小许书记就是许大姐,她文才、口才都好,党委许多报告,她都自已执笔,讲话富有逻辑,口齿清晰,有感召力;她处事严谨,一丝不苟,即使现在AI时代,仍保留这习惯,收到视频、文章,她看后总会传回一大节留言,有随想,有感言,有鼓励,使我受益。

记忆中,许大姐那时分管厂里的团青工作,她了解青年想法,青年愿意与她交谈。我被输送参加金山建设,也是大许、小许书记拍板的,1973年7月的一天,厂里欢送会后,许大姐与小顾、晓梅领着团委一班人,一路送我进家门。事毕后,还到“天真”照相馆合影,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坐C位,左边许大姐、宋姐,右边小梅、小顾,后排智英、世萍、凤林、才兴、根生、杏英、照根、开放,镜头定格那一刻,留下难忘的瞬间。

开席了!50年后再相聚,都是“四零后”,都是1940年~1949年出生的人,都是人们常说的“生在旧社会,长在红旗下”的一代人,大家边吃边聊,问着牵挂的人,聊着关心的事,许大姐、宋姐像答记者问似的,回答着大家的提问!一问一答,勾起多少回忆,引来多少唏嘘,感慨多少无奈,可多年积攒的题,哪能一席酒问得完?哪能一顿饭答得完?

我问起一个人,翠珍,她年长我几岁,说话大方,做事得体。那时,同事间不能称兄道弟,我只在心里称她姐。那时,车间、部门都有宣传栏,支部把这任务交给我,我常去她的试验室找她,一起出宣传栏。试验室在厂后门边上,我乘机出门看黄浦江,对岸上海船厂,船只来来往往。翠珍毛笔字有功底,字体飘逸,笔墨挥洒间,几大张白报纸很快抄写完了。年终,支部总结,也请她誊抄,填着复写纸,一式三份,不通顺处,帮助修改润色。

一次,野营拉练,从航头到龚路,13公里路,有大路、小路,两条路可走,团部执意练铁脚板,轴重走大路,连队走小路,也就是田埂路,田埂路本来就难走,又值梅雨天,大雨倾盆,泥泞不堪,雨披根本不顶事,浑身湿透,13公里路,多少人滑倒了,爬起又滑倒。我与翠珍手搀着手,走完这段泥泞路,几次眼看滑倒了,互相搀扶着,勉强站稳了!

我离开“三厂”后,再没见过她,后听说她去“市妇联”了,又听说她去别厂当书记了!常想着再见见她,却总联系不到她!

又到合影时,想起前次约会,许大姐找出50年前那张合影,大家惋惜小顾、世萍猝然离世,感慨岁月留痕,韶华易逝!此次聚会,得知根生也不在了,更感生命脆弱,活着多重要!

几天前,老梅转来“献给顽强的‘四零后’”视频,我读后,颇有感触,摘录两句,大家分享!“退休了,一切都风吹云散,只有身体才是你自己的……希望还能活上10年、20年”;“不管是‘风烛残年’,还是‘苟延残喘’,和老伴一起,‘抱团取暖’,活一年,快乐一年”!

聚会前,与陆大哥、宋姐约定,他俩约人、订饭店,我买单。当日,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我起身去买单,却被告知买过单了,我返身回房,问身边的陆大哥:“怎么你买单了?说好我买单的呀!”他笑笑,不作答!我微信转账他,附言:让你们出力又破费,我说不过去!”但24小时后,转账被退回!

断断续续,写完这篇随记,已是7月17日,这个日子,我很清楚,50年前,我奔赴“解决人民穿衣工程”建设,调令开出的时间,正是7月17日!

2023年7月17日完稿于上海


上一篇:踏入森林公园
下一篇:医院散记


评论专区

蓝楹2023-07-23发表
珍惜友情,感恩生活,活一年,快乐一年,我赞同。(第一行一番准备,写成一翻准备)
钱水根2023-07-23发表
谢谢“版主”!谢谢责编!“澳华文学网”选稿上网快捷!为有“澳华文学网”感到高兴!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