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站桩
作者:笑君  发布日期:2023-08-27 10:37:57  浏览次数:575
分享到:

人若是上了些年纪,各种疾病便相继找上了门。比如,腿脚、颈椎等都会或多或少地出现一些问题。怎么办呢?一是顺其自然,再就是注意保护和锻炼了。

若干年前,一位喜欢武术的兄弟跟我说:“空闲时,练练站桩,既无特别的要求,又没有伤筋动骨的危险,还能强身健体,岂不好吗?”

我听在耳朵里,却没有当回事,一拖就拖得遥遥无期,不了了之了。我没动,我家的这位倒动起来了。

站桩,是中国武术开始练习时的一种技法。南拳称之为坐马,重点练习股头四肌、腓肠肌等腿部肌肉,以达到身体的平衡。站桩时,配合腹式呼吸,可锻炼腹直肌、外斜肌等躯干肌肉,以及身体上其他随意肌的硬气功。也可自然舒气,练习软气功,做到心无杂念,使身体保持冥站随意的轻松状态。

中国最古老的医学文献《黄帝内经》中,有“独立守神,肌肉若一”的描述。也就是说,早在远古时代便已出现站桩了。

站桩的形式有扎马、三体式等。其流派很多,有中医桩法、峨眉桩法、武当桩法、少林桩法等。其形式分为躺桩、坐桩、站桩等。

站桩,着重于“内调”,即内部机理的调整和用力习惯的养成,讲究以固有体态能量最大限度地发挥。

站桩时间,每次20—30分钟就够了。如果时间充裕的话,也可以增加一些时间,一般不超过一个小时。

那天早上,我们依旧沿着环翠路,入翡翠湖东门,向翡翠公园走去。到达荷花池的栈桥上,我继续向前走,她却停下了。我问道:“干吗呀?”

她说:“站桩。从今天开始,我们来试试!”

我以为她说着玩呢,便没有理会,也没有停下脚步,一直走着。走着,走着,一回头,才发现她真的……我转了一圈回来。大老远的,便看见她真的“站”上了。

她双腿稍曲,腰杆挺直,伫立一隅。双手伸在胸前,像抱着一只大西瓜似的悬在半空中。

我走到她的跟前,她仿佛没有看到我似的,眼睛微闭,口鼻交错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我不知道,她这样站着的姿势对不对,也不知道她能站多久。我不敢打扰她,更怕影响了她,就在离她一箭之地的一个地方等着。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她停了下来。我问道:“怎么样?”

她说:“不行,双腿发抖,只站了五分钟。”

我笑了,却什么也没说。

她又说:“明天接着来。还有,你和我同时站,不需要你当陪客。”

癸卯年的夏天,不算太热。但是,时值三伏,依然热得人喘不过气来。我家这位,身体不好,还就不怕热。白天不准开空调,晚上睡觉也不让开空调。开个电风扇,也只能调在最低的一档。她不热,我可是受着煎熬呢!早晨,我最想做的事情,就是赶紧地跑到野外去,透个气,享受一下大自然的清爽。

第二天早上,我们又来到了荷花池的栈桥上。她,选了一个没有阳光的地方,站上了。我在距她两米之外的一处,也站上了。学着她的姿势,也是双腿微曲,挺直腰杆,眼看前方。姿势对不对,暂且不说,自我感觉差不多。电影电视上看到过,应该就是这么个样子。

站着,站着,身体不动,感觉像是一根木头。能听到自己的气息一呼一吸、一进一出地在运动,还基本保持着均匀地状态。没多大一会儿的工夫,双腿有了些许麻木的感觉,双臂也有些不听使唤的味道。再过一会儿,双脚的几个指头不知怎么了,老在鞋子里面动弹,弄得双腿有些发抖,尤其是腿肚子的肌肉似乎也在抖动。

眼前,一道栅栏像弯月似地逶迤而去。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往前一倾,双手便扶在栅栏上了。一看手表,才五分钟。而且,好半天腿都没有恢复,只能扶着栅栏喘着不粗也不细的气呢。

转过脸去看她,身体定定的,纹丝不动,尤其是呼吸还很均匀。就在我想夸她几句时,她也停下了。只不过,不像我身体前倾,需要扶着栅栏,而是缓缓地站直了,离步便可以走动。

我说:“多长时间?”

她说:“八分钟。”

我暗暗地佩服,两只手继续揉搓着有些僵硬的双腿。

第三天的早上,我们继续着前天的动作。只是,我怕影响了她,与她的距离拉开了一些。

我站着,心里在想,怎么才能坚持得更长一些时间呢?最好的办法,就是心里不想这站桩的事儿,想别的,看别的。我的面前,栅栏之外,便是一池的荷花。荷花的蕊大多榭了,莲蓬很多,正在向成熟升级。荷叶很多,即便有锈迹,依旧茂密葱茏。无论它们是什么样子,在我的眼里,就是一片绿,就是一个可以对话的空间。还有,荷花的上面,距离湖对面的丛林很远,距离天空上的云彩更远。有意思的是,蜻蜓很多,多到难以计数。它们纵横穿梭,上下翻飞,既不在荷花上驻足,也不往高处去,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东西,却又总是无法满足,就那么坚持着。

我看着蜻蜓,一时间倒忘记了自己在干什么,似乎进入到了别样的一种境界……不知不觉之际,身体的平衡有些失控,仿佛要倒下去了。当然,没有倒掉,还是双手扶到了栅栏上。

我自觉好笑,一边揉着双腿,一边喘息着。再一看手表,才八分钟,只比昨天多站了三分钟,人倒要虚脱了。

我们站着的时候,来来往往的人就从身后经过。有认识的人,也有不认识人,人家都是静静的,不说一句话,也不做任何一个小动作,仿佛我们就如同这栅栏一般,只是一个固定的物体而已。

眼看着,一个夏天就要过去了。我们的站桩,一直也没停,差不多站了二十天。她一次可以站上二十五分钟,我再坚持也只能站十五分钟。她信心满满,说要坚持下去,一定可以站上一个小时。我呢?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达到她现在的水平,也可以站上二十五分钟。

站了这么多天,我什么都没有感觉出来。我问她:“有什么变化吗?”

她笑了。说道:“你还别不相信,我真的站出效果来了。站着的时候,前胸后背都在淌汗。淌汗了,倒像是经络疏通了,全身的血脉都在有意识地穿梭,觉得非常地舒服。走路时,双腿好像也轻快了许多。”

我有些吃惊。她却兴冲冲地说道:“真的!不是骗你!”

我似信非信。或许……

元朝人秦志安的《金莲正宗记》卷四记载:道教全真七子之一的王玉阳,偏翘一足,独立者九年,东临大海,未尝昏睡,人呼为“铁脚先生”。道教的丘祖赞曰:“九夏迎阳立,三冬抱雪眠。如此炼形九年,而入于大妙。”

可见,站桩不简单。若真的能练好站桩,一定对身体健康有益,不可等闲视之哟!

2023年8月10日写于合肥翡翠湖畔


上一篇:说“非子”
下一篇:老杜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