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尼克的蝌蚪
作者:金波  发布日期:2013-02-28 02:00:00  浏览次数:1653
分享到:
       雨季到来的时候,青蛙把蝌蚪下到了鱼缸里。第二天,鱼缸里就有了成百上千的小蝌蚪在游泳。战斗鱼,一条闪着绿色和蓝色荧光的热带鱼,尾巴长过身体。它是孩子的宠物,它才两岁,就已经老了。每天只藏水草里睡觉,饭也吃得很少。想叫醒她太难了。
      蝌蚪太多,太活泼,因为刚刚出世,什麽见识也没有,只是淘气。战斗鱼没有一点力气与蝌蚪们较量,躲是躲不掉,空间有限。它们吸吮战斗鱼身上的寄生藻,战斗鱼没有一点休闲的时间,逃逸,逃逸。蝌蚪们得寸进尺,追逐,一刻也不停歇。最后,战斗鱼两天就投降了,沉在水草中,死了。
      孩子为了她的鱼哭。这是她自己小小世界的一部分,一丝丝的依赖和关注。最后,当她忘了鱼死了这件事,我把鱼捞出来,葬在花池里。
       尼克指着那些密密麻麻的黑点,说是很好的生物课,让孩子观察青蛙的一生。尼克收养了这群蝌蚪,成了“尼克的蝌蚪”。
       透明的玻璃让它们的生活毫无隐私。要是有人每天窥视我的吃住行,要不了多久精神就崩溃了,人的视线足以当作杀人利器。尼克说,幸运的是他们没有人脑子。蝌蚪们要麽挤在鱼缸角上,试图冲出角落;要麽悬浮在水面吐泡泡,吐气的时候寻找逃走的机会。蝌蚪吃火腿肉,吃面包屑,吃一切人吃的东西,长得飞快。大肚子小尾巴丑陋极了。一大群黑压压的蝌蚪,挤在狭小的鱼缸里,水质越来越差,生活空间越来越逼仄。它们你撞我,我挤你,看不出有一点生的乐趣。
       设想它们长到青蛙的尺寸,喘气都成问题。尼克把他们分散到了两个鱼缸里,蝌蚪们到了长腿的年龄了。这是第三个星期。
       蝌蚪们的腿,慢慢从尾巴两侧伸出来,细嫩,好像尾鳍,看他们的生活,活像观察胎儿在子宫中的发育,要有些勇气,生物的胚胎形成的过程,不常看到。他们悄悄地成型,以免打扰正常人的生活。婴儿出生的那一刻,绝对谈不上美好。只是要有耐心,等待它长成一个能接受的外形,人类的偏见就是由此而来,那些看着陌生的东西,情感上总是进行排斥。人类对这个世界的理解是有局限性的。
       研究上帝来不及写在圣经上的真理,需要足够的勇气,我尽量不去打扰它们。
       尼克每天喂蝌蚪食物,有一些乐趣。蝌蚪贪吃像人类一样,他们吃得太多,胖得都走不动了。他给它们火腿,喂更多面包,我担心蝌蚪们的生长开始变得缓慢,因为依赖鱼缸的生活,会在生理上发生变异,成为观赏蝌蚪,而不必变成青蛙,谁说不会发生?人类从海洋生物进化而来的时候,就是因为偶然的基因变异,还不如说是偶然的环境因素改变而分离出来,变成异类的。
       哎,什麽时候蝌蚪能就变成青蛙?孩子也有些等不及了。设想明年夏天,雨季再来的时候,花园里到处是青蛙,青蛙夜间乘凉的时候你一句我一句,有来有往,只有六岁的孩子临睡之前,希望在梦中见到那位由青蛙变成的英俊王子。
       每天下午六点,太阳落到树冠后面,投过来一片荫凉。我就在这块树荫里读书,读一个小时,享受一下暑热褪去之后的清凉。这时,慢慢地有一丝臭味传过来,你不由得快速吸几下鼻子,寻找臭味的来源,它的确离我不远,就在门旁边的鱼缸里,那是一群蝌蚪散发出来的,尼克坚持给它们喂食换水,它们仍然很臭,让人忍无可忍。它们证明自己的确存在。
这是第三个星期。
       有一些蝌蚪开始陆续死去,有些长出前腿就栖息在鱼缸壁上,它们的颜色开始发绿,尾巴消失了。它们脚掌上的吸盘,让它们上下自如,在一个下雨的晚上消失得无影无踪,它们自由了。
        不知道什麽原因,它们莫名其妙的死去,但是仍然数量庞大,它们只是按照自己天赋生长,一旦走出鱼缸,又和自然融为一体,它们的天敌,鸟,蛇,蜥蜴,鸡群,很容易把它们当成一顿美餐,生存下来的几率很低,可能只有百分之一的青蛙生存下来。这就是蝌蚪的一生,亲眼所见,你仍然会吃惊。

上一篇:我的父亲


评论专区

尹怡红2014-11-20发表
一直喜爱金波的文笔,生动酣畅。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