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莲花校的女婿们·第一章 酸火醋拳·一、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3-10-28 02:00:00  浏览次数:1380
分享到:
都市言情
内容简介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期,风起云涌,风云际会。三位年轻人,三种生存状态,三个不同结局。围绕着他们,是形形色色的潮起潮落,桑田沧海;青春在阵痛中勃发,梦想在现实里颠沛;在那个残酷凄美的岁月,有多少生命之花凋零?
明亮的天空里,有一种感伤叫记忆,有一种概然叫坚韧……以一代人青春名义!
 
奇书最新力作!全本饕餮!敬请观赏!敬请赐教!
 
       尽管我很渺小,可我仍然听到了那前进的步履,感爱到了那奋发的气氛。一个澎湃的时代,需要英雄,也需要平民,才能和谐完美。即然我做不了英雄,那就让我做一个平民吧,一个为时代真实记录的平民!
——本文:冷刚
 
 第一章 酸火醋拳
 
 
        夜半时分,隔壁传来响亮的哗啦!砰!
       正靠在凉椅上默着明天事务的冷刚,下意识的瞟瞟老婆,脱口而出:“又干上啦!”。
       老婆像没听见一样,依然伏案疾书,一本新版的《教师教学用书》,在台灯下闪着绿莹莹的暗光。哗啦啦!砰!砰!哗啦!
       “你以为就你聪明,别人都是傻瓜蛋?告诉你水刚,那狐狸精我早打听清楚了,连住在哪儿我都知道。信不信老娘马上拉了你,一齐到她家对质?信不信?”
      啪啪!啪啪!手巴掌拍在桌上的响亮声,响遏行云。
      一片沉默,隐隐约约传来慷慨激昂的歌声:“……因为畏缩与忍让 / 人家骄气日盛 /开口叫吧,高声叫吧 / 这里是全国皆兵 / ”
呼,很响的拉门声,冷刚站起来,有些恐怖的瞪着房门。
      十三个平方的小房间,被一张大床和书柜塞满;一根五号铁丝凌空拉过,挂起一大张月白色的床单,算是给卧室拦了视线。
现在,床单被紧扯在一边。
      一块一角绣着二只彩蝶的白绸缎,横在大开的房门正中。风从窗口吹进,再从房门吹出,从而形成对流。
       嫌空气不好而喜欢开门,这是冷刚的习惯,可也给他带来烦恼。这不,他刚想上前把门关上,一个婀娜的身影就晃在眼前:“欣老师!鸣,我不想活了。”
       冷刚还没说话,老婆早扔下笔过来。
       欣然一掀白绸缎:“资老师,这么晚了,怎么又吵嘴呀?”
       身影一晃,妙人儿进了门:“鸣,我不想活了。水刚太混帐了,混帐得令人忍无可忍。我要离婚,这次真的离。”
       老婆顺手把床上的东西撸撸,请她坐下。
       然后拉着她的手:“唉,一夜夫妻百日恩,资琴,说什么气话哟?坐下,坐下歇歇。”,于是,二女孩儿就这么相对坐在床沿,喁喁而谈。
      见状,冷刚只好微微皱眉,轻轻出去了。
       外面,月色如水。清亮的月光照着长满野花杂草的小院坝,有风吹来,一片摇曳。
       冷刚站一会儿,突觉身畔有人,也不扭头冷冷的问:“露馅了,被捉了现行?”,来人笑笑:“哪能呢?资琴我看就是脑子有毛病,人家找我是有事嘛。来不来就吵闹扔东西,真以为我怕她?”
        冷刚回过身,瞟着他:“水刚,我看是你脑子有毛病。你那点臭事儿自已心里明白,为人不要太嚚张。”
       水刚朝他耸耸肩,摊摊双手,呶呶嘴唇,做了个无可奉告手势。
       “……万里长城永不到 /千里黄河水滔滔 / 江山秀丽叠彩峰岭 / 问我国家哪像染病  / ”,吱吱吱!一阵令人心悸的尖叫声,在草丛中响起。
      紧接着,二只老鼠追逐着跑出。
      鼠们也不管有人无人,若无其事的追逐会儿,一扭头,竟向院内跑去。
      慌得冷刚和水刚一齐跺脚追进。幽亮狭窄的走道,相对一溜五间房。标准的教室用悲砖墙从中一隔,就成了年轻教师们的宿舍。

上一篇:《鹤鸣》2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