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你从哪里来?(九)波兰老家的意外噩耗
作者:尹怡红  发布日期:2016-09-05 18:48:42  浏览次数:2156
分享到:

yu.jpg上一个周四,Tommy的表弟-----他小姨塞薇亚的儿子马杰克突然心肌梗塞去世,令Tommy和艾莉莎悲痛万分。

那天半夜,马杰克的母亲向自己的姐姐艾莉莎报丧,电话里却说不出一句话,哽咽地一遍遍直报自己的名字:“塞薇亚,塞薇亚,塞薇亚.....”刚从梦里惊醒的艾莉莎还以为是电话那端的妹妹中风了。yihong3.jpg 

马杰克比Tommy 小4个月,情同手足,据说那一位头上留有这一位儿时的砸痕,这一位屁股上留有那一位幼年的齿印。

十年前马杰克携家小来澳洲休假我见过他,魁梧严肃,独具一种绅士派头,还有那么点儿黑老大的霸气。他的妻子比他年轻许多。他们的儿子那年5岁。两年之后又生了个女儿,今年该7、8岁了吧。

马杰克在Gdansk混得很顺,他与一位合伙人共拥一个高山滑雪场和一个度假湖滨。据说当年婚礼,因不少高层、名流要到贺,为了安全上的万无一失,马杰克派人事先到教堂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翻查了个遍,把神父都弄得心惊胆颤............上周日马杰克的葬礼共有400多人参加,市长都出席了。他家附近的那个公园政府特令关闭一日,供吊丧车辆停泊与穿行。

悲痛欲绝的塞维亚将丈夫灵柩旁自己的墓穴让给了儿子,说他在爸爸身边不会孤单.....虽然塞维亚还有个女儿,但自打丈夫过世后,他已经习惯了每天清晨去儿子的湖滨漫步,然后在餐馆或咖啡厅坐下来,不管儿子在不在那里,她想养神就养神;想指点就指点,大家都拿她老太太般地敬重。如今儿子没了,哪儿去寄托她晚景的闲暇与凄凉。

记得那年马杰克携妻儿来澳洲先在艾莉莎家住了两天,被 Tommy 强行接到我们家,但他们已经定下次日进住黄金海岸的一家休假旅店。我们很晚才送他们过去,仍然依依不舍,临时决定我们一家也在那里住一夜。等孩子们睡熟了,我们四个开始喝酒,他三位用波兰语越聊越顺,Tommy 顾不上为我做英语翻译(有酒,还要什么翻译),酒酣之际我用汉语唱家母喜爱的那些苏联老歌,他两口子听得直哭,说等我去波兰一定要在Gdansk 为我开专场演唱会,就这样,苏联歌,用中国话唱。我立即答应“有酒就行!”

yihong1.jpg马杰克吸烟很厉害,几年前他的肺就只有20%管用了。马杰克很胖,那年我家床腿都被他压裂了。他总觉得累。据说去年艾莉莎夫妇回波兰,马杰克开车带他们逛,等候一个交通红灯那一两分钟,他竟握着方向盘打起鼾来。那一天,艾莉莎以姨妈和医生双重身份郑重告诫马杰克一要戒烟,二要减肥,“我不想看到你在我之前进入天国!”话说得很重。他听了,戒了,但还是太晚了。

yihong2e.jpg  

Tommy多年没和小姨塞维亚直接通话了。葬礼第二天晚上(波兰是早上)算好塞维亚已经起床,Tommy 捧起电话宽慰小姨。说着说着就忆起了早年.....

“对,我和马杰克帮您搅蛋糕浆,您要求我们边搅边吹口哨,一旦听不见口哨你就知道我们在偷吃.......”

“是啊,我烤上蛋糕就奖励你们那个搅浆盆,你俩把整个脑袋钻进去舔,头发上沾满蛋浆......”

“记得您和完面团就找不到戒指了吗?我们一起帮您找,大半天过去了,您都不抱希望了,后来您拿莓子给我们吃,我先吐出戒指,然后把莓子放进嘴里...... ”

“你们两岁那年,我买了张很漂亮的羊毛地毯,艾莉莎兴致勃勃专门来看,刚把你放下,你就在那地毯正中撒了泡尿......”

挂上电话,Tommy 竟抽抽搭搭地哭开了。后悔没有再见马杰克,将来不能再后悔没见到小姨了。于是我们决定明年夏季回波兰看望塞维亚。艾莉莎夫妇每年都回波兰,当晚初步约定明年与爷爷奶奶同行。


下一篇:两个地球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