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八千里路 第二章 (15)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20-05-24 11:12:40  浏览次数:261
分享到:

安吉拉由衷地笑了:“这才像个北京爷们儿。可我还没答应嫁给你呢!”

答应了安吉拉,在回家的路上,徐卫国开始犯难。老爷子这关怎么过?不是惧怕老爷子的威严。他即将离休,离开倾注一辈子心血的部队,心里肯定不舒服。姐姐一家刚刚去了美国,这节骨眼儿上,自己又说要走,他怎么受得了?

果不其然,老爷子听到这个信儿,暴跳如雷,差一点拿警卫员的配枪结果徐卫国的小命。自己寄予厚望的儿子要放弃眼前的一切,迎娶外国媳妇儿,还未婚先孕,让我这老脸往哪搁?爷俩儿僵持不下。最终,老子拧不过儿子,口头上脱离了父子关系,应允放他和安吉拉一条生路。

政委郑坤苦口婆心的规劝,无功而返。发小刚子因为我姐去了美国,整日像丢了魂儿似的,听说我也要走,连连摇头,说你们姐俩儿都是忘恩负义的东西。小薇伤心欲绝,跟刚子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们去吧!从此不再露面。

徐卫国执意办理了离职手续。上级马上派来一个更加年富力强的所长接替他的工作。他明白了,中国不缺人才,千万别拿自己当根儿葱这个道理,反倒轻松自在。

无官一身轻的徐卫国,像退伍时一样,背着行李卷,没有丝毫的恐慌和畏惧,扶着有五个月身孕的安吉拉,登上国航飞机,飞往澳大利亚。

他相信爱情,相信凭借中国军人一往无前的精神,能够在澳大利亚开创崭新的生活。

 第三章  小试牛刀

飞机在云端上穿行。

安吉拉手捧David Hawkes的英译本《红楼梦》,津津有味地品读。她不时停下来,歪着头,闭上眼睛,咂摸其中的滋味。

徐卫国有样学样,手里总是握着两本书,《跟我学》和《牛津现代高级英汉双解词典》。凭借一股狠劲儿,半年时间,他从英语盲变成可以应付简单的对话。闲暇无事,便背诵英汉词典,连安吉拉都对他英语进步的速度瞠目结舌,由衷的赞叹。

“老婆,你上次写信,怎么跟家里说的?”徐卫国乘她休息的当口,假装漫不经心地顺嘴儿一问。安吉拉从未主动提及对未来生活的安排和家人对徐卫国到来的态度,对此他有些惴惴不安。

“我说学校放期,回去探亲。”安吉拉不会说谎,总是直来直去。

徐卫国面露愠色,心里一阵不爽。原来我还是野鸡没名,草鞋没号。可是眼下,他还没有向安吉拉提出质疑和讨价还价的资本,只能忍气吞声,沉默不语。

安吉拉察觉到他的不满,和颜悦色地解释说:“我们家是保守的基督教家庭。我爸爸在家说一不二,我哥哥是火爆脾气,他们俩是不会轻易接受我们俩的关系和我肚子里的孩子的。”

“你怎么不早说?我没给自己留一点退路。”徐卫国有些后悔。

安吉拉不慌不忙接着说:“我妈通情达理,一直很宠我,她是不会看着咱们露宿街头的。所以,我又单独给她写了一封信,实话实说,让她有思想准备,到时候会帮我们想办法的。“

徐卫国心里堵了个疙瘩:“你这叫先斩后奏。”

“对,三十六计的第一计,瞒天过海。”

“你还知道三十六计?真是小看你了!”徐卫国有点出乎意料。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个扁担扛着走。你过去是军人,我作为家属,也该懂点战术。”

徐卫国咧嘴乐了:“我老婆真是中国通,像个军人家属。”

“到时候,我再演一出苦肉计……”她耳语着,徐卫国不住地点头。 

澳大利亚东南部维多利亚州,距墨尔本150公里远的小镇圣迪戈,正在举行一年一度的复活节庆祝活动。宽阔平坦的空地上,人山人海。周围几百公里区域内小镇的居民们,开着各式各样的小货车,携家带口前来游玩。

这里临时搭建了游乐与极限运动设施。旋转过山车、高空弹跳、回旋秋千,让你的肾上腺急速上升。美食区有美味热狗三明治、芝士馅饼排、甜圈、干酪玉米棒、咖啡、家酿红酒,供食客选购。农产品区堆满各农场的水果、蔬菜、谷物。动物会展区有羊驼、马、牛、狗、猪、山羊,孩子们可以嬉戏消遣。最吸引眼球的是农业技巧竞赛,速剪羊毛、牛仔竞技、原木采伐比赛等等。

安吉拉和徐卫国坐着出租车,穿过富饶广阔的原野,向着安吉拉 家的农场疾驰。公路两旁,山峦起伏,有一望无际的绿草,也有原始的山林和灌木。在阳光的斜射下,呈现出明暗不同的绿色。山坡上白色的慵懒的美利奴羊群,不慌不忙地吃草。天上的云朵,轮廓清晰,近在咫尺,唾手可得。

徐卫国心情舒畅。澳大利亚半原始生态的原野和中国北方的田野风格迥异。中国北方的冬季,土地大都荒芜,树枝也是光秃秃的,灰蒙蒙一片,了无生趣。现在是澳大利亚的深秋季节,一切却依旧生机蓬勃,没有即将迈入隆冬的萧瑟和冷落。

未完待续


下一篇:婚姻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