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诗词大赛评审录】评诗絮语 之一
作者:周冬兴  发布日期:2020-01-21 22:25:44  浏览次数:391
分享到:

【现代诗词大赛评审】周冬兴:评诗絮语


评委简介

周冬兴,男,笔名落日长河,湖南长沙人。生性不羁,师古而不泥古。作品散见于国内外各华文书、报、刊。闲时为院校、社团作诗词讲座百余场。为不遗漏先人遗稿,撰有《百年词话》一书,以湘水渔夫之名在台湾出版;主编《中国当代民间格律诗选》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发行;著有《竹韵诗话》由中国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现任竹韵汉诗协会会长。常自嘲云:竹林甘作守门奴,书枕苔阶酒一壶。老眼不分财与色,来人只问有诗无。


评诗絮语


荡迹于竹林之间,时有诗友相询习诗之法。且就本次赛事初选作品,浅聊几句:


一、题材选择不宜太生,亦不宜太熟。生则涩,熟则滑,当在不生不熟之间。

xdsc_201803110闻菊

西风快递送金花,曲径幽幽到我家。

满眼秋光描不尽,清香漫过短篱笆。


xdsc_201806216咏雪

纷纷白絮下瑶台,玉树银花竞艳开。

乘策北风驰万里,涤清尘世几重霾。


xdsc_20180791咏荷

春将过也影迟迟,夏日方升便绿枝。

心自澄明肝胆在,污泥不染是相知。


如以上题材皆太“熟”了,谁能写出新意?反之,某些诗人不咏“荷”,偏咏“淤泥”。

例:xdsc_201804065莫忘根

未有淤泥花怎生?芙蓉出水满身清。

养她土壤无人赞,却在人间留骂名。

如此直抒胸臆,一反“出淤泥而不染”,为淤泥鸣不平,颇有新意。

 

二、诗旨不宜太露,亦不宜太隐,露则浅,隐则晦,当在不露不隐之间。

例:xdsc_201807263南湖儿女赞

烟柳南湖镰斧举,红船依旧耀乾坤。

初心不忘鲲鹏志,秀水人家颂党恩。

抛开措词用字及诗句逻辑不说,这等千岁体过于浅白、直露。反而令人怀疑,其间情感有几分真?


xdsc_201803151登喜峰口

荷残菊放两由之,独向沙场觅小诗。

铁血英魂何处在?岭头枫叶正红时。

同样是颂扬之作,此绝流畅而自然,饱含顷缅怀抗日先烈之情,笔法老到。英雄之铁血染红了一岭丹枫,结句余味浓浓…

 

三、诗作宜情景相融。

明人谢榛《四溟诗话》有言:“情景相触而成诗”,“景乃诗之媒,情乃诗之胚,合而为诗。”

例:xdsc_201806068清明祭母

墓草青青节又来,杜鹃声里雨哀哀。

儿时懒散老尤甚,好想听娘骂一回。

清明悼亡之作,历来难出新意。作者不说自己泪千行,也不说自己“哀哀”,却言“雨哀哀”。一切景语皆情语,尽管垂垂老矣,在亡母坟前,依旧是孩子!多想重温老母那语重心长之“骂”声。情景相融,意在诗外,实则思念深沉…

 

四、绝句字字如金,避免生造词汇。

黄鲁直《答洪驹父书》有言:“老杜作诗,退之作文,无一字无来处。”

例:xdsc_201802105垂钓“艳遇”

杨柳渠边线饵抛,依稀桶底若干条。

美眉搭讪惊顽艳,欲讨鱼虾饲宠猫。

此绝题材很好!构思也巧。如此艳遇,令人忍俊不禁。韵味、趣味皆不缺,可惜生造一词“惊顽艳”…

 

五、一诗之妙在乎结句。

宋人杨万里《诚斋诗话》有言:“诗已尽而味方永,乃善之善也。”

元人杨载《诗法家数》有言:“诗结尤难,无好结句,可见其人终无成也。”

例:xdsc_201807219杨梅

探得骊珠解暑炎,柔丹碾汁沁心尖。

悟知世味同梅味,一半辛酸一半甜。


xdsc_201801330七夕其一 (新韵)

片刻温存泪几多?天河浩浩涨秋波。

若非一念凡心动,三界真情缺楷模。


xdsc_201804105中秋感怀

银盘溢彩正风流,桂子飘香怕上楼。

一片辉煌灯火里,有移民处有乡愁。

xdsc_201807226老宅

去时花落杳难寻,小院樱桃红不禁。

铁锁柴门皆锈蚀,一门未锁是初心。

以上诸作,皆以结句出彩,诗已尽而余味浓浓……

 

六、诗主性情,但绝不拒议论。

某些习诗者认为,诗主性情,不主议论。清人沈德潜反驳之:试思《二雅》中何处无议论?老杜古诗中,《奉先》、《咏怀》、《北征》、《八哀》诸作,近体中,《蜀相》、《咏怀》、《诸葛》诸作,纯乎议论!但议论须带情韵以行,勿近伧父面目耳。

明人瞿佑《归田诗话》有言:“欧阳文忠公《题崇徽公主手痕》云‘玉颜自古为身累,肉食何尝预国谋?’朱文公云‘以议论言之,第一等议论;以诗言之,第一等诗。’”

清人张谦宜《絸斋诗谈》有言:“诗只要情真,有议论何妨”?


例:xdsc_201803076买房

降价难真涨价真,几多期盼费心神。

如今了却高楼愿,耗尽前生五十春。


xdsc_201805223村逢选举【新韵】

世代躬耕牛马身,唯逢选举做回人。

向来清冷农家院,烟酒红包挤破门。


xdsc_201804180碗

是铁是泥还是金?人间百味漫相侵。

贫家血泪豪门宴,谁个如君感触深!


xdsc_201805082读谭嗣同《狱中题壁》

剑抚雷音意气昂,回天无力死何妨。

头颅合向秋风掷,不信中华国不昌。

以上诸作,以议论为主。读来却令人拍案而起,盖因情真也……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