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我为世界哭泣
作者:张劲帆  发布日期:2011-06-27 02:00:00  浏览次数:1936
分享到:
      多谢命运的宠爱诅咒,
               我已不知道我是谁,
               不知道我是天使还是魔鬼,
               是强大还是弱小,
               是英雄还是无赖,
               如果你以人类的名义将我毁灭,
               我只会无奈地叩谢命运的眷顾。
                                ---------刻在巴比伦花园墙上的诗
     
        这段诗句用阿拉伯语悲怆地唱出来,简直就象是临下地狱之前的哀号,使我的心震颤不已。它将战难中的阿拉伯人民的忧愤表现得那样深广,笃信真主的众生在长期的战乱中被杀和杀人,以致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天使还是魔鬼,是强大还是弱小,是英雄还是无赖,当他们面临毁灭,只得无奈地接受命运的安排。我默然良久,眼泪几乎要夺眶而出。这是凤凰卫视资讯台伊拉克战事报导的一段片头,这几天我在电视上锁定这个台,密切关注着战情的发展,深切地同情着伊拉克人民所遭受的灾难。
       伊拉克人民长期遭受独裁者萨达姆. 候赛因的高压统治,这已是他们的不幸,这个独裁者又喜欢穷兵黩武,先后侵略伊朗和科威特,给伊拉克人民招来了八年的两伊战争和海湾战争之后长达十二年的经济封锁。现在美国出于自身的利益考虑,罔顾国际法准则,把伊拉克人民与萨达姆一道推入战火,这反而促使伊人民为着保卫祖国抵御侵略与萨达姆政权站在了一起,迄今为止,萨达姆仍然安然无恙,而被美英联军杀死的伊拉克平民比杀死的伊拉克军人多。巴格达的成年平民已经几乎人手一枪,全民皆兵,为了抓一个萨达姆,美英联军需杀开层层人墙血流成河,这是值得的吗?美国人真的给伊拉克人民送去的是自由和人权吗?
其实,自由和人权只是幌子。世界上的专制政权不止伊拉克一家,美国难道都去打吗?古巴近在眼皮底下,也不见美国去打。其实美国支持过很多不得民心的专制政权,比如一九四九年之前的蒋介石政权,南越的吴庭艳政权、伊朗的巴列维国王等。
美国的真正目的是为了控制石油,伊拉克是世界第二大产油国,已探明的油储量足够再开采一百五十年,世界各国都离不开石油能源,谁控制了石油就控制了全世界,美国要想长期维持它的超霸地位,就非控制住全球石油不可。
美国攻打伊拉克的主要理由是说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武器。世界上谁拥有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最多?是美国。凭什么你能有,别人就不能有?这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逻辑。我不是说赞同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而是说要一视同仁,最好大家都没有这玩艺儿。再说,中国、印度、巴基斯坦都有核武器,还时不时搞搞核试验,怎么不见美国去打?
美国又说伊拉克支持本拉登国际恐怖主义所以要打,可是又拿不出有力的证据。毛泽东有句名言:“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难道恐怖分子天生就喜欢自杀?美国其实是国际恐怖主义的最大制造者,二次世界大战前的中东本来是比较和平的,就因为战后美国操纵联合国硬要夺取巴勒斯坦人的领土,扶持建立以色列国,遂造成了中东地区半个多世纪的纷争和战乱,许多阿拉伯人被杀,他们的同胞和亲友要报复,又打不过以色列和美国,就走上了恐怖主义之路。美国人如果真的是要无私帮助犹太人,为什么不把美国的领土划一块给他们?这次美国人在伊拉克又进一步播种仇恨,大概恐怖主义不仅消除不了,还会愈演愈烈。我总觉得,美国的历史太短,导致了他们的某些政治家缺少政治智慧。中国人自古就崇王道轻霸道,懂得攻心为上。诸葛亮七擒孟获,康熙帝大力提倡满汉一家,都成功地纾解了民族仇恨。小布什真应该到中国来学几年《资治通鉴》。
就算伊拉克十恶不赦,也应该由联合国制裁,轮不到美国来代庖。第一次海湾战争,美国在联合国授权下把作为侵略者的伊拉克军队赶出科威特,那时候全世界都为美国喝彩。而这一次美国不经联合国授权入侵伊拉克,全世界的同情都到了伊拉克一边。二战的惨痛经历使人们认识到要有一个解决国际争端的机制,联合国才应运而生。美国的这次的战争行为破坏了国际关系准则,羞辱了联合国的权威,这是比一个国家遭到侵略更加糟糕的事情,今后这世界将不再通行公义,只得服从强权。
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日,人类历史上一个黑暗的日子,我为世界哭泣!
  
 原发表于2003年?月?日澳洲《大洋时报》

上一篇:浪花一朵朵


评论专区

长沙周国环2014-11-20发表
按照达尔文的进化论,人是由动物进化来的。既然人是由动物进化来的,则人的基因中一定也携带有动物的因素。动物界最大的特点是什么,一是弱肉强食,二是母爱,三是学会自己保护自己。这三点反映在世界大家庭中是再明显不过了。所有就有了丰富多彩的人生,也有了波澜壮阔的社会。
长沙周国环2014-11-20发表
按照达尔文的进化论,人是由动物进化来的。既然人是由动物进化来的,则人的基因中一定也携带有动物的因素。动物界最大的特点是什么,一是弱肉强食,二是母爱,三是学会自己保护自己。这三点反映在世界大家庭中是再明显不过了。所有就有了丰富多彩的人生,也有了波澜壮阔的社会。
南太井蛙2014-11-20发表
美國打伊拉克是為石油一說,值得商榷。美國征服伊拉克後恰恰是中資得到了大部份開采權。美國對中東能源的控制,也有防止石油國家壟斷的戰略考量,對全世界都有好處。中東石油儲量佔了全球近七成之多,西方以及世界經濟莫不依賴其得以運行。要說美國和西方在中東的種種作為,特別是發動戰爭,并非為了石油,那是自欺欺人。 問題的關鍵在於美國及西方的中東戰略,目的是什麼?是為了保障石油供給穩定,還是壟斷石油資源據為己有? 大陸學者林鉉在他最近一篇文章里指出﹕「如果美國為確保全球石油供應穩定不被某些反美國家所左右,并推進中東的民主進程。對于全球那些缺乏能源的新興市場國家而言,也從中獲取了“搭便車”好處,比如石油穩定的供應、合理的價格等。」 事實的確如此,在伊拉克戰爭中,美國推翻了薩達姆政權,戰後伊拉克的油田是通過開放式的商業競標,來確定開發者的。結果是中國的「中石化集團」搭了便車,從中得益甚豐,而非由發動戰爭的美國獨占。 利比亞近年在与美國与西方修好之後,聯合國解除了禁運,隨著國家關係的改善,美國与西方并沒有霸佔利比亞的石油和其它資源。反而是中國自二零零七年開始在利比亞大量投資,除了石油還染指基礎建設,其規模之大人數之多范圍之廣,無人可及。此次利比亞動亂,中國撤出的中資員工便達三萬餘名,損失二百億美元之鉅,可以推及其投資規模之龐大。 所以說簡單片面地以一句「為了石油」概而言之打伊拉克及利比亞動亂,并不足說明問題,也無助於了解中東和伊拉克、利比亞事件始末与影響。 由于中東伊斯蘭宗教派別繁多,種族問題極為复雜,可能會因為實施民主選舉制度,而讓反美反西方宗教激進份子組成的政黨上臺,所以美國与西方又要与非民主政體的中東國家結盟,容忍君主制甚至獨裁政權。 美國中東政策比較混亂,既通過推翻伊拉克的薩達姆,向沙特等國施壓,籲其實行民主改革,与此時又擔心這些國家一旦民主化或會出現反美政權,只能模糊界限,軟硬兼施地採取雙重標準,分而治之。但這一種招人詬病的現實主義,歸根結底也還是為了「石油穩定」。 在深遠悠久的歷史、宗教与文化的衝突基礎上,有鑒於中東錯綜复雜的政治現實,目前美國与西方為了保持「石油穩定」而採取的中東政策,雖頗多錯失,但正如林鉉先生所言﹕「中東產油國家的政體與石油自由貿易并不一定必然對立,但是由于西方在歷史、宗教上與阿拉伯世界的衝突以及確實曾經發生過石油禁運,因此,這種對立可能是中東與西方的特殊產物。而我們不能不接受美國主導全球化的事實(因為我們參與并受益于全球化),從而不得不接受美國為穩定全球石油供給的行動,這也是“搭便車”的成本。」
南太井蛙2014-11-20发表
美國打伊拉克是為石油一說,值得商榷。美國征服伊拉克後恰恰是中資得到了大部份開采權。美國對中東能源的控制,也有防止石油國家壟斷的戰略考量,對全世界都有好處。中東石油儲量佔了全球近七成之多,西方以及世界經濟莫不依賴其得以運行。要說美國和西方在中東的種種作為,特別是發動戰爭,并非為了石油,那是自欺欺人。 問題的關鍵在於美國及西方的中東戰略,目的是什麼?是為了保障石油供給穩定,還是壟斷石油資源據為己有? 大陸學者林鉉在他最近一篇文章里指出﹕「如果美國為確保全球石油供應穩定不被某些反美國家所左右,并推進中東的民主進程。對于全球那些缺乏能源的新興市場國家而言,也從中獲取了“搭便車”好處,比如石油穩定的供應、合理的價格等。」 事實的確如此,在伊拉克戰爭中,美國推翻了薩達姆政權,戰後伊拉克的油田是通過開放式的商業競標,來確定開發者的。結果是中國的「中石化集團」搭了便車,從中得益甚豐,而非由發動戰爭的美國獨占。 利比亞近年在与美國与西方修好之後,聯合國解除了禁運,隨著國家關係的改善,美國与西方并沒有霸佔利比亞的石油和其它資源。反而是中國自二零零七年開始在利比亞大量投資,除了石油還染指基礎建設,其規模之大人數之多范圍之廣,無人可及。此次利比亞動亂,中國撤出的中資員工便達三萬餘名,損失二百億美元之鉅,可以推及其投資規模之龐大。 所以說簡單片面地以一句「為了石油」概而言之打伊拉克及利比亞動亂,并不足說明問題,也無助於了解中東和伊拉克、利比亞事件始末与影響。 由于中東伊斯蘭宗教派別繁多,種族問題極為复雜,可能會因為實施民主選舉制度,而讓反美反西方宗教激進份子組成的政黨上臺,所以美國与西方又要与非民主政體的中東國家結盟,容忍君主制甚至獨裁政權。 美國中東政策比較混亂,既通過推翻伊拉克的薩達姆,向沙特等國施壓,籲其實行民主改革,与此時又擔心這些國家一旦民主化或會出現反美政權,只能模糊界限,軟硬兼施地採取雙重標準,分而治之。但這一種招人詬病的現實主義,歸根結底也還是為了「石油穩定」。 在深遠悠久的歷史、宗教与文化的衝突基礎上,有鑒於中東錯綜复雜的政治現實,目前美國与西方為了保持「石油穩定」而採取的中東政策,雖頗多錯失,但正如林鉉先生所言﹕「中東產油國家的政體與石油自由貿易并不一定必然對立,但是由于西方在歷史、宗教上與阿拉伯世界的衝突以及確實曾經發生過石油禁運,因此,這種對立可能是中東與西方的特殊產物。而我們不能不接受美國主導全球化的事實(因為我們參與并受益于全球化),從而不得不接受美國為穩定全球石油供給的行動,這也是“搭便車”的成本。」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