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老财差点挂了(上)
作者:田地  发布日期:2013-03-26 03:00:00  浏览次数:1435
分享到:
       这几天园子里剑拔弩张的气愤比较紧张,我就讲个更紧张的故事,人命关天的,是为以毒攻毒。
       老财喜欢做花园,既锻炼身体,又陶冶情操。但是,做花园不仅如此,也有烦恼。比如,一种长得像喜鹊叫声像乌鸦的被叫做澳洲喜鹊的大鸟就经常过来跟我作对,我来前院,她(我断定是她,不是他)也来前院;我去后院,她也去后院。我便不敢在院子里久留了,我在网上学到的知识告诉我,她分分钟都会趁我低下头来专心致志地拔草或剪树的时候在空中俯冲下来,啄破我的头。就这样,我家(我是花了钱的,也是交了税的)成了她家。又比如,还有一种被中国人叫做果子狸的后来才知道学名叫做负鼠的硕鼠干脆住进我家屋顶,天天和我作对,当我白天活动的时候,她(我也断定是她,不是他)就躲在我家屋顶的黑暗之处养精蓄锐,当我困了想睡觉的时候她就来精神了,在我头顶的天花板上面上串下跳,并且苦练鹰爪功,制造出惊天地泣鬼神的噪音。我也是拿她没办法的,据说此种硕鼠在澳洲是受到保护的。
       这些都还算是小事,并不涉及人命。
       在我住进这个有山有水有树有花的小区的两年之后的某一个星期五的下午,我一时心血来潮,又去做花园。很幸运,澳洲喜鹊没来捣我的乱,这使得我的花园工作进行得异常顺利。人一顺利,就会忘乎所以。于是,我打算多干一点,把我家后花园唯一的一个死角(长满了茂密的树丛的一个角落)清理一下。又是异常顺利,一直干到天黑,我不仅把那个死角整理好了,连整理出来的树枝和杂草也都捆好,放到马路边上去了。事后我才知道,所有的顺利,都是为后面的要你的命做准备的。
       做完这一切,我很有兴致地洗了个热水澡。吃完晚饭后不久,我觉得有点累了,于是上了床。
      上床之后大约有一个小时所发生的事情我就不详细讲述了,因为,虽然我知道多数人是愿意听那种故事的,但我也知道还是有那么极个别的几个人不愿意听的。我就不讨人嫌了。
       越过这一个小时,我有点困了,关了灯,打算好好睡一觉。慢慢地,渐入梦境。注意,是渐入,就是说,还没睡。这时,我突然觉得脖子侧面有一处有点痒,于是,下意识地伸手抓了一下。抓,是南方的说法,在北方叫挠。我是北方人,可我今天特别想用抓这个词,因为在我事后反复回忆的时候,我真真切切地觉得,我当时确实是抓了一下,而不是挠。抓,是去抓某个东西,可能只是一下,除非没抓着,再抓一下;而挠,一定是反反复复地在一个地方折腾。总之,我觉得痒,就伸手抓了一下。这一抓,可不得了了,好像是抓破了皮,疼得我差点喊了出来。我于是开灯,下床,来到浴室,对着镜子一看,哦,确实,脖子像是被我抓破了。我于是用纸巾按了一会儿,我的意思,是吸吸血,免得蹭被子上。我按了一会儿,松手一看,没血。没血就好,于是又回到床上。我看了看表,已经是午夜时分了。真的困了。
       可是,脖子被我抓破的地方很疼,疼得我无法入睡。我就想,为什么会这么疼呢?不就是抓破了一小块皮吗?后来总算是想通了,两种可能:一,白天做花园时先已不小心被树枝划破了,而划破我脖子的树枝恰恰是一种有毒的树枝,所以才会这么疼;二,前一段去香港,吃香的喝辣的,再加上楼下永远都是车水马龙地折腾,没休息好,所以长了个火疖子,火疖子抓破了当然也要疼的。
       想清楚之后,慢慢地也就睡了。
       第二天,似乎不怎么疼了,我是说,我差不多已经忘记了昨晚脖子被我抓破的事了。这倒不是说我的神经系统不敏感,实在是因为第二天是周六,周六不上班,让人兴奋。人一兴奋,就会麻痹大意。总之,第二天也就是周六,由于有太多有趣的甚至让人兴奋的事(包括被我们称之为“坏事”的事)去做,我几乎完全忘记了我的脖子。其实,我猜,它还是挺疼的,只不过我没在意罢了。
       这样就到了第三天。第三天是周日,没什么令人兴奋的活动了,一个人傻傻地呆在家里,这才感觉到脖子还是很疼。我于是又去照了找镜子,看到疼的地方有一小块白肉,我猜,可能是被我抓破的皮,也可能是被我抓破的火疖子。有一点很重要,没有血。现在想起来,没有血,这样的事实其实挺蹊跷的,既然是抓破了,不管之前是被树枝划破的还是原本就有一个火疖子,也应该是有血的啊!可是,从一开始就没血。奇怪。于是叫过儿子,来,帮老爸看看,我脖子怎么了。儿子看了半天,说,没什么,就是长了一个小包。
        我开始狐疑了,就是长了个小包,怎么会这么疼呢?而且,差不多已经两整天过去了,还是疼啊。进一步想,这脖子,可不是一般地方啊,食管,气管,喉咙,淋巴,动脉,中枢神经,可不能大意。这时,我突然有了去医院看急诊的念头。
       最终让我去医院看急诊的是我的一个邻居。我的邻居的父母从中国来澳探亲,想来我家看看房子。我的邻居一进来就惊呼,哎呀!你脖子上有一条虫子!什么?!虫子?!对!是一条虫子!怎么可能呢?!我看了,是被我抓破的一块皮啊!就是虫子!我都看到腿啦!不!不光有腿!还有虫子产的卵呢!
       难怪一直疼!原来是条虫子!现在,全体人员(包括我自己)都看明白了,确实是条虫子,而且,是一条把脑袋连同三分之一的身体都扎进我的脖子里,只留着三分之二的身子露在外面,并且还排了卵的虫子!可是,虫子在我脖子上干什么呢?
       大家都急了,赶紧滴,赶紧把她(我断定还是她,绝对不会是他)弄下来呀!这时,我很冷静地回答道:不,要去医院。
       就这样,在我的脖子被一条来历不明的虫子咬住并留在那里整整两天48小时之后,我去了医院。
       好,先到这里吧,脖子又有点疼了,我得……我看,咱们还是若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吧。

上一篇:说说网事


评论专区

兄弟2014-12-10发表
怎么搞的?昨天在我家你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又……我说给你打了几次电话你都不接呢,原来……我又问了我女儿,她说,治疗小猫小狗时,要注射一种血清,你赶紧问问医生,要不要也打一针?我代你查了下,血清的英文是 serum。
兄弟2014-11-20发表
我又查了查,血清是从血浆中分离出的一种黄色透明液体,但种类很多,多少从动物的血浆提炼出来的。其主要作用是提供基本营养物质、提供激素和各种生长因子、提供结合蛋白、提供促接触和伸展因子使细胞贴壁免受机械损伤、对培养中的细胞起到某些保护作用。也就说救死扶伤的灵丹妙药了。
旅長2014-11-20发表
隔壁怡紅司令不見了蹤影,樓下子胡師長采藥進入深山,好不容易軍座老財剛出寨子,卻是報告他掛了,唉......
知情人2014-11-20发表
可靠消息,老财于今天中午12点,又被紧急送去医院急诊。请大家为他祈祷吧!
知情人2014-11-20发表
我完成任务了,剩下的,还是交还给老财,让他自己告诉大家他二去医院的故事吧。本来呢,照我看,他写不写其实也不会很重要了,网友们似乎也不是很关注他的这段病情,包括来往密切的几个网友,也不见谁上来说句什么。当老财躺在医院观察室的病床上念念不忘众网友,唠叨着要把医院里发生的这一切尽早告诉众网友时,我曾无情地给他泼了一桶冷水。失望的神色在老财的脸上出现大概有一秒,然后,他就喃喃地说,没关系,还是要讲出来的,不是为自己,是为别人。这东西太危险,一定要叫大家小心。不知为什么,我就有点要热泪盈眶了,我于是找了个借口,来到外面。我打开手机,去拜访那几个来往密切的网友。原来,他们不知为什么吵翻了。咳,这边都人命关天了,那边却在为芝麻大小的屁事较劲。不说了。我也是写字的。我就不说我是谁了。
门房2014-11-20发表
老财,你家来客人了!
知情人2014-11-20发表
老财回来了,昨晚,应该是没事了
两只小蜜蜂2014-11-20发表
俺上网查了下,蜱的毒确实很厉害的,人类目前还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这就是为什么中国会死了那么的人。据说,只能靠患者的自身抵抗力。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听天由命。楼主,加油啊!你一定会战胜病毒的!
谢知情人2014-11-20发表
你的江湖论...嗯...很点意思...我再呆一段看看,不行也步你后尘
老财别走!2014-11-20发表
江湖有江湖的乐趣啊!好,偶现在就讲一个。在淘宝上买东东,要先QQ,时常出现打字错误,而且会叫人误会。比如:-掌柜的,我选的这个诱惑(有货)吗? -问我吗?自以为还行,在大街上的回头率高达80%。。。[害羞] 好,下面是一些对话,请找出错在哪里。找出来了,也就找到乐趣了。 -有大妈吗? -亲,客服最大的27岁。。。 -你能活到付款吗? -哦……我尽量。。。 -你们有尸体店吗? -亲,淘宝不让卖那个。。。 -你什么时候发火啊? -给差评的时候。。。 -俺一口气买了五件,能幽会吗? -嗯……吃个饭应该还是可以的。。。 -马子不合适咋办? -额亲,小的只卖袜子,不谈感情。。。 -亲,我买了这么多,给我保佑吧~~~ -哦,对不起,我不是菩萨。。。 -你们能发神童吗? -亲,我们做正经生意,不贩卖儿童。。。 -我有个问题...要吻你一下...可以吗? -啊,这样不好吧,我老公在身边呢。。。
知情人2014-11-20发表
再报告一下,老财还在医院里,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应该是在观察吧
瑞门2014-11-20发表
虫子找上了,为了寄生。那脖子,又称颈或项,血液丰富,也特敏感。您这回苦了!虫蛋蛋,又称卵,进入脑子可不得了。医学上就怕脑子进了那玩意儿。
知情人2014-11-20发表
再啰嗦几句。我一直觉得,网上的东西是靠不住的。老财一直不信。不知道他这次信不信。十年前,我做过博客,听风光的,后来觉得没劲,就急流勇退了。没想到,最近几天为了老财,我又上来了。不说了。撤了。突然想到一个念头,离开网络,怎么就有了一种退出江湖的感觉呢?那么,是不是可以说,网络,其实就是现代江湖呢?有人愿意在江湖上混,有人会选择远离江湖。我选择后者。
伊霓2014-11-20发表
老财好久没有现身了,原来是因为……
读者2014-11-20发表
得了,啥也不说了,神佑老财!
流浪者2014-11-20发表
楼主,干嘛不讲完呀?到底是条什么虫子?真的人命关天吗?期待《老财差点挂了(下)》尽早上市。
老财2014-11-20发表
我回来了,没事了。没有看到两个红和一个湖来啊,大家都在忙什么呢?几天不见,想念大家。
老财2014-11-20发表
门兄这么说,吓死老财了。断断续续的,写一节贴一节,总算是都讲完了,死而无憾了。各位,千万小心啊。老财还不知能到哪一天呢。
吃奶的领导2014-11-20发表
四川地震后,一个女警为婴儿喂奶被提升公安局副政委后,引发众多女警跑到北京投诉:局领导吃我们的奶都好几年了,啥官也没给。组织部长解释了三点:一,奶虽然一样,但人家的奶里有奶水,你们有吗?二,人家喂奶群众都看见了,还上了电视,你们给领导喂奶谁看见了?三,人家给孩子吃,吃主食,你们给大人吃,是零吃。
知情人2014-11-20发表
我在陪老财,我争取,每隔几个小时,在这里发一条消息,向大家通报一下老财的病情。老财致所以又去医院急诊,是因为昨晚突然两腿发麻。想想她兽医的经验,这绝不是什么好兆头。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