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风尘故事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4-08-06 11:50:33  浏览次数:1084
分享到:
  秋风秋雨愁杀人!抬眼望去,绵绵秋雨线似的挂在灰蒙蒙的天空,湿湿的。
      心情不由得也有些湿润,便信手拿起雨伞,向淡淡的灯红中走去。
      红而淡的灯晕下,妈咪笑迎;跨上二楼包厢才吁一口气,半透明的磨沙门外,响起敲门声。“进来”,一位身着大红衣的姑娘端着茶杯立在门前:“可以进来吗?” 
  “当然”,她反手将门关严,把茶杯放在小茶几上:“泡脚吧,我去打水。”“不用,你坐,我只想聊聊天。”“做业务还是推油?”
  “……”
     姑娘年轻漂亮,有着高佻的身体。她一言不发的就开始脱。“怎么回事?”我惊愕道:“我说过,我只想聊聊天。”
    “你们这些男人就只想聊聊天?”她冷冷地边说边脱下身上的大红衣,露出了乳峰高耸的身材,又去解裤子的皮带。
     “干什么?”我拉住她的手:“你以为到这儿来的男人都是嫖客?”
     “你是好人?”“什么好人坏人?”我被她玩世不恭的神情激怒:“现在有钱就是好人!”“好啊,你有钱,来,嫖啊,今天你不嫖就是坏人。”
   她掀开内衣,露出了丰盈雪白的奶子。我不喜欢这样。
      看她脸上决然的表情,我想:我遇到一个有故事的风尘女。
      果然!!!
      以下是她的故事。
      我是A省B区人,今年19岁。家里的独生女,父母是中学老师。我们住的地方呀,山青水秀,一条小河绕着我们的小村流过,春天,小河两旁开满花朵,清清的河水里满是唼喋的小鱼儿,美极了。
      他是我邻居,高高的个子,脸上总似笑非笑的。我们一同长大,上小学、中学……所谓的青梅竹马呀。
      17岁那年,有一天我突然在放学的途中昏倒,是他扶起我,嘴对嘴的抢救。事后,女伴们都说我们是天设地造的一对。他的父母和我的父母也不由自主的默认。我沉溺于甜蜜的爱情中。
      18岁吧,是在他参军走的那天,我把自己献给了他。一切都像传说中那样,他望着雪白床单上的点点血痕,激动的抱着我说:“一辈子都忘不了我……”
      从此,我数着他归来的日子。
      他父母身体不好,我把父母给的零用钱和买菜钱节省下来,悄悄地给他们;至挑水,送菜,做饭……凡是我能做的,无一不做……我的父母曾心痛的劝:“你也注意自己身体,唉,现在的事难说。”
      我知道父母的担心,但我相信自己的爱情。
      中学毕业的那天晚上,我和几个女伴回家。途中,肚子一阵痛,便蹲在茂密的树林中解手。突然,一个身影猛扑在我身上,一个不认识的牛高马大的男人。稀松的月光照在他被情欲扭歪的脸上,我昏了过去。
      惊慌的女伴们喊来我和他的父母,望着躺在血泊中的女儿,我的父母哭天抹泪,他的父母却冷冷地一言不发,最终,掉头而去。
      好了,我再到他家,家门紧闭,喊也喊不开……我的父母哭着说:“女儿啊,别再去他家了,你还不明白吗?”…………但,我相信自己的爱情。
      坏人终于得到了惩罚,他也复员回来了。
      我欣喜若狂,穿上自己最漂亮的衣服,去会他。
      他比以前更成熟了,见了我却十分冷淡。我知道原因,我不怪他。
      “我们出去走走吧!”“走?到哪儿?还想被强奸一次吗?”他父母在里屋把东西弄得直响。
      我忍着眼泪说:“是我不好,当时,我也没办法呀。”“没办法?事后你怎么不去死?”“……”“饿死事小,失节事大。”我怔住了:今天,21世纪,居然还有如此理由。
     一阵碎心的疼痛后,我眼泪花花的拉住他的手:“是我不好,我给你做牛做马,弥补我的过错行吗?”他冷冷地摔掉我颤抖的手,掉头而去。
      我总以为,男人嘛,当自己心爱的女人不慎被别人占有,一时的鬼迷心窍和气愤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我错了。
      一天,他主动来找我。我当然高兴极了。一阵醉人的缭乱后,他起床接手机。手机里传来一个年轻女孩的声音:“亲爱的,你在干嘛?”“我在嫖娼!”我的头“嗡”的一声,眼前不由金花四溅。
      那一刻,我彻骨的醒了。我冷冷地裸露着身体说:“100元1次”“什么?”“100元1次,你搞了3次,该付我300元。”“你疯了?”“我们之间总有一人是疯了,付钱!”“你,你,你”他歪曲着脸,语无伦次的说,最后扔下300元钱,走了!
     我把钱撕得粉碎,大哭起来:这就是我忍辱负重换来的吗?儿时和与他在一起的日日夜夜情景,一幕幕涌上心头,我怎能忘记?我忘不了啊,我不能自己欺骗自己。
     入夜,我悄然无声的来到他家屋前,望着他映在窗纸上的身影,默默流泪……
     我想不透为什么爱情比纸薄?10几年的恩爱啊,在一个夜晚就化为灰烬,我恨死了那个毁了我的男人,也恨死了这个薄情的男人,我要报复!我要报复!我要报复!
     说到这里,她猛的脱掉裤子,雪白的大腿和被薄薄的三角裤紧包着的神秘丰盈散发着青春气息的三角区,祼露在我的眼前。
     “来吧,100元1次,我一直都是这个价,直到死。”她噙着眼泪说。
     我摇摇头,长嘘一口气。窗外,传来秋风秋雨凄婉的声响。
     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啊!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