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单身情歌 第25章 深夜告状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0-05-06 13:39:27  浏览次数:93
分享到:

“怎么样”

达斡尔也不回答,就是笑眯眯的作着V字状。

就像举着一面旗帜,越来越近。“达哥,请我吃外卖。”“行”达达含笑而立:“还想吃什么,一并说。”“就外卖,二盒榨菜肉丝饭。”

达斡尔的V字状换成了二根指头甩甩,然后,有点吞吞吐吐:“能来二包,”“你抽烟”达达敏感的问到:“抽了多久”“还没上瘾”

达斡尔有些畏惧“平时上班时间长,没人时,兄弟们就相互抽着完儿。”

“这个不行,更不能。”达达干脆的拒绝:“抽烟有害,你还小,对身体发育更不好。达尔文和你舅呢?”“他俩不,舅舅就知道练武,达尔文只喜欢看书,我呢,”

“就你不好”达达拿出了达哥的架势,呵斥到:“练武强身,读书明理,你抽烟能懂什么?从今天起,戒了!”达斡尔就点点头。

笑容重新回到达达脸孔“你看达哥我抽没有?不是学不会,而是明知那玩意儿有毒,偏要去吸,还自欺欺人的说,没事儿,抽起玩儿不上瘾,也不伤身体?”

达斡尔不好意思的笑了,准备撩起自己的短袖保安服,达达早睃到他肚皮上可疑的突起一块,一准是材料藏在贴身上了。

达达尽管想马上拿到材料可想想自己现在贵为“达哥”

凡事不能显得急吼吼的沉不住气,要有大哥风范。再说了,这光天化日的,达斡尔只要一掀制服,难免隔墙有耳,隔房有眼透露机密。

所以,达达对达斡尔摇摇头,示意他先别忙,然后低声说:“回假山”想想,又改成“公厕,我先你后。”说罢,领先朝前走去。

公厕并不远转个弯儿就到可刚转协弯儿,达达又骤然站住,迅速一折,朝左边的小操场低头猛跑。然而,正蹲在公厕边为嘎小子把尿的大妈,喊住了:“小伙,饱了没A005号,莫跑莫跑,我看到你哩。”

达达只好小住,转过身来:“大妈,您好,有事儿吗?”“当然有事儿”大妈仍然笑嘻嘻的:“不是说好二选一哩,咋转身就跑?”“我,我临时肚疼,只好,”

大妈也不在意只是招呼到“你过来,帮帮我,这嘎小子哩,”达达苦着脸孔瞅瞅,吊在后面的达斡尔,正站在原地迷惑不解的直眨巴眼睛。

达达只好对他作个稍等手势,走上前去。露个大白屁股的嘎小子,正在外婆胳弯中惬意的哼哼着,大约这姿势让他感到十分好玩儿。

看上去嘎小子还没一岁可白白胖胖的十分墩实,难怪大妈抱得受不住了,涨红着脸孔,吃力的足蹲着哄着:“乖,我们狗狗尿尿,尿了尿尿回家家吃奶奶哩。”

达达上来一搭手,早受不了了的大妈,趁机双手一抽,就松了一口气,高兴的站了起来:“不错,小伙不错!小伙真不错!”

不错倒是不错可从没这样抱过孩子的达达,不但骤然接过,差点儿跌倒,而且拎上几十百把斤,也不觉太吃力的双手也顿感乏力。

偏偏那嘎小子一看不对,外婆怎么换了个五大三粗,就不高兴嗯嗯嗯的乱扭起来。这一扭,达达的处境就更悲惨了。

好在毕竟年轻应变能力强达达咬紧牙关,猛提上一口气,双脚叉开,整个脚底牢牢抵在地面上,同时,双手么指头悄悄的贴住嘎小子的白屁股,用力揪揪,嘎小子就哇的嚎起来。

宝贝孙子这么一嚎,外婆心疼了,顾不上自己还在捶腰杆,几步窜上蹲下,双手擦着达达的手腕一抄,达达也趁机双手一松,嘎小子重新回到外婆手里。

不待大妈说话达达扔下一句“大妈,对不起,我还有点急事。”屁股一撅,拔腿就跑。这次,达达可不敢回头了。倒不是怕大妈抱着嘎小子追来,而是不忍看到大妈蹲着的艰难模样。

唉哎,这么小就这么胖,这么胖还得替他把尿,颤颤巍巍,摇摇晃晃,可怜天下父母心!“达哥,你认识那大妈?”

二人站下后达斡尔从贴身肚皮掏材料随口问到:“怎么认识的哩”达达连连摇头,哭笑不得:“说来话长,说来长话,快,给我!”材料到手,达达踱到一边儿翻翻,差点儿没蹦起来。

物业高层开会商量奖励见义勇者的会议记录,对小偷冬冬的现场审讯录,决定剧情反转的记录,甚到和省府秘书长老婆派来的大秘,相互交换条件的谈话记要,概不漏缺。

而且全是是原始记录

主持者,出席者,记录者,当事人等等,亲笔签字,无一漏缺。

看来,前文职营级现保安队副,毕竟受党和军队教育多年,培养了自己这种事无巨细,坚持笔记,有益无害的好修养和好习惯,并把它带到了地方上。

嚓嚓嚓!按照发小事先的提醒,达达往地上一蹲,统统来个近景拍摄。达斡尔则蹲在一边儿,屁颠颠的帮着翻页。

大功告成达达一动手指头,嗒的发了出去。

然后,把所有的材料迭好,撩起自己的工作服,卡在自己肚皮上,重新拴紧皮带拍拍跳跳的,放下工作服低头瞧瞧,嗬,比达斡尔来时好多了。

达达亲热的搂搂小兄弟“谢谢,怎么上手的?没被人发现吧?”

达斡尔狡猾一笑,一一道来,听得达达前仰后晃,乐不可支,哈哈大笑。原来,类似芳华小区这种高档物业,设备设施先进齐全,管理规范服务到位。

物业费虽然收得高,因为是高档小区,进驻的业主,基本上都有一定的经济能力和社会地位,因此,令各中低档物业都颇感头疼的每月物管费收缴,基本上不成问题。

所以芳华小区物业办有自己的内部食堂这几天,恰逢主厨师傅胯下,长了个大疮疥站不得。师傅只好撅着一半屁股,嗤牙咧嘴,咬牙切齿的歪坐在厨房里,吩咐徒弟们帮灶,大徒弟主厨。

尽管顶了个“大”字儿,可徒弟毕竟是徒弟,一连几天用料不均匀,火候掌握不精,除了挨师傅骂,也让吃饭的人颇有意见。

今中午大徒弟被师傅骂慌了手一抖,竟然在大冰箱中抓错了佐料,把本是自己碾碎盛在小碗里,准备带回家孝敬有顽固老便秘老爹的巴豆渣,当作了调味香料扔进了主菜——红椒爆炒牛肉。

结果可想而知除了休息没上班的,物业所有人员,全部中招,设在保安队地下室的公厕,排起了长队。达斡尔之所以逃过一劫,完全是拜达达所福,否则一样拎着裤头窜上窜下的。

达斡尔还没讲完,发小的电话打来了:“一个人”达达踱到一边儿:“一个人”“你小子赢了,要好好谢谢那个达斡尔。”

“是的,可这时间上,再怎么也得二三吧?”

发小听懂了在那边默默,叹口气:“看吧,不过不要紧,你消失二三天不得啦?这工资呢,我给。”达达摇头:“不用了,还不至于。这原始材料?”

“你是想让副队死,还是活?”达达皱起了眉头:“怎讲”“骤然发现材料不见了,必死,副队是聪明人。”

赵小发在那边慢条斯理字斟句酌,因为这决定,太残忍。

要说二发小特别是赵小发,压根儿就不认识什么副队。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出此毒计致人死地,毕竟是件减寿的缺德事。

更莫说面恶惦善的达达小哥,完全可能下不了手。可事到如今,骑虎难下,不得不设想。稍事沉默,赵小发继续说:“材料重新还到他抽屉,不提。”

达达不解的反问

“不是一样吗?复印件己交给了中央巡视组,岂不死得更快?”

“不,反而会被保护起来,想死也死不了啦。”达达一下明白过来,拍着自己脑门:“那,算了,还是还回抽屉,我可从来没想过,要拉条命债的啊。”

“那就还吧”发小同意,想想不放心,叮嘱到:“嗯,为了双重保险,除了复印件,你自己得留底。”达达的心情也有些沉重。

是的现在这个社会,什么意外都可能发生。

“嗯,我把复印件和录音交出就行了。”“录音也得备份”“当然”“现在快6点了,你在哪儿复印呢?”达达看看达斡尔:“回来再说”

“回来难说,你这些玩意儿太敏感,谨防,”达达眨巴着眼睛:“那,怎么办?”“我办”发小轻轻到:“下班啦,我一个人呢。你现在骑车直接回小花园吧。”

小花园是区府延伸出来的附属绿地,不大却茂密。

白天供各办公室人员午休和下班后溜达小憩,晚上就成了情侣们的浪漫之都。“谢谢”达达回答,他发现自己己经极度缺乏表示感激感谢的语言。

嗒!双方都同时关了手机。达达把达斡尔一搂:“走,吃饭。”早饿得不行的小兄弟,就主动领路:“我知道小区里的一家大排档,便宜又好吃,达哥,跟我走!”

果然这家名为“划得着”的大排档供应的品种多,价格适中,食客众多,名不虚传。达达要了好几个大菜,捎带二瓶啤酒,满满儿摆了一桌。

二人对坐,叮当!相互碰一下瓶子,挟一筷子,狼吞虎咽,津津有味。吃到一半,二人肚里都有了垫底货,身上感到发热,没那么难受了,速度便慢了下来,开始聊天。

聊一歇达达问“那个蹲着抱嘎小子把尿的大妈,你认识?”达斡尔美美的灌一大口冰啤,一面咕嘟咕噜的吞下喉咙,一面点头:“当然,小区的大名人哩。”

“大名人?这个大妈也算大名人,那个冉妈算什么?”达达不以为然:“我看冉妈好像是个头儿,大妈们都挺服她似的?”“当然哩,冉妈是小区业委会主任兼小区物业业主联保会常委,”

达斡尔费力地啃着一支硕大的鸡腿伸着脖子时而紧咬牙齿,时而眯缝眼睛,双手一嘴都油汪汪的,瞅着就令人好笑:“不得不服,可知道不,那个大妈却是,嗨,那不是副队哩?也来吃大排档?”

达达闻声扭头,果然,副队正带着几个壮年保安,笑嘻嘻的走过来。越来越近,可以看到副队笑眯眯的脸孔了。

达达忽然发现不对一拎放在桌上的小袋子“达斡尔,快跑。”也正在迷惑不解有些警觉的达斡尔,突然回过神跟着就跑,而副队和众保安也拔腿就追。

一时,椅倒桌掀,人仰马翻,鸡飞狗跳,乱成一团……待二人彻底摆脱了副队的追捕,己是晚上10点多钟。

惊魂未定疲惫不堪二人靠在通往桃花小区的支马路口树荫下喘气休息,达达这才听到兜里的手机响个不停,急切掏出看看,一溜儿30多个紧急电话排着。

细细瞅去,21个是赵发小发来的,平均间隔10多分钟一个。13个陌生的手机号紧紧相连,基本上没有3分钟以上的间隔。

再瞧那电量

只剩下了最后半格碧绿碧绿的,像死亡之光不详而无力的闪动着。按照惯例,电量到了总电量的10%(一格),就应关机充机,否则对手机手严重损耗。

可达达再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拨通了发小的手机:“我是达达”那边立即回答:“怎么一直不回答,出事了?”“副队追来了”“我就料到”

顿顿发小说“也好,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自己找死,谁也救不了他,随他去吧。你晚上怎么办?”达达看看达斡尔,有点犹豫不决:“还有个人呢”

“明白了。这样吧,达斡尔如能回他兄弟和舅舅处,更好。你一个人好解决。”“嗯”“你到了小花园没”“还有个人呢”

“做得好,现在哪儿?”

“支马路口通小区的左侧树下”

“不要动,我马上赶到。”关了手机,达达朝向达斡尔:“给舅舅打个电话吧,对了,副队知道他俩吗?”

达斡尔点头,又说:“没事儿的,他敢追到这儿来,就是找死。”掏出手机,嗬嗬,也是一溜儿13个手机号码。

达斡尔看看有些紧张了“达哥,是副队打的。”达达把自己的手机递过去,达斡尔瞟一眼:“副队打的,这老王八蛋着急哩。”待达斡尔给舅舅打过电话,达达问。

“不是全拉肚子躺倒了,怎么会给发现了啊?”达斡尔做个鬼脸,无奈的摇摇头,然后,拍拍自己胸脯:“跟我走吧,今晚你也不能回家,睡我舅舅那儿,我们三个保护你。”

达达笑笑还摇摇头“谢谢,你保护好自己,我另想办法。再说,二人在一起目标大,更危险。”达斡尔想想,点点头:“好吧,我走了,你也早点休息,明天都还要上班哩。”

“你呀,达斡尔呀,从明天就休息几天吧,”达达按住小兄弟肩膀:“放心,你这几天的工资,我给。”

达斡尔这才明白自己继续上班是不可能的了

他着急的跺跺脚:“这可是没想到哩,我不工作,哪来钱寄给爹妈?我爹妈在乡下苦着哩。我是当哥的,不能眼看着爹妈受苦哩。”

真没想到,这小兄弟还是个孝子?深受感动的达达,搜遍全身所有的钞票800多块,全部塞在达斡尔的手里:“好兄弟,这钱你先拿着。放心,以后有哥吃的,也就有你吃的。”

达斡尔不接“达哥,你误会了,我哪能要你的钱?你骑着电驴子到处送货,整天那样辛苦,我还想帮助帮助你哩。放心,有兄弟和舅舅,饿不死我。倒是你只有一个人,自己要多保重哩。”

达达眼眶有些发热。作为外卖小哥小妹,天天时时刻刻都在与人打交道,基本上都磨练成了不轻易动感情,遇事淡然从容的真功夫。

可今天经历了太多太多达达算是彻底感受了人世冷暖,朋友真情。

要不,天,这一劫难还真不知该怎样对付。一股热浪卷上喉咙,达达嗓音开始发涩:“谢谢,好兄弟,你也多保重,明天见。”

“明天见,不见不散。”所幸达斡尔转身向前跑去,迅速消失在夜幕里,否则,达达小哥可能当场哭出来。

趁发小还没到达达又和姜君通话简略告之自己今晚上可能不回来,锁好门,不管任何理由,都不能让任何人进入。想想姜君毕竟是女流之辈,又给江小白通了话,做了叮嘱。

江小白本是个老江湖,一听就明白了,也不打听一口答应。话刚通完,那电量轻轻闪闪,又闪闪,像在向主人告别。

然后,一闪。手机嗒的一声自动关机通讯时代,换掉联系工具,人便成了瞎子,跛子和聋子。深感恐惧的达达四下望望,希望能找到个自动充电桩,没有。

可就是找到也不能开,要等发小呢。除了白天工作,达达小哥还从没这样在夜里,一个人在马路旁的树荫下徘徊。

支马路左侧比右则安静整齐的小方砖砌出大约10米宽的人行道,间隔5米栽着二人高的法国梧桐。属三球悬铃木,又叫裂叶悬铃木、鸠摩罗什树,悬铃木属落叶大乔木,是二球悬铃木的亲本,高可达30米,是世界著名的优良庭荫树和行道树,有"行道树之王"之称。

秋天茂密的树叶,开始枯黄凋零,一片片巴掌大的树叶优雅的盘旋着,缓缓落向地面,人踩其上,窸窸窣窣,诗意浪漫,更兼氲氤暧昧,恰好成了夜游者的天堂。

达达小哥身体均匀英气勃发1米77的身高,修长健美,强壮有力,又是单身一个人,早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正焦急地来回走动着的达达,肩膀被人轻轻撞撞。

“哥,玩吗?”一股香水味扑面而来,一个小伙子正暧昧的冲着他挤眼睛。达达没回过神,反问:“玩什么,怎么玩?”小伙子讶然,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他,随即,捂嘴而极速消失。

紧接着

达达后背被一根指头,轻轻捅捅:“一个人呀”

转身,一个时髦女郎,冲他甜甜微笑:“有兴趣不”达达当然懂了,摇摇头,女郎不满的上下看看他,撅起了嘴唇:“可以商量的”达达还是摇头,不敢开口。

他怕一开口,女郎顺话搭上来,摔不掉了。女郎终于愤怒地跺跺脚,身影一撅一撅的走了,像个梦。稍喘口气,一个老头儿粘了上来。

看着达达不动嘴里念念有词“上知500年,下知500年,只花一文钱,益寿又延年。小伙子,和媳妇儿吵架啦?”达达抱着自己的胳膊,摇头。

“你媳妇儿和你老妈,吵架啦?”摇头。“你媳妇儿和你小三,打架啦?”“唉,都没有。”达达皱起了眉头:“你瞎猜测些什么?我不算命。”

“好好,这一定是了。”

老头儿不慌不忙反而微微一笑:“小伙,有定力,不错。刚才呢,抛砖引玉,为养家糊口。现在呢,拿出真本事,也为糊口养家。”

停停,好像为了让达达消化消化,又说:“换不了新车新房,丈母娘又添乱瞎忙,自己差钱想找爹娘,左右为难是吧?”

达达干脆闭上眼睛不搭理了踏踏踏!一根指头轻轻捅捅达达后脑勺,“撞你妈的鬼哟”小哥怒骂着,愤然转身,是发小。赵小发点点头:“谁让你别的地方不站,就站这儿?被人伺候的味道咋样?”

达达叫苦不迭:“我知道这人行道是公用,没想到套路这样深?”“走吧”赵小发指指支马路右侧,一溜儿各式小吃摊子:“先把肚子解决了来,你还吃一半,我可是空仓。”

二人跨过马跑走向灯火通明处“那玩意儿呢”达达挺挺自己肚皮。“拎着个袋子干嘛”“不是吃了一半吗”达达晃晃小袋:“这剩下的可是宝贝”二发小都饿坏了,风卷残云,迅速解决了温饱。

出了支马路,钻进露天停车场上的路虎,达达习惯性向后看看,一片幽暗空寂。嘎!赵小发扭动了车钥匙:“别看,没来。”

嘟——沙路虎向左前方滑出一驶上主干道便加速:“这是正事儿,姑娘们只能在家呆着。”一面掏手机,一手掌方向盘,磨蹭磨蹭手机屏幕:“2000块,先用着”叮一声轻响:“过来了”

达达苦笑着,四下乱瞅:“没电啦,先找个充电的地方吧。”早有准备的发小,拍拍达达面前的工具箱:“看来,只有拉命债了。这会儿去正好,你自己先在心里打个腹稿。要注意,不慌不乱,简明扼要,用假名,真材料,说完给足就闪人。”

“嗯”

达达打开工具箱一个充电宝和充电线。他先把充满了电的充电宝,放进自己衣兜,再把充电器一头插进路虎的充电键,一头连着自己手机,攥在手中。

“谢谢,小发,没有你的帮忙,这次我达达就栽了。”发小好似没听见,眼睛直视着前方,脸孔上晃悠着霓虹:“今晚最好不回桃花,到我家挤一夜,明天看看再说。我估计,事情没那么顺利。”

脸上表情凝重甚至有点不安

“个钟头前,我叫叔的区局副局长打来电话,问我你在哪儿?我自然不知道。叔告诉我,副队报了警,区局的警察,特警都撒了出去。”

达达猛一抖:“不会吧,副队还敢报警?这不是恶人先告状吗?”嘎!发小扭扭转向杆,发出一阵愤慨的吱吱声,路虎突然加速,冲了上去:“我只能送你到招待所路口,进去大约还有200多米距离。估计,四周都有便衣,你只能尽量离招待所近一些。接下来,就看你自己的现场发挥了。”

脑袋朝后面歪歪达达再次瞧去双人座椅上,一个鼓鼓的小背包。冷汗从达达额头渗出,他没想到副队居然敢报警。如果发小没开玩笑,这问题就更严重了。

国家机器一旦开动,其威力非人力可拦,自己区区一个小外卖,在这种强大的压力面前,甚至连螳螂也算不上。

然而正是这样,自己更没退路,无法住手了。

即或在明天按副队的安排,承认自己当时是诬陷,后半辈子毁了不说,还得背一个唆使入室偷盗文件财产罪名,名正言顺的被肆意加刑报复。

嘎!路虎猛然停下。达达看看四下,原来,不知不觉己出了闹市繁华区域,四周虽有店铺人流,可明显冷清安静。

路虎

正停在一段略显幽暗的马路边借着窗外时明时暗的灯光,达达看到发小的嘴巴紧紧闭着,紧皱眉头看着前面。前面,是条十字路口,一辆不起眼的面包车,窗门紧闭无声的停在左侧。

“是他们”达达紧张的问到:“警察”发小点点头:“后悔,好像晚了点?”达达也不说话,撅起身子从前面爬到后车厢,迅速的换衣服,身子仍感到一歇有些控制不住的颤抖。

换好衣服达达伸过手拍拍发小的肩膀,轻轻扭开车门一条缝,灵猫一样溜了出去。于是,九月底深夜的马路上,晃晃悠悠走来了个驼背中年人。

一手拎着个装了小半杯凉水的黑色大号塑杯,摇着把黑色大折扇,架着副宽边黑色眼镜,腰左拴着个大黑皮兜包,正是一个时下城市里常见的,夜晚散步乘凉的无聊大叔。

看看快到路口了达达越来越紧张感到自己手中的大折扇攥得太紧,竟然将手指头格得疼痛。说不怕是假,自己如果被便衣守株待兔地抓到,一切就都完了。

可若能进得了招待所,哪怕是在离招待所叫喊时,里面可以听得见的距离,就算成功了一大半。达达断定,巡视组必定对这种地方势力上的反侦察早有准备,只要一叫喊必冲出来,谁还敢阻拦?

一步,十步,百步。好,终于进了路口右侧。

达达继续晃晃悠悠的往前走,面包车的车门,忽然无声的从里被拉开了,二个人影一晃,也没听到脚步声,一瞬时就快到了达达身后。

达达紧张得大折扇摇得夸张而大声,唰唰唰!可是,他这种因紧张而动作失调,却让二个人影放慢了脚步,大约在判断密报者应该是鬼鬼祟祟的,这人没有嫌疑?

这其间达达又向前行了20多米可以看见高架在房顶上“招待所”的大红字玻璃箱广告。达达高兴得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嘭嘭嘭的欢快跳跃。

“达达”突然有人在轻喊,达达暗自笑笑,这伎俩?唉,不是训练有素吗?可他不敢回头。然而,达达老是感到离自己不远的身后有人跟着。

跟着的人是个高手即不完全无声无息也不故意轰轰烈烈,而是轻得若隐若现,若有若无,搅得你心神不定,老是想回头瞟瞅瞅。达达晃晃悠悠拚命前行,又行了几十百把米,眼看胜利在望,达达终于猛丁站下。

然后,扶着树干支起左脚作痛苦状,似乎不慎踩上了尖锐的石块,脚掌被划伤。为了把戏演得更逼真,达达还真的脱了鞋子弯腰揉搓着脚掌好一会儿。

然后蹲下去重新穿上借起身一瞬时向后瞟瞟,空无一人。只有寂寥的人行道,像条长绳默默伸向远方。达达不禁摇摇头,迅速起身跨过马路往左行。

唰唰唰!左前方,一个环卫工正在佝偻着腰身,挥着把大扫帚,勤苦的打扫着。瘦削的身子,有力的双臂,一划一个大圈子,拉圾和树叶被拨拉在了一起,一划又是个大圈,圈内的拉圾树叶便被扫成一堆儿。

顺着马路向前望马路边己有好几堆了达达跨上了对面,嘲笑着自己的紧张和草木皆兵。不过,达达多了个心眼儿,自己可是亲眼看到面包车上下来了二个人影,也看到二人影从马路对面跨了过来,离自己不过10多米,可却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怪了,地遁啦?还是巧妙跟在自己身后而没被发现?外卖小哥不是训练有素的便衣,当然更不具备反侦察能力。

在这之前

完全靠的运气,抑或是便衣故意的疏忽。

总之,从进了路口到现在这段时间,达达基本上平安,有惊无险。唰唰唰!保洁大叔的大扫帚,又抡了过来,达达往一边让让,可大扫帚又跟着抡过来。

达达躲避不及,被一下扫到左脚踝骨上,疼得一哆嗦,差点儿摔倒。清洁大叔怔怔,停停:“兄弟,扫到没?疼不疼呀?”

达达摇摇头正欲离开不想,那大叔一把拉住了他:“兄弟,我看看,如果伤到哪儿,一定要及时医治的。”“没事儿没事儿”看看前面只有10多米距离的招待,达达真想飞奔而去,一头扑进大门。

可清洁工的手劲儿真大,牢牢的攥着,一面低声到:“达达小哥,还想跑?行了,跟我走吧。我是,”早有准备的外卖哥拔腿就跑,可手被对方牢牢的攥紧。

情急之下达达对准对方胯裆就是一脚便衣大约也没想到,陷入公安重围的外卖小哥居然还反抗?因此,只顾着掏手铐完成任务的便衣,户门大开,毫无防备。

血气方刚的小伙急着逃命,下脚又疾又重,便衣哼的声蹲了下去。看来,警方也太轻敌,认为达达不过一个单身青年,没前科也没胆量,有的只是息事宁人,盲目服从。

所以临近招待所在如此关键的之际,只要制服们往他面一站,一准就举双手,乖乖就范。然而,达达却趁他一个趔趄,痛得差点儿倒下之际,朝着前的招待所飞奔而去。

与此同时,二条黑影从前后二面迅速夹击,无声的扑了过来。分秒间,就抓住了达达的衣袖口和衣领。情急之下,达达放声大叫:“绑架,杀人啦,救命啊!”

砰砰砰招待所临街二楼的几扇玻璃窗,被人推开了。

有人在大声呵斥:“住手,还有王法没有?”然而,二条人影迅速控制了达达。达达只觉得自己手腕一麻,腰杆一激灵,张着嘴巴却叫不出来了。

二人将他一挤,挟持在中间,三人老朋友般并肩而行。说时迟,那时快,一个花白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的老人,一个炯炯有神的小伙子,拦住了他俩。

“把人放下”二人立即作恍惚样其中一个还往四下瞅瞅:“大伯,放哪个人呀?”“被你俩挟持在中间的人,放开。”“我们是朋友,不是什么挟持,再说,凭什么”二人训练有素,不急不燥,不慌不忙。

“凭事实”老人走上来,严厉的逼视着二人:“嚣张!敢公开拦截勇于反映情况的群众,而且是在中央反复打招呼后的今天,谁是你俩的后台?不说清楚不准走!”二人无语了。

被挟持在其中的达达虽然浑身酸痛说不出话可理智很清醒,就使劲儿的扭动着,憋闷着气儿向下坠。毕竟是身强力壮的青年人,再加上面对义正词严的老人,二人表面镇静,心里直发虚,一不注意被达达挣脱。

达达奋力向前一扑,牢牢抓住了老人。小伙子上来将他护在身前,并把达达身上的手机递给老人。二人顿时慌了,一个说:“首长,我们只是奉,”骤然发现自己的漏嘴,生生的吞回了那个“命”。

老人不屑冷笑一声“说啊,奉谁的命?不说,你可顶着个欺骗对抗组织的罪名,要倒大霉罗。”另一个,却居然被激怒了。把同伴一拉,挺身上前:“中央巡视组就很威风?我就不信,你是巡视组的,请出示你的证件!快,不然我不客气了。”

“要看证件?很好很好。”老人示意小伙子扶着达达别乱动,自己掏出工作证递过去:“看来,这个周局治警有方呵!”

对方接过瞟瞟双手拱送,一迭声的赔礼道歉。

“×书记,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老人摇摇头:“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年轻人,你看了我的证件,现在,我也得看看你们的证件了。”

一个连忙掏出,恭恭敬敬的双手捧着递过。一个却口称上岗时太匆忙,忘了带上。老人接过瞧瞧,还给了对方。

达达跟着老人小伙走进招待所回头瞟瞟二便衣仍呆呆的站在原处,好像想跑又不敢离开。这本是一座普普通通,甚至还有点寒酸简陋的原区属企业电器厂车间,后经人承包扩建,就成了这么以赢利为目的的招待所,对外营业。

现在,中央巡视组一进驻,立即变得宽敞明亮,焕发了青春。上了二楼,在正中的206房间,那个挺身而出救了达达的老人,亲切的说:“坐吧,先休息休息。”

达达哪还顾得上休息,掏出材料和录音带就递给了对方。老人接过,随手放在抽屉,安静点点头:“我们会认真阅读,进一步理解,至多二三天就会通知你的。小伙,”

看看一侧己作好话记录的年轻人

“开始吧”达达按照发小的提醒,坚定清晰而简明扼要地作了情况汇报。汇报完毕,达达问:“首长,能不能尽量快一些?”

老人微微一笑:“回不了屋也睡不着觉?不要紧,年轻人,一开始都这样。后来随着经验越来越丰富,你不但睡得着,还吃得好和心情愉快!”

“但愿如此”达达幽默的回话

“那是,托你的福!”老人摇摇头:“我也是托改革开放的福,年轻人,以后的世界是你们的。”说着,递了名片过来。

名片素白,上面简简单单,甚至还显吝啬:某某某,你的朋友和倾听者,手机×××。这赖接过,给老人鞠个躬就准备离开,小伙子上来了:“我陪你出去”一直将达达护送到了路口,看着他挥下拦下的士驶去,自己才离开。

的士一离开十字路口司机猛然停下“请系好安全带”“没事儿”达达不以为然,探头探脑的打量着前面:“我前面就下,没事儿。”前面200米远处,发小的路虎还稳稳的停着等着呢。

“遵守交通法规,是每个公民的职责。”司机纹丝不动,冷冷到:“系上”急于与发小见面的达达,扭头瞧瞧司机,一把拎住了车门。

可他瞅瞅黑夜中的马路二旁,又不敢贸然冒险。只得一扭身子,抓过屁股底下的安全带系上,刚抬起头,脑门上就挨了重重一拳,双眼一翻白眼皮儿,搭下了脑袋。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