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好大一棵树
作者:钱水根  发布日期:2024-03-15 13:40:31  浏览次数:181
分享到:

一棵大柏树,30多米高,80公分粗细,巨伞似树冠,遮阳避日,菜蔬花卉免遭暴晒;一群绿鹦鹉,飞进飞出,叽叽喳喳,你呼我唤;夜幕下,一个细尾巴松鼠样“小家伙”,从树上下来,到我家前院找吃的;儿子说是澳洲树鼠,我把吃剩饭菜骨渣放那里,第二天,啃食干净了!

t01469a5403d0799313.jpg

我去屋外扔厨余物,邻家先生说:“下周三,这树要伐掉了,车不要停门前,防树枝砸下!”我很惊讶,这树几十年了!伐了多可惜!先生说,40多年了,我们住这里30年了,搬来时,已经很高了!树太大了,挡光线,树枝常砸下!我说,澳洲伐树,须报市政吧?先生说:“手续办好了!由园林伐了拉走!”

这条路上,数这树高大,老远就看见它!儿子家搬来5年多了,大树一直陪着我们!

好大一棵树,想想几天后,大树不存在了,树伞绿荫没有了,鹦鹉声听不到了,树鼠“窝”被端了,不再来找吃了!我呆呆地看着大树!

焦虑、不舍,挡不住伐树。周三早晨,听到轰鸣声,以为邻家剪草坪,往日,这天都会剪草坪。估摸时点到了,问老伴,说早来了!赶忙到屋外,一个黄绿工装的高个子,头戴安全帽,腰系安全带,攀附在树上,右手电锯晃动,左手拉扯树枝,滋滋声中,树枝纷纷落下!大树在哭泣!我心想,伐树怎么锯掉树枝?可能是民居区缘故!

路旁,一辆白色罐装车,车后拖挂车,转盘似搅碎机,轰隆作响,车尾两扇门,不停地开关,顶上两根黑管,弯管90度,直管冒着烟。车旁俩个人,把锯下的树枝塞进挂车,搅碎机吸进枝条,弯管喷出木屑,扬进罐装车。

树上高个子,身姿灵便,身手敏捷,像猿猴,几次险些滑落,安全带拉住,双脚蹬树叉,稳稳地站住了,是个砍树高手;他朝我看时,我Hellow一声,向他招呼,他笑笑,继续舞动电锯。树枝切割完了,剩下光秃秃主干,从三分之二处,分成三叉,约30公分直径,树伞全由分支撑起,没了枝叶的树干,像被剥了衣服的“裸男”!大树在哀鸣!

接下来的事,我不敢想像了!高个子开始切割树干,一截一截往下掉,我想与他说,树截成段,成不了材了!可怎么说呢?我的思维,树材须整根,但这里人怎么想?他们想要什以材料?枝干切割完,高个子下来,贴着地面,开始切割主干!电锯声,撕心裂肺,40多年的大树,撒给大地绿荫的大树,小动物们栖息的大树,眼看着与大地断开了,只剩根部在土里。我的心在擅抖!滋滋声中,主干轰然倒地,只剩乳白色的底盘在地里,怎么看,都像澳大利亚版图,两端翘,中间略陷。

事情还没完,高个子又切割倒地的主干,每段五六十公分厚,像菜市场剁骨头的“砧凳”;40多年的大树,最后的躯体,被分成六、七个“砧凳”!大树哀号消失了!

两个打下手的,开始塞“砧凳”,搅撕“砧凳”的声响,更刺耳、更可怕、更揪心。倾刻间,“砧凳”也成片片木屑,扬进了罐装车。虽说造纸的木材纤维,直接从树木中获取,但并非要整棵的成型大树嘛!

天地万物,成就美好,多么不易,毁灭已有,却在瞬间!好大一棵树,顷刻间,只剩一个底坐!我心在哭泣!我心在擅抖!我心在滴血!大树啊,您将魂归何处?

2024年4月22日,第55个世界地球日,主题:“全球战塑”,这是人类重视环境问题,采取有效行动的又一次机会。

自盖洛德•尼尔森和丹尼斯•海斯于1970年发起“地球日”活动,现已发展到全球192个国家,每年有超过10亿人参与,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民间环保节日。

地球,人类赖以生存的家园,需要每一个人来保护她,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共生,这是一个理念,化为一种行动,自觉传承坚持,地球才会永远蔚蓝;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从自已做起,从小事做起,你我携手,保护环境,保护家园,自然会给人类回报,我们的家园会更加美丽!

耳边又响起熟悉旋律:头顶一个天,脚踏一方土,风雨中你昂起头,冰雪压不服;好大一棵树,任你狂风呼,绿叶中留下多少故事,有乐也有苦,欢乐你不笑,痛苦你不哭,撒给大地多少绿荫,那是爱的音符,风是你的歌,云是你脚步,无论白天和黑夜,都为人类造福;好大一棵树,绿色的祝福,你的胸怀在蓝天,深情藏沃土……

(2024年3月15日修改于上海)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