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诺贝尔奖及请用公筷
作者:萧蔚  发布日期:2010-12-16 02:00:00  浏览次数:2155
分享到:
马歇尔(BMarshall)和沃伦(RWarren)两位澳大利亚科学家终因发现引起胃和十二指肠溃疡病的幽门螺杆菌,荣获2005年的诺贝尔生理学及医学奖。这个消息虽然让所有澳大利亚人欢欣鼓舞,但又并不出乎医学界的意料。
十年前,在我所工作的病理公司举办的关于幽门螺杆菌检测方法的讲课中,一位病理医生曾经自豪地预言:马歇尔和沃伦的成就与当年发现世界上第一种抗菌素——青霉素的价值等同,如果说青霉素的发现和应用终止了细菌的猖獗而获得诺贝尔奖,那么,这两位科学家也一定会因为能够使千百万遭受胃病折磨人的康复而获得同样的殊荣!大家鼓掌,表示赞同。
记得二十多年前我上大学时,书本上对于胃和十二指肠溃疡的致病因素所作的解释为:精神紧张和工作压力所造成。就是说,那些工作狂,喜欢晚上“开夜车”的夜猫子,整天冥思苦想的人……容易招致此病。也曾有人提出自身免疫的假说,这当然更是神乎其神。当谜底被揭穿之后,这些假说如同是在描述宇宙中的行星互相碰撞!早年,由于患这种胃病病人的主要症状是“反酸”,于是医生们手中的仙丹妙药则为中和胃酸及抑制胃酸分泌的抗酸制剂。当然那些方法都是治标不治本,引得大家误入歧途许多年。过去,真是“华佗无奈小虫何”,很多病人大把大把地吞服药片,可病情还是继续加重,直至胃或十二指肠上溃烂大洞,那简直如同烂桃、烂苹果,不得不做胃大部切除,之后苟延残喘,勉强维持生命;更有癌变,恶细胞转移者,最终为了曲曲几条小虫而丧失性命!
早在1979年,澳洲的病理研究员沃伦首先偶然发现,患者胃粘膜标本上附着有大量被称为“幽门螺杆菌”的细菌。继而,胃肠科医生马歇尔加盟,与沃伦联手进行临床的治疗性研究。按照惯例,他们首先在动物体内进行实验,将幽门螺杆菌感染动物,但发现动物不会成为这种细菌的宿主,它们仅仅寄生于人体内。这两位医生疯狂敬业,没病找病,亲自服下幽门螺杆菌,使自己感染患病,成为替代动物的实验品。此举成为病人和同僚赞颂的佳话。
由于接受试验的两位医生其发病症状与胃和十二指肠溃疡的症状一致,因此,病因终于得到肯定——幽门螺杆菌为罪魁祸首。
 
 
在胃和十二指肠溃疡病的病理学、病因学、微生物学等问题得到突破之后,临床治疗问题便迎刃而解。自从1928年,在伦敦圣•玛丽医院工作的细菌学家亚历山大•弗莱明偶然发现抑制葡萄球菌等细菌的青霉素之后,全世界各国的科学家们又不断研制出其他多种抗生素。六种抗生素同时服用,治疗幽门螺杆菌问题是“水到渠成”,根本就不在话下。
那么,在检验学方面对胃和十二指肠溃疡的贡献是什么呢?近年来所采用的C14尿素呼吸试验取代了从前的胃镜检查,是目前所用检测幽门螺杆菌最简便的方法。患者空腹服用一粒胶囊,再往塑料气袋里吹几口仙气,几天之后即可拿到诊断报告。
十年前,我们公司开始引入这种检测方法,讲课中,在病理医生介绍胃和十二指肠溃疡病发病率时,特别强调中国大陆的发病率高于百分之六十,而澳大利亚仅为百分之二十。比例相差之悬殊!
根据我多年的观察,前来进行C14尿素呼吸试验的西人患者确实极少,我想其原因,大概是用餐习惯的不同所造成,西人是用刀叉盘,分而食之,没有唾液源之交叉感染,当然患病率较低。澳洲的那“百分之二十”的成份,恐怕大多也是由那些不用公筷和没有分食习惯的族裔而来的。不过西人也有他们的问题,比如教友们共饮一杯“血酒”;再者把舌头伸到爱人的口腔里,像搅拌机一样热烈浪漫地搅和,这都是增加“交叉感染”的机会,无奈,信仰第一,爱情至上,顾不了那么许多。
中国人的用餐习惯极不卫生,无论与家人或朋友,甚至不认识的陌生人都可以围在一桌就餐。你想,几双筷子在自己的嘴里进进出出,把带有不同的细菌和病毒一齐伸到一个菜盘里,就这样,传染病从一人传播到另一人,从一家传播到另一家。如同养鸡场,几十、几百只鸡共用一个“流水线”的食槽。所谓“一条鱼,腥一锅”,一只鸡闹“禽流感”,害得全军覆没!早在1546年,一位意大利的内科医生就提出:疾病是可以通过患者与健康人直接接触而传播,也可以间接地与受到感染的食品或物品而传播。460年前他就提出“隔离”,即避免接触感染源的概念。如此说来,中国人不用公筷的用餐习惯实在是一个不文明的陋习!
如今,虽然幽门螺杆菌已经被世人所征服,有药可医,但还有许多疾病仍然威胁着人类的生存,比如爱滋病、萨斯、肝炎和禽流感等病毒还依然逍遥法外,无药可治。想必谁也不愿意因为只是和什么人吃上一顿饭而招徕病灾,落得半死不活,遗憾终生。
饭不能不吃,可陋习一定要改!那么,我们在与别人食用中餐时,是否可以礼貌地建议:请大家自觉地使用公筷。
 


 


上一篇:知识和财富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