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八千里路 第三章 (20)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20-06-22 12:04:52  浏览次数:379
分享到:

转天一早,安吉拉带着徐卫国,驱车十五分钟,来到镇上的金龙博物馆。远远望去,一座中式牌楼,上书《金山门》。进入博物馆大厅,一面墙挂满广东醒狮用的狮头和狮身、舞狮道具与龙灯。其他藏品有紫檀镶螺钿的屏风,巨型景泰蓝花瓶,清代的汇票纸币等等。

博物馆旁边有一座中式古典园林,青砖底座的九龙壁,四面抄手游廊,雕梁画栋,小桥流水。湖中间矗立着凉亭,汉白玉雕龙的石桌石凳,宛若迷你版的皇家园林。

徐卫国边走边啧啧称奇。与颐和园相隔万里,这里怎么会有一处中华博物馆?

“淘金热知道吗?1850年,就有华人来圣迪戈淘金。博物馆就是由曾经生活在这里的华人筹资兴建,藏品都是华人后裔捐赠。博物馆每年举办中国龙节,1000人的舞龙队伍,全澳闻名。现在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中国文化学中文还到北大做交换学生了吧。”

“真是没想到。”

“中国文化把我们联系在一起。”

“还有我们的儿子。”徐卫国感慨万千。

“不要给我压力,我更喜欢女儿。”

徐卫国不敢违拗,安吉拉现在是说一不二。 

两个月转瞬即逝。安吉拉在家养胎,像充了气的皮球。约翰眼睁睁看着生米煮成熟饭,拿女儿没了脾气。徐卫国考出驾照,还把农场里各种农业机械摸了个遍。有时候,开着约翰扔在仓库淘汰了的福特牌老爷车,在方圆几十公里撒欢儿。

这天,路过镇上的加油站,他停车加油付完款出来,一个三十几岁的亚洲女人,正好溜达到面前。两人一照面,竟然异口同声地说: “你好!”

“你北京人?”徐卫国欣喜万分,他已经两个多月没遇到过同胞,没听到过乡音,没吃过中餐。一句你好,把沉积在心底的思乡瞬间释放出来。

“你就是那个打遍天下无敌手的新来的中国人吧!镇上都传遍了,今天总算是见着了。”她张开双臂,热情地和徐卫国拥抱。

他已经习惯这种礼仪,礼貌地轻抚对方的肩膀,“真没想到,镇上还有中国人。我以为我是蝎子粑粑独一份儿。”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有人的地方就有咱中国人。我叫艾米莉。”

“爱美丽,这名字好记。我叫徐卫国。”

“英文名呢?”

“我就一个名字,徐卫国,正经八百的中国人。“

“听口音,北京人吧,我也是。”艾米莉一口京片子。

“这么巧?你原来哪个学校的?”

“中学在四中,大学在北外。”

 “我也是四中的,毕业后就去当兵,”徐卫国有些欣喜,又有些沮丧:“世界真小,你应该算我师姐。”

 “肯定大你几岁。你没上过大学,怎么来的澳洲?”

 “我女朋友家是这个镇上的,她一直在北大教英文。”

“师弟厉害呀!能娶到澳洲老婆的中国男人,你是我见到的第一个。”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徐卫国有点沾沾自喜,“你来多少年了?”

“我来四五年了,一直住在悉尼。这次来朋友家休假,下个月就回去。”

“悉尼还没去过,下飞机就直奔这来了。悉尼是不是也像这个小镇,大农村似的?”

“有机会去看看就知道了。你准备在这个小镇待多久?”

“不知道,”他有些茫然,“怎么也得等我女朋友生完孩子。”

“你现在做什么工作?”

“眼下在她家的农场帮忙。”

“嘀嘀嘀嘀……“排在后面等待加油的司机不耐烦了。

 “得嘞,好狗不挡道,咱们改日再聊。”徐卫国跳上老福特。

 “以后怎么找你?方不方便留个电话?”艾米莉紧追几步。

 “哥们儿倒插门儿,寄人篱下,不方便留电话。有缘千里来相会,镇子这么小,以后会碰到的。”徐卫国使劲摆了摆手,汽车吐着黑烟去了。

未完待续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