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漂流19---20
作者:贺皎莜  发布日期:2013-08-30 02:00:00  浏览次数:958
分享到:

   十九  老陕餐厅的生意蒸蒸日上,我和阿娟的爱情也达到了如火如荼的关建时刻。这天,阿娟来到我的办公室扭扭捏捏想说什么又没说,她站了好长时间也没说一句话。  我问:“有啥事?”  阿娟吞吞吐吐说:“我爸、我妈她们……”她说了半句留半句。  我问:“她们怎么啦,快说呀?”  阿娟想了好一会儿说:“我爸我妈她们同意我们的婚事啦,并说让我们去认亲。”我迅速跑到阿娟跟前将她拥抱起来亲吻,阿娟不好意思地一边挣扎一边说:“门开着不怕别人看见。”  我一边说:“怕啥?”一边不顾一切地亲吻。这时余小慧不知什么时候走进房间,等我放开阿娟时才发现余小慧转身想走。阿娟不好意思地将脸迈在一边。我满脸通红问:“小慧,啥事?” 余小慧说:“省财厅预订了一桌酒席,要求规格要高,酒和饭食必须是陕西特产和陕西风味。”  我问:“她们具体没点哪几道菜?”  小慧说:“对方要求把本店拿手菜、看家饭都显示出来。” 我说:“价格没说定吗?”  小慧说:“没定。”我立即应声说知道了。于是我打电话给厨师长叮咛了几句,厨师长是国家特级厨师曾在中国驻新家坡大使馆干过多年,川陕、湘菜等多家特色风味菜都会,特别是陕西菜非常拿手。我对余小慧说:“好了,知道了。他们什么时候就餐?”  余小慧说:“中午十二点后。”我“嗯”了一声。余小慧走后,阿娟才转过身来,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我问阿娟:“什么时候认亲?”  阿娟说:“看你的时间。”  我考虑了一番说:“下个星期好吗?”  阿娟说:“随便你。”  四天后,我和阿娟乘飞机飞往四川。临行前阿娟非常兴奋,她的行李早已打点完毕。  我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对阿娟说:“只剩下两个钟头飞机就要起飞,我们快去机场。”  我们打D士来到广州火车站南侧,买好机票,看时间还有一个钟头,就在火车站对面羊城宾馆楼下餐厅叫了饭食随便吃了。  这时,阿娟不断从包里摸来摸去,我不知道她寻找什么。 我看了看阿娟问她:“忘记带什么啦?”  她急红了脸说:“忘记带手机了。”  我笑着说:“忘了就忘了,到四川买一个得了。”  她有些灰心丧气地说:“我父母及朋友的电话号码都在里边,到四川咋找他们呐。”  我想了想说:“不急,不急。”我马上给余小慧打电话,让她将你的手机迅速拿来不就得了。”   她这才不吱声,放心的吃了饭。  半个小时后,余小慧来了,一边递手机,一边怨声地说:“出去旅行都不给我打个招呼,不够朋友。”  我解释道:“阿娟要回趟老家,让我陪她去。”  余小慧疑惑地说:“阿娟连家都找不到吗?骗人。是不是回四川认亲定婚?”  阿娟企图解释,我忙接过话茬说:“嗯。”  余小慧笑着说:“这就对了吗!何必拐弯抹角说话。”说完话,余小慧一个招手,扭头就走了。  我看出余小慧脸上显露出某种凄迷苍凉的心情,自从我陪她到医院做了引产手术后,我们见面的日子里,她一直封闭着自己内心的情感那道门,而且封闭得很严,即使对我这个曾经当过她假老公的人也是如此。尽管我们相处的亲密无间,但她却没有一丝一毫露出自己的内心世界,而今天她的招手和转身的动作,似乎隐露着某种失落的孤独。她用双手擦拭着脸颊,先是缓缓移动两步,然后迈着坚毅的脚步迅速离去。这一切我尽收眼底。  我和阿娟提着行李走到候机室里,又从登机口进入机场。这时不少人已经登上班机,不一会儿飞机轰鸣着滑行起飞。只听见飞机噌的一声从地面跑道跃起,我的心也随即拎得老高,仿佛心脏在摇摆中钻出胸口,我的每一根神经像绷紧的弦。  阿娟在飞机起飞瞬间吓得惊慌失措,双手将我紧紧搂抱着,生怕我跑掉似的。很快我们就恢复了平静。  飞机经过几个小时的飞行,终于平稳地降落在成都机场。我扶着阿娟从机舱走出舱门。这时耀眼的太阳光向我眼睛刺来,我有点眼花,我在机舱门前站了一会儿,然后牵着阿娟走下飞机。  我和阿娟在机场就近的宾馆登记住了下来。我没登记两个房间,阿娟眼睛盯着我,似乎想说啥但又没说出口。  我们将皮箱和旅行包放进房间后,我对阿娟说:“阿娟,咱俩到楼下吃点什么?”  阿娟红着脸“嗯”了一声。  吃完饭上楼时,阿娟说:“阿诚是不是再登记一个房间?” 我看看她说:“登记啥哩,马上不就是我的人啦,还怕啥。” 阿娟说:“毕竟任何手续都没办呐。”  我说:“手续是迟早的事。”  阿娟说:“不行,不行,没结婚前,我可不能越雷池一步。” 我说:“阿娟,现在是什么时代啦,还那么拘束不开放,亏你还在广州呆这么长时间。”阿娟让我说得哑口无言,不好意思地随我来到房间。  我按亮床头灯,然后去卫生间。出来后见到阿娟依然呆坐在沙发上。我说:“阿娟去洗个澡吧。”  阿娟说:“我不洗。”  我笑着说:“你不洗,我就先洗去了。”  洗完澡我包着浴巾从卫生间出来时,阿娟依然坐在沙发上。 她诧异地看我一眼,又移开目光说:“阿诚,还是给我开一个房间吧。”   我睁大眼睛看她说:“阿娟怎么了,是不是对我不满意。” 阿娟急忙解释说:“不是,不是,只是……只是………”她不好意思地吞吞吐吐往下说。  我说:“只是什么?”  阿娟说:“只是有点害怕。”  我有点生气地说:“怕啥,怕我吃了你不成。去、去洗澡去。”阿娟见我生气就勉强地从沙发上站起来进到卫生间。  从阿娟进卫生间起,萦绕我脑际并支配着我的欲望和狂想就似乎凝结了。我只所以如此这般,是阿娟那句“有点害怕”的话让我对她的忧虑似乎感到疑惑。我躺在床上,倾听着阿娟洗澡时发出的声音,想像着阿娟身上的每个部位。  阿娟从卫生间出来,她将浴巾捆在腰间,上身带着乳罩,她的全身白嫩光滑很有弹性,她用毛巾擦拭着头发,然后走到我床头,关掉了床灯。当她正关灯时,我变得异常亢奋,我迫不及待地将她拥在怀中,而此时,她却很快挣脱我,转到自己床上。  我听到她那里一阵动静,赶忙打开床灯,发现她已穿好了裤子,正在穿衣裙。她看着我什么也没说,她背向着我躺在床上。我呆呆地看着她的侧身。像泄了气的皮球,无奈地关灭了床灯。  夜里我翻来翻去睡不着。我不知阿娟是否睡着了。由于刚才的一幕更使我心慌意乱,为了镇定自己情绪,我打开电视一边看电视一边看阿娟。  而阿娟似乎被开电视的噪音及移动的光线而吵得无法入眠,她不停侧身看我。我看了她一眼后,有点不情愿地关掉了电视机。  夜慢慢被沉寂包围,过了好长时间,我听到了阿娟均匀的鼾声,那样的声音对于同住一个房间的异性的我们该是多么难耐的诱惑,更何况是这对热恋即将定婚的恋人。我竭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欲念和激情,但一切归于徒劳。终于我无法控制这种让人想入非非的诱惑,我终于不由自主地从床上跳下,来到她的床边。  她睡得依然朦朦胧胧。起先我一动不动地在黑暗中面对面看着她,而此时,我生怕她知道似的,轻轻地,轻轻地将手放在她胸部那处高高拢起的部位摩擦,见她没有反应,我变得胆大起来,用手伸入她的乳罩轻轻捏着乳头。这时她迅速侧动身子,我停止了摸捏。随着她侧身的方向偏移,待她恢复熟睡时,我用脸紧挨着她像作贼似的躺在她身边。之后我变得越来越放肆越胆大,我想她即将成为我的妻子还怕什么,于是我双手捧着她的头吻她。阿娟被我的亲吻惊醒,她不断移动下身,她越是这样我越是靠近,她无奈地不再扭动,任凭我做出任何举动她只是两手紧紧捂住裤腰带。  阿娟经不起我一番折腾,泄气地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解开她的裤腰带,脱去她的裤子,然后压在她身上…… 早晨阿娟很不快地给家里打电话。然后她一声不吭地走出房间,我尾随其后。到了汽车站,阿娟买了两张票,我背着行李,拉着皮箱跟着她上车。  阿娟的家住在四川大巴山区的一个偏僻小乡,车到县城后还得步行三十里山路。  二天来,旅途的困乏已经使我害怕多走一步。面对三十里的山路我感到十分怯火。山路崎岖不必多说,单山势险峻就让我感到恐惧害怕,一路上我走走停停,阿娟在前面带路,她拿的东西少走起山路极为轻松,一个大皮箱很重很重让我扛着早已累得我汗流夹背,三十里路我们整整用了四个钟头还没到达。 翻山趟河过桥,那沉沉的皮箱压在肩上,让人早已喘不过气来。  阿娟说:“快到啦。”  我问:“到底还有多远?”  阿娟说:“不远啦,还有一二里。”  我瘫坐在身旁的石头上说:“哎!现在我是一步路都不想走啦。”  阿娟看着我又看看天说:“走吧,天马上黑了,后头两里路很不好走还是趁天黑前赶到吧。”  我有气无力地站起身。  阿娟看我十分艰难的样子,就找了个木棍和我抬着皮箱向前方走去。  天已灰暗,茂密的树林显得阴郁可怕。拐了一个弯,又上了一个坡,下了一道沟,好不容易才到了阿娟家门口。忽然间一条大黄狗冷不防从竹林里窜出来向我扑来,我吓得出了一身冷汗。  这时,一位老者一边吆喊着狗,一边问:“谁呀?”  阿娟一边回答:“阿爸,我是阿娟呐。”一边上前扶着老者。 我听着阿娟的喊声,仔细端详着老者。我发现老者双眼失明,满头银发,满脸皱纹,我心里被老者那种容貌所惊赫。这时,老者喊:“阿娟妈,阿娟回来啦!”  我才跟着阿娟走到她家门前。来到家门口,一位老妇正从里面出来,我猜想是阿娟母亲。  阿娟母亲将我上下看了个遍,然后才将目光移向阿娟说:“阿娟呐,在外面受苦了吧。几年都没回家了,今天可算把你盼回家了。”  阿娟红着眼睛扑向老妇人说:“妈,女儿不孝,没有照顾好你俩老人家。”阿娟妈抚摸着阿娟头说:“阿娟,这次回来就不要走了。家里再穷,山里再困难,娃,妈养得起你。别在外面受罪啦,你二达达说,让你在县城找份工作。”  听了阿娟妈说的话,我心里“咯噔”一跳。  阿娟妈又说:“你的那个陈同学,就是那个陈局长对你二达达说:只要和他结婚,保证会给你安排一个好工作。”  阿娟看了看我对母亲说:“妈,胡说些啥呀,我都找了对象了。这次回来就是回来认亲呢!”  阿娟妈惊奇地问:“那跟谁认亲呀?”  阿娟指了指我说:“就是他呀!”  阿娟妈说:“那你早不给我打电话呢!你二达达都给人家说好了,就等你这次回来定亲呢!啊,我还以为你回来是跟陈局长呢。如果不是,你让我咋对你二达达交待。”  她们母女的谈话我听的一清二楚。吃了饭后阿娟妈特意将我叫到她面前问:“阿娟这次回来是不是和你认亲的?”  我点点头。  “你家是哪里的?”阿娟妈问。  我说:“陕西的。”  阿娟妈停顿了一会儿又问:“你们在广州认识的。”  我说:“是的。”  阿娟妈又问:“在广州具体干什么工作?”  我回答道:“开饭店的。”  阿娟妈问:“阿娟在你手下打工吗?”  我笑着说:“你问阿娟吧。”  阿娟妈不再问我。走出房间时她说:“广州老板都不是好人。”  我走了出去。  早晨,阿娟早早起床做饭。  阿娟妈来到厨房对阿娟说:“阿娟,妈就养你这么一个女儿,嫁到陕西去,离家多远呐。妈想你咋办?”  阿娟说:“妈,我们认亲结婚后,就把你老俩口一块儿带过去生活,你怕啥。”  阿娟妈说:“我不去,不去啦,这个家也走不开。你兄弟还在上高中呢,谁来照顾他。”  阿娟笑着说:“妈,弟弟的事你不用操心,有我哩。”  我在床上听着她母女对话,感觉到阿娟母亲似乎并不同意我和阿娟这件婚事。  阿娟说:“妈,我们这次回来呆的时间很短,只有五天时间。我们想很快把亲定了,你看同意不同意。”  阿娟妈说:“这事要让你二达达知道。”  阿娟说:“明天你是不是到二达达那里通知一声。”  阿娟妈说:“你二达达恐怕不会同意吧!”  阿娟又说:“他是不是给陈局长承诺了什么?”  阿娟妈说:“这个我不知道,只知道陈局长前几天给了我们礼钱。”  阿娟生气地说:“谁叫他给礼钱的。”  阿娟妈说:“你不是说回来定亲吗?你二达达和我们还以为你是和陈局长定亲呢。”  阿娟说:“我只是说回来定亲,并没说跟陈局长定亲,你们真是的!”   阿娟又说:“你们都不想一想,他都结过一次婚,让我当填房吧,我才不同意呢。我在家时,陈局长多次找我纠缠,我都不同意。知道陈局长是啥样人?他和他老婆闹离婚是咋回事,她就是因为和别的女人发生关系,她老婆才和他离婚。她老婆也是我的同学。我为什么要出去打工就是为了逃避他的纠缠。”  阿娟妈不再吭声。  阿娟又说:“妈,今天你去找二达达,把陈局长礼钱退回去。另外让二达达当我们婚姻介绍人,让他再找一个媒婆,我们大后天就定亲。”   阿娟妈不再多说什么,从厨房走了出来。   二十  与阿娟定婚的第二天,我和阿娟就回到了广州。  余小慧见了我和阿娟,似乎没有以往那般热情,她只是冷淡的说了一句:“回来啦。”就从我的办公室走了出来。  在去四川的四、五天时间里,余小慧把“老陕餐厅”安排得井井有条,她的会计帐目也做的非常仔细。每天的开支也都控制在最低限度内。她把帐目拿来一一让我过目,我非常欣赏她这方面的才能。  阿娟从四川到广州后大方开朗很多,这也许是因为我们定婚的原因吧,她已经与以往大相径庭了。  她开始穿上那些透胸裸腿的超短衣服,也开始涂脂描粉、抹眉、染发、打口红刻意装扮自己。我从来没有看见她如此爱打扮、爱漂亮,如此的对我眉来眼去。  一个星期之后,我试探着要与她同居。  阿娟嘴上虽然满口不同意,但接连几晚我到她房间里,她却没有拒绝,这样我们就公开同居了。  每天早晨,我从阿娟房间走出时,余小慧看在眼里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一个星期后,余小慧来到我办公室把餐厅经营的存折交给我说:“阿诚,我打算今天辞职。”  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就问她:“小慧,干得好好的怎么要辞职?”  余小慧说:“我早都想辞职,只是看到餐厅才开业,一切都没理顺。现在已经理顺了,餐厅生意又这么好,我放心了才决定辞职。”  我说:“小慧,是不是给你的薪水太低还是因为其它原因,其实我给你加的工资尽管你没要,可我早已给你存放在你的信用卡上了。我本准备在最近几天将你的工资提高到六千元,让你全盘经营‘老陕餐厅’,你怎么突然要辞职呢?”  余小慧说:“阿诚,你给我发的工资已经够高了,我并不是嫌工资低,只是我想回家。” 我说:“在这里干得好好的,回家咋能挣这么多钱?我打算再开几个老陕餐厅分店,让你当副经理呢。”  余小慧说:“谢谢你的好意。”  我想了想便问:“是不是我哪里得罪你啦?”  余小慧急忙说:“不是,不是。”  我又问:“是不是阿娟得罪你啦。”余小慧还是摇摇头。  我说:“想回家不是辞职的原因吧?”  余小慧说:“家里打来电话说有急事让我回去一趟。”  “急事只要请假,十天、八天我都准。但你要辞职不干肯定有某种原因。”余小慧不再作声。  我说:“辞职我不同意,请假可以,请多少天都行。你家里真的有急事我陪你回去。”  余小慧急忙说:“不用不用。”我再三挽留,余小慧还是坚决要辞职。  我用强硬的口气说:“小慧如果你真的要辞职,那么我要扣除你这个月工资。”  余小慧说:“随便。”   说完,她将所有手上帐目交给我就走了。我急忙让阿娟拉住她,让她劝劝余小慧,无奈我又一次来到余小慧房间与她交谈,依旧没有回旋余地。  看着她急匆匆地整理旅行包和皮箱,我的声音变得十分软和依依不舍的问:“小慧你非要今天走吗?你要走总得给我点心理准备。我们都是患难之交的朋友,你这么一走,别人还以为是我将你赶走的不够朋友,如果你执意要走一个星期后怎么样?”  余小慧看了看我乞求的目光,依旧斩钉截铁地说:“阿诚,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我今天非走不可!”  我十分泄气地痴呆地坐在沙发上发愣。  余小慧将行李整理完毕后,向我拱了拱手说:“后会有期。”就起身告辞。  我说:“真的不能再呆一天吗?”她没有吭声,径直走到一楼餐厅,许多服务员都在挽留也无济与事。于是我给阿娟打电话,让她从抽屉里取出四万元钱和一张存折送下来,我又把一张银行卡放在口袋里,随后陪着余小慧来到火车站。  火车站前人车熙攘,我在广场替余小慧照管行李,她自己去买票。在照看行李时,我将四万元钱和一张银行卡一张存折放进去。然后装做若无其事等待余小慧。  余小慧来了。她拿了一张火车票说:“好吧,你回去吧。谢谢你这大半年来的照顾,更谢谢你救过我的命,我会永远记得你的恩情。”说完她和我握了握手又搂抱了一下。  我发现她眼睛有些湿润,我的眼泪也自然溢满眼眶。  我拍拍她肩膀说:“再来广州的时候一定找我。”  她将泪水擦干后笑着说:“来广州一定找你。”  送走了余小慧,我像失了魂似的无精打采来到公交车站,等了好长时间开往省政府的车还没来,于是我打出租车回餐厅。一路上我沉浸在思念余小慧身上,司机在省政府门前慢慢停下来问我到了没有,我才回过神来。我掏了车费走进老陕餐厅。   阿娟正忙着收钱,我没打搅她,就径直回到二楼我的办公室。   余小慧一走,我和阿娟非常忙。  过去餐厅的大小宴席都由余小慧说了算,现在由阿娟接任余小慧餐厅经理位置,她是个门外汉啥也不懂。每次包席,客人打来电话,她都让我定价。这样阿娟成了名副其实的传声筒。 我显得力不从心。一天下来,我累得浑身像散了架躺靠在阿娟床上。  阿娟回到房间后,看我疲惫神情,就不吭声到卫生间洗澡去了。  余小慧走后的第二天,邮递员送来一张汇款单。  我看了看汇款单上边写着六万八千元,汇款人是余小慧。第三天我又接到余小慧写给我的一封信,我拆开一看,上面写道:阿诚:  你把我当成什么人啦,我是因为你给我的钱少才辞职的吗?说实在的,绝对不是。你不应该给我汇这么多钱,这样会损害我的尊严。  阿诚,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在猜想我辞职的原因,现在我可以告诉你,我要辞职的真正原因。知道吗?自从你在珠江大桥救我之后我一直想报答你救命之恩。我到处打听你的下落,也无法找到,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遇见你。我想报答你,但总是没有机会。后来你决定要开“老陕餐厅”而且请我帮忙,我欣然接受。我为什么要接受呢?主要是为了感谢你的救命之恩。而且觉得你这人人品好,乐于助人,你的才能,让我非常敬佩你。自那次珠江大桥相遇后,我就对你产生了好感,得知你被女友抛弃,更让我对你产生了爱慕之情。我试图想嫁给你,但是,我知道以你的才华和能力我是配不上你的,所以我只能在心底默默想念你,又非常害怕失去你。自你让我帮助阿娟找工作,我就知道阿娟是你的女朋友。后来几次你和阿娟约会,并亲眼所见你俩亲密接吻、搂抱,一直发展到同床共眠,我知道我已经无望,但是在我心中还是始终想着你。半年前,你和阿娟到四川认亲定婚,我一方面替你高兴,同时也在嫉妒阿娟,因为阿娟从我身边夺走了你。但是我并不恨阿娟,毕竞阿娟年轻、漂亮况且阿娟很聪明能干,应该成为你的真正伴侣。此刻我只能默默祝福你们的婚姻生活的幸福美满。现在我告诉你我离开的真正原因。一是,我担心我会成为你们之间的第三者;二是,我曾做过对不起阿娟的事件,这件事阿娟最清楚,她会告诉你的。   看完她的信,我的泪水牵线似地不断往下流。  阿娟从卫生间走出来,看我还在抹眼泪,就问:“阿诚,你怎么了啦?”我默不作声地将余小慧写的信让她看,当她将信看完后也沉沉低下头。我问阿娟:“余小慧真的有对不起你的事情吗?”  阿娟说:“其实也没什么,那次我俩从中山公园回来后,小慧姐来到我的房间劈头盖脸给了我一巴掌对我说,如果我俩再约会她就想办法让单位开除我。后来我俩同时进了你经营的餐厅,她警告我说:‘如果我再进入你的房间,她就要毁我的容。’然而每次都是你找我约我,她无奈才没有对我下手。后来你陪我到四川认亲定婚,她知道自己无法得到你,也觉得自己与我过不去不应该,就向我道歉,尽管我和小慧姐在你面前似乎没有任何事情发生,但心里总感到有点隔阂。”  阿娟一边说,一边沉重地低下头。  听着阿娟的话,我闭口不语,强压着一股在内心滋生增长着的悲痛。我默默地为余小慧祈祷、祝福。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