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总是可以找到和睦相处的办法
作者:田地  发布日期:2012-09-09 03:00:00  浏览次数:2986
分享到:

为了对付负鼠,我又开始上网。于是又有了新的故事。

有一个人建议我说,买老鼠药,毒死它!我觉得这主意不错,就去买了老鼠药,而且是最毒的,放了上去。可是负鼠依旧在上面闹腾,根本不管用!我爬上去一看,老鼠药还在上面好好放着呢,负鼠聪明着呢,根本就不上当!

我于是又上网问,负鼠不吃老鼠药,怎么办?紧急求救!

有人出主意,下夹子,用苹果做诱饵,因为负鼠喜欢吃苹果。可是马上就有人反对说,不能这么做,负鼠是澳洲的保护动物,毒死或夹死负鼠都是犯法的!

后来又有个明白人说,阻止负鼠经电线进入你家的办法是,去特别的店买一种盾牌一样的东西,挂到电线上,这样负鼠就过不来了。我不怎么喜欢这个办法,在你家门口的电线上挂一个大大的盾牌,多难看呀!

这时,真正的明白人出现了,是个女的。她说,可以请专门捕捉负鼠的专家,他会带来一种特制的笼子,引诱负鼠入笼。不过,这个办法也有缺陷,第一是要花钱;第二是捕住负鼠后不能伤害它,还得放生。最重要的是,你还不可以把它远远地丢进国家公园里面去,因为你捕捉的负鼠已经习惯了它的生活习惯,也就是说,它早已习惯了在你家附近的生活环境;你所能做的只是,在你家屋顶捉到后,然后在你家后花园放生。这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它习惯了在我家附近生存的环境?不就是去我家屋顶“刨墙”吗!这我也得容忍?你可以在我家后院那棵参天大树上玩、闹,可你不能折腾我啊!我好不容易把你捉住了,还得在我家后花园放生,那你晚上不是又得跑到我家屋顶上“刨墙”!

我于是明白了,澳洲不仅讲人权,更讲“鼠权”的!

那就只有最后一条路了——再一次爬到屋顶上,把所有的空隙都堵住。

我真就这样做了,所有超过一平方厘米的空隙全都被我堵住了。可是,负鼠还是每天凌晨四点多准时在我家屋顶“刨墙”。而且,它们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它们不仅“刨墙”,还会在屋顶开奥运会,又像是相互追逐,轰轰隆隆地跑过去,再轰轰隆隆地跑回来;有的时候,还会“唧唧唧唧”地狂叫,像是在庆祝某个负鼠夺标,当然也可能是做爱时的呻吟。我相信是后者,因为那凄惨中夹杂着欢愉的叫声真的可以媲美人类的叫床。

还好,“叫床”声不是每天都有的。

又有一天,碰到一个朋友,于是不可避免地说到负鼠。朋友说,你别堵了,告诉你吧,不论是多么小的缝隙,负鼠都会钻进来的。知道为什么吗?因为负鼠会掀瓦!朋友还给我讲了个故事,说有一家屋顶上的电线总是断,找来电工,接上了,过几天又断了。电工为了搞清原因,在屋顶设了个探头,结果拍下负鼠以前左爪子支撑,用前右爪子掀起瓦片并成功钻进那家屋顶的录像!

我还有别的招吗?

有。

那一年,澳洲政府为了节省能源、减少废气排放,而鼓励每家每户在屋顶铺隔温的厚海绵垫,而且是免费的(其实是政府替你付钱)。我就请了一家公司来,给我家房顶铺了厚厚的隔温海绵层。从那以后,我家屋顶的“刨墙”声,开奥运会的吵闹声抑或是做爱的“呻吟”声就都消声觅迹了。我知道,那些厚厚的海绵,不仅隔温,也是隔噪音的。我知道,负鼠们依然住在我家屋顶里,也依然会乐此不彼地“刨墙”或“呻吟”。可是,它玩它的,我睡我的,我们互不干扰,井水不犯河水,可以一直和睦相处下去了。


上一篇:尴尬


评论专区

bo2014-11-20发表
经过统计,人与鼠比例为一比二,人不敌鼠啊同志们!
2014-11-20发表
趁着联欢掀掉了瓦,建议军委换房顶,记住一定要选Colour Bond,30年保质期。起码在昆州是得到公认的。
43212014-11-20发表
致伊霓:任何“权”都是以伤害对方为前提的,讲了鼠权——给了它们放肆的理由和条件,人类就只好委屈自己了
老财2014-11-20发表
难怪各位的日子都过的那么消停,原来波波有耳朵不灵光,尹团家有瓦但是被铆钉铆住了。为了让我军将士体验下负鼠的闹腾,本部准备派最好的正师级待遇军医给波波治耳朵,再派工程兵去尹团家换瓦,或者是在军部培训一批能把铆钉弄掉的负鼠,然后送往昆士兰...
军座2014-11-20发表
359旅和中央警卫团怎么还不来呀,负鼠的问题解决了,军部打算搞一大联欢,请了刘欢,那英,庾澄庆和杨坤;酒管够,肉也管够
新闻通稿2014-11-20发表
昨夜,军部为庆祝解决负鼠闹宅而召开表彰暨联欢大会,党政军领导人以及商界翘楚、文艺界大咖——老财、二星司令、三星司令、党代表、团代表、田军、胡师、安旅、尹团、波波、素素、伊霓、十三香、十三姨、小三儿、老二、吊睛白额、武松、黄飞鸿、李连杰、曲婉婷、赵老师、老九、1234和4321、军部男女秘书、军部机要员、军部文化教员、正师级待遇女军医...系数出席。在联欢会最热闹的锣鼓声中,50余只负鼠倾巢而出,掀了军部府上的瓦片,拖走天花板上的隔温层,开始刨墙、赛跑、欢呼、调情...令联欢会无法进行下去...
Bo2014-11-20发表
坏了,俺耳朵不太灵光,大概有这宝贝也听不见。不过耳不闻心不烦,也不错耶。
老九2014-11-20发表
哈哈,俺喜欢画龙点睛的这一句,正是老财本色——“因为那凄惨中夹杂着欢愉的叫声真的可以媲美人类的叫床。”
2014-11-20发表
俺就犯嘀咕,俺家院子里到处是possum,咋从来没有这样闹腾过天花板呢?这就是瓦的不好了,俺们这顶是比着房顶裁出来,垫了隔热棉再铆为一体的,没法掀开,在上头走也听不见,顶多啃啃果蔬,对着窗户打打鼾。军委大院问题解决了就好,咱也不用趁着炮轰思变了。紧紧团结在军座周围继续革命吧。
老九2014-11-20发表
哈哈,俺喜欢画龙点睛的这一句,正是老财本色——“因为那凄惨中夹杂着欢愉的叫声真的可以媲美人类的叫床。”
安旅2014-11-20发表
俗话说:饱吹饿唱。军座怎么不早说有联欢会。359旅的将士们白薯吃多了,还是请《中国好声音》的四大评委们唱歌吧,我们在旁边吹奏《新南泥湾》!
老财2014-11-20发表
难怪各位的日子都过的那么消停,原来波波有耳朵不灵光,尹团家有瓦但是被铆钉铆住了。为了让我军将士体验下负鼠的闹腾,本部准备派最好的正师级待遇军医给波波治耳朵,再派工程兵去尹团家换瓦,或者是在军部培训一批能把铆钉弄掉的负鼠,然后送往昆士兰...
军部文化教员2014-11-20发表
绝对的自由是没有的,绝对的平等也是没有的;要在自由和平等间找一个平衡点,这就是民主社会。
新闻通稿2014-11-20发表
昨夜,军部为庆祝解决负鼠闹宅而召开表彰暨联欢大会,党政军领导人以及商界翘楚、文艺界大咖——老财、二星司令、三星司令、党代表、团代表、田军、胡师、安旅、尹团、波波、素素、伊霓、十三香、十三姨、小三儿、老二、吊睛白额、武松、黄飞鸿、李连杰、曲婉婷、赵老师、老九、1234和4321、军部男女秘书、军部机要员、军部文化教员、正师级待遇女军医...系数出席。在联欢会最热闹的锣鼓声中,50余只负鼠倾巢而出,掀了军部府上的瓦片,拖走天花板上的隔温层,开始刨墙、赛跑、欢呼、调情...令联欢会无法进行下去...
bo2014-11-20发表
经过统计,人与鼠比例为一比二,人不敌鼠啊同志们!
伊霓2014-11-20发表
澳洲讲树权,鼠权,还有人权......
团部今日possum要闻2014-11-20发表
http://news.ninemsn.com.au/national/8531207/cat-filmed-giving-possum-a-piggy-back-ride
2014-11-20发表
俺就犯嘀咕,俺家院子里到处是possum,咋从来没有这样闹腾过天花板呢?这就是瓦的不好了,俺们这顶是比着房顶裁出来,垫了隔热棉再铆为一体的,没法掀开,在上头走也听不见,顶多啃啃果蔬,对着窗户打打鼾。军委大院问题解决了就好,咱也不用趁着炮轰思变了。紧紧团结在军座周围继续革命吧。
军部审查员2014-11-20发表
看了团部今日要闻,本审查员认为,那只小负鼠应该是吓傻了。不解的是,那只老猫是怎么想的呢?
43212014-11-20发表
致伊霓:任何“权”都是以伤害对方为前提的,讲了鼠权——给了它们放肆的理由和条件,人类就只好委屈自己了
Bo2014-11-20发表
坏了,俺耳朵不太灵光,大概有这宝贝也听不见。不过耳不闻心不烦,也不错耶。
军部文化教员2014-11-20发表
绝对的自由是没有的,绝对的平等也是没有的;要在自由和平等间找一个平衡点,这就是民主社会。
素素2014-11-20发表
哦,不错的结局。
安旅2014-11-20发表
俗话说:饱吹饿唱。军座怎么不早说有联欢会。359旅的将士们白薯吃多了,还是请《中国好声音》的四大评委们唱歌吧,我们在旁边吹奏《新南泥湾》!
军座2014-11-20发表
359旅和中央警卫团怎么还不来呀,负鼠的问题解决了,军部打算搞一大联欢,请了刘欢,那英,庾澄庆和杨坤;酒管够,肉也管够
2014-11-20发表
趁着联欢掀掉了瓦,建议军委换房顶,记住一定要选Colour Bond,30年保质期。起码在昆州是得到公认的。
素素2014-11-20发表
哦,不错的结局。
伊霓2014-11-20发表
澳洲讲树权,鼠权,还有人权......
团部今日possum要闻2014-11-20发表
http://news.ninemsn.com.au/national/8531207/cat-filmed-giving-possum-a-piggy-back-ride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