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奇平诺顿湖夏日一记
作者:贾虹  发布日期:2024-03-16 10:48:03  浏览次数:161
分享到:

已经是晚七点的时候了,太阳还没下山。 

林子空旷,草地上无人,只有风儿吹过来,想掀起我的草帽。 

这么空旷的地方,连放个屁声浪都能传递很远。

当然是因为听见了这个声音我才知道前面有人。但又看不太清,因为落日余晖依旧坚挺晃眼。 

澳大利亚的自然公园全部免费。

公园的绿地极大,树林都是原始自然生长,穿林小道非常幽静,听得见落叶砸地的声音,听得见刚才我说的人气。 

各种鸟儿的聒噪,连成一片,高音低音、单声道双声道应有尽有。

从外归来的鸟儿们有的站在树上,有的干脆站在路旁歪头看你。 

草地上的黑头雁一家一家地组合着散步。

最起劲的要数白鹦鹉,不但停满树梢林间,连草地上也是成群结队,而且还在陆续归来,在头顶上呼啸而过,那叫声无比张扬,又无比难听,想不明白这么漂亮的鸟儿居然有这么难听的叫声,像一位漂亮的女孩张口唱歌却是破锣嗓子一样。

这片空旷的森林自然公园坐落在Liverpool的奇平诺顿湖边,围着整个奇平诺顿湖一圈,有二十来里路之远,公园一个连一个,组成环湖庞大的公园圈,走进去人就像扔进湖里的一块小石子,很快就无影无踪。

刚去的时候很怕进入无人迹的深处,自然心虚的感觉,也怕蛇虫野兽,后来去得次数多了时间久了,竟然爱上了那里的空寂。 

就像今天这样,走在七点后空寂的林间小道上,凭一个屁感觉人迹。

也许他也只想在空寂的树林里自由一下,没想到空旷让这自由自在也落了话柄。 

澳大利亚的人迹的确不多,760多万平方公里的国土是一座巨大的岛屿,上有人口三千万不到,只散落在环岛沿海狭小的区域,但就这环海狭小的区域只针对地图而言,实际上这环岛一圈的生活区域已经是非常辽阔了。 

这块太平洋上孤立独居的自成一国的大陆岛,得天独厚地享受着四面环海无比美丽的海域风光,当然大陆中部因为荒原沙漠不适合人类居住,除了喜欢探险和原住民外,原始生态地区人迹是极少极少的。 

澳国人居住在沿海区域,沿海区域也有离海远的,比如悉尼的内西部地区,比如我家的居住区域。 

但虽然远一些但车距也不过一个多钟头就可以到达任何一个beach。而海水通过海湾往里延伸就形成一个个湖泊,奇平诺顿湖就是一个这样的湖泊。

奇平诺顿湖离我家距离五公里不到,驱车十几分钟。

那我是怎么发现这个湖泊的呢?为什么后来那里成了我的必到之地呢?有事无事地总去那里?是因为Daisy,我家的雪纳瑞狗狗。 

养狗需要遛狗,周边的小绿地已经不能满足日益增长的对更大绿地需要的心态,在这点上我深刻体会了什么叫“贪心”引发的好奇心。 

于是乎扒拉着手机到处寻找周边哪里有更大的绿地。 

某一天从居住的高层阳台极目澳天舒时,发现前方有一片鳞鳞发光的地带,那应该是一片水域吧?在阳光下发出的反光。

有水域那就有湖泊,一看距离不远,决定去探探。

这一探不要紧就把奇平诺顿湖扒拉进我的日常里了。 

一天一天积累对它的探访,一点一点靠近这环湖的区域。 

我的好奇心就这样得到了释放,已经五年过去,我的足迹还没有全部踏遍这个区域,因为要除去疫情三年在国内的时间。 

今年三月回澳洲后,就又带着狗继续造访奇平诺顿湖区森林公园区域。 

去得最多的是south park,grand flaneur beach(大漫游者海滩) 

south park有块很大的绿地,上面还有一个足球场,有时候看看四周无人,就会把狗狗放开一会,任其撒丫狂欢打滚,小狗知道草地大没拘束给予它的快乐,高兴就别提了,看它连翻带滚的样子,我也开心。 

这里视野广,老远发现有人来了,赶紧上绳套,足球场毕竟离house住宅区近,会有跑步的遛狗的人经过。

在这里遛久了,已经有好几位狗主面熟了,碰到时,都会互道安好,狗狗们也会高兴地互相用鼻子碰触对方打招呼,挺友好不打架。 

我觉得这和主人的关系极大。 

狗主有爱心善良的,狗狗们大多都是友好的。 

这也和澳洲有保护动物的法律有关系,在这里虐待动物是要坐牢的。

当然养狗的都是喜爱狗狗的人,主人们的爱心护养,传导给了狗狗,所以自遛狗开始到现在,我还没碰到过一例狗狗们打架的事情,即使去了狗海滩,那么多狗狗们聚集的地方,都没看到过,只看到狗狗们见了别家的狗狗们后的互相融合嬉戏。 

平时遛狗都拴绳,有时候在确定安全的情况下,我只是松开一会儿而已,而已。 

south park紧连grand flaneur beach,这里是人气最旺的地方,特别是夏天。 

湖上的快艇就像飞机一样,跑在湖面上,轰隆隆的声音滚过来滚过去,加上澳国人喜欢用大声惊呼来表达自己的快乐,只要路过这里,你就能听见看他们欢乐的惊呼,你都能被他们感染,情不自禁地跟着高兴。

那些快艇手开的太快,来不及掏手机就呼啸而过了。

下面的这两小段是比较安逸的,那是一家人划艇玩儿,他们友爱地和我们打招呼,愿意我拍摄他们。

即使到了七点后,快艇声没有了,但海滩边的草地上仍有不少人,有情侣依偎着看湖景的;有一家人围着餐桌在烧烤区忙碌的;还有孩子们嬉戏的身影。 

落日的余晖,发着金黄色的光,落下来,罩在树林、海滩草地上,从老远看去,像镶上金边一样,那些人的身上头上都发着金色的光。 

我从绿地深处走出来路过grand flaneur beach,发现了这幅油画一样动人而安宁的画面,漂亮极了。

晚霞不灼眼了,已经非常柔和了,看出去一切都很美,白日里烤人的暑热都被向晚湖面吹来的风儿冲散。 

我们慢慢地沿着湖岸走,享受着夏日傍晚的宁静和惬意。 

daisy一如既往地低头嗅着不知走了多少遍的这条小路。 

两边的草地它也不知道打过多少个滚,但它就是如此地执着,专心致志地嗅着走过的每一寸草地。

大概狗狗最享受的时候,就是能够如此安心地做它喜欢的事情,比如能够这样不停地用鼻子表达对大地的厚爱。

已经过八点了,周围越发安静下来,但天色依旧豁亮。 

马上要圣诞节了,路经绿地边的house区,几乎每家门前小院和门楣上都装饰了节日的气氛,那些红红绿绿的灯饰更是漂亮,即使天还没暗下来,那灯却已经闪个不停了。

澳大利亚的圣诞节在盛夏,在悉尼,即使是冬天,也没有冰天雪地,但这个传统的西方大节,一切都按传统的方式,大夏天的,难为那几乎家家门口都有的圣诞老人的造型,一身红色的冬装,拉着雪橇,奔驰在冰天雪地中,给每一个孩子送去节日礼物。

喜庆的圣诞节,红成一片的圣诞节,不是只有中国的春节才是红色的,圣诞节也是红色的。

节日的气氛,我想无论东西方,用红色是最大众的方式,因为红色最代表爱和喜庆。 

回到家时,已近八点半,天色才暗下来。我们六点出门去的湖边,趁太阳的烤灼稍弱一些的时间,遛了近两个半小时。 

这真是太有特色的夏日遛弯。

澳大利亚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坚持夏时制的国家之一,不知道什么原因,这夏时制竟然坚持了这么多年。

以致到了晚八点夜色依旧不降,大概是让人们能够更多一些活动的时间?比如像我们,六点出门,八点半回家,都不觉晚。

2023/12/22于悉尼


上一篇:好大一棵树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