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手和声誉
作者:任良辉  发布日期:2017-08-20 07:47:39  浏览次数:249
分享到:

人类从地面爬行到直立行走历经漫长的几十万年演变。手是人类区别其它动物的重要生理标志。它成为我们生活、工作最便捷灵活的劳动工具。它创造了一个又一个不朽和辉煌。有手的我们又何曾想到失去手的人生该如何惨淡经营。失去手的人们饱尝常人无法体会的苦难、绝望。声誉是一个人几十年乃至一个家族几代人踏实为人、勤勉谋事的精神世界的写真。如果叫您在手和声誉之间作单项选择,您一定会辗转反侧、犹豫不决。失去手您会从高山之巅跌入深谷之底,如履薄冰、度日如年。苦心磨砺的声誉宝塔一旦轰然倒塌,你的生命可能只剩躯壳一堆。如果请您在别人的手和自己的声誉之间选择,您大言不惭地告诉我:您选择了前者。我一定敢冒天下之大不违:砸烂那些泥塑的、金雕的菩萨。我将用余生虔诚把您作为唯一信奉的菩提顶礼膜拜。
   大年三十晚的N古都,处处张灯结彩、灯火辉煌。大街小巷、高楼商场洋溢着祥和、喜庆的节日氛围。十点整忙碌一天的省人民医院的手外科主任郝仁匆忙地吃过了妻热了五六次的年夜饭。正坐在写字台前写日志,这是他从小学一年级坚持了五十五年的每晚的必修课。他要把每天的学习、工作得失进行记录、分析,并给出如何补救、完善的措施。他是一个言行一致的人。从小学到博士后他一直以优异的成绩、践行学生的首要任务就是学习的座右铭。从普外的一名见习医生到如今的全国著名的手外科教授。他同样一丝不苟地履行着自己的诺言:医生就是救死扶伤的天使、一星希望、绝不言弃。
   一阵急促的“假如没有你、梦想还能不能延续”的手机铃声,郝主任习惯性迅速站起、拿起写字台上的手机。“郝主任,有一个右上肢爆炸性损伤的患者、请您过来指导急救”,手机声中传来值班主任贾成功着急的声音。还夹杂着“医生救救我的孩子啊!”的凄惨的悲啼声、呼救声。挂断电话、郝主任顾不上和妻打个招呼,三步并做两步一口气跑下三楼,拦住一辆的士催促着司机快点。十五钟的车程他觉得好长,他等不及缓慢的电梯,一路小跑上了六楼。顾不上停下喘一口气,连忙跑到患者的床边、仔细查看患者伤情。患者是一个年仅十五岁的男性少年,右上肢被鞭炮炸得血肉模糊、肘关节以下一公分左右只剩半边皮肤相连,尺桡骨粉碎性骨折,大部分大血管、肌腱,主要神经断裂。他立即对患者污秽不堪的伤口进行清洗、止血处理。告诉护士长立即通知手术室做好手术准备、通知值班的七名医生五分钟之内感到办公室讨论手术方案。他迅捷叫实习医师小王帮他拨通神经外科任佩主任的电话,请他立刻赶来会诊。
   省人民医院手外科是国家重点科室,共有五十四名医生,八十六名护士。其中教授级别二十六人。张王李赵陈五位教授年资都比郝主任长,但由于他们都忙于走穴赚外快,都没有把主要精力投入到科室。贾成功教授是郝仁的博士生同学,一直以95%手术成功率的业绩高居手全国手外科的前三位,科室第一。但科室的同事人人皆知他的“长胜将军的秘诀”。他总是选择手术成功的希望在90%以上的病例。疑难、有挑战性的手术一律不接。陈守本教授在科室资格最老,他的手术成功率以93%屈居科内第二,他凡事一律以书本为指南,从未越雷池一步。郝主任以85%的手术成功率一直位于科室中等水平。本来科室主任应该在贾陈之间角逐。他能荣幸坐上科室老大的宝座、是他的一篇论文轰动世界手外科学术界。“五十五例重症断肢再接的得失思考”被《英国医学杂志》刊载,并引起世界手外科学术界的强烈反响。荣获了英国皇家医学院院士头衔。他出乎老同学贾主任的意料,毅然拒绝国外数家知名医院的高薪聘请。
   神经外科任佩主任是郝主任带教研究生中的精英之一。郝主任以严师和慈父的形象深深引导了她的人生。任佩主任聪慧、细腻、刻苦博得郝主任的推崇与器重。她接受郝主任的建议,以优异的成绩取得哈弗大学医学系神经外科博士学位。断然拒绝人人可望而不可得的高薪留校的机会,义无反顾的回到他最敬仰的郝老师的医院、并挑起神经外科主任的重任。不到五分钟,任主任气喘吁吁、飞奔而至。她深知深知人命关天、耽误不得,况且她太熟悉老师雷厉风行的工作作风。
   手术方案讨论会由郝主任做了开场白,他说:“时间就是生命,我们只有十分钟讨论时间,因为孩子的断肢已经过了断肢再接黄金六小时”。九名医生聚集在读片灯下研究患者右上肢的磁共振片子。陈守本主任首先发言:据于患者的伤情,目前像这样严重的肢体损伤、而且时间这么长的,国内外医学刊物上尚无成功病例作为参考。无用多言截肢保命唯一方案。贾成功主任不急不慢地说:重要大血管、主要的神经和肌腱全部断裂,如此严重的损伤断肢再接目前世界尚无成功的范例,截肢万无一失。郝主任抬起头用询问和期待的眼神注视着任佩主任。任佩主任放下片子神情严肃对着争论中的主任们言道:在美国我的导师海默院士成功了做过如此难度的一例左上肢再接手术,就是受伤时间比该病例短半个小时,我一直刻骨铭心。我的意见是本病例行断肢再接有百分之三十接活的希望,我们应该百倍同心协力力争一举成功。贾主任接过话:一例带有偶然和运气,我劝你老同学,一定三思而后行。不要拿科室和您的声誉做赌注。万一失败了再截肢费用家属能认可吗?科室名声受损,您在学术界也会饱受非议的!郝主任斩钉截铁的回应:声誉不过是虚无缥缈的烟云,孩子的右手是他的半条命啊!一旁的护士长用为难的目光看着郝主任说:主任,孩子家里七拼八凑只交了五千元费用,怎么办?这样的手术费用少说也在十万元以上。郝主任不加思考地答道:费用的事我想办法。先救人。
   患儿很快被推进手术室,手术室外的红灯迅速亮了起来。手术室也早已早好各种准备。消毒、麻醉很快完成。无影灯下以郝主任和任佩主刀显微外科的“救手”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手术刀、血管钳、缝合线、钢板、螺丝钉、骨折内固定、缝合血管、修补神经、肌腱,娴熟灵动的动作不仅有艺术家描花绘叶的美感,更淋漓尽致地展现了规范高超的尖端手术技艺。一边旁观的贾主任不时点头微笑,由衷地对着身后的实习生高高竖起大拇指。时间在家属的焦急的期待中飞逝,十三个小时很快过去。郝主任缓缓地抬起早已麻木的腰背。不停捶打着僵硬的双腿。手术室外的红灯转为绿灯,护士长拉开门,用甜脆的声音说:放心吧!手术已经成功完成,孩子等会就要到病房。一张张布满愁云的脸顿时烟消云散。不一会郝主任在任佩主任的搀扶下拖着疲惫不堪的躯体一瘸一拐地走出手术室。突然,齐刷刷一排十几个人跪在他的面前。郝主任弯不下腰,他吩咐学生把家属一一扶起。孩子奶奶颤巍巍地走到郝主任跟前。抽泣着说:你是孩子的救命菩萨啊!是我们的救命大恩人啊!郝主任握住她不停抖动的手:笑吟吟的说:老姐姐:我不是菩萨,我是医生,救死扶伤是我们的责任。孩子的手术是完成了,还要有两个月的观察期,两个月后才能断定手是否能救活。
   接下来的一个月郝主任没有休息一天,他每天七八次到病房查看孩子断肢远端血液运行恢复和神经反射功能。看着患儿断肢一天比一天红润,抓握功能也在一天天增强。出院那天郝主任高兴地握住孩子的手说:宝宝,你一定要记住你的手来之不易,今后一天用这只手勤奋学习,努力书写自己美好的人生画卷,不懈地为人类作出应有的贡献。反复关注患儿家长回家监督孩子积极循序渐进地加强伤肢功能锻炼,每周来科室复查。不要为所欠的医药费担忧了,我已经申请了科研经费填补孩子的医药费。
   “郝主任用自己五十五年的血汗和坚持铸就的崇高声誉拯救了孩子的右手。”贾成功每每都和科室的同事说。郝主任闻听:冲着他的学生义正言辞道:声誉是虚幻的光影,只管保全自己的声誉不顾患者的生病与健康不是一个称职的医生。手是人的半个生命,我们手外科医生毕生追求的最高目标是:所有的患者都能拥有健全的四肢,只要有一星希望,决不能截肢。那可是半条生命啊!


上一篇:黄藤裹骨
下一篇:幸福宝贝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