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红尘烟雨之局与套 第3部 第187章 方寸大乱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3-07-25 12:44:50  浏览次数:520
分享到:

林市长听了,依然觉得这是个难事儿。

事情还没完,如果撤掉,那二女孩儿又跑到老搭档办公室前闹事,怎么办?

为这个事情差点儿和老搭档闹崩么。可是不撤,二女孩子真要闹起来报警,却也是拦不住的,毕竟办公厅没有随便软禁人的权利。并且是二个手无寸铁的小姑娘。而且,正值中央巡视组在K市公开亮相。要是让它知道了,这不正成了目无法纪的典型示范?

林市长左思右想,都觉不妥。

让他感到郁闷的是,这个吴厅死不懂事,就知道扭着自己请示怎么办怎么办?

说表面上的,他这是办事牢靠。可说实际的,却是故意给自己难堪。明知道这是个不能也不好明说的话茬儿,却逼着自己表态,无蒂是对外表明,吴厅与此无关,不过是执行林市长的命令而己。真是的,死脑筋么,就不知道灵活通便一点?

“二女孩儿么,我们倒是一直关注着,”

林市长慢慢到:“不知市委那边如何呢?”

“温书记问过,车书记周主范主他们也都问过,”吴厅小智真愚,呆头呆脑的回答:“我说,管起来了,请大家放心。”林市长看看他,苦笑笑:“是么?管起来了,没权利么。人家要是追究起来,你怎么回答呢?”“这?”吴厅摇头,又想,这不正问你么?他妈的,当官儿的都这样,下命令时个个神气十足,有困难时人人都脚底擦油——开溜!

他有些明白了,林市长为什么总是不正面回答?

可是,不问他,又该问谁?

问代局?那个老油子,滑得像泥鳅,还没问就开始开溜;问严秘?枉费了“市长秘书”大名,不但王顾左右而言他,而且老揪着自己掰手腕比手劲。吴厅虚胖,自然掰不赢乌龟有肉在肚子的他,输了还得请客。问?唉,除了还可以问谁?吴厅忽然拍了拍自己脑袋瓜子。

啊哈,问温书记么,我怎么偏偏把他个市委书记大人忘掉了?

只要他表态,也代表市领导么,而且是名正言顺的市领导……

“林市长,我看,我再问问温书记的意见看看。”这厮像睡醒了,高兴的站起来:“那我不打扰你了。”“你呀,回吧。”林市长点头:“我看,王组如果再来,”“我一定立即通知通知。”严秘送他出门,门一拉上,瞅椅上的人们不注意,悄悄打了他一冷拳。

“宝气疙瘩,考试的最后一秒钟,醒过来了?算你命不该绝么。早就该找那老小子了,他自己惹的事嘛。”

吴厅乐呵呵的回到:“你怎么不早提醒我呀?还老朋友,互通有无,共同提携呢?”

“提醒?哈,这话你也说得出来?”严秘抓着他肩头,朝走廊出门方向一送:“吴大厅,滚吧。

不要让我再看到你。”吴厅回了自己办公室,果真拨通了书记办。李秘接后不高兴到:“好你个吴大厅,巡视组召集座谈会,是大事儿吧?怎么屁也不放一个?嫌我们市委说话不中用么?”

“哎兄弟,什么话呢?什么话呢?”

吴厅夸张的叫到:“我吴厅有几个脑袋,敢不理市委?你这哪是朋友?分明是损友么?”

那边,李秘冷笑笑:“损友?你还知道这词儿?告诉你吧,老大为了这事儿大发雷霆,我正写检查呢。”“我帮我帮,我帮你写。”吴厅提高了嗓门儿:“帮你交罚款,为你醒酒压惊。选个良辰吉日,送你到帝王浴城玩玩儿。总可以了吧?哎李大秘,才开的这家帝王浴城你知道不?”

“我哪有你消息灵通?三个字儿,不,知,道!”

“这就是你的不是了,不关注新生事物,当然闭塞。嗬嗬,人家帝王那才叫帝王,美女露着三点,跳着舞着扭着上菜,把菜和自己都送到客人嘴里,那味儿,啧啧!”

“吴厅,说完没有?”吴厅吓得一哆嗦,妈呀,怎么变成了温书记?好狗日的李秘,出卖朋友,真是损友么:“温,温书记,您好!您,好。”“我吃得睡得走得,认真负责,积极工作,不抠着脑门整人,怎么不好?需要你说么?”市委书记语气平和,却敛劲凌厉,咄咄逼人。

“李秘和我正在工作,你这时打电话来,有何指示?是否又是座谈会?”

汗珠渗出了吴厅的额头,不知怎么搞的,每次和市委书记通电话,他总有种忐忑不安感。

不像和林市长,虽然也很注意,却不甚这样紧张:“温,温书记,上次是我做得不对。太听王组的话了。现在我听您的话,我向您检查。”“唔,这倒不必。王组是何方神圣?一句话,你吴大厅就敢绕过市府市委,单方面的组织座谈会,居然还对我们市领导搞突然袭击和封锁,你表现得很好嘛。”

汗珠滴了下来。

吴厅知道这些貌似平淡话中包含的杀机,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除非市委书记就此下台,要不,自己一样会被属下细心的“照料”起来,直至上天无门,下地无路,死无葬身之地。“温书记,请听我解释。”他就这样,大祸临头,真急了眼儿,说话反而流畅,不慌不忙:“我这人,”“你这人真有趣儿。”温书记打断他:“不解释了,说正事儿么。”

吴厅就说了正事儿。

那市委书记听了,一时没吭声,这让吴厅有了再次思忖和镇静的余地。

市府市委办公厅厅长,就是整天行走在钢丝刀刃上的冒险家。多年磨砺和经验教训,让他像头机警的狐狸,在宝贵的间隙之中,窥伺和猎取自己需要的东西。吴厅马上确定了二条,如果对方继续发怒训斥,自己则一声不吭,作丧家犬状,任由其发挥。

大凡官儿们训斥累了,总会来个转折号“但是”,再寻机接上试探。

如果对方直接指示,那当然最好,皆大欢喜……

其实呀,官儿当得大了,也就蠢了,蠢到自己的眼睛移到了额头。总以为自己无所不能。

无所不知,结果,总是被小秘书小对手们,玩于股掌,扯着鼻子走。嘿嘿,这有点像驯虎女郎。你看那么威风凛凛,斑斓雄壮,孔武有力的山大王,不管怎样,最后总是被柔弱的驯虎女郎,弄得服服帖帖,规规矩矩。

这就是智慧的力量!

不过,我吴厅是大老爷儿们,不是娇弱的娘儿们。

“这是我的事儿么?”市委书记说话了:“好像与我无关吧?”吴厅一怔,有点不妙,这老小子又要冒火了?不忙,先挥挥驯虎棍儿:“温书记,我觉得这虽然是行政上的事情,可你身为市委书记和受害人,有权质问和作出决定么!”

“嗯!”吴厅一击而中,忙紧巴巴跟上。

“更何况,我请示了林市长,咳咳,咳!”

有意顿顿,可对方没有发问,而是声色不动,寂静无声。吴厅只得继续说到:“林市长让我请示请示您,于是,我就,”他嗓音有点发硬。因为他有点担心,对方绝对是个狠角儿,如果紧跟着一个电话打过去证实。那?

没想到,温书记很受用的。

“唔!那就解除吧。不过是二个手无寸铁的小姑娘么,也值得如此隆重礼遇?”

吴厅喜出望外:“谢谢温书记,我一定照办。”“不过,”转折号来了。“请温书记放心,外松内紧,不会再让她们闹事的。”“唔,你误会了,我没这个意思。”市委书记放软了语气,仿佛在市委党政干部大会上,侃侃而谈。

“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人民空前满意,国家空前强盛,民族空前团结,何惧区区极少数人闹事儿?不必嘛,吴厅,大胆工作,认真负责,报效组织,不要瞻前顾后,不要把个人的东西想得太多。”0

“谢谢温书记的教悔!”尽管吴厅烦腻得想扔了话筒,可强忍着,左手却连连对女属下挥动。

女属下会意,立刻剥一颗水果糖,轻盈盈的站起走拢,扔到顶头上司嘴里。

吴厅吮吸着水果糖,感觉烦躁的心态,平缓了一些:“这是对我们工作最大的帮助。我代表办公厅全体同仁,表示诚心诚意的感谢!”“嗬嗬,吴厅,你挺会说话的么。”温书记破天荒的表扬了一句,然后淡然到:“明晚上,大剧场有一场模特儿走秀,”

“我约了李秘严秘,要去捧场的。”吴厅乐呵呵的回答。

他当然知道,那是温在正规国家剧场的首场秀。

再说,又是赠票又是氛围又是模特儿的,市府市委的年轻人,这几天正都相约着呢,哪用得着市委书记的亲自提醒?“哦哦,好好。我是说,首场演出,秩序可能有点问题,你的工作人员,”

吴厅听明白了,暗暗叫苦不迭;你私人企业演出,我派出公务员防患于未然?这是哪跟哪?

不是有公安,武警,剧场保安,还有城管么,怎么找到了我啊?

唉唉!这温书记的屁事儿真多,也真烦。

“嗯?”“好的,我安排安排。”吴厅不敢再怠慢,只得答应。放下话筒,想想到底有些心虚,吴厅又拨通了林市长。可林市长听了,依然没吭声,他只得悻悻扔了电话。

第二天晚上,K市大剧场。灯火通明,人声鼎沸,音乐飞荡。

K市红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举办的“×××市‘冬韵’大型音乐走秀专场”,拉开了帷幕。

这个大剧场,是K市最好的演出剧场。所有的设备设施,均是目前业内第一流,可以达到最好的舞台效果,能在这大剧场演出,可不容易。演出资格就不说了。光是那审查,批准,签字和盖章云云,就足够让一个毫无经验的经纪人或演出团体,忙上大半个月,这是走正规手续渠道。

而且,是在各个环节的头儿们心情舒畅之际。

反之,你忙活儿去呗。抚袖而去,不演?

更好,反正是国家财政投资,空着也是节约,不忙也不急的,咱们有的是时间。当然,有门道或有后台的令当别论……可是,这其间又有个大问题。因为大剧场的成本是如此高,即便经走后门很快批了下来,那场地的租赁费用,却不是一个普通小团体或临时拼凑的草台班子,可以付担得起的。

因为,那租赁费和票房收入,再怎么精打细算,也总是显负数。

所以,这个大剧场自五年前建成以来,正式和正规的演出,只有三次。而且效果不好,都没给K市官员和市民留下深刻印象。

现在,K市的红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隆重登场了。因为上个星期天,在露天T型台上的杰出表演,红达名噪一时,因而引起了全市官民的极大兴趣,本够容纳五百余人的豪华剧场内,人山人海,连走廊上都站满了观众。

剧场前二排,照例是K市领导和正部级,以及副部级厅局级。

璀璨的水银灯下,一排正中,坐着二巨头。

林市长左侧,一律是市府的大小官员,按各自级别一个萝卜一个坑;温书记右侧,亦然。二排大小官员的后面,才是正式的自购票观众。这次售票,分甲乙丙丁四个档次。甲票18一张。

然后,依次向下推减五百。之所以还弄出个不伦不类的“丁”票,是因为剧场负责人看到观众潮水般涌来,在他眼里都是黄澄澄钞票,哪舍得漏掉一个?

于是,灵机一动,临时弄出了个“丁”票,即站着看演出的持票观众。

许是压抑渴望太久,或是星期天显著效果的刺激?

这3元人民币一张的“丁”票,居然也洛阳纸贵,不一会儿便抢了个精光,剧场负责人一直阴沉着的脸孔,才露了一丝笑容。原因很简单,这大剧场的成本实在太高。没演出倒也罢了。

可一旦真有了演出,那就得走程序讲赚钱的。更何况那水,电,气,维修云云云云,都不是省油的灯,平时躲得老远,鬼都看不到。

可一旦有了吨位,度数和立方,个个都找上门来要债。

那情景,比过去的黄世仁有过之无不及。

市委书记的公子要在此演出,嘿嘿!没人敢阻拦,可费也是要收的。只不过,看在其书记老爹面子上,像征性的收一点罢啦。就这么像征性的收一点,也得全部开动大剧场啊!所以,一直在算帐的剧场负责人,就一直阴沉着脸孔,正所谓“大家高兴,他独郁闷!”

好在这“丁”票的推出,还总算让他心里平衡了一点。

嘎!大台灯慢慢熄灭,二盏明亮的聚光灯,左右对称的射出罩住一男一女。

男的是西装革履,春风满面的温大公子,女的是年轻漂亮的报幕小姐。二人的亮相,立即让闹哄哄的大剧场安静下来。“女士们,先生们,尊敬的来宾们,大家晚上好!”掌声雷动。“K市红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举办的‘×××市‘冬韵’大型音乐走秀专场’演出,现在开始!”

雷动掌声。

“现在请,红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法人,总经理;×××市‘冬韵’大型音乐走秀专场总导演,温度先生致词!”

如潮的掌声中,报幕小姐又用流利的英文,重复一遍,更撩起了观众的热情和掌声:瞧,连英语都用上了,够范儿,今晚值啦……

舞台上时而舒缓,时而快节奏,音乐如水漫延,浸润着人们的心田……

台下的吴厅,却绷紧了神经。

除了必要值班的,市府办公厅的工作人员,今晚倾巢而出。这倒不是大家都热烈拥护和自动积极的执行命令,而是趁机不拿钱观赏,不来白不来呢。虽然吴厅有严厉的命令,大家却并没多当回事儿。看看这场内吧。除了着装的保安,威风凛凛的武警。

那些混迹在观众中的便衣公安和城管,各路神仙,还很少这么欢聚一堂,缺了我们也没什么。

当然,对此一般观众是不知道的,唯有训练有素的专业人员,才可彼此心领神会,心照不宣。

所以,部属的表现,格外令吴厅担心。一眼瞅到才提起来的二中队长,自己最赏识的俊小伙子,和一个漂亮的小姑娘聊得火热,吴厅便有气:你他妈的该双手插在衣兜,机警的扫视四处,警惕地八方游弋么。却老是站在这儿,放肆的和一个小娘儿们聊什么?

不行,太不像话了么。吴厅从自己位子上起身,慢腾腾挤开人群,凑了上去。

“请让让,对不起,请让让,对不起。”

全神贯注的观众,有的侧身避让,有的却横着不动,只顾议论:“瞧瞧,那娘儿们屁股都露在外面,好白好光滑。唉!要是那玩意儿也出来露露,这3块就值啦。”“色鬼!这是在剧场,不是在按摩院,谨防警察听到,坐班房。”

“警察?警察都顾着盯美女去了,哪顾得上我?”

“那倒是,如今警匪一家。你看坐最前面的那些市领导,一个个睁着色眼,花着肠子,”

吴厅听得火起,如此高雅艺术,如此优美情趣,还有至高无尚的市领导,却被人这般议论?

简直是对圣洁艺术的猥亵,对人民公仆的诬蔑,真是蠢民加刁民么,是可忍,孰不可忍!便忍不住用肩头使劲儿撞对方一下。

“对不起。请让让。”

好在对方专心专意的盯着舞台,虽然被撞得看他一眼,可什么也没说就让开了。

才荣任的二中队长不知危险逼近,仍和小姑娘低声的有说有笑,直到被谁狠狠踩了脚背,才条件反射的抬起头,却吓一大跳:“报,报告,二号正在工作。”吴厅压住火气,瞪着对方:“你是来泡小妞儿的,还是来工作的?莫明其妙!”

不防有人一掌拍在他肩头上:“嘴巴干净点,谁是妞儿?”

吴厅一回头,楞楞,低声骂到:“关你屁事儿,你在这儿干什么?”

史队咧咧嘴,反问到:“你又在这儿干什么?我看呀,你这都是吃饱了撑的。”见自己平时最不屑于交道的“黑狗子”和停职检查的莽夫,居然还敢回嘴反问,市府办公厅厅长怒气上升,双手一叉。低声吼到:“我管我的人,你搅什么乱?好,长大了?敢还嘴?下来再说。”

没想到,史队逼上一步,也恶狠狠的盯着他。

“我的人不是什么小妞儿,是光荣的城管队员,在执行公务,明白吗?”

“哦,城管队员?也执行公务?”吴厅瘪瘪嘴巴,嘲讽到:“好好,就算执,”啪!脸孔上挨了史队狠狠一巴掌。市府办公厅厅长何许人也?公开场合被人抽耳光,开天辟地第一次么。吴厅脑子一热,一跺脚扑了上去……

全场大乱,灯光复亮。

但见过道上,二大溜儿的年轻人,打成一团。

平时没少受办公厅工作人员乌气的城管队员,不用史队的召唤,一看头儿动了手,便热血沸腾的演开了全武行。男队员,各自揪住目标,你来我往,拳打脚踢。女队员呢?则照着对方的同性,啐口水,吐唾沫,扯头发,有的还相互扭揪在一起,你进一步,我退二步,像在跳慢三步……

演出,成了一场大闹剧,自然无疾而终。

当然,最大的受害者是观众。

观众自然不干,围着温度,剧场负责人和一干模特儿等演职人员,强烈抗议和要求退票。

贵宾席上的温书记,早气得翻腾白眼,语无伦次,说不出一句囫囵话儿。还是林市长挺身而出。,拍板红达立即退票,以平事态。可问题又来了,票分甲乙丙丁,谁甲谁乙谁丙谁丁?

林市长又和温书记紧急协商,是否可以以票根为退款凭据?

可怜堂而皇之的市委书记,在观众惊天动地的怒孔声中,只剩下点头同意的份儿。

平时的拿腔捏调和倜傥潇洒,早不翼而飞。于是,又是一阵大乱,观众们撬着屁股,低着头,你抢我夺在地下捡票根……谁也没有想到,这一场所谓的“冬韵”大型音乐走秀专场,竟会以这种悲惨的丑态收场?红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偷鸡不成倒蚀把米,倒贴近百万巨款,支付模特儿及演职人员们的出场费,工作费和车马费

当然,最倒霉的还是剧场负责人。

按照市文化局的管理规定,大剧场是单独核算单位,人员不多不少,也就十来人。

有演出,按门票总收入与演出团体和市文化局,比例提成。平时则靠着基本工资。

惨淡经营,熬着勉强渡日。本来还指望着靠门票发点小财。并且,为鼓舞士气,负责人事先还放出了话风。可现在?咳!可怜的负责人只得打掉牙齿合着血吞,自己拿出私房钱,给兄弟姐妹们兑现承诺,不提。

温书记就不提了,林市长自然也十分震怒。

这个史队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惹是生非,尽惹麻烦。

明知道我和温书记都在,居然还敢失手打人,率众斗殴,太目领导,目无法纪了。吴厅呢,也不是个东西。不但违反规定,擅自派出公务员,为私人演出工作。而且寻衅闹事,纵容部下斗殴,是可忍,孰不可忍!

当即,责成严秘以市府市委红头文件形式,紧急拟出《关于K市大剧场斗殴事件的处理》通报,下发至各主管局,部门,处,科室,正式将史队撤职查办。市城管大队全体队员,紧急学习整顿。吴厅停职检查,直至写出深刻检查,交市府办公会满意认可为止云云……

这样一来,全市的小商小贩奔走相告,引为大喜事儿。

K市原本整洁畅通和秩序井然的大街小巷,完全颠了个个儿。

所以,不待24小时,城管大队便接到了通知“立即上岗执法,在工作中改进工作,在学习里认真学习!”前暂任的大队长,现正式的城管邱大队长,立刻集合全体队员,宣读市府的新通知。

然后分头出发执法。此办法立竿见影,弹冠相庆的小商小贩们,抱头鼠窜,大街小巷立刻恢复了平静。

林市长在严秘的配合下,以霹雳手段和菩萨心肠,迅速干净的处理完这场危机。

得到温书记和许多干部的夸赞,他自己心里也颇具高兴得意。

这天上午,他正在市长办一如发往的工作着。严秘叩门进来:“林市长,有人找。”听听声音不大对劲儿,林市长抬起头,立刻看到了严秘身后,一位鬓发斑白的老者和一个中年妇女:“哦,他们是?”老者在严秘身后爽朗到:“我姓王,她是周瑜。林市长,我们是来请你参加一个座谈会,可以吗?”

林市长楞楞。

严秘对他眨眨眼睛让开。

林市长立时认出老者,就是那个原热心市民王老先生,现在的中央巡视组王组长,马上站起来,连声到:“可以可以,当然可以。”

座谈会就在市府会议室召开。

市委市府包括温书记,林市长,习主任,罗主席等,济济一堂,整齐到会,无一迟到缺席。

虽然,仍只是有针对性的,自由发挥的座谈,可让大小官员们充分领教了,中央巡视组权威性,科学性和大众性。王组举手投足之间,尽显省正部级领导的风采和党纪国法的尊严,这不能不让众官员看在眼里,腹中打颤,各怀心思,且忧且患。

王组侃侃而谈,谈锋甚健,直指K市的各个层面。

包括群众反映强烈的勒索一千万贷款,以及最近发生的大剧场殴斗事件等。

他只是就是论事,拉家常式的聊天,鼓励知情者踊跃发言。当然,这种层面的座谈会,最后不可避免的开成了,王组个人的发言,解释,引导和询问。包括市委书记和市长在内,官儿们都老老实实,恭恭敬敬地垂着眼皮儿坐着,听着,思忖着,像一群刚入学的孩子……

散会时。

王组又一次邀请和介绍。

“欢迎大家下来找我聊天,以不影响大家明天的工作为宜。总之,中央巡视组本着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原则,谈话对象主要是副省(部)级以上的领导干部。重点是省委,省政府两个班子的成员。重中之重,是两个‘一把手’。除了在职的省级领导,省直部及中央驻地方厅级单位的‘一把手’,还包括市(地,洲)的党政‘一把手’,纪委书记,组织部长。另外,退下来的副省级以上的老同志,部分退下来不久的省直部门‘一把手’,也是我们谈话的对象。所以,请大家放心。

主动提供相关情况,协助我们把地方上的工作搞得更好。请记住我的电话,××××××××,好,都记住了?谢谢大家,散会吧。”

并没有任何客套和寒暄,包括林市长温书记在内。

官儿们如获大赦,呼啦啦的散了个精光。

林市长习惯性的走在最后,他以为一直看着自己的王组,会在背后叫住自己,所以走得很慢。可是,直到他完全跨出了大会议室内,背后都没有任何声音。然而,他却感到王组的眼睛,在一直紧紧的盯住自己,背心不禁一阵阵发凉。

回了市长办,林市长想像以往一样拎起铅笔批阅读文件。

可刚批了几份,感到实在心绪纷乱,集中不了精神,只得放下笔,仰靠在椅子上。

天花板是白的,眼前也是白的,脑子里就始终响着王组最后的介绍语:“……还包括市(地,洲)的党政‘一把手’,纪委书记,组织部长。”什么意思?这就是直截了当的指明要找我谈话嘛!

那么,谈什么?对K市的各个层面,王组己经表明他知道了很多,自己一直担心的老搭档勒索案和大剧场斗殴案,他也全知道了,而且细节比自己了解得更祥细,更周全。

可是,他在最后的介绍中,仍没直接挑明又是什么用义?

是不是暗示我或温书记,各自做好担白交待的准备?

今下午,明上午,不,也许就是今晚上,王组的电话突然打来,约我在某某谈话,我进去后,门自动关上,纪委和武警就朝我走来,卡嚓!锃亮的钢铐合拢。越挣扎越紧,越呼叫越紧。

最后,钢牙完全勒入我的手腕,血,一滴滴的往下溅……

铃!铃!铃!

一向反映敏捷的林市长,竟然沉溺在自己的想像中,毫无知觉。

严秘推门进来,提示到:“林市长,电话!”“什么?”“电话!”林市长这才连忙抓了起来:“你好,我是林地!”“老搭档么,心情怎样?”温书记的声音听起有点夸张:“我们可一定要经受住组织的考验哟!”“放心,受组织的培养教育几十年,我是随时准备着的。”

林市长觉得自己的说话声,像在悲鸣。

“不就是还包括市(地,洲)的党政‘一把手’,纪委书记,组织部长么?”

说到这儿,林市长眼前浮起在302撒野的胡部,心里竟有一丝幸灾乐祸:“是么,就是指明了你我么。”温书记的嗓门儿,更像是在颤抖:“为党工作几十年,我们什么风雨没经受?笑话!谈就谈吧,我也随时准备着呢。不过,老搭档,关于那一千万,我可是早给你解释了的,”

林市长的脑里,突然浮起“串供”二字。

他极不情愿的回答到:“嗯,没这么严重么。老搭档,我看你不必过虑。王组即便要约你谈话,恐怕也不会涉及到这事儿么。”

温书记却答非所问:“老搭档,我们认识多久啦?”林市长的心,沉了沉:“三十三年了吧,从少年到白头么。”“是啊!我记得你这个文学青年,德国大诗人歌德《流浪者的夜歌》,你还记得不?”林市长略一沉吟,信口吟诵出。

“群山一片静寂,树梢微风敛迹,林中栖鸟缄默,稍待你也安息!”

“嗬嗬,老搭档,宝刀不老么,没想到三十三年了,记性还这么好啊。”

温书记夸赞到:“我就不行。知道这诗是什么意思?”“不太清楚。”“滚滚红尘,四大皆空。只享受那份宁静和空明,是基于信任的深沉和稳固!”市委书记吟诵般叹到:“世界之大,唯友谊可贵,我也是到现在方才明白啊!怕就怕有些人,至今仍然糊里糊涂,浑浑噩噩。”

林市长闭闭眼睛。

说我呢,老搭档,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提前打我的预防针么。

可是,王组真要约我谈话,这事儿还真让我左右为难。“就拿那大剧场演出说么,明明是一场普及高雅艺术的高尚演出,却活生生的,”林市长连忙打断他:“老搭档,有空的话,我们下了班聊,办公室人来人往。”“好,不见不散。”温书记从来没有这样爽快,也从来没有这样听话。

当即放了话筒,林市长也压上了保密电话……

严秘叩门进来了,一脸的神秘.

“林市长,据最新情报,有人看到隔辟那位,正在鬼鬼祟祟与王组通话。”

林市长瞪起了眼睛:“刚才正和我通话么。”严秘也不解释,掏出手机凑近顶头上司的耳畔。果然,一个低低的嗓门儿,正在密报:“严秘,老大放下了话筒,哎呀,又拎起了开始拨号,在说什么‘王组,您好,我是温’”林市长手一挥,打落了严秘的手机。

然后手一抓,拎起枣红色的保密话筒。

鬼使神差的拨起了王组的电话号码。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