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八千里路 第二章 (16)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20-06-16 10:21:43  浏览次数:130
分享到:

驶离高速公路,沿着蜿蜒的土路行进大约15分钟,沿途经过几个巨型的农场。农场的边界拉着铁丝网。安吉拉一路上情绪激动,喋喋不休地向徐卫国介绍着沿途的风景和自己在这片土地成长所经历过的故事。

徐卫国强烈地感受到,她与自己的生活环境和人生经历有着天地之别。这里的空间广阔,生活内容更是大相径庭。

出租车开进一个风光秀丽的牧场的大门。这个牧场被分隔成多个独立的围场,有十几米高的草料棚、机械棚,牛棚、马厩,设施设备。两条体型健硕的牧羊犬狂吠着飞奔而来。当它们看到摇下的车窗里面是主人安吉拉的时候,拼命地摇头摆尾,欢快地喘着粗气,追着车跑。出租车终于停在了城堡似的巨大的乡村建筑跟前。

一个慈祥肥胖的中年妇人,50多岁的年纪,灰白的卷发梳理得一丝不乱,系了一个花色的围裙。她快步出门,向安吉拉张开双臂。无疑是安吉拉的母亲芭芭拉。徐卫国卸下行李,看着她们母女俩亲热,有些惴惴不安。芭芭拉接着对徐卫国张开双臂,徐卫国不知所措,身体僵直,勉强接受了一个拥抱。他和老爷子、姐姐之间,从未有过这样的拥抱和感情交流,既尴尬又令人感动。

“拜伦,你在家吗?”安吉拉呼唤哥哥的名字。

门里应声出来一个壮汉,是安吉拉的哥哥拜伦。他满头金发,穿了一个运动背心,比徐卫国高出半头,臂膀粗壮了一倍,眼睛里流露出令人不安的咄咄逼人的气势。当他和徐卫国握手的时候,徐卫国感觉他的臂力惊人。

进入足有 100平方米的客厅,从宽大的玻璃窗往外看,周围是绿意盎然的花圃、封闭式菜园、果园,还有游泳池、网球场。安吉拉的母亲手脚不停,给他们端上来咖啡和点心。安吉拉和芭芭拉似乎有说不完的话,拜伦盯着安吉拉微微隆起的小腹,脸色铁青,一言不发。

好一阵,他对徐卫国说道:“今天是复活节,我们橄榄球队有一场表演赛。在家里呆着无聊,你和我去开心一下。”安吉拉知道哥哥没安好心,极力劝阻。徐卫国倒是有一股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头:“好吧!我和你去开开眼界。”拜伦拉着徐卫国上了他的霍顿小货车, 开足马力到了球场。

橄榄球场紧挨着复活节的市场,也是人头攒动。场上有二十几个 健壮的橄榄球运动员,正在做热身运动。看到他们奔跑、拉扯、冲撞,雄赳赳气昂昂的样子,徐卫国仿佛回到了特种兵的时代,回到了挥汗如雨的练兵场。看到他跃跃欲试的神情,拜伦计上心来。

他点手叫过来一个强壮如雄狮满头金发的男子,嘀咕了一阵。那男子正是安吉拉的前男友帕垂克。他听说眼前的这个中国小伙子是安吉拉的中国男友,肚子里已经怀了他的孩子的时候,怒火中烧 。他抱着橄榄球怒气冲冲径直走到徐卫国身边,做了两个示范动作,然后把球塞到了徐卫国的怀里。徐卫国似懂非懂,刚要讨教,早已被帕垂克不由分说从后面抱住,俩人横着摔了出去,并被他死死压在身下。周围的一些运动员,看着徐威国错愕的神情,哈哈大笑。徐卫国瞬间被激怒,他明白这是有人要给自己一个下马威。

他强压怒火,思忖强龙不压地头蛇,如若出手伤人,在安吉拉面前不好交代,最好以柔克刚,化敌为友。打定主意,他放下橄榄球,双脚站桩,朝着帕垂克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帕垂克刚刚讨到了便宜,想故伎重演,晃着膀子走到徐卫国面前。突然伸出右手, 要抓徐卫国的肩膀。徐卫国使了一招陈氏太极拳的穿手肘,左臂推开他的右臂,跨步上前,右肘发力向他当胸一撞,帕垂克站立不稳,向后倒退几步, 结结实实地摔在地上。坐在地上,他摇晃脑袋,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摔了出去。

徐卫国心中暗笑。帕垂克不甘心,翻身爬起来,飞起右腿,朝徐卫国踢来。徐卫国不慌不忙,使了一招刁手棚,左手抓住他的右脚脖子,右胳膊穿到他的腘窝下,借力顺势一掀,将他掀翻在地。

周围看热闹的几个队友“呼拉”围了上来。其中一个左撇子,飞起左脚一踹,徐卫国使了一招金刚倒碓,掐住他的左脚脖子,右脚飞起,踢在他的右足跟腱。左撇子站立不稳,向后仰倒。

说时迟那时快,又冲上来一个大汉,挥拳迎面打来。徐卫国左手压下他的拳头,右掌以闪电的速度,迎面一推他的下巴颏,他便仰面摔倒。这又是太极的迎面掌。

一个矮胖子窜上来,挥起右拳就砸。徐卫国不慌不忙,双手把他的拳头一架,飞起右腿,当胸一脚。矮胖子转着圈的飞了出去。这一招叫做玉女穿梭。徐卫国的招式,虚实结合,以柔克刚,不露锋芒,如行云流水,转眼间,几个气势汹汹的大汉便被撂倒,没有人再敢靠近这个中国人一步。

徐卫国笑呵呵地从地上捡起橄榄球,朝着安吉拉的哥哥扔了过去。围观的人群拼命鼓掌叫好,以为李小龙转世。安吉拉的哥哥也是瞠目结舌,好久说不出话来。

未完待续


上一篇:婚姻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