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澳洲田园生活的苦与乐
作者:田地  发布日期:2012-09-01 03:00:00  浏览次数:1521
分享到:

 

    澳洲人过的是一种舒适、恬静的田园生活,即使是在悉尼这样的国际大都会也是如此。在中国,居住是以公寓楼为主的,家家户户住在逼窄的空间里,出了门便徜徉在坚硬的“石屎森林”中;在澳洲,居住是以 house ——就是国人常说的花园洋房或别墅为主的,家家户户都有一小块土地,房子建在中间,留出前后花园来。当然澳洲也有公寓,不过,除了那些位置特别好而且装修也特别豪华——比如市中心的公寓或者是水景公寓甚或能看到悉尼歌剧院的公寓外,大多是给经济条件还不算富裕的年轻人或新移民住的。

像我这样在澳洲住了 20 多年的“老澳”,基本上都熬到住上 House 了。

于是就有了我的田园生活,于是就有了我的苦与乐。

“乐”是显而易见的,住在花园中,环境优美不说,空气质量也好。当然你要花时间打理花园,凭空多了些劳作,但是,打理花园也是乐在其中的。比如我现在住的地方,离海湾只有数百米之遥,而且在我家的前后花园里,除了六棵不同品种的棕榈树和两棵高大的枫树外,还有很多我至今不知其名的树种,还有两块草坪以及数不清的花卉——迎春花、茶花、杜鹃、紫玉兰、望鹤兰、吊兰、君子兰、龟背竹和万年青等。基本上是一年四季都有花欣赏的。

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些花与树除了带给我愉悦外,也带给我烦恼。花与树带来了鸟类和小动物,他们来捣我的乱了。

最开始前来捣乱的是一种叫做澳洲喜鹊的大鸟,这种澳洲喜鹊根本不顾我花巨资购买了这块土地的事实,固执地认定这块土地属于她,而且为了宣誓这块土地不仅今天属于她而且永远属于她,还会经常往我的后花园丢一些树枝乃至于人类丢弃的短电线和绳索。此举令我想起贪婪的日本人,他们为了宣誓钓鱼岛是日本国的领土,在岛上建了一个没有任何意义的水泥台。可能正是由于对日本人的联想,我火了,于是与澳洲喜鹊展开了持久的土地争夺战——把她用以宣誓这块土地属于她的“证据”不断丢进垃圾箱。

终于有一天,澳洲喜鹊也火了,有一次,在我弯腰清除她丢下的所谓“证据”时,她突然像战斗机那样向我俯冲过来。我给她着实吓了一跳。土地争夺战就这样升级了。

我上网查了查,才知道这种澳洲喜鹊都有各自的生活地盘,而且会在哺乳期间为了保护幼鸟而经常袭击人类。此外,我还查到了这种澳洲喜鹊的软肋——它们害怕人类的眼睛,甚至只是形似的人类的眼睛。那篇资料还说,只要在打理花园时戴上一顶草帽,并且在草帽上画上一对大大的“眼睛”,澳洲喜鹊就会望而生畏,不敢再袭击你了。

于是我便有了一顶在上面画了两只大大的“眼睛”的草帽。

从此,我可以从容不迫地在花园里劳作,而不必再担心澳洲喜鹊的袭击了。

然而,我的烦恼并没终结,更大的烦恼接踵而至。当然,这将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评论专区

伊霓2014-11-20发表
回国三个月,很少能听见鸟叫的声音,都市里高楼林立,街道上车水马龙,只有在公园内才能回归自然。
十三姨2014-11-20发表
俺邻居家院子里有条蜥蜴,很大的蜥蜴,看上去很是可怕,其实很温和
河北常香玉2014-11-20发表
捏前腿那个弓,捏后腿那个蹬。。。
河北王文娟2014-11-20发表
俺和河北常香玉一起来给大家贺喜。俺们系从赵老师那一桌来滴
副官2014-11-20发表
军座何时开放一下您的园林,让偶们看看花卉呗
Bo2014-11-20发表
一般小三都不跟老住一块儿。
小三儿2014-11-20发表
党代表说的没错,我老公家院子里就饿死了这么一只笨鸟
伊霓2014-11-20发表
回国三个月,很少能听见鸟叫的声音,都市里高楼林立,街道上车水马龙,只有在公园内才能回归自然。
党代表2014-11-20发表
还得说说那鸟。那鸟,乱伦。一般一对儿(当然是一公一母了)占一块地儿,别的鸟不准进。一般一年生一窝,一般一窝生一胎(也有两胎的时候);生了之后,喂;大了之后,也就是训练ta们会飞了,会自己找东西吃了,就逐出家门——不是ta们残忍,是鸟多了没食吃。亲,周围一左一右的地儿都给一对儿一对儿的占了,飞到哪儿都没有容身之地,都免不了被驱赶的命运啊!据说,大多数都饿死了。少数的,被喜新厌旧的某鸟看上了,或者是被刚巧守寡的某鸟看上了,这才有了占山为王或成为压寨夫人的机会。怎么乱伦呢?有的,强悍的,把老爸(或老妈)赶走,自己留了下来。。。
老财2014-11-20发表
请教花农:部分草横着长,边长边扎根,但不深,一拉就出来,怎么办?我现在是用剪刀剪断。
老二儿2014-11-20发表
小三儿,你和老公不住一起吗?
安然无恙2014-11-20发表
把你拧歪了好使(音译)有卖一种挖草工具,用力刨下去.....嘿啦啦啦嘿啦啦啦,天边出彩霞呀,地上开红花呀,老财军座志气大,前腿蹬来后腿用力,把那横长的草儿连根拔那个连根拔!
2014-11-20发表
任命尹怡红(别名尹团、团、团座、吊睛白额)为“机器人陆战队”队长,级别:正师级;军衔:少尉。此布。
尹团2014-11-20发表
我们街坊在鸟儿孵卵的季节給学童戴冰淇淋盒子掏眼孔。远远走来好比个机器人。
瑞门2014-11-20发表
坐在前院后园草地上的感觉,那真是美极了。若像田地兄,再这么美化到文章里,散散漫漫,更美了!
党代表2014-11-20发表
还得说说那鸟。那鸟,乱伦。一般一对儿(当然是一公一母了)占一块地儿,别的鸟不准进。一般一年生一窝,一般一窝生一胎(也有两胎的时候);生了之后,喂;大了之后,也就是训练ta们会飞了,会自己找东西吃了,就逐出家门——不是ta们残忍,是鸟多了没食吃。亲,周围一左一右的地儿都给一对儿一对儿的占了,飞到哪儿都没有容身之地,都免不了被驱赶的命运啊!据说,大多数都饿死了。少数的,被喜新厌旧的某鸟看上了,或者是被刚巧守寡的某鸟看上了,这才有了占山为王或成为压寨夫人的机会。怎么乱伦呢?有的,强悍的,把老爸(或老妈)赶走,自己留了下来。。。
小三儿2014-11-20发表
党代表说的没错,我老公家院子里就饿死了这么一只笨鸟
吊睛白额团2014-11-20发表
一山不容二虎,二狮行吗?还是旅座心明眼亮,原来军座不单单是拉选票还让部下互灭互耗啊。本团从今往后到旅部干活;到师部吃饭;不买军委的账了。
小花农2014-11-20发表
这就是化钱买罪受___政府多聪明呀:让你化巨资买耗子(特别像田兄家海湾边的地就更是巨巨资了),你就要化巨资、化工夫修理打理,还要化精力冒险与大鸟和个种动物战斗(但要悄悄的,可不能让鬼子只道了),最终美化了环境还落得个心甘情愿!
五星上将2014-11-20发表
有趣,期待下一篇
老财2014-11-20发表
请教花农:部分草横着长,边长边扎根,但不深,一拉就出来,怎么办?我现在是用剪刀剪断。
副官2014-11-20发表
军座何时开放一下您的园林,让偶们看看花卉呗
Bo2014-11-20发表
报告党代表:有鸟冲击俺家玻璃窗,寻死觅活的呐!
田军2014-11-20发表
尹团回来啦?队伍带回来了吗?机器人也成啊。
2014-11-20发表
军座需要机器人队伍赶鸟吗?还是别和鸟儿做对了吧,万一有那么一天真的没有鸟了,你就该感到无趣无聊了。
小花农2014-11-20发表
回老财,俺家没长过这种草,但要是长了俺也跟你一样肯定剪了它,好像听说这是拔它扶老(译音)的特点,再请问专家吧,哈哈
赵伟华2014-11-20发表
有没有常打喷嚏?有没有花粉过敏?还有棕榈树上一嘟噜一嘟噜撒落在地上满天星般的硬果果,都是难打发的主。喜鹊算好鸟了。
小三儿2014-11-20发表
我老公把ta埋在一棵树下,现在这棵树可茁壮了
Bo2014-11-20发表
一般小三都不跟老住一块儿。
十三姨2014-11-20发表
俺邻居家院子里有条蜥蜴,很大的蜥蜴,看上去很是可怕,其实很温和
老七2014-11-20发表
俺家院子里有两对双飞双宿的鸽子,咕咕叫得好听极了……
LZ2014-11-20发表
回赵老师:花粉症应该算是有,但只是轻微的,偶尔会打喷嚏,鼻涕眼泪倒是没怎么出现过。
赵伟华2014-11-20发表
有没有常打喷嚏?有没有花粉过敏?还有棕榈树上一嘟噜一嘟噜撒落在地上满天星般的硬果果,都是难打发的主。喜鹊算好鸟了。
2014-11-20发表
军座需要机器人队伍赶鸟吗?还是别和鸟儿做对了吧,万一有那么一天真的没有鸟了,你就该感到无趣无聊了。
小花农2014-11-20发表
回老财,俺家没长过这种草,但要是长了俺也跟你一样肯定剪了它,好像听说这是拔它扶老(译音)的特点,再请问专家吧,哈哈
瑞门2014-11-20发表
坐在前院后园草地上的感觉,那真是美极了。若像田地兄,再这么美化到文章里,散散漫漫,更美了!
2014-11-20发表
军座毒招,想要本团和那些鸟一起从您视野中销声匿迹啊?!
吊睛白额团2014-11-20发表
一山不容二虎,二狮行吗?还是旅座心明眼亮,原来军座不单单是拉选票还让部下互灭互耗啊。本团从今往后到旅部干活;到师部吃饭;不买军委的账了。
河北常香玉2014-11-20发表
捏前腿那个弓,捏后腿那个蹬。。。
老二儿2014-11-20发表
小三儿,你和老公不住一起吗?
小三儿2014-11-20发表
我老公把ta埋在一棵树下,现在这棵树可茁壮了
安然无恙2014-11-20发表
把你拧歪了好使(音译)有卖一种挖草工具,用力刨下去.....嘿啦啦啦嘿啦啦啦,天边出彩霞呀,地上开红花呀,老财军座志气大,前腿蹬来后腿用力,把那横长的草儿连根拔那个连根拔!
2014-11-20发表
尹团,据俺所知,侬这个“机器人太空”团座是副师级干部,比俺还高半级呢!
2014-11-20发表
踩得着大地才踏实,本团只出任陆军,连海团空团都不干,更何况太空团。
尹团2014-11-20发表
我们街坊在鸟儿孵卵的季节給学童戴冰淇淋盒子掏眼孔。远远走来好比个机器人。
2014-11-20发表
党代表好眼力,观察入微啊。
2014-11-20发表
党代表好眼力,观察入微啊。
2014-11-20发表
从即日起,尹怡红(又名怡红、一泓、一鸿、一红、易红)调任为“机器人太空团”团座。此布。
小三儿2014-11-20发表
俺老公家有一棵考试树,每年11月份学生要考试时准开花。花小,但茂密,满树都是,深紫色,煞是好看。但这种花每到冬天即将结束时就要落叶,那些小得像芝麻一样的叶子落到Deck上极难处理,特别是赶上潮湿的季节。而且还会有很多像筷子样长短的枝条落下来。俺每次去俺老公家都会帮他清理这个。清理完了俺们就。。。
田地2014-11-20发表
瑞门兄,请尽快联系我:philtian368@hotmail.com
LZ2014-11-20发表
回赵老师:花粉症应该算是有,但只是轻微的,偶尔会打喷嚏,鼻涕眼泪倒是没怎么出现过。
2014-11-20发表
从即日起,尹怡红(又名怡红、一泓、一鸿、一红、易红)调任为“机器人太空团”团座。此布。
五星上将2014-11-20发表
有趣,期待下一篇
Bo2014-11-20发表
报告党代表:有鸟冲击俺家玻璃窗,寻死觅活的呐!
老七2014-11-20发表
俺家院子里有两对双飞双宿的鸽子,咕咕叫得好听极了……
田地2014-11-20发表
瑞门兄,请尽快联系我:philtian368@hotmail.com
2014-11-20发表
任命尹怡红(别名尹团、团、团座、吊睛白额)为“机器人陆战队”队长,级别:正师级;军衔:少尉。此布。
小三儿2014-11-20发表
俺老公家有一棵考试树,每年11月份学生要考试时准开花。花小,但茂密,满树都是,深紫色,煞是好看。但这种花每到冬天即将结束时就要落叶,那些小得像芝麻一样的叶子落到Deck上极难处理,特别是赶上潮湿的季节。而且还会有很多像筷子样长短的枝条落下来。俺每次去俺老公家都会帮他清理这个。清理完了俺们就。。。
河北王文娟2014-11-20发表
俺和河北常香玉一起来给大家贺喜。俺们系从赵老师那一桌来滴
小花农2014-11-20发表
这就是化钱买罪受___政府多聪明呀:让你化巨资买耗子(特别像田兄家海湾边的地就更是巨巨资了),你就要化巨资、化工夫修理打理,还要化精力冒险与大鸟和个种动物战斗(但要悄悄的,可不能让鬼子只道了),最终美化了环境还落得个心甘情愿!
2014-11-20发表
尹团,据俺所知,侬这个“机器人太空”团座是副师级干部,比俺还高半级呢!
田军2014-11-20发表
尹团回来啦?队伍带回来了吗?机器人也成啊。
2014-11-20发表
踩得着大地才踏实,本团只出任陆军,连海团空团都不干,更何况太空团。
2014-11-20发表
军座毒招,想要本团和那些鸟一起从您视野中销声匿迹啊?!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