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单身情歌 第28章 又起一波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0-05-20 12:41:39  浏览次数:321
分享到:

早会后

从神法老板办公室出来后,花蕊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田螺迅速过来了。

明显讨好花蕊的田螺,当即把据说本是自己留用的优质资源,一个各方面都不错的军人,推荐给花蕊,可被婉言谢绝。

花蕊没说假话,关于未来的另一半,文学硕士也曾有许多浪漫的设想,就是从来没想到要找一个军人。

田螺真真假假为她惋惜

花蕊的手机响了,居然是老妈打来的。

三个多月没和女儿通话的董事长老妈,依然那么权威凌厉,就像面对在自己手下打工的下属:“今晚七点钟,我和你爸到你住处,就这样。”

嗒!关了手机,花蕊收惦惦手里的手机,唯有苦笑。田螺瞧科在眼,暗自高兴:“好呀,董事长和副局驾到,需不需要我帮忙啊?”

花蕊摇头

“不用,情我领了。”

她当然知道田螺的心思,下颌朝神法办公室甩甩,轻声说:“口风紧呢,一时套不出,还得周旋。”田螺大为高兴,又亲热的抱着她双肩,居然吻了她一下:“谢谢”

其实,昨晚上虽然约了对方吃饭增进感情,还在对方回去的路上,精心演了一场戏,可田螺心里并没底。

她很清楚

三个多月来

二美女明里暗地的争斗,对方基本上是在忍让,自己呢,则是有意的步步进逼。目的就是逼花蕊受不了自己辞职,这样也就解除了自己面临的威胁。

她可知道,表面上的正人君子神法老板,可不盏省油的灯。为什么会在万人中选择了花蕊?具有最后用人决定权的神法,自然有自己的小算盘。

是田螺越来越紧迫的逼婚

让他突然发现了自己面临的极度危险

而本来就不笨和颇具心眼儿的神法老板,从万人中看中了这个文学硕士的潜在性格——矜持自尊,自以为是,不似张扬,脾气和善,甚至有点过份谦恭。

这种中国女高知最大的弱点,就是顾全面子,骨子里爱慕虚荣和向往美好的奢华生活。自己,嘿嘿,好歹是个全球知名跨国公司中国公司老板,这是块金字招牌,应该对花蕊有着极大的诱惑力。

比花蕊更漂亮

更性感和更高傲的田螺姑娘

自己稍稍有所暗示,不就曲意逢迎,迅速的倒进了自己怀抱?当然罗,花蕊的家庭,比起一般中国姑娘来看似挺不错,可哪有高鼻梁蓝眼睛的含金量高?

外国人,过去是中国人眼里的上帝。是所有中国姑娘的梦中情人。今天,虽然不再是上帝了,却依然是中国姑娘的白马王子,看看心高气傲的田螺美女,难道不是吗?

因此

神法打着如意算盘

先从工作层面和花蕊建立良好的合作关系,然后呢,伺机诱惑下手,公开发展成为自己的情人,借以逼迫田螺姑娘因吃醋而公开吵闹,损坏她自己的形象,取得中国员工的同情后,将田螺名正言顺的解雇,彻底了断这段孽缘。

只是,神法老板过于相信自己的智力,低估了中国姑娘的智商。他没想到,当初自己于浩浩荡荡的中国姑娘中,一选定花蕊时,田螺就看清了他的算盘,从而加快了逼婚的步骤。

而这时

自己却连打好的算盘第一步,都才刚刚迈出。

在后悔自己动作太慢之余,神法决定自己迅速提速。没想到正在这时,Madeline副总突然莫名其妙夫踪,这让神法老板大喜,这才有了这二天晨会上的突变。

花蕊此时心思

正在老妈身上

冷不防被田螺姑娘这么一亲吻,脸蛋飞红地一把推开她,嗔怪到:“干什么?吻错了人吧?你要吻的人,在对面呢。”

田野笑嘻嘻的:“他算老几,一身的狐臭,还一身的红疙瘩,”话落,自己也飞红了脸蛋。花蕊倒没注意到她的失言,而是想让她离开自己好办事儿。

“我说了,你也听了,找机会吧。”

“谢谢,是得找机会。”

田螺姑娘不笑了,正色到:“可我怎么听起来,总觉得有点推诿的味儿呀?”“你多心了”花蕊拉开了抽屉。

今天工作上事儿多,马上得到区外经委和对口单位,估计得忙忙碌碌到下午。此外,昨晚上,不,是今天凌晨2点多钟,三闺密议定。

花蕊李娜上自己的班

朴华到单位忙忙完后

又到四季便利店周围逛逛,看看田螺听其母亲所说的“邱伟要装修”到底是怎么回事?晚上七点准时在花蕊家会合。

可现在看来,今晚三闺密晚上的例常会合得放弃。老妈老爸要是看到自己这种生活状态,只怕当场就会发飚,弄得大家下不了台。

“瞧我这手腕,今早起来就感到使不起力,”

田螺轻轻旋着自己的左手腕

“连端杯牛奶都有点吃力,麻烦大了。嗯,亲,帮我揉揉嘛。”撒娇似的撅起了嘴巴。花蕊当然知道她的意思,笑笑,伸过双手拈住她手腕,轻轻帮她揉着。

“都是为了我呢,唉,这世道坏人多哦。对了,你好像挺喜欢读小说?”“轻点轻点,哎哟,往里面一点,对,就是那儿。”

田螺惬意的哼哼着

“小说?现在谁还读那玩意儿?不过有值得读的,也可以看看,聊以自慰嘛。”

“‘粉刀’,看过没?”田螺摇摇头,又问:“是网络小说吗?我看办公室的那些小女生,一个个看得如痴如醉的,胡编乱造的东东,看多了害人。”

花蕊瘪瘪嘴巴:“那些也叫小说?亲,离题了,‘粉刀’倒是值得一看,美国当代最有影响力的长篇嘛。”

果然

田螺双眼,骤然放光。

“美国当代的呀,书店有卖?”“这我就不知道了,上网百度呀。Powder knife(英文,粉刀)”叩叩!二人抬头,小文员一脸急切:“田主任,工商局的来了。”

“先接待着,我马上到。”田螺挥挥手,待小文员转身,手一伸:“借份文件给我”花蕊随手扔了份过期文件给她,挤挤眼睛:“计划不周,下不为例。”

总办主任耸耸肩膀

随手翻开文件出门,一路佯装着阅读慢吞吞的回了总办。

下午在二家单位办完事后,花蕊看看手机刚好四点,便给二闺密打电话,通知今晚上暂不会合。朴华同意,并说他刚忙准备到目标处转修,保持联系。

李娜就难办了,压根就不相信花蕊的老妈老爸要来,一准是那个田螺主任为了讨好拉拢花蕊,给她介绍了优质资源见面。

不行

这是典型的重色轻友

作为哥们,自己必须到场云云。花蕊禁不住笑起来,这女人的第六感觉还真灵,娜哥们事前不可能知道,却一下就猜着,真是逆天了。

当然罗,虽然是无中生有,却也说明了娜哥们对自己的关心。何况,今晚家里就老妈老爸和我自己,有个外人参与,正好让唠唠叨叨的老妈及时住嘴。

“我说的是真的!如果你非要来,就来吧。”

花蕊淡然到

“反正我说什么你也不相信,来了就知道了。”嗒!关掉了手机。花蕊站在街边四下望望,有点犹豫不决。

这几天,被一连串意外弄得晕头转向,对自己一向关注的相亲事儿,基本上断了联系。这可不行!

因为花蕊实在想不起,某男怎么怎么,某男又怎么怎么?实在无法面对老妈滔滔不绝的质问。没说的,董事长老妈来了,不外乎就是为什么不回家?

一个人野(耍)够没有

然后,对上象没有?

是对上了正在发展还是根本就没有?第一个问题好回答,第二个难!没对上,肯定是数落与嘲讽,命令跟她回家对象去。

对上了正在发展,必定是要听汇报对方的具体情况。然而,现在的自己一问三不知,连相亲的基本知识都没了。

不行

得顺路看看去

这时,花蕊感到自己的小拎包动了一下,急切扭头看,拉丝被大大的拉开,一个熊孩子正背着自己一跳一跳的跑着。

花蕊提起小包看看,吓得大声喊起来:“手机,那个孩子拿了我的手机,抓住他。”行人纷至沓来,听到她的喊声都顺着她视线方向看去,却没一个拔腿追赶。

倒是那熊孩子

听到花蕊的叫喊站下

得意地对她晃晃攥在自己手里的手机,又转身偏着身子一跳一跳的跑开。行人纷纷快乐的笑起来,有个大嫂边乐边问。

“姑娘,是你儿子和你顽皮吧?我姑娘的小子就这样,他妈妈在街上一批评他,趁不注意,从提包中抓起他妈妈的手机就跑,也是这样偏着身子一跳一跳的。”

说着

还好心的总结归纳

“所以说呀,一个人的自尊心最重要。即或是自己的亲儿子,批评教育也要讲方式方法。”花蕊哭笑不得,眼看那熊孩子就要拐弯,一旦让他拐弯到另一条街,自己的手机就基本上找不回来了。

花蕊顾不上回答好心大嫂,尖叫一声,拔腿就追,惹得那个大嫂在后面就啧啧摇头:“唉,现在这些年轻人啊,动不动就知道批评孩子,自己又咋样呢?一点礼貌都没得,还当妈当爹?我看全是白当啦。”

正在这时

蹦跳着的熊孩子

原旋个大圈儿停下了,趔趔趄趄的面朝花蕊。原来,熊孩子被一个瘦削男当面拦住,揪着衣领推了过来。

熊孩子不过七八岁,虎头虎脑,一对眼珠子骨碌碌的直转,让人瞅着就有几分喜欢。“姐姐,对不起,”熊孩子居然满面堆笑,好像很高兴很得意似的:“我逗你玩儿的”

花蕊一下乐了

“哈,逗我玩儿,你才多大?真调皮呀。”

“这不是调皮,而是机灵哩。”熊孩子一面使劲儿挣脱着瘦削男的揪着,一面狡辩到:“为帮助你提高警惕,不然,姐姐你以后真遇到小偷,就只好像我姐姐一样,跺脚尖叫。”

“你还有姐姐,多大啦?”花蕊瞧着有趣儿,绽开笑容:“别跟我说,和你差不多一样大。”“哪里哟?我姐姐30多了,还没嫁掉,我妈就骂她是老赖。”

“老赖?哈,老赖在家里不出去对吧?”

还没等熊孩子回答

这小家伙一使劲儿,挣脱了揪衣领撒腿就跑,一溜烟儿就不见了。花蕊只好对着他消失的方向跺跺脚,然后对瘦削男表示感谢:“谢谢你,给你添麻烦了,真对不起。”

“什么话?谁遇到这种事儿,都会见义勇为出手的。”瘦削男笑嘻嘻的看着花蕊:“没事儿,姑娘以后走路多小心一些好,不然手机真被人摸去,就太遗憾了。如今这个网络社会,没了手机,就等于自己成了瞎子聋子和傻子。”

花蕊深有感触的点点头

“说得好,大叔是搞网络的?”

对方扑嗤一笑:“姑娘,我很老吗?年轻轻就当上大叔,我得谢谢你了。”花蕊红了脸,呐呐的说:“不是,我是,我以为,”

“好了,姑娘,我说过,没事儿的,”瘦削男摇摇手:“我该走啦,要不,你得赔我精神损失了,再见!”

二人如果到此结束

也就罢了

偏偏花蕊好奇的问:“赔偿精神损失,为什么?”瘦削男也不推却,实话相告:“我是老大男,本来是去相亲的,现在这么一折腾,完蛋了,人家姑娘早离开了。”

花蕊睁大了眼睛,老大难?哦,原来是和自己一样的啊?话里就多了几分同情和抱歉:“这样啊?真对不起,是我耽搁了你,真对不起,”

可爱眼珠子转转

刹时便有了主意

“需不需要,我给那姑娘打个电话告之?事情也许还会继续的。”瘦削男高兴了,搓搓手:“姑娘如果能这样,当然好。唉,如今要找到一个称心如意的对象,实在太不容易。哎,你看这样行不,把你的手机号码发给我,我追上去给她解释。如果她不信,就拨你的手机查实,可不可以?”

花蕊点头,并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发在了对方的手机上,当然也就知道了对方的手机号码,双方礼貌而别。

经过这一街头小插曲

原来主意不定的花蕊,决定直接回家做些准备,以迎接爸妈的到来。

这边花蕊刚转身离开,那边的瘦削男招招手,那个熊孩子就嘻嘻哈哈的跑了过来,手一伸:“给钱”“给多少”明明事先说好了,可小男孩实在逗人喜爱,瘦削男就故意逗他:“我身上只有10块钱”

熊孩子蹦了起来:“你是大人哩,大人怎么说话不算数哩,不行,给50块。”“加5块15块,行了吧?”“不行,说话不算数,你还是大人哩?”

熊孩子像只充足了气的皮球

揪着瘦削男又蹦又跳

“连姐姐都不如,昨下午,一个漂亮姐姐找到我,要我故意把前面一个大叔的花盆撞落,我撞了,得到了50块。”

瘦削男对他扮个鬼脸,掏出了50块:“逗你的,你还这么小,这50块拿去做什么呢?”熊孩子一把抢过就跑,边跑边大声扭头回答:“打王者荣耀,你管得着吗?”

再说

花蕊慢悠悠的走着

一面四下打望,她恍惚觉得这儿好像来过,离桃花小区挺远的,好像要坐公交车过许多站,才能到达小区前面的支马路十字路口?

又有点不相信自己记忆,便掏出手机查百度地图。结果,屡试不爽的百度地图,证实了她的判断,花蕊十分高兴。

花蕊踏上了公交车

正值晚高峰开始来临,车上乘客很多,己有点拥挤不堪。

花蕊好容易挤到车中间,找到一个较舒适的空间吁了口气。可她很快发现了不对,自己背后老是有乘客挤压,于是努力向前挤挤。

前面是一个面无表情的大妈,回头瞧瞧她,没说话。没过一会儿,后面的乘客随着车辆的一个颠簸,又使劲儿的向前冲抵。

这次

花蕊敏感到后面有什么东西,紧紧抵在了自己臀部。

禁不住回回头,吓一跳。一张紧张又快乐得扭曲的脸孔,正直直的对着自己。但见他大睁着眼睛,鼻孔呼呼呼的出着粗气,迷茫又淫邪的半张开嘴巴喘息着,像要吃人一样。

花蕊突然醒悟过来,低头一看,脸蛋顿时羞得通红。花蕊使劲儿向前挤挤,要离他远一点,还想一耳光狠狠煸去。

然而

除了向前挤挤,花蕊什么也没有做。

后面的家伙却得寸进尺,不但收手反而又向前抵来。花蕊气坏了,猛然回头:“你干什么”“你说我干什么,就是在干什么好不?”

对方居然脸不红,心不跳,甚至连那话儿都不缩回,厚颜无耻笑嘻嘻的:“赶车呗,有点挤是常态嘛!”说罢,又向前抵抵。

花蕊一扬手

啪啪!赏了他二个大耳光。

响声惊动了众多乘客,眼光唰的都射了过来。顿成众矢之的的流氓恼羞成怒,一抬手,对着花蕊边打边骂:“你个烂货,一上车我就知道你不是好东西,搔首弄姿,挤眉弄眼,专门勾引男人。”

花蕊更是被激怒,雌狮一样扑上去:“你个臭流氓,我和你拚啦。”车厢里顿时大乱。混乱中,一个人影猛虎般扑了过来,一把揪住流氓,拳打脚踢。

花蕊见有人挺身而出拔刀相助

信心倍增,抖擞精神。

双手抓住流氓又打又咬又踢,不慎一脚踢在对方胯裆,流氓怪叫一声,瘫倒在地。花蕊这才看到,帮助的居然是税文芳芳。

“芳芳,怎么是你?”“怎么不是我?要不是我,你今天不还脱不了身。”下车后,花蕊高兴的拉着芳芳,不顾行人的惊诧,又蹦又跳的。

“一开始你怎么不出面,故意让我出丑呵?”

“坐着正打瞌睡呢,忽听前面闹将起来,想想关我屁事儿啊,又闭上了眼睛,幸亏听到了你的叫骂声。”

芳芳大咧咧的笑到:“没想到,平时那么文弱的花蕊姑娘,也有脾气,还敢打人?真是深藏不露,万年老僧哦……”

花蕊得知

芳芳又是奉父之命,不得己又去相了亲。

忍不住哈哈大笑:“你个儿妈婆,女子汉,也有人收拾,真是天意啊!怎么样,认命了吧?”芳芳摇摇头:“哪可能?说实在的,如果不是感到老爸实在为我操碎了心,我真的不去了。那情景,还不如干脆杀了我好得多。”

“怎么样”“不怎么样,一个二婚奶爸,人不难看,就是像个娘儿们,小心眼儿多多。”二女孩儿手拉手的向前走着,唠唠叨叨:“和我说不上三句话,就掏出手机拨打。把我惹烦了,就问他你有拨手机的病哇?你猜他怎么回答?”

花蕊摇摇头

还乖巧笑笑

“我是给我女儿打电话,她还小,不懂得照料自己。听听,多奶爸,多有爱心,又是多么细心的呀?”芳芳冷笑笑,神情疲倦又森冷:“人家演戏呢,专拈女人弱点钻,以为我会感动得一塌糊涂?没想遇到了一个千年老僧。拉倒吧,臭男人!我呸!”

狠狠朝地上吐一大口唾沫,用脚狠狠踩去,就好像踩在那个奶爸男的身上。花蕊无语了,静静的走一会儿,终于轻轻劝到:“芳芳,别这样,男人也不都是奶爸男的。如果可能,我想你真是该听你爸的话,结束单身的。过日子嘛,嗯,现在呢,”

忽然停停

变得充满理由

“搭伙过日子式的无性婚姻,不是很多吗?这样虽然,嗯虽然,可至少让你老爸不再为你担心,自己好歹也有了个归宿。”

芳芳却用力揪揪她手指头:“劝别人慷慨陈词,推心置腹,对自己法外开恩,我行我素,言行不一,假假真真,这样对待朋友可不行,是不是啊?”

花蕊一撅嘴巴

不吭声了

她觉得芳芳有时真犟,还有点不可理喻,我好心劝你,怎么就成了假假真真?真是好心没好报。大约芳芳也觉得自己说重了点。

就拉拉她的双手:“行了,别郁闷啦,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听不听啊?”“不听”花蕊扭向一边,仍然撅着嘴巴,这样轻易就和解了?

不行

下次你还得这样

我可以原谅,别人就难说了,芳芳,我这可是为你好呢。“好啦好啦”芳芳像窥透了她的心思,拉着花蕊继续向前走,一面检讨。

“我知道你是为我好,谢谢了。我这个姑娘呢,全身缺点,就这点长处,爱得罪人,特别是爱得罪自己最好的朋友。虽然江山易移,本性难改,可我有决心,有能力和有本事改正。别再撅着嘴巴了,要不,你如真嫁不出去,干脆性就当我的老婆算啦。就像刚才你劝我一样,如今,同性恋爱结婚,己越来越被人接受,成了常态。我们就常态常态,新鲜新鲜如何呀?”

“你休想”

花蕊被逗笑了

一笑,心情就变得舒畅:“我可对这不感兴趣,免谈!对了,什么好消息?拜托,别卖关子了,快告诉我。好芳芳。”

“昨天我例行清查,嘿嘿,结果意外发现前季度那个四季便利店的,有故意瞒报税款的嫌疑。”“哦,也就是偷税漏税?”

芳芳站站

还看看她

“其实呢,他那屁大个小店子,一般采取的是定税。可有时地区税管员,因各种原因定得不太合理。隔行如隔山,你不知道,这里面的水,是很深很深的,真查,也不一定能查出个名堂。”

花蕊有点无师自通:“对,合理不合理,除了铁定的条条框框,仅凭嘴巴说,是很难查的。”不想,芳芳突然反驳:“也不一定,凡事要认了真,没什么查不清的。要不,每年那么多的偷税漏税主儿,不都一一曝光,叮当入狱?我是说,仅对这个小便利店,”

花蕊明白了

禁不住站站,钦佩的看着税文芳芳。

“谢谢姐姐,难得你如此为我着想,我却惹你生气。”“几天了,你那个Madeline副总,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我都为你着急啊!”

正巧路过一间咖啡厅,芳芳一拉花蕊:“走,进去坐坐。”花蕊却有些犹豫不决:“你不回局里签个到,行吗?”

她是顾着晚上爸妈要来

担心到时芳芳不让自己离开,彼此之间又闹得不愉快。

“别人不行,我行!”芳芳一拉花蕊,推开了门。二人刚坐下,笑容可掬的服务小妹,就彬彬有礼的站在了身旁:“下午好!二位姑娘来点什么?”

芳芳拿起桌上的价格牌瞅瞅

“二杯黑玛丽,一个天仙配。”

“请稍等”服务小妹微微一鞠躬,无声离去。咖啡和点心送上来后,花蕊的眼光却被对面靠墙头的一对情侣,吸引住了。

姑娘年轻漂亮,一袭月色旗袍,特显妩媚可爱,小伙子呢,正对她大献殷勤,哦,怎么这么熟,好像在哪儿见过?

“喝吧喝吧”

芳芳把一大杯黑色的咖啡推到她面前

轻轻撞撞她:“是不是,不幸碰到了同事?”花蕊摇摇头收回眼光,端起黑玛丽呷一口,差点儿吐出:“哇,好苦啊!”

“瞧你,心神不定的。”芳芳替她夹上几块小方糖,又舀上一小勺子咖啡伴侣:“搅搅,好点了吧?”花蕊搅散后,又端起小心翼翼的呷呷,点点头。

对于咖啡

花蕊历来敬而远之

她觉得,这种小资对自己并不适应。原因当然是自己一直睡眠不太好,再喝上这玩意儿,岂不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更糟糕?

“我准备这样做”芳芳津津有味的呷一口,含在嘴里慢慢儿的品玩着,可这并不影响她的说话:“明上午,我带二个人以检查为名,明正言顺的到那店子看看。你呢,就等我的电话。”

“谢谢,可我听说,那小店不过30多个平方,几排货架,就是些不值钱的日用小商品,屁大个地方,恐怕没什么查头。”

花蕊懒懒散散

靠在咖啡凳半圆型的把手上

心不在焉的回答,一面瞧着对面那对情侣:“既然有嫌疑,就一定有让人感到不对的地方。”芳芳平静的看着花蕊:“要不,嫌疑从何而来?我呢,也只能帮到这个地步了。继续下去,要和祝队正面冲撞了。”

忽然,一直站在靠墙角落的服务小妹,神情凛然的匆忙走向门口。花蕊的眼光跟着她的背影移动,突然眼皮向上一跳,睁大了眼睛。

一个小男孩

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

四下一搜寻,径直向着墙头的那对情侣跑去。情侣男起身迎过来,二人亲亲热热的相互抱抱。然后,小男孩付着他的耳朵说直着什么,情侣男笑了,先抓一把开心果揣在孩子裤兜,然后掏一张绿色的50人民币,揣在小男孩子裤兜里面。

这一瞬时间,花蕊认出来了,原来是刚才那个迎面拦截熊孩子瘦削男,不,是老大男。花蕊恍然大悟,原来二人认识啊?

那刚才

哦,我明白了,是骗局呀!

骗什么?就是为了和我搭讪嘛。花蕊脸蛋慢慢变得阴霾,彼此之间毫不认识,为什么要故意弄这么个骗局?

一种年轻姑娘的直觉告诉她,自己一定是遇到了歹徒,说不定,歹徒早就暗中注意跟踪上了自己?

想想莫名其妙失踪的Madeline副总

刹时,警惕和恐怖全涌上了她心里,花蕊脸色也变得越苍白。

早注意到她的芳芳,顺着她的眼光瞟瞟,老大男恰好扭过身去和姑娘说笑,而小男孩也早跑出去了。没什么嘛,芳芳又奇怪的拍拍花蕊:“亲,你怎么啦?”

听到芳芳的招呼,花蕊如梦方醒,指指老大男的背影:“色狼”芳芳一怔:“什么意思哇?人家又没招惹你。”

花蕊把刚的骗局讲了

还调出了那个手机号码

芳芳半信半疑,接过手机看看,又想想,然后打开自己的手机,磨磨蹭蹭会儿,一皱眉:“找到了,邱伟嘛!”花蕊似懂非懂的:“邱伟?邱伟是谁?我不认识呀。”

芳芳刮刮她鼻子:“傻瓜,就是那四季便利店老板嘛。”突然眼一瞪:“这么说,他认识你?”花蕊仍没回过神,仍似懂非懂的:“邱伟?邱伟是谁?我不认识的呀。”

芳芳挨近她

压低着嗓音

“就是那个,嫌疑犯啊!想起来没有?”当然想起了,花蕊吓得花容失色,一把拉住了芳芳:“芳芳,好芳芳,别离开我,我想起了,就是那个坏蛋,大色狼。”

芳芳笑:“瞧你,还文学硕士?怕什么,有我呢!来,我们都转过身,瞧街景玩儿,明白吗?”二女孩儿转向,面对着落地大玻璃窗。

落地大玻璃窗外

正面是一望无尽的繁华。

右侧是咖啡厅大门,左侧却是一堵彩绘大广告,从大幅广告上反射出的咖啡厅内部,邱伟和那个姑娘的身影,清清楚楚,基本上是纤毫毕露。

为了慎重,芳芳把花蕊手上的那个手机号码,和自己手机上的纳税人联系手机,仔仔细细核对后,说:“注意,你看着邱伟就是,我拨他手机试试。如果通了,他会转过身来,你莫慌,认真看到底是不是刚才那个色狼?我们这个方向真是妙极了,我们可以看到他,他却看不到我们,放心。”

花蕊仍有些忐忑不安

禁不住就把脸孔侧侧,想去偷瞟对方。

“要是,要是被他发现了冲过来,怎么办?我们,我们不如先报警。”芳芳愤怒的跺跺脚:“报你妹呀?怎样报,报什么?报邱伟在街上公开对你耍流氓?谁看到的,证据呢?真是的。”

挤挤花蕊的肩膀:“叫你不要回头偏回头,故意让对方发现怎么的?转过去,”花蕊就乖乖儿的重新坐正,端起了黑玛丽。

“这就对了,注意,盯住了,我打手机啦。”

芳芳点开了自己手机的通话键

然后,瞪大眼睛紧紧盯住玻璃窗外的大广告。果然,正和年轻姑娘说笑着的老大男,做了个礼貌的手势,抓起手机看也不看,就贴向自己耳朵:“喂,我是邱伟,说!”

声音清晰,有些嘶哑,还有一丝不安。花蕊靠了过去,二女孩儿就如在说悄悄话,一起盯着手机上表示通话的信号。

俩闺密凑在一起窃窃私语或叽叽喳喳

在街上或咖啡厅里都十分普遍,没引起任何人好奇。

邱伟也是这样,捏着手机站起来,滴溜溜的扫了咖啡厅一大圈儿,同样没注意到窗前那二个头凑着头的闺密。

“喂,你是谁呀?请说。”邱伟的嗓音有些焦躁,显示他固有的性格:“大下午的,开什么玩笑?”嗒!关了手机,一屁股坐下,仍和年轻姑娘说说笑笑。

“坐下了,呃坐下了。”

花蕊紧张得脸蛋发白

紧紧盯着窗外,提醒着芳芳:“瞧,坐下了。”“好好,我知道了。哎花蕊,你说,”芳芳骨碌碌的转着眼睛,像在思索什么:“那姑娘,是他什么人?”

这么一提醒,花蕊猛醒过来:“我看到刚才那个骗我的熊孩子跑进来,邱伟又给了他50块钱。莫非,这姑娘也是被他利用熊孩子骗来的?”

芳芳拧眉面无表情“完全可能!这个人渣,既或没有绑架Madeline副总的嫌疑,所作所为也该坐牢。事情紧急,这样吧,”芳芳凑到了花蕊耳朵旁。

稍会儿,趁邱伟说笑着又背过身之际,芳芳起身走向洗手间。不一会儿,邱伟果然捏着手机站起来,东张西望的,然后,边接听边往二楼走去。

一看他登完木螺旋梯花蕊快步走了过去

急促的对那姑娘说:“姑娘,你可能上当遇到了坏人。昨天,刚才那个熊孩子也是这样哄我的。你有危险,相信我,不要跟与你聊天的人走,如果愿意,请打我的手机。”

告诉了自己的手机号码,迅速撤回座位,还没坐下,就睃到邱伟的身影在楼梯口一闪,嗒嗒嗒的走了下来……

稍会儿花蕊从窗外瞅到邱伟背转过了身,抓起手机给芳芳发了暗号。

没想到,那狡猾的邱伟,却突然转身站起,静静的扫视着全场。花蕊吓出一身冷汗,手机不敢偎向自己的耳朵,只得用指头猛叩手机通话孔。

万幸的是,接到她第一次告之的芳芳,正走到通洗手间的弯道口,如果对直走出来,正好被邱伟瞅个正着。

同样据事后邱伟的交待他一接手机就知道了,打来的是地区税务局的人。邱伟朋友本来就不多,再加上这天下纳税与纳税人,就是猫和老鼠追逐与被追逐的关系,双方都是心照不宣,时时彼此关注着的,邱伟的第一个想法就是,糟糕,被税务官盯上了!

也正如芳芳所说,虽然他每月缴的是定税,但却利用便利店的经营和地理之便,千方百计地偷偷贩卖经营外的各种商品。

现在呢不秘密就连在街头擦皮鞋的大妈老太太都知道,皇粮国税,偷漏不得,要杀头的。所以,邱伟的紧张也在情理之中。

关键是,如果被他发现芳芳就在咖啡厅里,就可能暴露花蕊,由此打草惊蛇,影响到公安的侦破行动。

幸好芳芳正走到弯道口听到了捏在自己手里的手机,发出的紧急叩打声,立即停下查看,并迅速返回了洗手间。等花钱再次发出安全的信号,芳芳才顺利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二闺密又紧紧地靠在一起,举起手指同做V字,表示庆祝和胜利。从玻璃窗外看到,接到地税局的“催税”电话后,邱伟不但一再拨打芳芳的手机,而且眼神游漓,东张西望,心神不定,坐立不安。

二女孩儿脸靠脸盯着手机屏幕音量己调到最小,表示接通的信号就那么闪呀闪的……芳芳轻蔑的瘪瘪嘴巴:“没做亏心事,敲门心不惊,你小子怕什么?露馅啦?崩盘啦?完蛋啦?小样儿!”

花蕊则瞅着手机上的时间,唉,一注意就5点半啦,这时间过得真快!这儿离桃花小区还有多远?花蕊不知道。

百度地图那玩意儿科学倒是科学了,就是对距离的概念有点儿麻烦。

它报告的“2、30米”,可能相差一倍甚至更多,有得你走。它提示的“前方有摄像头”,可能早就作废,虚惊一场。

花蕊屡吃这亏,不敢完全相信,只能做个判断的大致依据。所以,花蕊解决此类问题的最好的办法,就是干脆打的。

当然罗也并不是每个的士司机都是路王花蕊也遇到过比自己还恍惚的新司机,哭笑不得之余,还得乖乖儿的按里程表掏腰包。要不,考虑让芳芳送自己回家算了?

职业陶冶,税文芳芳可是个路王。可是,送到后就让人家离开?这好像又太不礼貌,太不够姐妹?一想到上次,危险关头芳芳不但挺身而出保护自己,而且连水也没喝一杯就离开了,花蕊心里一直感到谦意呢。

铃……

手机又响了

邱伟也说话了:“你好,你是税务局的同志吧,我邱伟可一直守法经营,照章纳税的哟。现在的老实人招人恨,还被人诬告,希望老师你不要相信,最好是,”嗓音嘶哑低低的,听起来,像蛇一样咝咝的吐着信子,让人感到有点恐怖。

嗒!芳芳干脆关了手机:“这小子,贼喊捉贼!”这边儿手机一关,那边儿的邱伟头一抬,怪模怪样的一耸肩,转向年轻姑娘说着什么。

花蕊和芳芳从玻璃窗内紧紧的盯着那个姑娘,生怕她跟着邱伟离去。

花蕊甚到想到,如果姑娘跟着邱伟离开,自己就拉着芳芳悄悄跟上去,既或晚上不理会老妈老爸的到来,也在所不惜。

如果路上姑娘和邱伟分开了,自己还要迎上去再次解释提醒。能挽救一个无辜的陌生女孩儿,花蕊觉得是自己的责任和幸福。

然而

对邱伟的邀请,姑娘婉言谢绝。

不死心的邱伟,又连说带比的一再邀请,姑娘仍微笑着礼貌地婉言谢绝……终于,买单后的邱伟,失望但礼貌的走了。

佯装收拾打扮的姑娘,也款款起身。花蕊和芳芳急忙转身招呼,三个女孩儿凑到了一起。花蕊这才发现,这姑娘是如此的漂亮,身高比自己和芳芳还要高出一点儿,其气质模样谈吐,有点像个模特儿。

而且

姑娘的名儿也甜:蕊花。

这让花蕊喜笑颜开,一拍手:“巧啦,真想不到还有这名儿!我比你大半岁为姐,你为妹,就这样定啦。”然后,花蕊绘声绘色的讲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