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韩邦庆《 海上花列传》译著 第19章
作者:金帼敏  发布日期:2024-06-08 19:07:48  浏览次数:133
分享到:

错会深心两情浃洽 强扶弱体一病缠绵

 朱蔼人乘轿至屠明珠家,吩咐轿班:“打轿回去接五少爷来。”说毕登楼。鲍二姐迎请去房间里坐。蔼人道:“我们就书房里坐坐吧。”原来屠明珠寓所是五幢楼房,靠西两间乃正房间,东首三间,中间为客堂,右边做了大菜间,粉壁素帏,铁床玻镜,像水晶宫一般。左边一间,本是备作客房的空房间,因点缀些琴棋书画,因此唤作书房。 

  当下朱蔼人往东首来,只见客堂板壁全行卸去,直通后面亭子间。在亭子间里搭起一座小小戏台,檐前挂两行珠灯,台上屏帷帘幕俱系洒绣的纱罗绸缎,五光十色,不可详述。又将吃大菜的桌椅移放客堂中央,仍铺着台单,上设玻罩彩花两架及刀叉瓶壶等架子,八块洋纱手巾,都折叠出各种花朵,插在玻璃杯内。蔼人见了,赞说:“好极!”随到左边书房,望见对面厢房内屠明珠正在窗下梳头,相隔有些距离,双方只点点头,算是招呼。鲍二姐奉上烟茶。屠明珠买的四五个讨人俱来应酬,还有那毛儿戏一班孩子亦来陪坐。 

  不多时,陶云甫、陶玉甫、李实夫、李鹤廷朱淑人六个主人陆续齐集。屠明珠新妆既毕,也就过这边来。正要发帖催请黎篆鸿,恰好于老德到了,说:“不必请,巳经来了。”陶云甫乃去调派。先是十六色西洋产水果、干果、糖食和牛奶点心,装在高脚玻璃盆子,排列桌上。戏场乐人收拾伺候,等黎篆鸿一到就开台。 

  不一会,管家飞奔上楼报说:“黎大人来了。”大家立起身来。屠明珠迎至楼梯边,搀了黎篆鸿的手,进客堂。篆鸿嗔怪道:“太费事了,做啥呀?”众人上前相见。惟朱淑人是初次见面,黎篆鸿上下打量一回,转向朱蔼人道:“我说句不讨人欢喜的话,比你长的好多了。”众人掩口而笑,相与簇拥至书房中。屠明珠在旁道:“黎大人宽宽衣吧。”说着,即伸手去代解马褂钮扣。黎篆鸿脱下,说声“对不起了”。屠明珠笑道:“黎大人啥客气得来!”随将马褂交鲍二姐挂在衣架上,回身把黎篆鸿摁在高椅坐下。 

  戏班里娘姨呈上戏目请点戏。屠明珠代说道:“请于老爷点吧。”于老德点了两出,遂叫鲍二姐拿局票来。朱蔼人指陶玉甫、朱淑人道:“今天他们俩个是不是没有局叫啊,?”黎篆鸿道:“随意就好。喜欢多叫就多叫点,只叫一个也没关系。”朱蔼人于是嘴说,于老德笔写,又将各人叫过的局再去催来。陶玉甫还有李漱芳的妹子李浣芳可叫,只有朱淑人只叫得周双玉一个。局票写毕,陶云甫即请入席。黎篆鸿说:“太早。”陶云甫道:“先用些点心。”黎篆鸿又埋冤朱蔼人费事,道:“都是你兴起个花头。” 

  于是大伙一同走出客堂。只见大茶桌前一溜儿摆放八只外国藤椅,正对着戏台,另再放一式茶碗在面前。黎篆鸿道:“你们随意坐,要吃自己拿。”说了就先自己检一个牛奶饼,拉开身边的一只藤椅,靠壁坐下。众人遵命,随意散坐。 

  堂戏照例《跳加官》开场,《跳加官》之后点的《满床》、《打金技》两出吉利戏。黎篆鸿看得有些厌烦,向朱淑人道:“我们出去聊聊。”遂拉着他手,走进书房,朱蔼人也跟进去。黎篆鸿道:“你只管看戏去,不用应酬我们。”朱蔼人退出。黎篆鸿与朱淑人对坐在榻床上,问他若干年纪,现读何书,曾否攀亲。朱淑人一一答应。一时,屠明珠把自己亲手剥的外国榛子、松子、胡桃等类,捧了送来给黎篆鸿吃。篆鸿收下,分一半与朱淑人,叫他:“吃点吧。”淑人手拿了些,但没吃。黎篆鸿又问长问短。 

  说话多时,屠明珠傍坐观听,有些明白黎篆鸿用意。谈至十二点钟,鲍二姐来取局票。屠明珠料要吃大菜了,方将黎篆鸿请出客堂。众人起身,正要把酒定位,黎篆鸿不许,原拉了朱淑人并坐。众人不好过于客气,于老德以外皆依齿为序。第一道元蛤汤吃过,第二道上的板鱼。屠明珠忙替黎篆鸿用刀叉出骨。 

  其它叫的局已接连而至。戏台上正在做昆曲《絮阁》,钲鼓不鸣,笙琶单奏,倒觉得清幽之致。黎篆鸿自顾背后,出局团团围住,而来者还在络绎不绝,因问朱蔼人道:“你替我叫了多少局啊?”朱蔼人笑道:“没有多少,也就十几个。”黎篆鸿皱眉道:“做事瞎来也不讲个规矩!”再看众人背后,有叫两三个的,有叫四五个的,单有朱淑人只叫一个局。黎篆鸿问知是周双玉,上下打量一回,点点头道:“真真是一对玉人。”众人齐声赞和。黎篆鸿复向朱蔼人道:“你做老阿哥的,不要假痴假呆,应该替他们团拢来,这才是正经。”朱淑人听了,满面含羞,连周双玉都低下头去。黎篆鸿道:“你们俩个不要客气,坐过来好说话,让我们也听听。”朱蔼人道:“你要听他们俩说句话,那是难的。”黎篆鸿怔道:“是哑吧吗?”众人不禁一笑。朱蔼人笑道:“哑吧倒不是,不过就是不开口。”黎篆鸿怂恿朱淑人道:“你快点争口气!一定说两句给大家听听,不要让你阿哥讲去。”朱淑人越发不好意思的。黎篆鸿再对周双玉说,让她讲话。周双玉也只是微笑,后被黎篆鸿逼不过,始笑道:“没啥的,说啥呢?”众人哄然道:“开金口了!”黎篆鸿举杯道:“大家应该恭贺一杯。”说毕,一口吸尽,向朱淑人照杯。众人一例皆干。羞得个朱淑人彻耳通红,那里还肯吃酒?幸亏戏台上另换一出《天水关》,其声震耳,方刹住了黎篆鸿的话头。 

  第八道大菜将完,乃芥辣鸡带饭。出局见了,散去大半。周双玉也要兴辞,适被黎篆鸿听见,便道:“你慢点去,我要与你说句话。”周双玉还以为是寻开心,但朱蔼人也帮着挽留,方仍归座。大姐巧囡向周双玉耳边说了些什么,周双玉嘱咐“就来”,巧囡答应先去。直至席终,各用一杯牛奶咖啡,揩脸漱口而散。恰好毛儿戏正本也同时唱毕,娘姨再请点戏。黎篆鸿道:“随便啥人去点点罢。”朱蔼人素知黎篆鸿须睡中觉,不如暂行停场,等到晚间两班合演时,并不与黎篆鸿商量,竟自将这班毛儿戏遣散了。 

  黎篆鸿丢开众人,左手挚了朱淑人,右手挈了周双玉,道:“你们到这里来。”慢慢踱至左边大菜间中,向靠壁半榻气褥坐下,令朱淑人、周双玉分坐两边,遂问周双玉若干年纪、寓居何处、有无亲娘。周双玉一一应答。黎篆鸿转问朱淑人:“几时做起?”朱淑人茫然不解,周双玉代答道:“就不过前月底,朱老爷替我叫了一个局,我们这里他来也没有来过。”黎篆鸿登时沉下脸,埋冤朱淑人道:“你这个人真不好!日日盼望你来,你为啥不来啊?”朱淑人倒被吓一跳。双玉“嗤”的一笑,朱淑人才回过味来。 

  黎篆鸿安慰周双玉道:“你不要生气,明天我与他一起来。他要是还不好,你告诉我,我来打他。”周双玉别转头笑道:“谢谢你。”黎篆鸿道:“现在不要你谢。我替你若做成个大媒,你再谢我吧。”说得周双玉敛笑不语。黎篆鸿道:“是不是你不肯嫁给他?你看这样一个小伙子,嫁给他有啥不好?你若不肯,错过这个机会。”周双玉道:“我哪里有这种福气。”黎篆鸿道:“我替你做主,就是你的福气。你答应一声,我一说就成功的。”周双玉仍不语。篆鸿连道:“说呀,肯吗?”双玉嗔道:“黎大人,你这个话哪有啥问我的。”黎篆鸿道:“是否要问你姆妈。你答应了么,我肯定是要去问你姆妈的。”周双玉仍别转头不语。 

  适值鲍二姐送茶进房,周双玉说道:“黎大人吃茶罢。”黎篆鸿接茶在手,又问鲍二姐:“他们这些人呢?”鲍二姐道:“都在书房里讲话,要不要去请过来?”黎篆鸿说:“不要去请。”便将茶碗递与鲍二姐,横下身躺在半榻上。鲍二姐出去,房内静悄悄的,不觉模模糊糊,口开眼闭的。周双玉先已瞄见,即轻手轻脚一溜而去。 

  朱淑人依然陪坐,不敢离开。耽误之间,闻得黎篆鸿鼻管中鼾声渐起,乃故意咳嗽一声,亦并未惊醒,于是朱淑人也溜出房来,要寻周双玉说话。走至对面书房,只见朱、陶、李诸人陪着于老德围坐长谈,屠明珠在旁搭话,独不见周双玉。正要退出,却被屠明珠所见,急忙问道:“是否黎大人一个人在那里?”朱淑人点点头,屠明珠慌的赶去。 

  朱淑人趁势回身,立在房门前思索,猜不出周双玉去向。偶然向外望之,忽见东首厢房楼窗口靠着一人,看时,正是周双玉。朱淑人不胜之喜,竟大着胆从房后抄向东来,进了屠明珠的正房间,放轻脚步,掩至周双玉背后。周双玉早自察觉,只做不理。朱淑人慢慢伸手去摸他手腕,周双玉忽然将手一晃,大声道:“不要吵!”朱淑人没料到她会如此,猛吃一惊,退下两步,缩在榻床前呆脸出神。 

  周双玉等了一会,不见动静,回过头来看他做甚,不料他竟像吓痴一般,知道自己莽撞了些,觉得很不过意,心想如何去安慰他。想来想去,不得主意,只斜瞟了一眼,微微的似笑不笑。朱淑人始放下心,叹口气道:“你呀,吓得我要死!”周双玉忍笑低声道:“你也知道吓,还要动手动脚!”朱淑人道:“我哪里敢动手动脚,我要问你一句话。”周双玉问:“什么话?”朱淑人道:“我问你公阳里在哪里?你们家里有多少人?我能来吗?”周双玉总不答言,朱淑人连问几遍,周双玉厌烦道:“不知道。”说了,即立起身来往外走去。朱淑人怔怔的看着他,又不好拦阻。周双玉走至帘前,复转身笑问朱淑人道:“你与洪善卿可是知己朋友?”朱淑人想了想道:“洪善卿也不是什么知己不知己,但我阿哥与他是老朋友的。”周双玉道:“你去找洪善卿好了。” 

  朱淑人正要问他缘故,周双玉已自出房。朱淑人只得跟着,一起过西边书房里来。正遇巧囡来接,周双玉即欲辞去。朱蔼人道:“你去与黎大人说一声。”屠明珠道:“黎大人睡着了,不要说了。”朱蔼人沉吟道:“那么就去吧,晚些再叫。” 

  刚打发周双玉去后,随后一个娘姨从帘子缝里探头探脑。陶玉甫见了,忙至外间,唧唧说了一会,仍回书房陪坐。陶云甫见玉甫神色不定,乃道:“又起什么风浪了吗?”玉甫慑儒道:“没有啥,只说漱芳有点不舒服。”陶云甫道:“刚刚不是还好吗。”玉甫随口道:“我也不知道!”云甫鼻子里“哼”的冷笑道:“你要去就先去一趟,现在也没啥事,晚些早点来。” 

  玉甫巴不得这一声,便辞众人而行,下楼登轿,直接到东兴里李漱芳家。走进房间,只见李漱芳拥被而卧,只有妹子李浣芳爬在床口相陪。陶玉甫先伸手向额上一按,稍觉有些发烧。浣芳连叫:“阿姐,姐夫来了。”漱芳睁眼见了,说道:“你不要来呀,你阿哥会否说啊?”玉甫道:“是阿哥叫我来,不要紧的。”漱芳道:“为啥倒叫你来?”玉甫道:“阿哥说,叫我先来一趟,晚些再早点去。”漱芳半晌才接说道:“你阿哥是对的,你不要去与他犟,就听他的话。”玉甫不答,伏下身子,把漱芳两手塞进被窝,拉起被来直盖到脖子里,将两她肩膀裹得严严的,只露出半面通气。又劝漱芳卸下耳环,漱芳不肯,道:“我睡一会就好的。”玉甫道:“你刚刚一点点没啥,是否在轿子里吹到风了?”漱芳道:“不是。就是给那倒霉的《天水关》,吵闹得脑子都快要涨煞了。”玉甫道:“那么你为啥不先走?”漱芳道:“局都还没到齐,我哪里好意思先走?”玉甫道:“这也不要紧的”。浣芳插嘴道:“姐夫,你也开一声口。你说让阿姐先走,我自己多坐会,这样就好了?”玉甫道:“你为啥又不说一声?”浣芳道:“我又不知道阿姐在不舒服。”玉甫笑道:“你不知道,我难道就知道了!”浣芳也自笑了。 

  于是玉甫就床沿坐下,浣芳靠在玉甫膝前,都不言语。漱芳睁着眼并未睡着。到了上灯时分,陶云甫的轿班来说:“那里摆桌面了,请二少爷就过去。”玉甫应诺。漱芳也听见,乃道:“你快点去吧,不要让你阿哥说。”玉甫道:“好的。”漱芳道:“早点去就可早点来,你阿哥看见了会说好。不然,总说是你被迷昏了,连正经事都不管了。”玉甫一想,转向浣芳道:“那么你多陪陪她,不要走开。”漱芳忙道:“不用,让她去吃夜饭,吃了可以出局去。”浣芳道:“我就在这里吃呀。”漱芳道:“我不吃,你与姆妈俩人吃吧。”玉甫劝道:“你也多少吃一口,可好?你不吃,你姆妈要急死的。”漱芳道:“我知道的,你去吧。” 

  当下玉甫乘轿至鼎丰里屠明珠家赴席。浣芳仍爬在床沿问长问短。漱芳道:“你去与姆妈说,我要睡一会,没啥不舒服,晚饭就不吃了。”浣芳初不肯去说,后被漱芳催逼而去。 

  一会,漱芳的亲生娘李秀姐从床后推门进房,见房内没人,说道:“二少爷为啥去了?”漱芳道:“我叫他去的。他做主人,是需要去应酬的。”李秀姐走至床前看看漱芳脸色,东碰西摸了一回。漱芳笑阻道:“姆妈不要紧的,我没啥不舒服呀。”秀姐道:“你想吃点啥?教他们去做,厨房闲着的。”漱芳道:“我不要吃。”秀姐道:“我有一碗五香鸽子,教他们切细炖稀饭,你晚会吃。”漱芳道:“姆妈,你吃吧。我听着就没有胃口,哪里吃得下?” 

  秀姐又叮嘱几句,将妆台上长颈灯台拨得高高的,再将厢房挂的保险灯收下了些,随手放下窗帘,出后房门,自去吃夜饭,只剩李漱芳一人在房。 

  第十九回终。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