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单身情歌 第8章 芳菲婚介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0-02-05 13:30:40  浏览次数:139
分享到:

见钱锐气进来

一个正伏在电脑前的小姑娘,有些惊慌的抬起了头。

“大伯,您,您有事吗?”“小姑娘,没看到过你呀。”钱锐气以一种老熟人口吻,反问到:“才来的?”“嗯,我是芳菲的妹妹,我叫芳草。”

小姑娘脸红红,还有些怯场,这让钱锐气想起了,远在皇城墙下自己的外孙女儿:“难怪,我是看你俩姐妹很能像,是双胞胎?”

“嗯,姐比我早8分钟。”

小姑娘开始正视,笑眯眯的这个大伯了。

“我呢,比姐晚8分钟,我听我妈讲的。”说话间,钱锐气老练而迅速的把办公室打量了一遍,一切正常嘛,或许是砸场者顾及着什么,只把窗橱破坏后,没冲进来?

“好好,双胞胎好,我在网上看到过,”钱锐气松了口气,意识中的他,早把自己和芳菲婚介连在一起:“说是每年开学,各个学校总有许多双胞胎来报到,为了大观哟。”

“大伯,原来您还上网呀?哎,请坐,请坐下。”

小姑娘热情的招呼着

这才发现,自己坐着大伯还站着,有些不好意思的站起,去为大伯拖板凳。钱锐气也不客气,一屁股坐下。小姑娘端来温开水,轻轻放在他桌前,又去开空调,钱锐气摇摇头。

“芳草,不必了,不是开着电扇?”

“今天闷热,38度呢。”

“我说了不用,芳草,你坐下。”小姑娘就乖巧的坐下了,双手夹在自己双腿间,仍有些怯场,小声的说:“大伯,您真不简单,我爸爸和您差不多大,可连手机也用不来。”

“用不来,还是不常用?”这样的夸奖,总是令人高兴,不服老的钱锐气笑了,可有些怀疑:“还有,你爸多大呀?”“是,不常用,”

看得出

小姑娘有点为自己的用词不准确而沮丧

“我爸刚退休,65了哟!”“和我一样大嘛!”钱锐气高兴的脱口而出:“可怎么,才刚退休?国家规定60岁哦。”

小姑娘摇摇头,清秀的脸蛋上,飞起了一片腮红。屋外还不太觉得,可现在屋内确实闷热,小姑娘的粉色薄短袖,己湿湿的粘在背上,隐隐约约看得见里面的黑色文胸带。

钱锐气把眼光挪开

他觉得这样有点不道德

然后侧侧身子,让后面的电扇风,掠过自己,吹在小姑娘后背上。小姑娘虽然摇头,可钱锐气明白了,小姑娘的老爸一定是个当官的。

国家的法定退休年龄是60岁

公务员们呢,则看工作性质的重要与否和级别。

留用,返聘,或一直干到65周岁不等。钱锐气虽然一辈子都没做过公务员,更没当过官,可这瞒不到他。可是,刚进来时不好不坏心的情,却突然变坏了。

老爸是当官的,所以,双胞胎女儿就出来骗人?妈的,我早就知道,狗日当官的,没一个好人!现在怎么样,怎么样?不是被人砸了吗?

你不违法违规骗人

人家咋会砸你的店

“大伯,”“芳草,”二人同时开口,小姑娘立即主动缄默,可怯怯的看着老头儿。“今傍晚,是怎么回事?”钱锐气语气硬硬的,直截了当:“说来听听”

“大伯,您是?”

别看小姑娘表面柔弱,认起真来却也顽强。

“或许,如果?”这让自我感觉一直离好的钱锐气,禁不住楞楞。他当然听清楚了小姑娘的意思:你是干什么的?不是警察也不是110,凭什么啊?

我看,你就一个来登记找老伴儿的糟老头儿,干脆点,缴费呗!说罢,小姑娘还抓过厚厚的登记本,故意慢吞吞的掀开,眼睛却一直看着对方。

老头儿顿顿

只得开口到

“芳草,我一次性缴了500块,可是你们的金牌用户哦。是这样的,我听说,有人今天傍晚时分,砸了你们牌子?所以,特地来问问。”

小姑娘松了口气,脸上浮起了笑靥:“原来是我们的金牌客户呀?对不起,我还以为大伯您是,”“警察!”钱锐气接上,嘴里有些苦涩。

“我要真是警察又好罗,就可以帮你们一把。”

停停,解释到。

“小姑娘你想想,我缴500块容易吗?虽然按你们规定,一年中可以反复推荐,相亲,可如果因为被砸你们店子停业破产,对我有什么好处哇?”

小姑娘含笑听着,连连点头:“谢谢大伯的支持!姐这个芳菲婚介,主推专为老年人找老伴儿。太谢谢您了。”“可对我有什么好处哩”

钱锐气摊开双手

气咻咻环顾四下

“对我有什么好处哇?所以,我惦念着,给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小姑娘点点头,细声细气慢悠悠的讲起来。

芳菲婚介,是双胞胎姐妹俩加上芳菲的闺密,三个姑娘共同出资办起来的。据芳草介绍,事前三人曾一起考查和研究过,到底做什么好?

结果

还是闺密提出

如今的单身男女越来越多,在中国现在足足就有2亿人,并还呈逐年上升趋势。而且这其中呢,情况还在起质的变化,以前的单身,主要集中在中青年龄段。

现在,却渐渐朝着老年人倾斜。因此。第一、借国家号召自主微创机会,我们搞婚介,名儿就叫芳菲婚介。讲到这儿,芳草瘪瘪可爱的小嘴巴,愤愤到。

“姐姐的闺密说,自己的名儿不好听,用我姐姐的名儿,温柔动听,又贴近现实。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

瞅瞅老头儿

这让钱锐气不由得有点气虚

“哪怕七老八,嗯,也富于幻想,想着找另一半。现在我明白了,原来那丫环是故意的,好坏哦。”第二呢,芳菲婚介独具一格,主推老年人婚介。

可让小看了现在的老年人,无论大伯大妈,都是家里的顶梁柱和小金库。现在的年轻人,看似学历和收入都越来越高,其实那是假象。

学历高不假

却越来越不接地气儿

不仅规划经营不好自己的人生,而且连二人世界的小家庭也维护不了,事事都要自己爸妈出面,所以叫顶梁柱。

收入高也不假,动辄大本硕博,名企外企高管,工资上千过万年薪。可是,人情世故加上五子(房子票子位子面子儿子)等等,支出也越来越多,经常入不敷出,捉襟见肘。

基本上

人人都成了月光族,个人个想加入啃老族。

而只有大伯大妈们的腰包,不瘪反越来越鼓。这些年,国家每年根据全国月平均工资水平,统一调升老人们的养老金,老年人们又生性节约。

如此,大伯大妈们不仅是成了真正的小金库,而且在不幸单身后,都有这个想法和财力,重新寻找另一半,让自己的晚年温馨幸福。

有了这二条

我们保证一炮打响,越来越好。

事实证明,姐姐的闺密有点远见。芳菲婚介开办仅仅半年,就开始赢利,并且越来越,小姑娘的舌头又绊绊,脸上又显愤世嫉俗:“越来越有了光明前途,可这时候,闺密坏了心眼儿……”

钱锐气眨巴着眼睛

听得晕头转向

小姑娘讲的这些,他基本上能懂,颇具同感,也认可一些比喻,比如顶梁柱。可对所谓的“小金库”,却不以为然,还认为简直是打胡乱说。

比如我,为国家为政府为共产党,流血流汗卖了几十年的命,好容易盼到退休,每月才拿不到3000块的养老金,这也算小金库?

现在的生活多高,现在的100块钱,只相当于5年前的一张大团结啊!还小金库呢?我说是小空库才更好听。还有,对小姑娘的“七老八”和“下半身动物”,没听明白,是骂人的话吧?

我钱锐气进来后

对你小姑娘客客气气

问话说话也和颜悦色,更是你们的金牌客户,换句话讲,就是你们的衣食父母,可你怎么骂起人来了?就凭你一个小黄毛丫头,也敢?

不行,等会儿得问问她。“所以,网上才有个著名段子,防火防盗防闺密呀。”小姑娘嘎然而止,抓起好看的卡通水杯,咕嘟咕噜就是一大歇。

然后

纤指一动

嗖嗖嗖1几张洁白软纸拈在手里,在粉腮上轻轻擦擦,揉成一团,准确的扔进了墙边的废纸篓。“所以哇,大伯,您们可千万不要误解误会哟。”

钱锐气有些心疼,瞧瞧那被扔掉的软纸,然后点点头:“明白了,原来是内讧。”“不不不,大伯,您说错啦,”

小姑娘皱皱眉

急急忙的纠正

“这不叫内讧,而是坏人故意捣蛋。我己给我爸爸讲了,他说他跟着就派人来看看呢。”钱锐气板起了脸:“我知道,你爸是当官的,不是刚退休了吗?怎么着,留用还是返聘呀?”

小姑娘毕竟年轻,没注意危险离自己越来越近,反而不经意的随口答到:“他们公安,退了和没退一个样。再说,也不用他亲自出面的呀。”

钱锐气心里格登一声

原来是个公安啊

65才退,是个处座还是局座?妈妈的,说话要注意了。钱锐气年轻时,因脾气太犟和查夜的公安顶嘴,被拘留过一晚上,从此留下了一段难忘记忆。

也就下意识的有了一块心病,可钱锐气一直不明白,在他那个无法无天的年代,他的遭遇算是最好最文明的。

在他那个年代

先是军人,后是公安,是支撑整个社会最有力最主要的栋梁。

他不想想,栋梁之材,天之骄子,你一介小平民能与之顶嘴的么?没让你脱层皮打入十八层或者一枪毙了你个小王八蛋,都算是“以人为本”的了。888888888888888888888

饶是这样,老头儿仍把自个儿颈脖子子一犟,暗自唾骂到,是个公安又咋啦?老子遵纪守法不犯事儿,你咬我屁股臭,咬我鸡巴硬啊!

相由心生

言从胸出

老头儿有些狰狞的模样,把一直对他心存戒备的小姑娘,吓一大跳。小姑娘不小,和双胞胎姐姐一起大本毕业的她,因为生就一幅娃娃相,23岁的她,经常被外人认为才16、7岁。

凡是女孩子都梦寐以求的6、7岁的巨大岁差,给小姑娘带来好处多多。钱锐气,不过是众多的误者之一。

小姑娘非但不小

而且绝顶聪明

稍一默默便明白过来了,又一个老愤青老单身嘛!因为婚介的缘故,这样的老愤青老单身,小姑娘遇得太多太多,不足为奇。

有的是一进来,就直奔主题,而且要求奇怪又高,动辄“最好比自己小15岁,体健貌端,勤俭持家,有收入,有医保,儿女最好不在身边。”

直惹得三个姑娘

在背后直瘪嘴巴

“你小伙子啊?来找即能陪睡又是护士的佣人是不?也不撒泡尿自己照照。”有的是一坐下,就连声问多少钱?会不会骗人的?会不会你们明天就卷款溜掉啦?

又引得三个合伙人

就在背后愤世嫉俗

“阿巴公,守财奴!这么心疼钱还想找老伴儿?留着进棺材算了。”有的呢,仿佛是青天大老爷控诉来了,态度生硬,愤世嫉俗,唾沫乱溅:“我这一辈子算看透了,当官的没一个好人。儿女也是白眼狼,有钱是爹,无钱是鬼……”

直气得三朵花儿

相顾无言花容失色

罢罢罢,为了业务也为了利润,陪着笑脸,揣着小心算了。可这还仅限表面,接着挖下来,文化呀收入呀和个性呀什么什么的,还有许许多多的啼笑皆非。

其实,钱锐气一进来,小姑娘瞟上几瞟,就在心里给他定了位。因为第一次接待钱锐气的,是她姐姐芳菲。

按婚介行规,谁第一次接待你,谁就对你负责到底,直到你彻底脱离为止。以后,来芳菲婚介的钱锐气,基本上也很少看到芳草。

所以

小姑娘对他并不太认识

那么,小姑娘给钱锐气定的什么位呢?老愤青,老单身,衣着邋遢,不讲卫生,说明这老头儿平时生活习惯不好。胡子拉喳,脸孔像从没洗过,离人近了有一股难闻的汗臭味儿,说明了他的确是来找老伴儿的。

不过呢,除了前面二项的“老”字,其他毛病都可以谅解,也都可以纠正。上了年纪的老男人嘛,尤其是单身的老男人,人人一样,个个如此。

只要有老伴儿

在身边一唠叨

一纠正和一逼迫,基本上都能痛改前非,重新活得像个人样。可眼前这个老头儿,却有点特别,好端端的,怎么突然脸色就变得狰狞?

然后又一挺身子,偏着花白脑袋,犟着满是皱褶的颈脖子,就像在与谁呕气一样?哦,我想起了,一定是我刚才说到我爸,让这老头儿想起了什么事情?

不行

快打电话,让姐姐回来。

现在办公室里就我一个女子,太可怕啦!于是,小姑娘抓起手机就开拨。钱锐气的手机也响起,老头儿抖索索的掏出来,眯缝起眼睛打开,凑近了耳朵。

“谁呀?”“我,孙子,”顿顿,大约是觉得这前名儿的确难听,为显老交情的孙办事员,又扯开了嗓门儿:“是我,孙办事,你陷在那洞里了,还是泡在那水里啦?怎么半天不出来?茶都凉了。”

“好啦好啦,正聊着呢,”

顾着男女有别,老头儿尽量控制着自己的嗓音。

“我马上到,马上到。”嗒!老头儿关掉了手机,紧接着,嗒嗒,脚步声一响,丽影晃悠,婚介女老板进来了。

芳菲没有走远,就在对面的理发店做发式。傍晚,芳菲正在店里工作,闺密和男友找来了。因为二闺密己谈了多次,基本上就一些分手细节达成了一致,芳菲略对二人点点头,并没太在意。

可她没料到

自古10个说客,不及一个夺客。

己基本上同意了的闺密,会来个全面翻悔。最主要的一点,就是自己离开后,芳菲婚介必须改名,不得再冠以“芳菲”二字,至于你愿意叫什么,除这二个字外,尊听悉便。

芳菲自然不答应。于是,砰!哗啦啦!咝咝咝!吱溜——儿……芳菲芳草姐妹俩奋勇抵抗反击,哪里敌得过,一心就要在女朋友显威风的小伙子蛮力?

芳草号哭着

溜到一边给公安老爸打电话

可老爸似有难度:“嗯,没事儿,我现在外区办事,我打电话让他们来看—看。”结果,直到前闺密携着男友的胳膊,兴高采烈的离开,公安老爸及其手下,一直没露面。

呆若木鸡

呆头呆脑

姐妹俩只好收拾收拾,坐在办公室相对掉泪。伤感一歇,爱美如命的芳菲,从镜子里看到自己的一头乱发(那是刚才与前闺密抓扯时的佐证)。

想想反正就这样了,伤感无用,愤怒害己,干脆出去重新整整发式算了。吩咐妹妹看店,芳菲便直奔理发店而去。

发式还没完全理好

芳草的手机就响了

心有余悸的芳菲,一看是妹妹手机号码,和老板娘打个招呼,连钱也没付,拔腿便跑。“你好,钱大爷。”“哦芳老板,你好。”

钱锐气也招呼到:“正和你妹妹聊着呢,哎哎,芳老板,今晚你漂亮,好年轻,好有气质哟!”当然,这不需要这个糟老头儿奉承,芳菲对自己一向自信。

更兼才洗煎了

新烫了新发式

更显肤色白哲,水肤皮润,容光焕发,端庄秀丽。“谢谢钱大爷,到底是钱大爷啊。”芳菲客气又礼貌的对老头儿点点头,同样奉承得对方高高兴兴的。

二人略聊聊,芳菲直截了当的说:“钱大爷,请放心,事情己经过去了,店子依然好好的。我之所以不清理门面,就是有意要让大伯大妈们瞧瞧,经过劫难的芳菲婚介,还能不能取得大家的信任?”

说罢

问妹妹

“昨下午,你接待的那个大妈资料呢?在哪?给我。”芳草就抓起鼠标点点,嘴里念念有词的,一会儿高兴到:“姐,看,这儿呢。”

芳菲凑过去细看看,示意妹妹让开,然后对钱锐气说:“大伯,您坐过去看看。”钱锐气一点不客气,迫不及待的就坐了过去。

理论上

缴费升级为黄金客户

婚介方在一年内,免费反复为客户推荐,直到客户满意为此。实际里,这样的难度很大。因为,无论恋爱和脱单,男女相识并走到一起,实在是个缘分。

有的人运气好,或许不用1年,就能找到与自己情投意合的另一半。有的人就不行,别说365天,即便3650天,也未必能碰到心仪的人。

生活中

充满了变数的诡异

不是仅凭良好的愿望或金钱,就能达到自己美好目的的。或许,钱锐气就属于后者。屈指算,自从10年与前妻离散,钱锐气有9年时间,不是奔波在相亲的路上,就是在相亲。

芳菲婚介,不过是他缴费登记的众多婚介所之一。人老了,就固执,越固执就越自以为是更加坚定热情,直到终身。

人类这种奇特的老年行为

社会学家称之为“老儿童”

医生称为“妄想症”,文学家称为“落日辉煌”,而喜欢实话实说的老百姓,则直来直去的呵斥为“老神经”“老不正经”

65岁的钱锐气,大约正是这种“老神经”和“老不正经”。不过呢,这个老神经老不正经有点特别,特别就在于他——喜欢较真。

当下

钱锐气坐定

睁大眼睛,聚精会神的盯着屏幕:某大妈,属马,老伴因病新亡,独女移居欧洲某国。本市某国有医院护士长,独居住房,自有产权,善持家,觅66周岁内体健身貌男士……

几番读罢,眨巴着眼睛不吱声了。看似和妹妹轻声聊着的芳菲,一直暗地里瞟着黄金客户。芳菲老板,其实对这个钱大爷的印象挺好。

从纯女人角度上看

钱大爷虽然脾气暴了一点

衣着邋遢一些,可身体状况不错,而且有养老金和医保,还有一套自有产权的小住房。特别是最后一项,芳菲近水楼台先得月,在桃花小区物管处,对此了解得清清楚楚。

甚至连小住房是他和前妻离散时,前妻要了家庭全部积蓄11万人民币,而钱大爷,却要了这套二室一厅的细节,都了解得一清二楚。

更重要的是

桃花小区存在己有10年多历史

10多年前的说法和今天,基本上是二个概念。比如10多年前的1万块,就只能相当于现在的1千块,比如10多年前最好的猪后腿肉,1块3/斤。现在足足翻了10倍多,25块/斤……

所以,钱大爷这套10多年前所谓的小二室,实际上等于现在的中三室,因为它除掉阳台,足足有90多平方。

90多平方啊

是什么概念

若按现在本区房价1,2—1.4/平方算,就是实打实的百万之巨。因此,说实在的,芳菲从来就对钱百万暗地里另眼相看,只不过钱大爷自己不知道而己。

在商言商,入行随行。聪明能干的芳菲绝非浪得虚名。芳菲婚介之所以能做得风生水起,与芳菲自身的素质和实力,紧密相关。

闹事的前闺密

当局者迷,一叶遮目。

当她真正明白过来,悔之晚矣,这是后话,暂且按下不表。钱大爷投石问路后,没太费力,芳菲就通过别的途径弄明白了,这个钱百万,原来在四方撒网,八方出击。

因此,为了拉住这个黄金客户,芳菲基本上是没有保留地,每次拿出的几乎都是自己最好最可靠的资源。

可以这样说

凡是粘到“介”字儿

基本上都是智力与实力的博弈,你看那洋洋洒洒的房介,婚介,学介或医介云云,三方周旋,真真假假,全为了一个“钱”字儿。

初入道的芳菲,也曾吃过这个亏。来登记的双方,表面诚恳,目的明确,却鲜有实话实说。刚起步实力尚小的她,也无力去具体核实查对。

只尽量撮合双方收费

让自己先活着后再说

结果,不是这方气势汹汹的找来,就是那方气极败坏的拦路,原因,对方根本不是那回事儿。比如“某女,温柔善良,因故离异,寻……”

结果,随着双方的深入接触,温柔善良变成了河东狮吼,缴了不菲介绍费和恋爱费的这方,自然不干了。

又比如

“某男,体健貌端,收入固定,因故单身,寻……”

然而,随着恋情和了解的升温,某男的“体健貌端”变成了虚弱多病,“收入固定”变成了每月屈指可数的低保……

那么,现在这个呈现在钱大爷眼前的这个“某大妈”呢,却的确属实,或叫基本上属实。既或在字眼儿上有一点粉装饰拔高,那也无伤大雅。

事情真正成后

双方一笑,烟消云散。

如果一个沾“介”的小企,全都是假冒伪劣,那它也就只能乖乖儿消失了。其实,这个货真价实的护士长,存在于本市区各大中小婚介的登记本和电脑里,己很有一段时间。

她的讯息情况,是芳菲老板花了重金,从其他婚介老板手中买过来的。因为情况属实,自从到了芳菲婚介的登记本和电脑里,在芳菲的巧妙运作下,己为她赚回了付出的买金。

目前是赚一个,算一个。

有一分,多一分。

当然,现在还算有良心和不迷糊的芳菲姑娘,也的确想把她推荐出去。因为,时过境迁,现在的单身己成时髦,谓为潮流。

质优乃至于高素质的真货,越来越多,过去那种“一真带百假,全靠嘴巴讲”的工作工作思维和操作套路,应该有个较大的提升和转变了。

婚介江湖

也和其他江湖一样,随着时代发生着越来越明显的变化。

本来呢,按理黄金客户规定,推荐成功与否是不会再收费的。可由于这个“护士长” 货真价实,而且与钱大爷的年龄也挺相配,事情就没这么简单了。

芳菲边和妹妹演戏聊天,边在心里盘算着,如果钱大爷提出见面,无论如何也得赚他一小笔,只是,这个钱百万鬼精,以什么名义才会让他乖乖掏腰包呢?

“钱大爷,怎样?”

话儿幽幽柔柔的

瞟见老头儿若有所思地一直盯着屏幕,芳菲轻轻碰碰妹妹,意思是。看我的,学着点,开了口:“你属蛇,她属马,蛇马相配为大吉哦。”

钱锐气收回眼光,点点头:“是倒是,可是,”“钱大爷,没有可是,”芳菲自信的抖抖新发式,双手抬起,轻轻抚理着黑油油的头发。

“昨天她来登记后,我就叮嘱芳草,给我们最好的十几个黄金客户留着,其他的初入者,一律不推荐的。”

芳菲的话滴水不漏

无隙可穿

并巧妙地把至今包括钱锐气在内,不过才6个的黄金客户,提升到十几个,这让老头儿直眨巴着眼睛。事实上,经过近8年与婚介打交道的经验,钱锐气己从最初的懵懵懂懂,进化到了今天的大致明白。

钱大爷不算太笨,近10年的单身生活,又培育了他的戒备警觉,因此盯着屏幕细细读毕,他立刻感到好似有戏。可再细细琢磨琢磨,又陷入了沉思。

现在呢

给芳菲这么一激励

钱大爷忍不住问到:“芳老板,这上面说她,老伴因病新亡,请问他走了多久?”“大半年”芳菲毫不在意,随口而答。

其实,那老头儿走了多久,芳菲哪能知道?可就近不就远,却是明智的。远了,容易让对方怀疑其中有假。

这样的货真价实

饶是生前感情再好

除非坚持守寡终身,否则不会等个一年半载,又来登记征婚。太近,也不行。中国的传统观念很浓,另一半的亲人和亲戚也不允许。

大半年,才是个可伸可缩,能自圆其说的理想时间段。“嗯,不远不近,刚合适。”老头儿自言自语的,又问:“请问,是得的什么病亡故的?”

“肝,嗯,这个嘛,”

芳菲舌尖有些打绊

暗暗叫声好玄,幸好及时刹车,差点儿着了钱百万的套路。需知,这可个大事儿,因病而亡?什么病?如果是什么传染病,那还了得?

正当青春芳华的芳菲姑娘,百事皆有兴趣,因而懂得也多,至少不会太离谱,随机应变,思维敏捷,唯独对病灾,无法说出些个靠谱的道道。

只好支吾其词

脑子急切的转动,寻找托词。

可是,己把她第一个字听在耳里的钱锐气,开始了追击:“你说的是肝病,对吧?”他盯着漂亮的女老板,不紧不慢的按照自己的理解,进一步深化。

“肝病,就是指肝上有病,这一般都是指肝炎。肝炎又分甲肝,乙肝,具有很强烈的传染性,终生吃药,终生得病,医不好的。”

芳菲猛然站起

委屈万分,叫苦不迭

“钱大爷,不是这样的。你听错了,我说的是干,时下时髦的网络语言,意思是哎,表示高兴和调侃。真的,是你听错了。”

不愧是混迹于婚介江湖的亲妹妹,不用姐姐暗示和递眼色,芳草也站起,连连证明:“钱大爷,可能是年龄和性别缘故,我姐说的的确是‘干’,不是肝,我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平时她都习惯于这样说的。所以呀,姐,”

芳草面对芳菲

就故意数落到

“还有,越来越喜欢网络语言,还把它们用于工作中,这是不对的。”而芳菲,也不服气和不安的,扭头对妹妹不了然的呶着嘴巴。

青出于蓝胜于蓝

此时无声胜有声

双胞胎姐妹的精彩双簧,居然就把钱锐气糊住了。特别是芳菲老板那副,逼真到极致的表情和肢体语言,彻底打消了他最初的疑心。

以他沧海桑田的阅人经验,他想,这种表情是发自内心的,也只有她的亲妹妹,才敢于当着外人这么数落她,从而印证了她的确说的不是那个可怕的“肝”字。

心里这么一判断

脸上自然会流露

精明的芳菲老板,立即逼单:“我觉得,钱大爷您好像对她有顾虑,所以才会听错。这样吧,嗯,反正候着的人也多,我看,”

“不行”钱锐气终于拍了拍桌子,站起来:“即然你己经给了我,就不能再给别人介绍,”这话,可是个明显的漏洞。

在妹妹协助下

转危为安的芳菲,露出了微笑。

紧逼不放:“那怎么行?钱大爷,你是知道我们婚介规定的呀。”钱锐气只得点点头,马上要求推荐并见面。芳菲则故作为难,拉拉妹妹,转到一边儿作悄悄商量状。

然后转身说:“钱大爷,找她的人的确多,比你年轻和有钱的,也多。当然罗……”一番貌似推心置腹的换位思维后,挑明只要老头儿付150块的“独见费”,最多明后天就推荐并见面。

钱锐气立即意识到对方是趁机乱收费

本想拒绝,却又犹豫不决。

相亲难,难相亲,近10年的漫漫相亲征途,基本上让钱锐气彻底变了模样。10前,年方55岁的钱锐气精神抖擞,步履如飞。

精,气、神儿都在男人的最佳年龄段,却不得不与前妻离了。在这之前,结发夫妻的俩口子,和中国绝大多数那个年代的夫妻一样,感情不浅不深,关系不好不坏。、

在艰辛而琐碎的生活中

默默的抚养着独生女儿

钱锐气和老伴儿都是普通工人,万幸的是二人都在铁路局工作,离那些年的下岗呀打工呀再就业呀什么什么的,距离有点遥远。

好容易熬到女儿成人,考进了北京城,老伴儿也退了休,钱锐气却突然提出了离婚,老伴儿居然也默认。亲人和朋友都很惊讶,纷至沓来,苦口婆心的相劝,终无果。

在老头儿坚决的要求下

曾经的结发夫妻,各奔前程。

其实,这是钱锐气和他那一辈结发夫妻的痛。这痛,或男或女都有,感觉到,说不出口。事实上,始作俑者是他们那个年代受的教育和启蒙。

决定了那一代人在表象恩爱和水波不兴之下,惨淡剜心的感情悲剧,这就是人欲的压制!拿到现在呢,就是夫妻生活质量低下,彼此满足不了,或对方患性冷淡。

这一点

放在现在毫不困难

抓起手机,打开电脑上网一搜,琳琅满目,蔚为大观,一看就明白,一读就懂。明白读懂的俩口子,基本上都能坐下来协商,或什么或什么的。

平和地离,高兴的留,双方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可怜钱锐气那个年代,哪有这条件?更受传统道德的制约和社会审美的需要,双方都只能忍在心里。

看在老父母和孩子份上

真感情的,忍着熬,三十年媳妇熬成婆嘛!

关系一般的,吵闹打架是常态。这之中,又尤其以男方为主。因此,那个年代的男人,在这儿是指一般干体力活儿少文化的男人。

包括钱锐气,基本上都以“粗鲁,酗酒,打老婆。”形象,出现在那个年代的各种书本,社会读物和现在纷至沓来的回忆之中。

其实,现在认真回想分析起来

这实在是个天大的冤案,不提。

话说与结发妻离散后,尚还“体键貌端”的铁路工人钱锐气,回想着发妻的好,一直犹豫不决,在女儿的劝说下,还曾打算和前妻复合。

可伤了心的前妻坚不同意。这事儿拖了近二年。钱锐气忍受不了孤独和无性的日子,就毅然开始了征婚相亲的万里长征。

这一长征

崎岖坎坷

始终被大大小小的假话,勾当,诡计所追击,阻截和轰炸的钱锐气,吃尽了苦头,在不断付出的同时,也磨练得眼明心亮,意志坚定,收敛和改变着自己……

“可是,你不是说?”毕竟是现金,而且高达150块,老头儿还打算最后努力争取:“我们黄金客户,”“我是说过”

瞅准机会的芳菲

就爽快的承认了

还朝办公室墙上的一溜小玻璃框,点点头:“白纸黑字写着,公开挂着的呢。可是钱大爷,您老也不是一般无知的大伯,您知道,规定是死的,人却是活的,”

“不说了,我懂!”老头儿有些矜持的扬起右手:“我懂!”妈的,不就是150块?老子还缴得起,每月差不多3000大洋哩,哪里不节约点抠一点就出来了?

“但是,我得先把话说在前面,”

“放心,钱伯。”

芳菲也扬起了右手:“你要说的,我都明白。好歹我们也合作了大半年,虽然暂时还没成功,可我的为人,想你心里也有数。”

钱锐气点点头,开始掏腰包。不错,这可不是纯粹字眼儿上的比喻,的的确确是必须掏腰包。这是个在当年花5块钱,就能在各地摊上买到的黑色猪皮腰包。

虽被日子磨得斑驳陆离

可质地良好,巴掌大小。

内分三层,一根粗大的拉链,从底端向上包一大圈儿,再拉到底端,背面扎上一个宽宽带扣,穿在皮带上,系在腰上,春夏秋冬,实用方便。

在钱锐气这种“大爷”级年龄段的老头儿,甚至中年男腰上,处处可见,己是他们生活中的必须品。论理儿,人家在打开腰包,旁边的人就该自觉的转身,或把眼光溜向别处。

就好像在商场

购物用卡付帐

收银员把POS推给你,说声“输码”就把自己脑袋扭向边儿一样。可是,双胞胎姐妹不知出于什么心理,有点像是恶作剧,众目睽睽的瞧着老头儿。

钱锐气当然意识到,可又不好扭身或不客气的提醒,只得加快速度。拉链被老头儿抖索索的拉开,里面无拉链三层的内容,就尽现了出来。

靠壁

放着身份证

二合一(医保和养老金)银行卡,交通卡。中层,放着整齐折着的纸币。外层,插着小巧的老人手机,弄得本还算宽余的腰包,涨鼓鼓的。

但凡你在小区和街上,看到皮带上系着涨鼓鼓腰包,东摇西晃的中老年人,你不用猜测,那里面的内容基本如此。

钱锐气的食指和中指

有点费力拈出了纸币

捎带出了几枚1毛和1元的硬币,骨碌碌的掉在地上。不待他弯腰,芳草就低头俯身替他捡拾。“谢谢”老头儿面无表情,慢吞吞又有些赌气的打开纸币。

芳菲看到,居然是一大迭百元大钞,大概有2000多块。大钞中夹着50或10块的中小钞,磨旧的,卷了边儿的,半新的,各归其位,折得整整齐齐。

老头儿抖索索的

选了一张相对较旧的百元钞

那张整50元的呢,因为面相好,崭新挺括,老头儿没舍得,而是拈了五张10元,一起递了过来。芳菲攥在手里,叮嘱到:“钱大爷,不能带么多现金在身上,还是用卡安全。”“太麻烦”钱锐气回答,一面伸出右手:“用过,不习惯。”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