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莲花校的女婿们 第十三章 忧心冲冲·二、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4-12-16 15:23:28  浏览次数:1065
分享到:

或许张书记龙颜大怒?

明天等待自己的是严厉的喝问,全公司上下的白眼和冰冷的手铐?第一个问题,冷刚知道的确不好办。莲花校不仅是沙河镇,本区,而且是本市著名的重点小学。

莲花校经常代表市区,与兄弟省市区小学赛课和学习交流,并且成绩卓然。

其影响早越过了地区性的制约。

据说即便是在全国,也排得上优秀小学校的名次。所以,年年的9月,都是莲花校从上到下都最紧张不安的月份。

原因很简单。

近如本镇本区,远至市内市外,想读莲花校的学生太多太多,求,远远大于供。

所以,贵为公司领导,掌握着几百人生死的张书记,也求到了一个毫不起眼的小部下门前。冷刚当时倒是硬着头皮答应了,可对一个站在权力的最下层,只能远远瞧着领导的小干部而言,又能有什么选择?

不答应,也许没事儿,也许就更糟糕。

答应,请老婆努努力,说不定还有一点希望。

如果真能帮上忙,对自已在公司的提升,绝对有利无害,何乐不可为呢?呼!噜!呼!噜!睡吧睡吧,明早上记得一定给老婆说说。

到北京讲课,要去多久哟?

北京,我还从来没去过啊。

呼!噜!呼!噜!不知过了多久,冷刚睁开眼睛,窗外早已天光大亮,忙一骨碌忙起。嗬嗬嗬!熟悉的喘息;哒哒哒!听惯的跑步。

水刚这小子也是,站在大家的窗下乍呼,一点没公德。

回头瞧,欣然睡得正香,还美美的咂咂嘴巴,是不是梦中已经到了北京的讲台上?

不过冷刚倒不担心,一挨七点半,老婆铁定准时醒来,在十分钟内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然后到校上课。

张书记的事儿,晚上回来说罢。

现在走吧,又是六点半过啦。

冷刚掠过水刚时,水刚喊:“继续哟!”,冷刚点点头,“还有个事儿”,冷刚顿顿:现在和水刚是合作者了,不交流沟通是不行的,听听:“嗯?”

水刚凑近了他耳朵。

“昨夜吴刚和任老师又打又吵的,任老师哭得可厉害了。”

冷刚转过身:“真的,我怎么一点没听到?”“那是你睡死了。这小子好了,现在都没爬起来,八成是被老婆破了相。”

水刚幸灾乐祸的踮起脚尖,朝吴刚的十三平方瞅瞅。

冷刚拉拉他:“偷窥呀,看不出你还有这嗜好?”

水刚耸耸肩:“偷窥,他那婆子有什么窥头?平胸瘦腿小屁股的,窥他不如窥自已老婆。我猜,一准是吴刚这小子的那玩意儿不行,莫看他牛高马大的。”

冷刚扭头就跑,这一停又浪费了几分钟,唉水刚,你这是杀人越货呢。

还没跑拢车站,就看到一辆电车缓缓起步。

如果不是水刚那小子,正赶趟呢。冷刚放慢了脚步,可电车驶过他身边时却停了下来。紧接着,车门唰地打开,冷刚连忙跳了上去。

上了车,就听司机喊:“前面来,前面来。”

听声音怪熟悉的,冷刚就挤上前去,原来是袅婷。

“你好!袅婷。”“你也好,公事人。”袅婷轻松的握着方向盘,侧过头笑嘻嘻的问:“怎么这几天没看到你哇,我以为你失踪了呢?”

“哪能哟?”

当着满车的乘客玩笑,冷刚有些不自然。

“今天走头班?天天是头班就好啦,我好揩油啊。”,售票员上来了,依着车头的栏杆,一边整理票款,一边似答非答:“不就一毛钱吗?反正都是国家的,谈不上揩油。”

袅婷就扯起了嗓门儿。

“伙计,认到起,这是我的朋友,以后碰到起了刹一脚。”

“好的,刹一脚就刹一脚。哎,朋友?”售票员吊起眼睛瞟瞟冷刚,脸上浮起莫明其妙的笑靥:“是男朋友吧?小伙子多成熟啊!袅婷,好眼光!”

电车猛然刹住,全车人仍向前耸耸,没抓紧扶手的冷刚一个踉跄,差点儿跌倒。

同时传来袅婷恶狠狠的叫骂:“你死了爹还是死了妈,大清早就乱穿马路,谋财害命啊你,你个大傻B。”

窗外,一个背着个大背兜的农村汉子,满面惊惶,手足无措的站在车头。

背兜里探出一个大公鸡雄纠纠的脑袋瓜子。

大公鸡先是骄傲的东瞧瞧,西瞅瞅,突然一张嘴“喔喔,喔!喔喔,喔!”,全车人哄堂大笑。冷刚也咧咧嘴,不过他有些郁闷:看起文文静静的袅婷,怎么这样凶啊?

电车继续前行。

二人有一句无一句的聊着。

袅婷突然问:“冷刚,伙计说你是我的男朋友,那就做我的男朋友吧,你愿意不愿意啊?”

冷刚尴尬的瞧瞧车顶壁上“请勿与驾驶员说话·中速驾驶”的张贴条,不好再搭话。下了车,吸取那次早餐碰到张书记的教训,冷刚买了二个馒头边啃边走。

顺着公路直线上前,拐个弯就是公司大楼。

可冷刚却选择了旁边的支马路。

这样虽然绕得一点,却可以避免与同事相遇。想想,一表人才的冷刚大诗人,一大早拿着冷馒头啃,有多伤面子?

支马路,冷刚已经走了好几天,果然轻松无事儿,省了许多平时见了面的寒暄。

如果碰到一般同事还好,要是不慎碰到达股之类的大小干部,哼哼!

瞧吧,有的还离得多远就垂着眼皮儿,一副永远睡不醒的模样;有的走拢了仿佛才看见,故作谦和的点点头,笑笑;有的呢,则礼贤下士般停下握握手:“早!今天天气不错。”……

冷刚讨厌这种皮笑肉不笑的寒暄。

可是,“冷刚,站住!”谁在大言不惭的么喝?

回头,克服一手抓着二个半大馒头,半个塞在嘴巴虫子般蠕动着,一手端杯豆浆急吼吼的追上来:“等等我。”

“你怎么也弯弯绕?”

冷刚没好气的瞟瞟他:“不走大道绕小路。”

“免得碰到熟人唠叨,尽说废话。”克服与冷刚齐肩并行,把手中的豆浆递过去:“还没喝,干净的,咂一大口,咂!”

正别着喉咙硬吞的冷刚,也不客气的接过来,咂一大口。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