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一块烫手的香饽饽--由“公民入籍法草案”引出的拉杂话
作者:萧蔚  发布日期:2013-11-10 03:00:00  浏览次数:1399
分享到:
        澳洲执政党不久前提出了“公民入籍法草案”,要求新移民在澳洲住满4年之后,通过英文考试方可入籍,其考试的内容包括对澳洲的历史、国家象征、文化、民主制度、价值观的认识……使移民在被授予公民权之前完全接受澳洲式的生活方式。此“草案”一经抛出,不但引起老澳洲人的赞许,也令反对党出现少有的一拍即合现象,看来入籍考试大有势在必行的趋势(此为旧作,“公民入籍法草案”现已实施)。
       朋友们对入籍考试政策的反应不尽相同,大部人因已经加入澳籍,反应淡漠;另有一些人认为,不少外来移民还继续保持本民族生活及意识形态方面的陋习,因此,“澳洲的价值观” 确实值得推崇;当然,部分人认为此考试具有种族主义倾向,持坚决反对的态度。
       关于“澳洲的价值观”一词,根据报章媒体的解释为:“关爱与同情、追求完美、公平、自由、诚实与信赖、诚信、尊重他人、责任感、理解与宽容。” 我本人的态度是赞同“澳洲的价值观”,但坚决反对入籍考试政策。
       我来澳洲定居已经18年,通过与澳洲同事和周围邻居的相处,觉得实际生活和工作中的感受与字面上的“澳洲的价值观”是相符的。大部分澳洲人,或是老一代的外来移民确实是遵循着这种价值观待人处事,和他们一起工作相处简单愉快,我在这种环境中工作如鱼得水,很难再接受原有的价值观,并感到和一些人打交道实在费劲,太累。
       一些华人不懂什么是“诚信”,反而看不起澳洲人,贬他们为澳憨,觉得以经商或耍弄的方式待人接物是自己聪明的本事。不过,澳洲人最恨的就是不讲诚信的人,我的老板说,她会加倍惩罚说谎的人。我为公司工作中有相当部分时间是自由支配,老板按照我写的小时数和开车公里数发工资,十几年从未遇到任何麻烦。我把这种发工资的方法说给国内朋友听,令他们难以置信。当然,这种工作关系是靠双方来维护:对老板的忠诚老实和对职工的信赖。
       澳洲人习惯于没有职位高低的称谓,彼此之间通常免姓直呼其名,表示友善和亲切。华人有个毛病,不愿意称呼别人的名字,开门见山,张口问事,这大概是通病,有时我看连续剧,一半时间过去,搞不清剧中人物的大名。夫妻、朋友之间都没有称呼,两人直接对话,好不容易提到某某的名字,本人又不在镜头之中。中国人喜欢抬举别人和听恭维话,称呼中都个带个官衔,有的叫得连自己都烦了,干脆省略“长”字,大家见面之后季院(妓院), 吴校(无效),武厅(舞厅),牛排(牛排),夏台(下台)……叠声乱叫(此些话不为本人所创,绝对为剽窃而来)。据说当年红军战士们只知道朱总司令,不知道谁是朱德。长征途径朱德老家,红军按土豪成份分了他家的粮食,后来才搞清楚朱德就是朱总司令,又回去道歉还粮,更有人以为“朱毛”是一个人。在澳洲,不要说对人,就是猫狗都有它们自己的名字用来称呼!
       公司里同事生病、生小孩、结婚等,大家都愿意凑钱买礼物和卡片表示关怀,而华人同事则表现吝啬,有人甚至只交两毛钱,之后大笔一挥,大言不惭地在卡上签名。这种人的价值观是少花钱,同样也办事。
       澳洲人判断人的思维逻辑是假设你是个好人,他们对别人不设心理防御,一见如故,甚至于认识一个友善的华人,就以为所有的华人都nice;而我们华人在与人交往时大都存有戒心,恐怕栽到别人手中或被别人利用,只有在患难的时候才能交上一个真心的朋友。
       我们上班时同事们经常在一起聊天,不免背后发发对老板的牢骚或对某人的不满,说完,不会祸从口出,没有人搬弄是非,传人家的闲话,他们的潜规定是听到为止,不许倒嘴。我所在的公司曾专门请心理专家来讲课,她的论点是鼓励大家open,张开自己的嘴巴,把自己心中的积怨和想说的话向身边人说出来,但听者必须一听了之,不能再传话。这位心理专家做了一个实验,让我们十个人前后站一排,由最后一个人在前边人的耳边说一句话,之后一个传一个,一直传到最前边的人,结果面目全非。好像第一个人说的是“我非常喜欢听这个讲座”,传到第二个人时就变成“我非常喜欢听她讲课”,待传到第十个人时竟变成“我非常想上厕所”。这位心理专家的结论是:说话的人没罪,而惹出是非的传话人才应该感得guilty。
       亚洲人不苟言笑,木偶一样庄重的大板脸和沉默寡言在澳洲是出名的。似乎这样才可显出自己城府有多深,学问有多大,喝五吆六方才显出大男人的威风。同样是被西装包裹,风度翩翩的西人男士,不知道引来多少女士奇幻的遐想,新来澳洲的中国女孩子们会把人家客气的举止和彬彬有礼的微笑误以为是对自己美丽外表和花里胡哨衣着的欣赏,以为他们在向自己献殷勤。大概十个西人男士中有八个,在大街上都会对素不相识的女士表现得如此地“精彩”;大概十个华人男士中只有两个人表现得“马马虎虎”。(套用“二八论”,只是戏言。如举例或比例有误,请男同胞们遵守澳洲价值观之一 —— 宽容海量。)有些中国男人还能勉强地记得老婆的生日,借机会到餐馆蹭顿饭大吃一顿。可有位仁兄,在人家生日的第二天掏出一张取钱卡,说声:自己买块蛋糕吃去吧——瞧,蛮实惠的!你听说过哪个老公给老婆买生日礼物或送生日卡的?!
       当我走在熙熙攘攘的华人购物区或者什么地方,不知道遇过多少次,有人横着从我面前走过,都是华人。华人,从来不会从你身后走过,也不会停一步,让你先走。有一次刚上车看到一个座位,可见一个彪形大汉华男定急眼快,抢先一步,一屁股坐上。另外一次坐车,当时我肚子里揣着个“小袋鼠”,一位老者要给我让座,我说,不必,不必,我坐了一整天了,你坐吧。他说,如果你愿意的话,是可以坐到我的腿上的。他边说,还是边站起来让座位。想着如果我真的坐到他的腿上,那样子一定会很滑稽的,就哈哈大笑起来。其实,在和澳洲人的交往和工作中,像这样开心大笑,一天不知道要有多少次,笑完就完,谁也没有那个意思。
       有一篇文章题为“外国人怎么看中国游客”,其中写到“外国人”非常反感中国人随地吐痰、到处留言、大声讲话、不修边幅,不遵守公共秩序、不爱护环境和公共设施等。有人当众抠鼻子,掏耳朵,脱了袜子串“胡同”。我见到有华人在火车上伸腿弯腰做操,看上去像刚从精神病医院跑出的病人。其实这些都是老生常谈的“硬性”毛病,而那些没有接受过澳洲式人际交往方面训练而发生的“软性”毛病也经常见到,比如临时有变,应该取消预约,许多华人恐怕不会愿意花几毛钱打个电话的,我工作中遇到过不少这样的同胞。节省每一块铜板,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我理解这种心理,他们宁可遭人家背后数落,反正耳不闻,心不烦。
       有许多澳洲价值观是在中小学十二年制教育中潜移默化得到的常识,比如说话的音量应该多少分贝,人与人之间的空间距离应该多少公分等等。澳洲大学里的“人际交往课”是学生的必修课,在开始工作之前一定要懂得如何对待老板、同事和客户,怎样说话,怎样处事……有多少外来华人接受过这种人文教育?!
      入乡随俗,入境问禁。各国、各地区都有不同的规矩和生活习惯,比如,在香港,感冒患者出门要戴口罩,在澳洲不需要。香港人是夜猫子,晚上煲电话粥;澳洲人喜欢早睡早起,早晨喂宠物、浇菜园。上班族起早准备早餐午餐,此外还要认认真真地洗个澡。有位老兄晚上十点钟打电话给澳洲同事,对方不满意地说:这么晚了你还打电话来?我已经上床了,有事明天再说!这位老兄说:哟,怎么这么早你就睡觉啦?!同事更生气:我还没睡觉,正在床上做爱,你瞎捣什么乱!扔了电话。这位老兄不懂澳洲人的规矩——不要太晚打电话,惹人心烦。很多中国人没有早上洗澡的习惯,从被窝里爬出来,呼着满嘴的烟味,身上散发着隔夜的臭汗、家里的炒菜味。女人不化妆,蓬首垢面,睡眼惺忪地去赶火车汽车,实在招人讨厌。瞧,又犯忌了,追求个人卫生的完美和尊重别人的生活习惯也是澳洲价值观之一条。
       要说的还很多,如果大家真的都遵守“澳洲价值观”,那么华人社会也就会像主流社会一样更加文明与和协。
       再说最近澳洲政府提出的入籍考试政策,从表面意义来看是益国明智的。由统一语言文字而达到强化国家政权的做法,对于远近、内外的统治者来说也不是什么新奇的创举。早年,“澳洲白人偷窃土著人孩子”的目的就是使他们脱离自己家庭,从语言着手,进行“洋化”教育,使其驯化;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统一中国的三个法宝之一就是统一文字;老蒋当年在台湾建权,首先做的事情就是强制当地居民使用普通话,那时谁不会讲国语,脖子上要挂大牌子;据说当初阿扁搞台独,为了使下代人忘掉大陆老祖宗,所用的阴招就是将闽南话作为官方语言,学校里不许讲国语。香港回归后,普通话如同罗湖桥,将香港与内地紧紧相连……
        从理论上讲,通过英语考试再入籍,可以逐步摆脱整个社会已经呈现的移民垃圾英语局面,从而提高澳洲社会整体语言素质。但是谁都明白,此“公民入籍法草案”很难说不暗藏杀机!大家最担心的是此政策一经实施,潜在的种族主义倾向将会冒头,“多元文化”政策将被瓦解,原来的白澳政策将死灰复燃,卷土重来!
      当初总理何华德大叔说:入(澳)籍不是派发糖果,随便就可以领到。如果设计旁白就是:你们这些吃里扒外的,身在曹营心在汉,白给你们澳籍?没门!想起早在几年前,我的同事就议论:L族经常在周末霸占悉尼南区澳洲人居民比较密集的歌鲁那拉海滩搞百人聚会,致使当地房屋掉价,居民生活不得安宁。去年发生的当地白人和L族斗殴事件可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结果,不论起始原因如何,不管哪一方,不管什么人,凡是触犯法律的一律按刑法处置。试想,当地澳洲居民能不举双手拥护废除“多元文化”吗?!有人分析,“公民入籍法草案”是针对澳洲恐怖分子采取的措施,那么,究竟有多少恐怖分子?倒霉的还不是大家!
       “多元文化”政策的实行不是一句空话,是政府出资付诸实施的,一旦被废除,政府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对免费传译人员进行裁员,减少多种语言的书面资料,以及对削减各民族社团的经济支持等等,这必然给大家在澳洲安心生活带来困难。
      入籍要考试,见工面试又何尝不考?!虽然你通过了刁钻的笔试,可因你讲的英语带有东方语系滑稽的口音,被卡在面试关的大门之外。你怀才不遇,可又奈他何?!
      “公民入籍法”一经实施,所带来诸如此类令人窝心的例子会举不胜举,防不胜防,因此,就算是从表面看有它合理的一面,但想想对于我们大多数华人所带来的种种不便和歧视因素,应该说这确实是一块烫手而接不得的“香饽饽”,大家应该趁它还处于“草案”阶段,齐心协力坚决加以抵制,岂能等闲视之?! 



评论专区

路人2014-11-20发表
不知道作者此文的主题。
读者2014-11-20发表
支持公民入籍法!
43212014-11-20发表
的确要考虑种族歧视可能出现的危险。不要让一种倾向掩盖另一种倾向。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