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孤独的四十三公里
作者:金波  发布日期:2013-06-22 02:00:00  浏览次数:1835
分享到:

我们去探望Marie, 她住在距离我们二百公里远的茹文。从派特福特抄近路,往右拐,选择走鹗文,可以节省五十公里的车程。 路牌上面写着鹗文 “四十三公里”。这段全是砂石路,很不好走,两年前我们走过。

开始,砂石路在一条大河之上,往左看河床里有侧倒的大树,是被往年的洪水冲倒的,现在水只是贴着河床流动,没有力量;有水的声音传上来,也是接近平静的絮语。河水流向低地。我们正往高处行驶,可以看到群山正向我们走来。

不断有小河和石桥,或者只有小河,没有桥。水在路面上流,不深,可以趟水过河。大约有一半的路程,有一组人家,三四座房。可能是土著人,因为只有房子,没有花园。有几辆车停在房子周围。附近的丛林经过开辟,有比较大的开阔地,被踏实的土地作为活动场地。没有明显的公共设施,比如儿童游乐区,学校,运动场。仅仅是居住,好像在行政控制区之外,远离人群,很像隐居之地。居住在这里,很安静,有淡化时间和年代的可能。有很宽的一条河在前面,这是他们汲水,养马的地方。不断有马粪出现在砂石路上。不久就看到几匹马,以后又出现了一些,还有几头牛在树荫里乘凉。

路更窄,弯道更多,孩子恶心了几次,最后吐了。在小河里擦洗干净,继续往前走。没有一辆同行或对行的车辆经过,我们独自走这条满是沙土和弯道的路,比几年前还要荒凉。丛林很稠密,干草在底部,新生的绿色和树在顶上,能随时点燃丛林大火。一旦发生火灾,逃生几乎是不可能的。细细的小路,像丛林的狭缝。车也跑不快,路面坑和石头太多。如果紧急求生,只有跳进河里。河水很热,和土地的热度接近。

       山也是忽远忽近,陌生地对峙。山与山之间,距离太近,不复柔和,面孔有些凶狠。小车变得像蜗牛样,跑不快走不动,很无力。孩子不住地问:“快到了吧?” 颠簸和不适让她无法忍耐。奇怪的是,这样的荒凉之地,看不到一只袋鼠。

小河和大山之间是安静的河谷,美丽的河谷,没有名字,她们静静地躺在这荒凉之地,孤独的美人,只能静静地对视。只有动物和小鸟,他们放松地打量我们,三只棕色的天鹅,我的眼睛还来不及记住它们的优雅,她们就消失了,消失在湖泊里。

安静的山谷开着无数的野花。只有把它们想成是一些植物,你才能不受伤害。它们很美,安静的开放,安静的凋谢,无力的语言,迟钝的大脑,也许你一生也找不到也不能翻译成人类的语言。人类曾经拥有这样的稀世美人,如今只有这里才是它们退居之地。

人可以享受孤独,但是真正的孤独到来的时候,即使这样奢侈,你只想寻找出口。

第一个出现的小镇就是鹗文。鹗文还在沉睡。十点钟,清凉的雾气还没有散去。一边是酒店,一边是湖泊。路边笔直的一排芒果树,新生的树叶棕红色,是一个季节的开始。

我们停车喂鸟。买来的面包硬的像石块儿,用路边的石头敲碎,然后抛给耐心等待的鸟。它们吃掉大块的面包,用一只眼看你,然后侧过头,用另一支眼上下打量。地上还有很多面包,但是它们不懂储蓄,食物到处都有,它们不在乎。最后它们连一秒钟也不给你,不管你有多麽慷慨,它们无动于衷。无情的飞走了,因为吃饱了。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