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单身情歌 第18章 峰回路转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0-03-25 13:41:43  浏览次数:84
分享到:

话说,那达达小哥第二天送餐到芳华小区。

刚进小区大门就被保安拦住,左纠右缠的一起到了物业保安部。

趁人之危,顶了正角儿,正主持保安工作的副队,一番吞吞吐吐后,终于言明了自己的意图。达达听了,差点儿没笑掉大牙。

原来,由于市一院专家们的集体坚持,那位小偷老兄不但摆脱了牢狱之苦,而且还通过家属,对小区物业提出了巨额赔偿要求,包括什么精神赔偿,道德赔偿和原则赔偿在内,一共是500万元人民币。

物业自然叫苦连天委屈不平,立即提出了抗诉。

可是,鉴于此事儿具有的代表性,特殊性和重要性,并且正在慢慢发,弄不好,有野火燎原之势,上面回答:尊重科学,吸取教训,望迅速处理好该事儿,以利更好搞好小区物业工作云云。

物业接到此领导指示,只好迅速开会,紧急商量对策。好在人多力量大,点子层出不穷,个个令人拍案叫绝。

物业副经理集思广益再三选择,选出了A点。

何谓A点?即通过说服工作,要始作俑者承认是自己看错了人,结果上前询问与对方发生了矛盾。兼于当时二人都不冷静,矛盾激化,进而乃至大打出手,报假案,造成了这一天大的误会。

很明显,就是要始作俑者说假话,代价是,此案一经撤销,始作俑者表面上给予严肃的教育批评,暗地里却获得人民币一万元的委曲求全奖,并被选为芳华小区的荣誉业主,享受物业费10年内减半云云。

对此弊多利少的A点达达当然不会答应

看来对达达的拒绝,对方早胸有成竹,于是,开始慢慢加码。三个钟头后,委曲求全奖金加到了五万块人民币,达达仍是摇头。

对方无奈只好说实话:“达达大哥,你也知道,市区见义勇为奖最低10万元,这是底线。如果我们直逼这个底线,事情就起了质的变化。所以,五万元只能是我们能拿出手的最高顶。当然,达达大哥,你是明白人,我在明白人前也不说假话,10万块我们拿得出,可那样一来,还用得我一再说明吗?”

停停观察观察对方神情又到:“细水长流,来日方长,作为本市连续八年的市级优秀物业,不会亏待你的,这一点请相信,我们可以立字据为证。白纸黑字,铁证如山,经过国家正式公证,谁敢违反,说话不算数?”

达达仍然不答应,或叫不敢答应。很明显,如果自己一签字承诺,就是再多的金钱也挽不回自己的形象,这后面的大半辈子就此毁掉。

然而,不这样。

又不可能走出物业办公室达达己不是刚出象牙塔的大本生,他知道,在这个物质世界,人欲横流,利欲薰心,为了达到目的,不惜铤而走险,杀人灭口甚至毁尸灭迹的,大有人在。

传销,就是一个活活存在的血腥案例。记得自己刚毕业,急于想找到工作误入传销时,曾亲眼看到过此罪孽。

一个显然也是刚毕业到处找工作的女大学生,被同学兼闺密骗来。

不但倾尽其最后的财产,被迫购买所谓的“最新高科技保健粒”,而且还因久久拉(骗)不来下线,每每当着员工被老师(上线,也叫帮主)殴打。

羞辱焦虑和走投无路之下,女生奋起反抗。结果,不但遭来更猛烈的毒打和不准吃饭,还被老师当着众男女员工的面,下流的脱光衣服公开进行污辱。

不堪凌辱的女生终于在又一次公开课后,趁看护人员不备,吞钉自杀。

可是,或许是第一次自杀没有经验,也抑或是怕疼护痛,铁钉虽然吞下了肚子,却并没有致命,只是疼得死去活来,呼天抢地的惨叫着。

按理,到了这种以死抗争惨烈地步,有点人性的老师该让步了。其实,所谓的让步,也不过是停止对其公开下流的人生侮辱,缓缓拉下线的速度罢了。

然而灭绝人性的老师不但不让步

反而命令全体员工紧急集合,当着大家把淹淹一息的女生衣服脱光,往其下体硬塞进一个大号电棒,用布条紧紧扎牢其嘴巴和四肢,然后扭开电源开关……

被公开凌辱惨杀的女生,被一床棉絮严严的裹着背了出去。就此,一个鲜活的生命,从这世界上永远消失了。

紧闭的门外窗外楼下人声鼎沸,热热闹闹,张灯结彩,人们正为迎接庆祝建国××周年而忙忙碌碌……

看看副队并不显得焦燥,而是镇定自若的脸孔,达达知道,自己碰上了一个老江湖。任何迟疑不决和借口拖延,都可能换来杀身之祸。

可不这样,又怎么办?所以,一番激烈思考后,达达摊牌到:“你知道,这对我很艰难。虽然能得到一笔委曲求全奖金,成为小区的荣誉业主,可我的后半辈子就彻底毁掉了,这可让人真不好受。”

副队露了个十分同情加上受莫能助的微笑

“我们可以考虑,加快弥补不足的方式方法和速度。”达达点点头:“这点,我深信不疑。毕竟,由我一个人承担,挽救了大多数人,不这样做,你的良心也不好受。”

副队立即做出了痛苦万分的状态,点点头。“好吧,我可以答应,不过,我还得再考虑考虑,请给我一点时间。另外,我靠外卖工作赚钱养活一家人,不能破坏了我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敬业形象,因此,”

副队的确是个老江湖

深知欲速则不达之道理,略一思忖,便答应了:“谢谢配合,不过,最好不要超过明天以内,领导追得急。另外,赵书记也对此给我们打过电话,”

意味深长的看着对方:“催问过对此事的处理,所以,最好不要超过明天。”站起来,对达达伸出了右手。达达装没看见,转身即走。

临出门时副队又叫住了他

“哎达达大哥,你那桃花小区甲1栋8—3,十余年啦,装修太旧,需不需要我们帮你半价换换?放心,我是认真的。我这个人,对和我们配合的人,从来都是心存感激的。”

达达当然听出了他的话外音,冷冷的笑笑:“谢谢,不必麻烦啦,有空常来坐坐,喝杯淡茶,再见!”“好,再见,我想,明天以内,我能听到你确切的答复。”

“放心,会的。”达达走了出去

一直守在门口的二个保安,谦恭的对他微笑让路:“大哥,慢走!”对这类小娄罗,达达只是翻翻白眼皮儿,扬长而去。

虽然出了物业,可达达知道,后面一定有人跟着。想想小芳姑娘还在特3栋9—3等着,如果自己这样对直走去,会对无辜的小芳有影响,干脆,咱俩就来斗斗智,兜兜圈子,我自己也顺便试试智商。

达达掏出了手机“小芳姑娘,我正在来的路上,只是,你能多等我一会儿吗?”

“行,不忙的,”听小芳姑娘语气,不以为然,好像还有点儿高兴:“我也正在减肥呢,不忙的,”达达心里有底了,攥紧手机一回头,一个身影往侧边一闪,不见了。

达达冷冷一笑,屁,还多年优秀物业,训练有素,就凭这本事儿?走过一段路,是假山湖水。达达坐在假山石上佯作休息休息,突然朝一旁小路拔腿就跑。

小路树木茂密草丛深深伴着斑斑斓的繁花,煞是好看,是开发商当初特意打造的所谓湖畔风景。达达几步冲进,随即扑倒,一眼看到身边有一截手指头粗的树干,一把抓在手里,然后,头伏得尽量低的瞅着前面。

稍会儿,踢踢哒哒的跑步声传来,越来越近,越来越慌乱,身影一晃悠,昨天现场那个小保安跑了过来,边跑边呼嗤的直喘气儿。

说实在的一见是这个屁大的小保安,达达顿时没了玩儿兴趣。

小保安大约十七八岁吧,个儿倒高高的,可单薄得可怜,营养不良的脸孔上,嵌着双有事无事骨碌碌转动的小眼睛,仿佛风都可以吹倒。

想想真是奇怪,自己桃花小区也有这么一个小保安,居然连身板儿也一模一样,自己从来正眼都没看过他一眼。和这样的小保安过招,真是有伤小雅,有碍观瞻。

踢哒踢哒踢哒小保安跑过了一分钟后,又踢哒踢哒踢哒的跑了过来。因为前面就所谓的湿地了。达达攥攥手里的树干,本来想用它向前一伸,让跟踪者跌个狗啃屎的。

可现在,完全没必啦。这么个无味儿小保安,有劲吗?“嗨”等小保安跑拢,达达突然站起,吓了小保安一跳:“原来,你躲在草丛里啊?”

“好玩儿不”达达微微笑顺手把那树干用力一扔,啪!又吓得对方退后二步,居然一下拉开了架势。达达摇摇头,悲怜的哼哼:“唉,看你那小样,算呼,自己回去吧,让副队另选一个来吊屁股,真没劲儿。”扭身就走。

大约是对方的悲怜和鄙夷,激怒了小保安。这小子嗷的一声:“看打”就扑了上来。达达扭头瞅瞅,根本就没放在眼里,自己继续走自己的。

小保安飞快追上了一拳击在达达背上可是还没等达达扭身回击,他自己却因身体单薄,绊在小树干上,一个倒裁葱摔得哎呀连天的。达达鼻子哼哼,继续走自己的。

然而,忍痛挣扎着爬起来的小保安,居然又拉开架势追了上来,还边追边喊:“你个缩头乌龟,吃俺老孙一拳。”

听到他还带着稍许奶气的叫嚣达达眨眨眼睛,哼,这喊声好熟,好像在哪儿听到过?

思忖间,小保安又追拢了,呼地就是一拳打来。达达有些腻烦了,双手一架,身子侧侧:“好好,小子,你既然一定要讨打,我们就到前面比划比划。在这儿,莫说我堂而皇之一条汉子,欺负了什么也不懂的少年儿童。”

小保安气得咬牙切齿:“好好,达达小哥,说得好。走!”达达就嘲弄地右手一挥,让身子:“小英雄,你请!”

小保安也不谦让气哼哼擦身而过,领头走向假山前的小平坝。

达达在后面慢吞吞的蹭步,心里简直腻烦透了,牙疼似的挤着空气:他妈的,这算是什么哇?我怎么会给这么小崽子缠上啦?

动手让人笑掉大牙不动手?又一时摔不掉。想想匆忙离去的发小,正在家里等着的小芳姑娘,还有明天内的回答,达达小哥使劲儿摔摔自己脑袋,认定这都是自己气质造成的,二个字儿,活该!

大本生知道,人有四种性格类型,而自己的胆汁质抑郁型(bilious temperament),是其中之一,其特点是情感发生迅速、强烈、持久,动作的发生也是迅速、强烈、有力。

属于这一类型的人都热情,直爽。

精力旺盛,脾气急躁,心境变化剧烈,易动感情,具有外倾性。

科学的东东我不懂,反正就这方面我是吃了不少亏。记得那一年在乡下,算啦,太远了。还是那一年在学校,噢不行不行,怎么成了痛说革命家史,谁听啊?

还是想想这一次吧,当时我就不该上前去拍小偷的肩膀。这年头,许多人明知道你是干什么的和想干什么?可只是暗自提防,只要不伤到自己就行,表面就是不说破。

有人叫这“成熟练达”有人称这“圆滑大气”

还有人说这“谨小慎微”,可现在想来,人家就是做得对!人性本能就是趋利避害,趋炎附势。选择这样做了,不会给自己带来任何不适,只会平安,平静和长寿。

我倒好,这么一见义勇为,弄得现在哭笑不得。想到这儿,达达小哥心情有些沉重。副队最后的提醒,无疑是警告自己,莫耍花招,小心失火!

想想吧连你所谓生死朋友发小的老爹,都在追问催促这事儿,你还想找谁告状去?

再说,你住的小区,地名儿和房间号,人家也知道得一清二楚,你还能往哪儿躲藏?要说不怕,假的!可是,怕也不是个办法。

历史经验提醒着我,凡是这类肮脏的造假事儿,可以遮蔽一时,不能遮蔽一世,到头来都不会有好结果。

也就是说我答应了也许可以暂时无祸

但头上的刀却在一直悬着,说不定哪天就会呼啸劈下,身首异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妈的哟!达达忍不住愤怒的骂将起来。

可是在骂谁,达达自己也不知道,反正,就是想骂人。小路很快就走完了,达达一脚踏上坚硬的小空地里弄,手机响彻云霄,凑近自己耳朵。

“你好,我是达达小哥,饱了没公司A005号,”

“我呸,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训练有素?”

是发小,达达一伸脖子,号叫起来:“正找你呢,在哪?”“上班”“你还有心上班?我可要倒大霉了,”

达达瞟瞟小空地上的小保安,旁边还有几个抱着孩子溜溜达达的大伯大妈,背过身子:“给缠上啦,跟踪服务,取明天内回答,回不了啦。”

一面把手机用力贴紧耳朵这时候的达达小哥,是多么希望能听到发小的安慰和好办法。

可是,发小叹口气,幽幽儿说:“我爸刚给我打了电话,催问这事儿哩。”“赵书记怎么说”达达睁大眼睛,像紧紧抓住了救命的稻草。

“你爸怎么说”“还能怎么说?当官嘛,当然得,”大约,发小在那边恨恨的摇摇头,要不手机里怎么咣当咣当的:“唉,官场啊,谁叫他毕竟是我老爸呀?老兄,看来,我这次可真是帮不了你啦,怎么办?”

达达眼一黑差点儿跌倒其实,在这之前不管副队如何威胁,也不管自己一想到发小的老爸就有点心虚,自己对区委书记是抱着很大希望的。

说实在的,达达小哥和所有不得志的大小愤青一样,提到当官的就咬牙切齿,愤世嫉俗,统统称之为“狗日的贪官污吏”

然而发小父亲,区委赵书记的口碑却一直较好。

感谢历史的进步!感谢活在开放文明的当下!当口碑成为了执政党考查任用党员干部的基础之一,口碑也就拥有了真正的作用。

区委书记的口碑,来自企业事业,学校院校,来自城建民工,菜市场和大小超市……可是,如今连他也,唉,可见这事儿的牵连影响有,多大的广度和深度。

木秀于林风必吹之,赵书记啊!

“怎么办”达达茫茫然的喃喃喃自语:“你问我怎么办,我怎么知道怎么办?”“听我说,发小,”赵小发有些吞吞吐吐的。

“要不,干脆往上告,反正呢,官儿怕官儿,越大越压顶,只要从上上面一一追压下来,下来,”没了声音。

可达达的眼眶突然有些湿润哦我的发小,我的赵小发!鼓励我越级上告,可上面一压将下来,你爸,你爸首当其冲啊!“谢谢,谢谢,谢谢!”

达达小哥有些难过,居然想哭,发小好朋友帮忙帮到了这份儿上,大约也算惊天地,泣鬼神了。那边儿的赵小发,大约也给自己的提议吓坏了,抑或是有些后悔莫及,不再说话,嗒的关了手机。

一边儿传来了小保安的叫嚣“怎么,还真是个缩头乌龟呀?就瞎捣弄着什么东东?老子都等得感冒啦。”达达呼的抬头,瞪起了眼睛。

所有的怒气和郁闷,刹那间都像找到了发泄口,一揣手机,双手握拳,腾腾腾的走了过去。正带着孙儿孙女溜达着的大伯大妈,都被脸色铁青面相狰狞的达达小哥吓坏了。

有的慌乱呼叫着自己的孩子有的抱起孩子就跑小保安也不敢怠慢,深吸一大口真气,拉开了架势。可事到如此,达达依然顾着自己的名声,在快走拢的一刹那,他松开了双拳,深深的喘一口气。

然后盯住对方说:“行了,你走吧。自古男不与女斗,大不欺小。回去告诉副队,”话音未落,小保安居然大吼一声,跃在半空,腿劈拳打,扑了过来。

猝不及防达达被一脚猛蹬在右肩膀紧跟着,双拳对着他脑门击来。达达不是个武术爱好者,可因为出生农村,加之大学4年养成了早起跑步锻炼的好习惯,身体素质一直很棒。

紧急之余,达达下意识一蹲,对方的拳风掠过自己耳畔,竟然感到有一定的力度。目标闪开,一击未中,小保安随即一落地就是一个360度的扫堂腿。

达达躲避不及啪的被蹭倒后脑勺刚好跌在坝子边的草丛上,虽然疼痛难忍,却总算没有更可怕的后果。达达给彻底激怒,在草丛上滚滚,就虎的跳起。

这时,人到中年所能聚积和获得的能量,意识和经验,得到了最大的发挥。首先,达达意识到,小保安训练有素,有一定的擒拿格斗功夫,刚才,真是小看他了。

其次自己得以猛对静借自己的力气和身架,瞅空子抱住对方压下,小保安就发挥了不了长处,只要挨打的份儿。再看小保安,一击而中,一扫又中,有些得意洋洋,自以为是。

按照保安训练套路,跳到一边,继续拉着架势候着。跳起来的达达站定:“自古英雄出少年,看不出真有几下子啊。”

说着双拳一抖,作进击上前状。

以逸待劳的小保安,就紧张的抡抡双拳,瞪起眼睛防备着。“对了,你一定练过,”谁知,达达又开了口:“我看你有招有式,这要光靠保安训练是不行的,对吧?”

小保安居然不由自主的点点头。“你的动作,我好像在哪儿见过?”达达微微一笑,拉开了家常:“你是不是有个小兄弟,也在干保安,就在本区?”

“对哩,那是我亲兄弟。”小保安着了套路骄傲挺挺胸脯:“就在你们桃花小区,你的情况,就是他全部告诉我的。”达达一怔,这可没想到,是何曾相识,原来是那个就想穿越到明朝当太监的小保安嘛。

要说起来,达达也差点儿吃过他的亏。瘦削单薄无味的小保安,一上班就坐在保安亭里,边看小说,边忙忙碌碌,手脚挺麻利的,因此引人注目,可谁也没把他当回事儿。

一晚达达属下的江小白

就是那个因骂而赚了100块的外卖小哥,送餐回来心情不好,大约是又遇到了态度生硬的客户,推着电动车对准小门喝到:“开门”

本来呢,经地区经理蒋总和物业小谢主任协商,电动车可放在门外,也可放在门内。其实,门内门外差不多,唯一的区别,门内是小区,好像更安全一些。

门外

是一大块空地

入夜,路灯明亮,又刚好对着保安亭,所以从来没无故损坏和丢失。江小白如果态度温顺一点,小保安就会继续看着小说。

然后一伸手,把半米远的开关盒按按,那电动小门就会自行打开一条缝,入者只要轻轻一掀开就行。可江小白的喝声却恶汹汹的,小保安当既有些惊讶的抬抬头。

可没吱声

仍边看小说边伸出了手,按向开关盒。

可这时的江小白,偏偏又不极不耐烦的喝到:“快一点嘛,上班看小说,我要投诉哟。”小保安的手,缩了回去,然后,二人斗起嘴来。

跟在后面的达达一看不对,急忙劝到:“小白,算了算了,别和他一般见识。”不想,小保安将桌上的书举起,用力往桌面一扔。

“别和我一般见识?我看,不能和跑腿的一般见识才对。”

江小白将手中的电动车

往窗下一放,窜了上去:“有本事出来,老子今晚上就想打人哩。”伸手一按开关盒,冲进了小区。达达跟着把自己手里的电动车一放,匆忙扫了桌面一眼,正好看到那本倒扑在桌面的小说书名《穿越到明朝当太监》。

冲到门内的江小白,根本就没把小保安放在眼里,骂骂咧咧的就扑了上去,严阵以待的小保安一让,江小白扑了个空。达达趁势拉住了他。

没料到半秒钟之间

小保安扑了上来,啪啪二拳打在江小白脑门上。

年轻力壮,块头足足比对方高了个脑袋的江小白,晃晃差点儿跌倒。达达急了,顺势一把抱住了小保安:“你干什么?你怎么敢打业主,你的衣食父母?”

小保安大约给提醒了,没再动。这时,达达一个劲儿的给江小白使眼色,意思是趁我抱住他时,你上啊,不打白不打。

江小白懂起了

一下扑了过来

小保安下意识的想还手,却给达达紧紧抱住,动弹不得。江小白趁此机会,啪啪!同样二拳打在对方脑门上。

不过,看来小保安打时顾着了下手轻重,所以江小白没有跌倒。而江小白打时却使了八分劲儿,小保安白眼皮儿一翻,瘫软在达达怀里。

达达和江小白

都给吓坏呆住了

有人叫来了小谢主任,物业主任又带着保安队长。好一番折腾和赔礼道歉,最后以江小白赔偿500块钱的治疗费和当面赔礼道歉,和平解决。

达成协商后,保安队长把二人拉到了角落,掏出自己的苹果6S放一段录像,让二人“欣赏”。结果,让二人出了一背心冷汗。

小保安竟然是个幼儿学的练家子

若依了他真正放开手打,二人根本就不是对手……

正因为如此,所以现在的小保安一招一势,达达就觉得眼熟。“你们小区的保安队长,就是我们亲舅舅。

毕竟城府不深,大约是为了加强对对方的威慑,也是自己骄傲,小保安又强调到:“学的少林螳螂拳,拿过全乡的武术冠军,奖金3000块哟。”

“哦,这样啊?难怪都是高手啊?”

趁其不备,达达小哥不知不觉己经靠近了对方。

就在他准备使出全身力气,猛然抱住对方时,突然清醒了,即然如此,我又为何给自己乱上添乱?此时教训了小保安解气,可回到小区?

算了算啦,忍得一时之气,免了百日之忧嘛。“好,行了吧,算你赢。”达达双手一摊,站下:“我输啦”

小保安当然不知道

自己差点儿被对方一个熊抱压在地上,拳打脚踢颈脖扼的。

自然,理所当然的认为,牛高马大的外卖小哥,是被自己打服了,也跟着双手一抱拳:“行!愿赌服输真汉子,我达斡尔就佩服这种真汉子。”

说罢,上前一步,给对方深深一鞠躬。一直心怀鬼胎的达达,眼珠子骨碌碌的直转:啊哈,原来也姓达呀?看不出,这小子年龄不大,江湖气挺重,还挺侠义豪爽哩。

机会来了,机会来了。

可是,不忙不忙,这小子也挺狡猾狡猾的,慢慢来,顺其自然,顺藤摸瓜,免得他起疑,坏了我的事儿。于是,达达惊奇的瞪起了眼睛。

“你也姓达?兄弟,天下达姓是一家!我们这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认自家人?”小保安点点头:“我本来是想主动认你的,可没想又出了这事儿。”

“那个莫忙,达什么?”

达达的确没听清楚,他叫达什么。

“我们姓达的,是很讲究字辈份的,你叫达什么?”“达斡尔”“哦,达斡尔,斡字辈嘛。”达达作沉思状:“你兄弟呢”“达尔文”

“什么”扑嗤!小保安瞅瞅他,眨眨眼睛。达达好容易把冲到喉咙口的大笑,吞回去,继续问:“你舅呢”“达到目”“什么,达达木?”

“达到目,不是达达木,”

小保安有些不高兴了

“达达木是盆地,读小学时学过的。”“哦,一个是尔字辈,一个是到字辈嘛。”达达连忙小心的点点头,装腔作势的拈开了手指头。

“都是,嗯,都好像是,这,我得认真查查才行。”小保安直眨巴眨巴眼睛,半张着嘴巴:“达,哥,你懂易经八卦?”

这让达达一喜

哈哈

看来,这舅侄三人虽有点武功,可社会经验和文化知识却不咋的,我这么一顺竿爬,达达就变成了达哥?还拈着指头一瞎拈,就把他给唬住啦。

的确,达达哪懂得什么鬼屁字辈不字辈?完全是信口胡谄,临时乱编。看来,天不灭我,必有后福。接着,达达胸口一挺,双手一背。

“小达斡尔,你的功夫不错,可其他方面嘛,”

“当然当然”

小保安老老实实的点头:“火车不是推的,牛皮不是吹的,达哥你是大本生嘛,学了好多文化知识哟。我们就是文化知识太少了,所以,只好到城里来当保安混饭糊口。”

达达看着对方,微微点头:“有道理,不过,小达斡尔啊,自古英雄不问出处,草根也能君子天下。只要能干虚心,就会成功。”

“是哩,我舅也这么讲哩。”

接下来

达达就以十足的长房长辈身份(当然是他自己胡谄的),拉着小保安的手,坐在了假山凉爽的石头上,有板有眼儿的聊起来,直到小芳姑娘的电话响起。

要说,达达小哥这几年在外到处打工,真真是获益匪浅。在他查颜观色,顺话说话之下,小保安很快就竹筒倒黄豆——干干净净,把知道的全讲了,不知道的也跟着出主意想办法。

达达这才知道

这事儿蹊跷的突然反转,问题全出在副队身上。

副队,营级复转军人,由区人武部“介绍”到芳华小区物业保安队任副队长。要说,能在连年获得本市“优秀小区”流动红旗的高档小区,任保安副队长,应让副队是很满意了。

地球人都知道,小区状况的好坏,决定着物业收入的多少。而物业收入的多少,又源于其管理水平和管理档次,二者之间共为倚角,互为印证。

据说

获得市“优秀小区”流动红旗

由市物业管理委员会,奖励其现金10万元,二次,20万元,以此类推,上不封顶,下不保底,而在连续获得三次以上(含三次),小区物业高层领导,晋升一级工资(行业自拟等级;150元)到新马泰旅行观光一次,当年消费,不累存也不变薪。

这还只是表面上的,至于平时讲用报告,研讨进修和参观学习什么什么的,不计其数。以前那种只有精神奖励的时代,早己过去。

因此

真可谓是实在在的名利双收

因为行业实行的是“重奖罚,少而精”小区评选策略和标准,因此,小区能享受到名利双收的所谓高层,就大大缩小了职务。

具体是,小区物业主任,总支书记,保安队长,财务组长,工会主席,人称“五套车”,说白了,就是五个重要级别的正职,其他一律不算。

这样

就刚好把副队排挤在了“高层”之外

可以物业主任为首的芳华小区高层,完全忘记了军人也不全是“守纪律,有道德和服从指挥”,在部队是文职副营的副队,本来就不是个等闲人物。

据传,是因为自以为革命多年,水平比顶头上司高而全,在一次提级失败后,愤而自己提出复转的。

时逢中央正在反军内腐败

随着几大橄榄绿巨贼倒台

陆续有一些人自行提出复转。因为人所共知的原因,相关领导一律签批。副队便随着这股小风转到了地方。

长期以来,军地基本是二个天地,可以说,彼此对对方都仅停留在概念上,不甚了解。因此,颇有军人气概的副队,自然受到小区物业的欢迎。

可他们哪里知道

面对人人眼红的名利双收的超级实惠,副队没多久就红了眼睛,动了歪心眼儿。

其他林林总总的小动作,也就不细说了。因为,那些都在高层们所能容忍,甚至默认的范围。如今的物质世界,不用苦口婆心,不用谆谆教诲,也不用耳提面命,人人都无师自通,成了哲学家,思想家和心理大师。

所以,“与人方便,与己方便”“将欲取之,必先予之”和“能饶人处且饶人,相互理解比真诚”等,风行江湖,纵横捭阖。

结果

助纣为虐,养虎为患。

副队们的贪心和野心,都给滋养得越来越大。话说,众人齐心协力把那小偷擒获后,一歇海打胖揍后录了口供,弄到案发现场拍了照,双方都签了字。

尔后,保安队长命令将其关在队部地下室(会议室兼保管室)一夜,明早送区局处理。当夜,副队刚好轮到值班,除在小区大门和三个侧门值勤的保安外,小区高层的“五套车”和其他人,都正常下班回家休息了。

也是合当有事儿

副队照例外里内巡逻一番

忽感便急。要按他的军人习惯,早趁无人,窜到路边的小树林中,哗啦啦的就地解决了事儿。可副队是有心人,知道这是在本市数得上的高档小区。

连狗们猫们跟着主人外出溜达,有了便意都能撅起屁股,举起前肤叫着提醒,何况我堂而皇之副营级乎?

再则

本是不拘小节的副队,也有过一次终生难忘的教训。

那是刚被区人武部“介绍”到小区物业,荣任副队后不久一个下午,带队巡逻的副队尿急,走到一个无人处,习惯成自然的拉起那话儿就哗啦啦。

痛快淋漓后回首,但见众保安都瞠目结舌的看着自己,这才猛然回过了神。当然,事后也没人说什么,可那怪异的眼神,却让副队看得胆战心惊,恨得牙根痒痒。

想想

这还尚且只是些被他,压根儿看不上眼儿的小屁蛋子。

可是,咳,鄙夷的力量是巨大的,远胜过呵斥教训。自那次后,伴随副队二十多年的陋习,一扫而光。

再说副队急匆匆跑回队里的公厕,一番哗啦啦后,本想回到副队办公室,把正在热播中的军旅电视连续剧第×集,好好看看。

作为军队文职工作人员,喜爱军旅电视剧很正常。路过关押小偷的会议室,负有看守职责的副队停步,撩起猫眼儿上的小铜板往里瞅瞅。

这一瞅不要紧

吓得副队急切把门打开,冲了进去。

被塑料手铐铐着的小偷,正倦伏在地上连连抽搐。副队将其扶起来一看,更吓了一跳,这小子双眼紧闭,伴着周身的抽搐,嘴角正吐着白泡……

一番忙忙碌碌后,小偷苏醒过来,无力的瞅瞅他。当然认得他是副队,被抓到队部审讯时,保安作了介绍的,便指指自己的上衣兜。

副队不屑的瞅着对方

一动不动。什么玩意儿?

那上衣兜,之前可是经保安反复搜寻过的,屁也没有。然而,小偷依然对着自己的上衣兜呶嘴巴。看着小偷腊黄的脸色,副队心里一动,是不是这小子有病,兜里放着药啊?

对,一定是有病。要不,这小子抽什么抽,吐什么吐?不对,如果这小子真是有病,突然死在我值班之时,他妈的,我怎么就会没想到这一点?

副队扑了过去

初看看,掏掏和捏捏,没发现什么。

再仔仔细细的搜寻,这才发现,在他上衣兜后面,还有一个薄薄的暗包,里面揣着一张薄条儿。副队掏出来,是个电话号码。

这怪了,看这小子,长得清清秀秀,高高大大,像模像样的,据自己的识人经验,不大像出自偷鸡摸狗之家,倒像是?

咳咳

人不可貌相,水不可斗量。

受党教育这么多年,怎么反倒成了以貌取人的唯心主义者?副队在心里批评着自己,反复揣摸着这个电话号码,不得要领。

可不管怎样,小偷精心收藏着它,必有缘故,或者,正是小偷同伙的联系号码?也许呢,是他家里的电话?

略为思忖思忖

副队掏出手机,照此拨了过去。

只二声,那边就有人急切的拎了起来:“喂,冬冬吗?”“请问,你是,哪儿?”副队有些犹犹豫豫,对方一口标准的京片儿,让他不安。

作为文职副营级复转,副队对这种口吻中所包含的一切,都太熟悉了。果然,对方嗓门儿猛然提高:“奇怪,你又是谁?你是怎么知道这个电话号码的?”

居高临下,颐气指使,不容分辩,这让副队心里一喜,为自己的谨小慎微而高兴,逐清清喉咙,语气放得更软,清晰的将事情大致讲了一遍。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