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八千里路 第一章 生米煮成熟饭(2)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19-09-12 02:00:00  浏览次数:132
分享到:

“嘟嘟,嘟嘟”,BB机又响了起来。还是那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徐卫国干脆关掉BB机。肯定是哥几个喝多了,想拿我开涮,我才不上当。

思绪回到安吉拉,一个月前,如果没有那一出英雄救美,也不会认识这位和自己或许一辈子八竿子打不着的美女。难怪那几个坏小子动心,全北京城有几个女孩儿穿成那样,袒胸露背的,大晚上一个人在北京站附近逛悠,真是诱发犯罪。好在碰上我这个特种兵,刚退伍没几天,腿脚还算利落,这几个孙子不够爷一划拉的。嘿嘿!

到派出所做完笔录,安吉拉感恩戴德,非要我留下联系方式。我是做了好事不留名的,所长建议我留给她,我不是有意的,是拗不过。过了几天,她说要到金山岭古长城去采风拍照,要我当护花使者。我是见识过她风姿绰约的样子,到了山里边,人迹罕至,真出点事就是国际影响了,我万般无奈答应下来。爬山越野对我而言是小儿科,谁让你腿脚不利索,崴了脚,让我背你下山。我觉悟再高,也是血气方刚的老爷们儿。我可以做伯夷、叔齐,饿死不食周粟,可我做不成柳下惠,坐怀不乱。你高耸温柔的胸脯靠在我后背,一头金发披散下来遮住我双眼的一刹那,我一阵眩晕,差点连你一起摔下山崖。一路背你下山,比入党考验期那几年还要难熬。当年为了通过考验,我可以毫不犹豫地跳进粪坑打捞群众跑丢的一口猪崽儿,但我的勇气和决心在遇到你的那一刻却荡然无存,你是我命中的克星。也许这就是所谓的色胆包天。

徐卫国正在胡思乱想,忽听有人轻轻敲门。他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小声问道,大半夜的,谁呀?

对方没有回答,依旧不紧不慢地敲着门。徐卫国心脏“突突”狂跳,隔着门缝,他闻到一股异常熟悉的独一无二的香水味。

安吉拉总是让人出乎意料。否则她也不会年纪轻轻背井离乡自己跑来中国,否则她也不会短短一年时间,学会一口流利的京片子,否则她也不会不顾及旁人的目光,爱上一个中国小伙子,否则她也不会大半夜心血来潮到访徐卫国的家。

安吉拉这些日子有点想家,却糊里糊涂双脚不听使唤来到徐卫国的家。

徐卫国知道开门的后果。孤男寡女,干柴烈火,独处一室,不出事儿才怪。不开门?任凭安吉拉在这深更半夜的敲下去,把街坊四邻都叫醒?斜对门住着街道治保主任秦大妈,那可是解放前的老革命,眼里不揉沙子,从来没放走过一个阶级敌人。秦大妈看着自己长大,知道自己要犯错误,能不出手横插一杠子?赶紧给姑奶奶开门,别让人抓个现形。

他无可奈何穿上裤衩背心,拧亮台灯。门一开,安吉拉旋风般闪身进来,不由分说抱住徐卫国……

徐卫国刚想解释解释,晓以利害,安吉拉已经随手关了台灯,大刀阔斧地行动起来。他干脆放弃无谓的抵抗。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人家外国娘们儿就是豪放,绝不磨磨唧唧,完了事还自己处理善后。徐卫国喘着粗气,往床上搜索半天,心里直纳闷儿。

你找什么呢?安吉拉心满意足地问。

听说女人第一次都有记号,我怕把床单染了。徐卫国嘟嘟囔囔声音像蚊子叫唤。

谁说我是第一次?我十六岁就有男朋友。难道你是……?

对,我是童男子!可惜你不是。他有一些愤怒,又一阵阵的为自己难过。

你都几岁了,还是童男子,真搞不懂。安吉拉眼睛瞪得溜圆。

我一直参军,在兵营里,都是男的,有几个女的,也不能乱来,犯纪律。徐卫国为自己的窘境开脱。

安吉拉从书包中翻出一把小梳子,悠闲地梳理凌乱的金发,说这和你当兵有什么关系?身体成熟了,自然要有性生活。就像吃饭睡觉,与生俱来的权利,谁也不能限制。难道连想要和你好的女人都没有?作为男人你太失败,loser。

谁说没有?小薇就成天屁股后面追着我,追了我二十多年,我都没答应,便宜了你这个外国人,哼!

我信。你确实很优秀,不然我怎么会爱上你?安吉拉把他的脑袋按在双峰前抱着,轻抚他的肩膀,说你比我的皮肤还光滑,让我好好抚摸一下,一会儿再给我表演那个旋风腿,真帅,像李小龙,成龙,反正你们中国男人都是龙。

徐卫国胸中的怒气渐消,反客为主……

待续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