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单身情歌 第39章 拍拍肩头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0-07-25 12:35:07  浏览次数:81
分享到:

再说 钱锐气出了姚老太家后,一面走一面想着心事儿。

陡然想起孙办事的叮嘱,懊悔的拍着自己脑袋,毅然一跺脚又往回走。他想,这二事儿呢老叮嘱却老记不住,不是自己健忘,而是自然规律——没法! 

好哩,我现在记起了,就马上回转给说说,要不,一会儿准又得忘记。叩叩!正在厨房里弄饭的姚老太没回头:“忙啥忙,这才几点?要不你们先去占着地方,免得被那民舞和国标挤过红线,又起矛盾。瞧吴主孙办事苦口婆心的,俺们也不能太不自觉了哩。”

吭吭 

为表明是自己

钱锐气有意咳咳,一面朝对面大屋里探头瞅瞅,一片凌乱,没见女老板和小姑娘,只隐约听到声音:“乖,把这一口吃了,吃了又得爷爷表扬。小宝知道不哇,你又有了一个好爷爷?好爷爷可露欢我们小宝啦……”

可显然,只顾忙忙碌碌的姚老太,虽然听到了背后的咳嗽声,却仍把对方当作了自己的舞伴,扭扭花白脑袋,有板有眼的数落到。
    “别咳哩,是不是又被你老伴儿骂哩?我说你活该!有这么好个老伴儿不珍惜,老吵吵闹闹的。叫你担任个舞场保卫,你保卫了个啥哩?就顾着和那几个老太太眉来眼去的调情。我说你咋那样没出息?你看看人家钱大爷,提得起,放得下,敢作敢为,再漂亮风骚的老太太也没放在眼里。我就喜欢这样的男人。你说你喜欢我,咋的,就凭你这样小样哩?”
    钱锐气听得哭笑不得
    生怕她还要说出些什么不好听的话来,只得开口。
    “唉,是我。”姚老太猛一抖,回过身,一张老脸居然羞得通红,也是啼笑皆非:“唉唉,你这人哩,怎么不吭不声的就站在人家背后?”

     “这不能怪我”老头儿倒没对方紧张,而是认真的解释到:“我一来就敲了门的,我还以为你听得出哩。”“好好,算我错,算我错,”
     姚老太嘴说手不停
     麻利的忙着
     “既然转来了,就吃了饭走,马上就好,我再炒二个菜,喝一杯,立柜里还有一大玻璃瓶枸杞酒,那是老头子走之前泡的,整整用了10斤上好的宁夏枸杞哩。”
     钱锐气摇头:“谢了,你知道今天表彰,下午才吃饭,到了你这儿又吃了一大碗荷包蛋,谢了谢了,我找你有事哩。”
     “说”
     姚老太犹如对自己的舞伴喝令
     “那就说哩”钱锐气就一鼓气说了,可说着说着,心里没了底气,毕竟二件事儿都是求人家,对方答不答应,或是借此嘲笑?
     这让从来少于求人的老头儿,都有些忐忑不安。钱锐气好容易说完,姚老太还没回答,却听到有人笑答:“钱大爷,这也是事儿?”
     老头儿扭头
     女老板抱着小姑娘
     正笑嘻嘻的看着他:“既然转来了,就吃了饭走,马上就好,我妈再炒二个菜,喝一杯,立柜里还有一大玻璃瓶枸杞酒,那是我爸走之前泡的,整整用了10斤上好的宁夏枸杞哩。”
     听得老头儿差点儿笑出声,真是一对搞笑母女哩,说的话和说话语气及神情,都是那么相同,我还从来没看到过听过哩。
     “哈,钱大爷,你想笑?”
     毕竟人年轻
     女老板也差点儿捂捂自己嘴巴,这让抱在她手上的小姑娘,可疑的向下坠坠,唬得老头儿伸出双手上前,想接住小姑娘。这个无意的动作,让女老板大为感动。
     似乎连眼眶也有些湿润了:“谢谢!钱大爷,唉,这家里呀,现在什么也不缺,就差那么一个人,小姑娘就唠叨着爷爷啊!”
     钱锐气听得真切
     不禁摇摇头
     他当然明白女老板用心,可我能答应哩?不说这人与人在一起,得有起码的了解,单就这出身,也不成哩。
     你妈就一个农转非,我好歹是城市人,彼此之间距离大着哩。老头儿眼前又浮起那个护士长,当然还有她妹妹,咋,你看看人家姐妹俩,到底是城市人,办事说话和眼神都不一样哩……
     老头儿的心思
     就写在他脸上
     女老板瞧得明白,暗自叹口气:“钱大爷,到大屋坐坐吧,老这样站着不行,我还抱着小姑娘呢。”一直忙着姚老太,也不怀好意的催促:“钱大爷,进屋进屋,天大的事情进屋说哩。”
     可老头儿不肯,他知道,只要自己进了屋,就会被母女俩缠住,一时半天脱不了身。再说,他早就发现,以自己面对姚老太,居高临下毫不费力,要怎么说就怎么说,容易着哩。
     可是
     她女儿一搭进来
     自己不仅感到吃力,而且好像脑子和舌头,都越来越转动不了哩。这让从来就瞧不上娘儿们的钱锐气,有些沮丧气颓。
     所以,他想我决不进屋,说了这二事儿就离开。这时,女儿对老妈使使眼色,姚老太转身抓起抽纸擦着油手:“哎呀,你看到一下锅里,我肚子有点疼,想,”
     连围腰也没解,就咚咚咚的跑下了楼梯。女老板故作为难状,朝老妈背影瞧瞧,又看看热气腾腾的锅里,再低头瞅瞅自己怀抱里的小姑娘。
     老头儿虽然也怀疑那有这么凑巧
     可此时,却不得伸出了双手。
 “给我哩”毕竟人老了,再硬的心也会变软。那小姑娘一到老头儿怀抱,居然就高兴得依依咿咿,扭来扭去的。
 大约从她出生到现在,潜意识感受到的,都是温漫的雌性气息,现在突然感到一种从没有过的雄性气息,就兴奋得手舞足蹈。
     问题是
     小姑娘这么一扭动和依依咿咿
     让几乎己凝固了的软弱和温柔,从钱锐气潜意识深处突然苏醒。这让老头儿语气和神情都走了样:“你叫什么名字哩?哦我知道哩,你叫小姑娘哩。为什么叫小姑娘哩?因为你小哩……”
     钱锐气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脑子和舌头,那人性本能源源不断流出,抱着小姑娘在走廊上走来走去,开始还硬犟着不进屋,决不进屋。
     可随着小姑娘顽强伸向屋里乱摇的小手
     不知不觉就进了大屋
     按照小姑娘的意思,把她放进儿童车,自己坐在一边儿轻轻的推动,一面把那些精美的布娃娃,小公主和小王子们,一个个的堆在童车上,看着小姑娘抓来推去的玩儿,高兴得眯缝起眼睛。
     人老了,最易动感情。一向倔强自尊和冷漠的钱锐气,也没逃过这条自然规律。老头儿眯缝着眼睛看着,笑着并乐着,眼前不知不觉就出现了幻影。
     半岁大的钱莉
     坐在儿童车里
     左边蹲着爸爸,右面站着妈妈。意气风发的铁路巡道工,难得回家休息陪陪女儿,此时一手摇着塑铃铛逗着钱莉,一面对老婆说:“我们钱莉以后要读大学,嫁给根红色苗正的革命领导,起码也要嫁个像你爸一样的工段长哩。”
     年轻漂亮的铁路医院取药员,一面向前挺着胸脯奶着女儿,一面频频点头,脸上漾溢着幸福的红晕……
     那辆儿童车
     是年轻的钱锐气偷用工段的铝管,自己工后偷偷焊的。
     虽然样式实在不咋的,可拿回家给老婆一拾掇,却也像模像模上眼儿得很。童年的钱莉,就是坐在这辆闪闪发光的铝童车里,拥有了自己斑斓的梦想。
     那时的铝管材很值钱,而且偷拿公家的宝贵铝管材做私活儿,可是一桩严重的犯罪行为。那些天,身为工段最高领导的岳父,工段仓库保管员岳母和铁路医院取药员老婆。
     全都睁大眼睛,竖起耳朵,捕捉着来自任何方面的议论和检举揭发的蛛丝马迹,钱锐气更是按时上工,辛勤巡道,见了师兄弟和前辈就问好,生怕出事。
     幸亏上天保佑
     在全家人的严防死守下,事情做得机度机密,没露一点口风。
     要不,钱锐气一家及岳父母的人生,全都得彻底改写了……想想,这一切仿佛还是昨天,散发着温馨温暖的爱情亲情……
     “呀呀,爷爷!”小姑娘独自独乐的依依咿咿,忽然变成了明显的二个字儿。这让幻想中的老头儿一怔,回过神来。
     正在外面大屋
     放着碗筷的女老板,惊喜得一步抢了进来。
     “哇噻,我们小姑娘会叫爷爷了?真神了哇,钱大爷,全托了你老人家的福哦。”自此,着了套路的钱锐气一发不可收拾。
     不但留下来吃了饭,还美滋滋的喝了一小杯红艳艳的枸杞酒。老头儿不是嗜酒如命的酒鬼,可有节制的每天一小杯(不过八分)饮史,也让他能感到此酒至少泡了一年有余。
     因为
     枸杞基本上都从肿胀的状态,变成缺角少楞的稀失样。
     那些稀失的枸杞们,全都化在了酒里,成了厚红色的一部份。当然,老头儿也更得到了母女俩的允诺,凡是他和办事员需要的衣物,概由女老板的服装城提供。
     代价是对物换物。譬如一年四季的衣物,床上用品,沙发装饰品等,一句话,凡是涉及到老头儿觉得旧了,需要换新的,都概由服装城对换,口说无凭,可写入合同,决不假打。
     蓝布衫
     平时尽量少穿
     双休日节假日决不再穿,代之姚老太自己喜欢的颜色衣衫。同样,口说无凭,可以写入合同,决不假打。
     说实在的,做事认真的钱锐气,的确是想当场写入合同。可不知是吃人嘴软还是拿人手短?抑或是老头儿自己的文化水平太低,又不好意思让母女俩拟议?
     反正
     伴着菜香酒香和小姑娘的依依咿咿
     这事儿,就以双方口头协议方式定了下来。为表自己说话算数,女老板当场表示,愿意跟着钱大爷到他家,帮他把他认为需要换新的衣物用品打包拎走,等几天换新送回。
     可老头儿马上又意识到,这是个阴谋!因而以需要慢慢清点为借口,婉言谢绝。姚老太呢,当着老头儿到里屋间,换了一件大白碎花的翎舞衫穿上。
     要和钱锐气一起出门
     自己到广场坝坝舞,老头儿回家休息。
     钱锐气自然不愿意。这吃饭喝酒呢,倘若别人比如孙办事问起,尚且还有丁点儿借口和由头。可这一起出门一起走,暧昧鬼祟,瓜田李下的,让老少爷儿和老太太们在背后,对着我挤眉弄眼咀舌头的哇?横竖不同意。
     姚老太就一脸委屈一脸郁闷,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这鬼老头儿,事也帮了,走了又回来了,饭也吃了酒也喝了,却怎么也不愿意和自己同路?
     同路
     就是同意
    同意什么?就是同意了我姚老太太的追求。俺们都是老年人,我失伴你单身,能一起相互结伴有个照应不好哩?
    未必还要像年轻人那样,还要来个郎情妾意,你跑我追,把房子票子车子的商量好后,才一起同路?    不对!这钱老头儿狡猾狡猾的哩。
    莫不是想学那些小年轻当三骗(骗吃骗喝骗色)
    我得当心了,下来和女儿唠叨唠叨。
    当然,最后在女老板聪明的暗示下,钱锐气独自出门下楼,扬长而去。老头儿一离开,左邻右舍就陆续登门,探头探脑的细细打听。
    这些昔日早出晚归的勤苦村民,托改革开放城市化的福,全部转成城市户口后,艰辛的劳作变成了轻松的闲散,满是沧海桑田沟壑皱褶的脸孔上,露着舒心的笑靥,围着母女俩,七嘴八舌,争先恐后。
要说这钱锐气呢
    本也就一介普普通通,貌不惊人的退休老头儿。
    唯一让他在小区有点名声的,是他近10年的单身身份和锲而不舍的相亲精神。而且,让他的小名声上有一点光圈的,是因为公安街道小区三级维稳联防的帮扶政策。
    作为既无多大文化,又无多少存款,且儿女不在身边一直独身居住的困难层面,钱锐气是其代表人物。
    对这个困难户层面
    三级联防日常
    双休日和节假日,都是有专人专职盯防,上门问候或紧急医救相关措施的。这些,钱锐气自然不会知道。
    只感到自己说话,闹意见或大声咒骂“狗日当官儿的”,有人看着自己微笑,听自己唠唠叨叨的倾诉或者耐心解释。
    因此
    酷爱打听传闻的前村民们,自然也就知道了桃花小区钱大爷。
    当然,村民们对他感兴趣的,可不是他的什么困难,而是他近乎于传奇的10年相亲。特别是,后来弄明白了,城里人相亲的代价和成本。
    村民们,特别是那些类似钱老头和姚老太的男男女女,更是顶礼膜拜,奉为天人。然后,就是钱锐气惊天动地的见义勇为行为。
    特别是老头儿
    佩戴大红花的相片
    今中午在广场的文化栏上出现后,村民们基本上是奔走相告,喜形于色,唾液飞溅,就像上面那个缺了颗大门牙傻笑着的老英雄,是自己一样。
    要知道,饶是当下21世纪,网络高科技,手机微博微信时代,能佩戴大红花,照成大相片并展给大伙儿观看的人,在村民们的心里,依然是顶天立地的英雄豪杰。
左邻右舍的打听和夸赞
    让姚老太高兴得合不拢嘴巴
    在她的潜意识里,早就把钱锐气老头儿与自己,连在了一起。当然,也有人妒火中烧,风凉话不断,可与大多数的夸奖羡慕比起来,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
唠唠叨叨一歇,该干什么还干什么。村民们陆续散去后,姚老太就脱下身上的大白碎花衫,打算重新换上 那件显眼的蓝布衫。
    可给女儿叫住了
    “不是刚说好了的吗?拜托,讲点信用行不?”
    “那是说的双休日和节假日”姚老太可不傻,一面自顾自的穿上,一面在落地镜前扭来扭去,顾影自盼:“别说,真还多亏你这丫头,这蓝布衫一穿上,不单钱老头儿,连公安都注意到了我。一个字,爽二个字,真爽!”
    “拜托,你就别三个字啦。”女老板抱着小姑娘踱来踱去,冷言冷语的:“你就不怕老头儿心生厌务,说你不讲信用?”
    “信用,多少钱一斤哩?”
    姚老太转了一圈,还打算再转一圈儿。
    “我花钱买!哎说起我想起了,你不是一向很精明,今天怎么做了赔本买卖?”女老板怔怔:“什么赔本买卖?没有哇。”
    姚老太哼的声,张开双手转了第二圈儿:“不是让老头儿以物换物哩?一个老头儿倒也罢了,还白搭上了另一个,你钱多的扎手,是不是哩?”
    女老板实在忍无可忍
    终于不顾当着小姑娘,跺脚吼了起来……
    再说钱锐气,晃晃悠悠的走到了广场边儿,但见那药商促销,还在热火朝天的进行,便往右边缘走去,打算顺着边缘一直前行至拐弯处,再向前直行回小区。
    喜欢闹热,可绝对不喜欢这种吵吵闹闹的老头儿,向前没走多远,就看到护士长姐妹和芳菲姐妹,从芳菲婚介走出,相互小声争执着什么,一路过来。
    钱锐气本想躲闪
    只要他往一边的小路一闪,半人高的树丛就把双方隔开了。
    可护士长姐妹中的妹妹眼尖,看见了他还举手示意,老头儿也只好朝对方笑笑,慢条斯理的走了过去,大家相互寒暄打着招呼。
    钱锐气却看得出,护士长姐妹必定是与芳菲姐妹产生了不愉快,要不,为什么双方笑得都很勉强?饶是这样,尹懒仍对老头儿说。
    “钱大爷,要经得起信任和考验哦。加油!”芳菲也鼓励到:“钱大爷,尹姐很忙,今天能专门抽时间陪护士长来这儿,你该明白!加油!”
    钱锐气在心里冷笑
    加油掏见面费,以为我傻着哩?
    嘴上客气到:“谢哩,谢哩!”然后一偏头,直来直去:“请问护士长,多久能再来哩?”这不俨然越过婚介,擅自约会?
    这可婚介合同上,白纸黑字写着的违规行为。芳菲脸上的假笑,登时消失,不客气的身子一转,插在了老头儿和护士长姐妹中间
    “钱大爷,是不是你也遇到了退货困难?”
    “我困难什么?我又没买那长寿丸哩。”
    钱锐气克制着自己。他不是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是违反合同规定的,可想想护士长姐妹一离开,要想见她又得掏腰包,老头儿就有点怒形于色了。
    说真的,相亲近10年,花了无数冤枉钱,却总是“她对你很有好感”“安排在明下午吧”或者“钱大爷,加油!”钱锐气实在是有点烦了。
    这就像一个赌徒
    越赌越上瘾
    越输越不甘心,欲壑难填,欲罢不能,时时来点惊人之举,期望一举扭转颓势:“我只是问问,多久才能又再见面哩?”
    芳菲老板杏眼圆睁,似乎气极败坏,但努力克制着自己:“多久见面,由婚介所规定,这可是合同上写着的。钱大爷,你请走吧,到时我会通知你的。”
老头儿也生气了
    一挽挽自己衣袖
    当然,他穿着件洗得发白的灰色T恤,左手只是习惯性地在自己右手臂上,捋了一下:“我问你哩芳菲,你是不是太过份哩?交了二次见面费,还喝掉了500多块,没得一点实质进展,连话也不许多说,这是哪个规定的哩?”
    芳草斜插了上来
    小丫头口无遮拦
    “婚介法规定的,怎么了?钱大爷,你莫要倚老卖老,横蛮不讲道理。天下婚介就这规定,你爱来不来,拉倒就是。”
    钱锐气一瞪眼,蹦将起来:“啊哈,反了你个小毛丫头哩?信不信老,”啪!有人在后面不轻不重的拍了他一掌,老头儿立即噤声,站下不动了。
    二个小伙子走上来
    一个扶着他细声细语的劝慰
    一个对二对姐妹笑到:“我以为你们是在吵架呢?这到处乱嚷嚷的,让人看见多不好呵。”芳菲捂捂自己胸口:“谢谢,我们没吵架,只是争了几句。再说,吵架也不关你们什么事情吧?”
    小伙子点头:“是不关,可我看这位大爷情绪激动,好像要打人似的,所以,”尹懒这才笑了:“啊哈,英雄救美,街头传奇,拍电影呀?”
    小伙子闹了个大红脸
    转过身去同伙伴一起,围着钱锐气慰藉了。
    护士长不快的和芳菲姐妹告别:“反正,这事儿本是看在你们面子上,你们看着办吧。”芳菲回答:“放心护士长,既便退不回全款,我负责给你赔偿损失,砸锅卖铁也给装足还给你们。”“一定”“放心”姐妹俩这才勉强笑着,和对方拉拉手离开了。
    护士长姐妹俩一离开,芳菲对芳草挤挤眼,朝正在二小伙劝说下的钱老头儿走去。姐妹俩一左一右扶住钱大爷,一个赔礼道歉,一个温存解释,还直骂那二个小伙多管闲事儿,自己滚远点儿。
    二小伙也连声赔不是离开了
    临走时
    稍高点的小伙借扶着老头儿之际,轻轻在他肩头上拍拍:“钱大爷,对不起,我们向你赔礼道歉,我们原以为,嗨,真是好心帮倒忙,办事儿啊。”
    一直硬挺挺的站着的钱锐气,这才感到一股暖气冲上头顶,说得出话来了。其实,虽然他说不话,可心里一直很明白,自己这是着了对方的道儿。
    记得年轻时
    看那些武侠小说
    江湖高手瞅冷空子拍拍对手肩膀,正在张牙舞爪的对手,突然就张口结舌,浑身僵硬,说不出话来了。
    这因为,被对方偷袭得手点了自己穴位。这不,自己现在正是这样。可以感知周围的一切,甚至比平时还敏感清晰,可就是说不出来也动不了。
    好狗日的
    这二小伙一准是芳菲老板雇用的保镖
    要不,关他俩屁事儿哩?再说,我不过是急切了点,也没打算把这姐妹俩咋的?看看她俩细皮嫩肉,弱不禁风,我真要打还不给打出祸事儿来,自己吃不了兜着走哩?
    我不过只是想吓吓她俩,真是气人,俩小姑娘蛮漂亮可爱的,平时见了我也亲热礼貌,可就不知是在哪儿学的这一套,整起人来有板有眼儿,似乎不把你榨干不算哩。
    现在
    突然感到自己全身一松
    “哎哟”随既脱口而出,吓得那二个正在离去的小伙又站住,朝这儿打望。直到看到芳菲发出离去的暗号,才出了一大口气离去。
    姐妹俩也吓了一步,这老头儿虽然脾气太倔,可毕竟年近古稀,那小罗小吴如果不慎真碰到他哪儿,事情就麻烦了。
    其实呢
    这也就不过是个巧合
    离退休市局副局老爸虽然没有表示,可经他任职时亲手提拔的刑警大队长懂事儿,大队长手下的小罗小吴,有事没事常来这儿“转转”,“顺便看看”顶头上司恩师的二个女儿。
    再说,独自在外联手拚打的芳菲姐妹,年轻美丽,楚楚动人,也值得二个单身小伙在繁重的工作任务之余,倾情照料的。
    二小伙早就从芳菲姐妹俩嘴中
    知道认识这个姓钱的倔老头儿
    对天下所有的便衣而言,这类愤世嫉俗的老单身老光棍,不仅是社会不隐定的潜在因素,而且还是群闹群殴的直接诱因。
    因此,年轻或年老的便衣,心里都有着几个十几个乃至上百个这样的固定目标。只不过,目标们自己不知道而己。
    电子网络时代
    无数个这样警惕不懈,严阵以待的便衣。
    靠着忠诚和高科技,形成了一大张密不漏风的网,牢牢地扼守国徽的神圣与尊严。这就是,许多易发刑案的地方地区,只要一拨电话报警,110,派出所和地区联防队等,总会以让人瞠目结舌的速度,迅速赶到处理平息的全部原因。
    瞅到小罗小吴走远了,芳菲就转移了话题:“钱大爷,现在好点没呀?”老头儿点头,暗想,不好点又咋办?
    难道又让那二小再拍肩膀
    老子惹不起总还躲得起吧
    不过,还是忍不住问到:“芳菲老板,虽然我脾气急切了点,可我没的意思,我只是有些着急,和护士长这一别,多久才重新见哩?”
    芳菲老板也就正色回答:“钱大爷,不难,看你自己了。”“就是见面费嘛”老头儿一跺脚,一咬牙:“我认了,多少哩?”
    芳菲笑起来
    温柔的扶扶他
    “钱大爷,也别那么苦大仇深的。大家都这样,这是潜规矩啊!我如果不按照这样办,我们姐妹俩就只有喝西北风,请您老人家多理解谅解。”
    芳草也可怜兮兮的:“钱大爷,我们又不像你老人家,坐在家里睡懒觉打呵欠,政府还按月准时打款到你的卡上。我们自己不努力,就没得吃哦,你也有女儿哦。”
    钱锐气摇摇头
    叹叹气
    “我说我认了,多少哩?”“老规矩,150块嘛。”芳菲对芳草使使眼色,妹妹就一扭身,放开离去,姐姐扶着老头儿在休息椅上坐下。
    10初,白天晚上开始出现了温差。担心钱大爷受凉,婚介女老板还请老头儿再次站起,解下自己颈脖上的丝绸饰巾,折得厚厚的铺上,再次请钱大爷坐下。
    一个脾气乖舛的老单身和老愤青
    这样木偶般由着芳菲呼来唤去的
    在外人看来真有些不可理解,其实说到底,也就是钱锐气自己甘心情愿,甚至还乐此不疲。老头儿生活清苦,感情空白,有这么一对年轻灵气的漂亮姐妹陪着,说着或者哄骗    着,多少也感受感染获得一丝,人世的温暖和活着的快乐。
    “钱大爷,你看出那护士长姐妹和我们,今天有点不愉快没有呀?”芳菲轻易就把老头儿的余闷和注意力,来了个乾坤大转移:“考考你呢”
    老头儿眉毛一扬
    “早看出来啦,你们吵嘴哩?”
    “钱大爷,你可真聪明,就是呀。”芳菲撅撅嘴巴,好一幅纯朴可爱的嗔怪模样,让老头儿居然回到年轻时代,有点心旌摇荡:“要怪,就得怪你那小学同学兼老朋友的呀。”
    “咋,怪到孙办事头上去哩?”钱大爷高兴的笑了,不知咋的,现在他一听到孙办事倒霉,总有点儿幸灾乐祸:“我那老同学老朋友,一生就吃亏在不懂随机应变。作为现代人,不懂这咋能立足哩?说说,咋回事儿?”
    仙鹤长寿丸找到街道联系
    为了保险起见就主动提出
    如果街道能配合公司促销,事后除了既定的的返回点子,还参与销售总额的提成。这个所谓的“销售总额”,可不是指药商今天的促销总额,而是专指二家私下搭成的协议销售总额。
    那么,这个私下搭成的协议又是怎么回事呢?原来,为保证仙鹤长寿丸的出师得利,药商秘密告之街道办,请他们组织相关人员,冒充一般群众对仙鹤长寿丸进行抢购。
    抢购后的药品
    不但照原价退还,而且还按其销售总额提成。
    对街道办来说,这样做不但是区区小事儿一桩,更是增加街道办小金库现金的宝贵时机。于是乎,在吴主授意下的孙办事,便到处找人照计而行。
    在承诺其原价退还款的前提下,每人还可给予每天50元的出差补贴。每人/50元,这是经过吴主孙办事,精心计算了的最低补贴价。
    而由吴主和孙办事待事后
    向药商凭签字数据具实报销的,却是每人/150元。
    这种每人/150元的报销额,又是药商都教授,苏总监和随行的财务主任,经过认认真真换算得出的最低报销额度。如果进行得顺利成功,于双方都是皆大欢喜。
    孙办事迅速找到了相关人员,譬如街道办的芳邻——芳菲婚姻介所。不用他过多的摇唇鼓舌,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毕竟
    自己掏腰包垫着。
    不过半天就被被原数收购,简简单单就赚了个小驼背(50元的别称)这种好事儿,也不容易碰上。所以,被找到的相关关系,基本上都一次过而欣然答应。
    由此而掀起的抢购小高潮,也让药商结结实实的赚了个狠赚。可看似在这天衣无缝,包赚不赔的“促销”中,也因意料之外和不可预等因素,出现了吵闹被索要的极个别情况。
    再说芳菲一接到这种利好
    就自己姐妹俩自觉算上
    稍会儿,护士长姐妹姗姗来迟,听芳菲老板说明意图后,欣然同意。毕竟,天上不升地下不长,有了这50块人民币,可以做很多的事情呢。
    可是,在事后的退还中,却出现了差错。护士长姐妹退还时,原包装出了问题,被药商人员仔仔细细的盘问,要求出具相关证据。
    事实上
    护士长姐妹退还的这几个大包装盒
    原本就有被人为撤开后又悄悄封上的痕迹,只不过,当时的护士长姐妹,只顾装着群众踊跃抢购,根本就来不及认真观察揣摩。
    就这样,在自己垫资近万元的情况下,非但未领到按口头承诺的二人计100元出差补贴。就连自己的垫付款也有近2000元被药商扣下,真是偷鸡未反倒舍把米。
    气愤之下的护士长姐妹久索未了
    只好掉头来找始作俑者的芳菲姐妹
    当然,问清楚相关情况后,一直在找药商方商量未果的芳菲姐妹俩,也没有办法,可又不甘心自己白白垫上100元,只说再三说明并承诺,待药商促销完后,再次与其反映协商退还云云。
    芳菲姐妹毕竟是开店赚钱,不想也不愿意和自己的黄金客户,闹崩或互生空隙而影响自己的收入,老老实实源源本本的道来。直听得钱锐气大眼瞪小眼,连连倒吸空气。
    其意识和矛头
    完完全全地转到了对药商的痛恨之上
    最终,芳菲老板“勉强”答应了钱大爷的要求,在又一次缴纳150元的见面费后,尽快安排与护士长再接近接近,看看究竟能否结秦晋之好?
    实在不行。钱大爷就准备退出算了,不提。这时,孙办事过来了。累得疲惫不堪的老同学,一屁股挨着老朋友坐下,基本上就是靠着老头儿肩上。
    “我看到,你和芳菲在一起亲亲热热的聊着,还是为那个护士长?”
    钱锐气本不想承认
    可一想,不是为那个护士长又是为了谁?总不会和芳菲一起没事儿空聊哩?要知道,人家芳菲是个年轻漂亮,甚至连男朋友都没有的姑娘,你一个七老八十的蔫老头儿能和人家聊什么?
    保不准就是老不正经,没安好心。对天下老头儿们而言,这种无端猜测和莫须有罪名,可比杀人放火和拦路抢劫,还更有杀伤力。
    老头儿就点点头
    孙办事就义愤填膺,义正辞严。
    “不打算和姚老太好啦?你这样一心二用,脚踏二只船,我看就是你那见不得人本质的大暴露。”钱锐气就嘻嘻哈哈的挤兑着老同学。
    “我是大暴露啦,可你哩?原来你这个为人民服务的公务员,也是个藏着你那见不得人本质的坏东西哩?”“少开玩笑,我可是认真的。”
    孙办事累得三气儿没了二气儿
    就像一只被刀抹了脖子,仍在垂死挣扎的大青蛙,有气无力的蹬蹬腿儿。
    “给我枝烟卷儿”“你说什么”钱锐气惊奇的号叫起来:“你再说一遍听听?你多久学会自杀的哩?”“你才自杀呢”孙办事清醒过,原来他把老同学当做街道主任了。
    作为桃花街道准头儿的吴主,除了灵牙利齿善于鼓劲儿外,还有一手绝活,兜里经常揣着二样宝贝,香烟和水果糖。
    香烟
    是时下国内最高级最贵的苏烟(铂晶)
    按百度上的介绍,苏烟(铂晶)由江苏中烟工业公司出品,焦油量12ma,市场价1900/条,选取国内外符合产品要求的上等优质烟叶精心调配,采用独特的制丝加工工艺,突出了苏烟(铂晶)独特的清香,品味纯正。
    若按其包装,一条8包,一包8枝计算,每枝苏烟(铂晶)就值30块人民币。因此,街道办就有人暗称吴主为“三八婆”。
    水果糖
    则是德国食品中的三宝之一:嘉云水果糖(啤酒和果酱)。
    打开包装,就能立即闻到扑鼻的橙香味。口感酸甜适中,芳香四溢。绝对让所有品尝者感觉物超所值,其价格一直是个迷。
    吴主揣着这二宝贝,就是专门对付像这类药商促销会的各种大型活动。遇有诸如孙办事之类真正办事的下属,就掏出来慰藉,以示鼓励。
    想想
    你抽着是30块人民币
    品着的是德国著名品牌水果糖
    那种受到领导当面表扬和物质奖励的心情,顿时化作了新力量新热能,鼓舞着你一马当先,坚持不懈,为最后完成任务而努力奋斗。
    可怜的孙办事,就是这样对苏烟(铂晶)和嘉云水果糖,结了缘。好在这二宝贝虽然来头不小,其科学配方和严格监制,并不会致人上瘾。
    否则
    孙办事就麻烦了,吴主也成了唆使犯。
    “我还早,我要健康的生活,到生命自然结束那最后一刻。”孙办事像宣誓一样,抬头瞅瞅老同学,又搭拉着脑袋靠上:“少玩笑,我可是认真的。说说,今下午收获如何?”
    “我也是认真的”老头儿用肘拐掀掀他:“大家都在加班,你一个人跑到这儿打坐,也不怕吴主生气哩?”“她生气?她早高兴得没有气出啦。”
    孙办事一不注意
    就说漏了嘴
    “知道这么一大波累下来,街道办有什么好处?”老头儿鄙夷的瘪瘪嘴巴:“提成哩,这事儿大家都明白。要不,你们咋会像一帮孙子,跑来跑去的伺候着人家哩?”
    “你骂人?谁招惹你钱老头儿啦?”钱锐气就嘎嘎嘎的坏笑到:“对了,我忘了你本叫孙子哩。对不起,不是故意的哩。”
    “少来这套”老同学老朋友,大一句小一句的,彼此之间早就熟悉得烟消云散,不起气不计较了:“我问你,那二事儿,怎么样?”
    “成哩”
    老头儿得意的回答
    “如你所愿,成哩。”孙办事就兴致勃勃的坐正,脑袋仰在老同学的肩头:“真成了?我可是认真的。”“我可是虚假的哟,愿听就听哩。”
    听老头儿慢条斯理的讲后,孙子有些担心:“第一条,女老板大包大揽,姚老太通得过吗?”“什么意思”“那姚老太节约成癖,会同意她女儿的吃这么大个亏?哄鬼哟。”
    “不是有我哩”老头儿不慌不忙,还捋捋自己的光脑袋:“看在我的面子上,她敢不同意哩?”孙子想笑,可实在是有点累,只是公鸭似的嘎嘎了二声:“行行,看在你这个准老公的面子上。蓝布衫呢?”
    “不是给你说了哩,平时少穿,双休日节假日不穿。毕竟,你不能强迫哩,对不?”
    钱锐气慢悠悠的解释到
    “要说,人家穿蓝布衫又没违法,你凭什么不要人家穿哩?人人都知道,现在是法制国家,以人为本。姚老太硬要穿,有本事把她拉进去关起来哩?”
    听到这里,孙办事若有所思的点着头:“有点道理!不过呢,我看是小道理。建设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小道理只能服从大道理,大道理又服从中央。要不,这么大个国家,还不乱了套?明白不?”
    钱锐气颈脖子一犟:“不明白!就是明白了也不明白哩。每个人都有穿衣的自由,就像我们坐在这儿,任何人管不着一个样。21世纪,高科技了,难道又回转去了哩?”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