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单身情歌 第43章 突然刹车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0-08-20 12:30:17  浏览次数:131
分享到:

听了达达的来意

官复原职的保安队长不但满口答应

而且就在自己电脑上打开监控,让二发小仔仔细细的查看。队长离了自己座位,请达达坐下,副队还端来塑凳,塞在赵小发屁股下,关切的说:“坐着,坐着舒服些,慢慢看。有疑问请提出。”

赵小发瞅瞅他:“谢谢”可近个多钟头过去了,却没有发现一丁点儿的可疑处。二发小不服气,再看。又是大半个钟头过去,依然没有。

电动车由公司统一配备

作为企业投资的工作用具

企业和使用人签得有协议,折旧,消磨,损伤,丢失等,都有详细的制约条款。如果这辆电动车丢失,目前市场上的新车价格是2099元/辆,考虑到企业统一购买和折旧因素,达达至少得赔上1500块。

达达自然不干,可这找来找去的花费了二个多钟头,监控里就没有丝毫迹象,证明这车的确是停在了小区外的停车场上。也就意味着,小区保安对这车的丢失,没有任何责任。

二发小脸上的自信沉着

消失了

一直在旁边陪着的保安队长和副队脸上的微笑,也凝固了。办公室的气氛变得难堪尴尬,一时,大家都没说话。

赵小发低声问到:“你没记错,的确是停在停车场上的?”“怎可能记错,这么大一辆电动车,又不是玩具?”达达鬼火直冒,心里总感到有鬼,屏幕上却一无所有。

真是哑巴吃黄连

有苦说不出

副队一脸不解的看看二人和顶头上司,想想,说:“这样行不,我们呢,继续观察并帮忙寻问寻找,你俩也忙自己的事儿,有线索,就通知,免得耽搁?”

达达斜斜他,想想没办法,也只好如此。二发小告辞出来,达斡尔满怀希望的迎上来:“达哥,怎么样?”达达苦笑笑:“还能怎么样?继续找呗,谢谢你哟。”

他真诚的感谢着

拍拍达斡尔肩膀

“好兄弟,保持联系,有事打手机。”达斡尔有些难过:“达哥,对不起,是我没看好车,你明天上班怎么办哩?”

这提醒了达达,外卖外卖,东跑西窜,没车还怎么卖?他安慰小兄弟:“别担责,不是你的责任。明天上班,只有借着或买新的了。”

离开了小区

路虎朝着闹市区风驰电掣

赵小发忍不住责怪发小:“你呀,被二大妈弄得晕头转向,结果,连二美女的脂粉味道都还没闻到,就先赔进去一辆车,搞什么名堂?”

达达也懊丧的搭拉着脑袋,原有大十万块的喜悦,一扫而光。发小责怪得对!一定是自己只顾着二大妈,电动车根本就没放在停车场上。

要不

那监控录像放了这么多遍,怎么会一无所获?

这下好啦,什么也别想,先解决明天怎么上班了吧。车至闹市区,又是那个路口,赵小发停了车,伸出右手。达达把那张银联卡扔给他,悻悻的推开车门。

“达达小哥,对不起哦。”高挑漂亮的女科长兼女朋友,满面春风,笑逐颜开:“下午那会儿,我正巧和同事闹了意见,”

达达强装笑脸

摇摇头

“不记得了,不记得啦,”又指指驾驶座上的赵小发:“验收,这可不是假冒伪劣。”姑娘笑吟吟的点点头:“这次是真的,真的,假的哪敢前来见我?”

达达皮笑肉不笑,挥挥手:“再见”“再见”姑娘一闪身,灵猫一样钻进了副驾座:“小发,亲爱的!”嘎!路虎窜了出去。

达达啪的吐一口唾沫

“我操,呸呸呸!”

也不知是在骂自己,还是发小的女友?紧跟着,他拍自己脑袋,一跺脚:“重色轻友哇,跑这么快?”可又立即闭嘴,骂人家呢,自己也没记住嘛。

从这路口回公司办公室,还得走上大半个钟头。看来,二发小都一时还接受不了电动车丢了的现实,都还没回过神。

当然

达达要是站下随便一挥手

或者一网约,的士或网约车就会片刻到来。不过,看看时间还早,5点都没到,散步吧,难得这么个下午空着手。

慢悠悠走一歇,也有些惊讶,这街多久变宽了?这绿化多久茂密啦?这街二边呢,也不知多久有了这一溜儿店铺?

在达达的记忆里

这条连着闹市区和边远区域的公路,一直比较偏僻。

可看看现在,也就是闹市区的延伸了。慢条斯理的散着步,一间间的看过去,烧烤店,理发店,茶楼……咚咚锵!咚咚锵!咚咚咚咚个锵!

一列队伍吸引了达达的注意,一溜儿30多个大妈,穿得花花绿绿,腰里统一扎着红绸带,随着锣鼓声边走起舞。

大妈们都很敬业

舞着跳着还叫了起来

“某某饭馆,吃一返三,啤酒管饱,小菜不要钱!”本来呢,大妈们的舞姿都挺有板有眼儿,随着鼓点儿抑扬顿挫,起起落落,还真是有点味道。

就连达达也一眼看得出,这些大妈个个都是跳坝坝舞的高手。可那么扯着嗓门儿一吼叫,结果参差不齐,南腔北调,鬼哭狼嚎,引得路二边的行人,哄堂大笑。

可大妈们不怕也没笑

而是斗志昂扬,越跳越来劲儿,越叫越有滋味。

然而,不幸的事情发生了。最前面举着大副横幅的二中年大妈,忽然摇晃起来,在她俩中间敲击得正起劲儿锣鼓,也忽然敲不准节奏了。

于是,本是跟着锣鼓节奏起舞大妈们,自然也乱成了一团。一不注意,三大妈相互推掇起来,相互指责,你踩了我的脚后跟,她没有素质,连节奏也听不准……

行人们笑得前俯后仰

乐不可支

达达也笑得连连摇头,还有些沧海桑田。想想大本毕业那二年,自己也曾和这些可爱的大妈们一样,为商家的开业和促销散发优惠卷,披着红绸带摇旗呐喊。

一晃,就成了记忆。生活啊!这边的大妈们还没玩完,右面又吵吵闹闹。隔着条街看过去,装璜得有些高档时髦的茶楼二楼窗口,人影晃荡,吵声一片。

啪!砰!

哗,啦啦!

好像还有人在砸东西?达达浑身一激,有人抢劫?一面跑了过去。但见,开业不久的茶楼二楼走廊,一片狼藉。几个人正围着收银台晃悠晃。

一个老头儿正高举着凳子,好像要砸收银台上的收银电脑,被一个中年男拦腰死死抱住,一个小姑娘和二个大妈战战兢兢的躲在一边儿。

小姑娘满面通红

正在使劲的叫嚷

“何大爷,你安静安静,听我说呀。”二个披着绶带的迎宾小姐,却在一边儿小声的交头接耳。达达松了口气,看来并非抢劫,不过是司空见惯的喝茶纠纷罢了。

本想掉头离去的达达小哥,又好奇的停住。噫,这类纠纷不外乎都是因为喝茶人贪恋,美女茶托乱点,收银台乱收费所引起。

可现在这却是老头儿老太太

怎么,如今还又出现了专对老年人下手的茶托?

老骗局也上了新台阶呀?达达又凑了过去,正好站在二大妈身后。老头儿仍在拚命挣扎,想挣脱背后那中年男的勒抱,一面愤怒的叫着:“好黑心的茶店,一杯特花收98,一碟开心果收167,这么想钱,干脆去抢银行算哩……”

小姑娘则对二大妈说:“何大爷不懂行情,护士长你别多心,我们婚介所和茶楼是对口消费,工商注册,茶楼绝对不敢乱收的。”

被小姑娘婚介称做护士长的大妈

就对身边脸孔相同的大妈说

“尹懒,算啦,我们回去了吧。”尹懒却鼓气到:“姐,不忙,再看看,”然后,凑近其姐耳朵悄悄说:“我看这何大爷,比起那个钱大爷脾气更不好,可出手挺大方,家景也不错,可以考虑考虑。”

其姐不解,想想也悄悄反问:“吵成这样,一点吃不得亏,和钱大爷差不多嘛。家景再好,我又不是和他儿女,是和老头儿啊。”

尹懒恨铁不成钢

推推护士长姐姐

“唉哎干什么?姐,老头儿都这样的,婚后你管着点不就得啦?这是第11个了,我都陪烦啦。你将就点行不?”

其姐很生气,把妹妹一推:“这婚姻大事儿,有将就的吗?当初,就是将就你姐夫,将就出了毛病。你也知道这是二次投资,将就点不害了自己?”

达达听到这儿

一转身离开了

骨子里很正统的他,认为这样偷听别人的聊天是卑鄙的。这短短的几分钟,让达达对老年人的婚姻,有了初次了解。

不过,达达很为此不以为然。婚姻是神圣的,可从那二个大妈的悄悄话听来,似乎在进行什么商业投资?再说,二大妈也不小了,大概都50多了。

那个吵吵闹闹的大爷

至少也花甲了吧

和楼下的钱锐气大爷差不多一样大,噢钱大爷,钱锐气大爷,是不是一个人啊?达达小哥眨巴着眼睛,边想边走着,肩膀上被人猛拍了一掌:“拿话来说”

停步一瞧,是一对怒目而视的情侣。男的高大威猛,双眼暴突,犹如甲状腺病患者,女的算不上有多漂亮,却娇小玲珑妩媚可人。

在女孩儿脚下

一部摔得支离破碎的手机,正嗤牙咧嘴的的瞅着自己。

达达小哥有点朦朦胧胧,瞧这架势,难道是自己无意中撞落的?“拿话来说”甲亢又一声大喝。女孩儿忙拉拉他:“哥,人家也不是故意的,好说好商量嘛,这是在街上,不是在你那武术馆,注意点影响。”

达达听得真切,不禁摇摇头,为自己的鲁莽后悔不迭,对那女孩儿投去感谢的一瞥。不料,却被那当哥的看见了,登时暴跳如雷:“妈的,撞落了手机装疯卖傻,还敢耍流氓,看招!”

一掌拍了过来

达达躲避不及

被猛击在右肩头上,一阵剧痛,哼的一声跌坐在地上。街上顿时大哗,行人都围了过来……待双方在110的调解下,以达达同意赔偿手机原价的一半2970块,并当场通过支付宝支付到帐为至,己是华灯初上,夜色阑珊

这样,晕头转向的外卖小哥,在意外获得大十万块见义勇为奖金的同时,花掉了二笔总计4470块的冤枉钱,占他月工资的三分之二还要多。

这让一向节约的达达

心疼得暗自骂娘,直呼倒霉。

真是福不双降,祸不单行。“达达”有人在叫,而且就在耳旁,达达抬头,是蒋总,自己不知不觉走到了总厨房。

总厨房灯火通明,有不少小哥小妹在排队,气氛热烈。达达脸上浮起笑容:“发财了哇”“这几晚上的下单都不少”地区经理眉飞色舞,乐不可支:“知道不,饿了么内部闹了起来,让我们捡了便宜,这太妙啦。”

达达怔怔

“闹了起来,为什么闹?外卖大佬啊!”

“大佬又咋的?该来的还是得来,这就叫物极必反,怎么吞进去就怎么吐出来。”蒋总快活极了,年轻了十岁:“怎么样,进办公室聊聊?”

仿佛正等着他这句话,达达径直朝一侧的分公司办公室走去。蒋总转身对排队的小哥小妹们挥挥手:“兄弟姐妹们,加油,人人成为百万富翁的日子,不远了。”

头儿的乐观感染了部下

大家都高兴地么喝起来

“盯到走盯到,百万富翁!”“哎某某,排队排队,你以为只有你才想啊?”“大哥,你不是说累得想杀人,怎么又来了?”

办公室里,小文员还在兴致勃勃的插着小红旗,不过不是她而是她男友,一个戴着眼镜貌似大本或大硕的高个儿男生。

小女生满面春风

勃勃生机的指挥

“第三战区,呶,左边左上角,三面。第九战区,右边斜上,一面,”看来,高个儿高度近视,虽然戴着眼镜,也兴致勃勃,却有些吃力,整个脸孔几乎凑近了地图,仍召来女友的妮骂:“唉哎拜托,插哪儿插哪儿?亲爱的笨蛋,是第九战区耶,”

达达进去后有点迟疑不决,这种情侣肩并肩亲密作战的状况,以前可从没有过呢。再说,好像小文员这男友,不像是以前那个?

蒋总推推他

见怪不怪

“这是下班后,下班后,不违背公司规定的,进去啊!”二人同年龄男一进去,不宽的办公,室顿时显得拥挤。

地区经理将椅子往最里面一拉:“达组长,请坐。”自己顺势坐在小沙发上,双手一抱,撬起了二郎腿:“现在才完”“哪里,上午就完了。”

达达也不客气

一屁股坐下

叉开了双脚:“谁代替的”“大徒嘛,你不是吩咐过的?”达达笑起来:“唉蒋总大人,你还是领导兼老板同,我只是昙花一现哦。”

蒋总注意的看看他:“听起来有点乐极生悲,怎么了?”“妈妈的,还能怎么了?今天算倒霉透啦。”达达犹如找到了知音,一五一十说起来。地区经理听了,脸上显出一种奇怪的神情,好半晌没说话。

达达说后

感到胸口不再堵得难受

思绪也变得清晰,又后悔起来,真是的,我给他说这些干嘛?这不是没事儿找事儿,让他幸灾乐祸?手机响起,达达拎起瞧瞧,按向自己耳朵。

“你没事儿吧?有麻烦,往我身上推,我是你坚强的后盾。”“算罗,后盾,你到家没有?”发小有点后知后觉:“这会儿我才想起,你的车不见了嘛。”

达达哭笑不得

扳着自己指头

“谢谢你还能想起,发小啊!要不,你恐怕一年也不会想起。哎我没事儿,走着溜着散步看街景,也就大半个小时,锻炼身体呢。那事儿,”

“记着,放心,明早一班就办,小事儿一碟,扑!”好像手机被人抢走,一个慵倦的女孩儿懒洋洋的问到:“喂,你那个呀?”

达达关了手机

“对了,吃没有?”

蒋总问:“没有,等会儿一起。”“三两抄手”达达答:“连汤带面一大碗,够饱。”他瞟瞟仍在兴致勃勃忙忙碌碌的小情侣:“怎么个闹了起来”

“一言难尽,反正闹了起来。”蒋总莫测高深:“那里面,有卧底。”达达向上一挺:“卧底?又是军事大地图,又是卧底的,蒋总,真有你的。你这辈子不当军人,真是暴殄天物,大材小用,可惜了。”

地区经理笑笑

毫不客气

“不谦虚,我真要是投笔从戎,10年后,一定是个将军!嗯,这样的,达达,今天上午的颁奖会后,邵副书记找我单独谈了话。邵副书记,你知道吧?”

达达摇头,这小子,又神气啦,江山易移,本性难改啊!“中共本区区委第一副书记,你那个发小老爹的得力助手,区委常委,据说明年有望进入市领导班子,你不知道,如果能进入,”

达达不耐烦了

打断他话头

“找你谈了什么?不会是向我的见义勇为大无畏精神学习吧。”蒋总的眼睛,闪闪发光:“怎么,邵副书记也找了你?”“没有没有,我是瞎蒙的,真没有。”

蒋总有点讪讪然:“是这样说的,我还以为事先找了你呐?当然,我表了态,还答应了他的提议。这样吧,明天我让小文员发红头文件,宣布你为我的助理,工资呢,提一级,你现在的工资结构是提成+补贴+奖金,公司另给买五金一险,对吧?”

“嗯”

“好像你一点不惊奇”

“是的,哎,真累。”“提成助理,在这之外,每月额外补贴1000块,当然,你完全可以助而不理,继续你的平民外卖生活。如果愿意又助又理,也就是平时下班后多来聊聊吹吹,一点不影响你现在的生活工作习惯。你看呢?”

“谢谢”达达对他合合双掌,微笑叩首致意。助理什么的不重要,每月多1000块却很现实。若按现在的提成标准,得送达143单,几乎是二天的工作量,何乐不可?

“还有,那辆电动呢,若按公司规定,得一次性赔偿1500块,”

地区经理慢吞吞的

似乎有些吃力:“这样行不,你写个报告,找个理由送我,签字后以损耗报销入帐,虽说是自负盈利的分公司,可也得对公司大股东有个交待才行。”

达达当然欣然应允,气氛是从来没有过的和谐友好,二人都对此感到高兴。小文员仍在那儿兴致勃勃的指挥着男友。

达达倾身上前

轻轻问

“好像不是她原来那个嘛”“吵了架,拉爆啦。”蒋总也轻轻回答:“这样她前男友的同胞兄弟,我觉得比他哥哥靠谱得多,对人挺有礼貌的,见面就叫叔叔,还主动到总厨房帮厨呢。”

“礼贤下士嘛!在哪读书,学什么的?”“北大,心理学!”达达有些惊讶,不由得多瞟瞟对方几眼:“在这儿帮忙,不上课吗?”

“拜托,国庆七天乐啊!”

蒋总轻笑着,用膝盖头挤挤他。

“说实话,是不是被那二大妈抢女婿抢昏了脑袋?”达达望望天花板,做了个无可示何的手势:“唉,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莫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地区经理向后一仰,放下了二朗腿:“好事嘛!别人羡慕都来不及呢。唉,还有烦事儿呢,”

他拧起眉头

怒目而视着

“我一想起那个饱了了,就压抑不住愤怒。想了无数个办法,都觉不妥。不知你有没有好办法。”达达本想把事情说破,可想想,还是觉得稳重一些为好。

便说:“我不是说了,标本兼治,得抓机会?再看看吧,就会抓住对方破绽的,一经抓住,严惩不贷。”

蒋总叹口气

又眨眨眼睛

“目前也只好这样了。不瞒你说,我让小文员空了多出去转转,可是怪了,胖厨师和徒弟们一看不到秀慧,就嗷嗷乱叫,说是工作时间不在办公室外出乱窜,他们心里不平衡,有意见。怪了,以前不这样,秀智在与不在,都与他们毫不相关的嘛。”

达达站起来:“所以说,世事无常,人心不古,人比人,比死人。不理他们得了。”蒋总拿起手机磨磨蹭蹭,嗒!达达手机一声轻响:“今下午的提成,打到了你手机上,查查。”

达达看看

欣然点头

“谢了,我先走了,有点累。”“好的”蒋总送他出来:“明天呢,骑我的车,记你合同上了。”达达有些感动:“你怎么办”

“我会想办法,第一线需要嘛。这次可要注意了,再弄掉,就真不好说啦。”“明白,谢谢!晚安。”“晚安”

第二天早会

蒋总宣布了达达的新任命

小文员拿来当天的《××日报》,欣喜的嚷嚷着:“大家快看,达达助理上报了。”于是,事先并不知道这事儿的许多小哥小妹,也就知道了达达助理的壮举。

可对他们说来,达达组长变成了达达助理,远比上什么报纸更重要。和外卖市场竞争激烈一样,公司内部各组及各组长,为竞争销售第一指标,同样杀得你死我活。

达达只是第一小组组长

大家都能接受

是因为分公司除了蒋总,几个颇具年龄,销售和为人方面优势的大佬,都是组长,无所谓谁大谁小,竞争在同一档水平上。

可现在,第一小组组长身兼了总经理助理,从气势,工作和职称上,占了全面优势,那今后在各方面还不以权谋私,以压制别人抬高自己为常态?

所以

蒋总欣喜的拿过《××日报》

给大家抑扬顿挫的读后,组长和组员都不服气:“见义勇为,谁看到的?”“如今花钱买假新闻,大家都懂。”“达组也会见义勇为?平时就不咋的,是不是同名同姓不同人?”

蒋总很生气,把这看成是对自己权威的挑战,双手一背:“不要吃不到葡萄就嫌葡萄醉!达达同志能获得见义勇为称号,是我们每一个饱了没人的骄傲……”

总算让大家住了嘴

可几个小组长却同时举起了手

“蒋总,请假半天。”地区经理不笨,冷冷到:“咋,团结一致,巧立名目?爱干不干,如果我不允许呢?”众小组长纷纷说了各自理由,反让蒋总下不了台。

关于达达昨下午由总厨房大徒弟代替达达工作,而由请假的达达本人拿提成一事儿,大家早知道得一清二楚。

要说这事儿

的确不公平

在以个人汗水赚收入,个人业绩论英雄的外卖市场,这种靠着领导指令,别人干活自己赚的事儿,还是第一次,难怪激起大家公愤。

要说达达小哥,平时和众人处得不好不坏,有了那种依仗着头儿的掠夺行为,小哥小妹们早就有了义愤,因各种原因还勉强的压着,没想到居然还被提成了总经理助理?

自然令大家愤愤不平

群起攻之了

蒋总本就与达达面和心不合,一直互为防范对手。这次出于区委邵副书记的亲自召见,出于面子和惶恐,答应把达达提为了自己助理,其实并非所愿在心的深处压着罢了。

原因很简单,达达本来就和自己一个钉子一个眼儿,自以为是,桀骜不驯,成了所谓的总经理助理,和自己犟起来就更有了理由和底气,这样下去,更不把自己这个总经理和老板放在眼里了。

没有谁

愿意培养自己的敌手让其坐大的

所以,就此故意威吓各组组长一番,借大家越发愤然之气氛,有意作勉为其难的让步:“好啦好啦,请大家体谅公司的苦衷,昨天那样做也确是事出有因,在坐的谁也不是神仙,不是铜头铁身,谁都有个难处对不?这人哇,就是后颈窝的头发,摸得着看不见,还是给与己方便与人方便最好……”

好一歇连说带压

才让各组长撅着嘴巴散去

然而,作为应当为此感谢地区经理的达达,并不甚领情。达达本来就对什么助理不助理并不感冒,他心里清楚,蒋总这样做,不外乎是借此向邵副书记讨好。

深知副职邵暗中向正职赵捅刀子这事儿

早晚会得到报应

自己借此得利,发小和书记老爹会高兴吗?这倒也罢了,相信他们父子俩大量,稍一思索就不会怪罪自己,可毕竟为二发小的感情,插进了一丝不稳定的因素。

人家赵小发,可的确对得起自己,达达想想都有点犯罪感,忐忑不安。再者,就这是《××日报》的报道。

按规定

是本市各大报第一版同时见报

可现在看看,不但是在第四版左下角(这离报纸中缝也差不离了),而且全部报道不过就二十多个字,标题与内容简明扼要,比一般的小广告还简陋,极尽敷衍塞责。

这让达达心里不爽,有一种被人当猴玩耍的感觉。可就既或这样,小哥小妹们还反感,鄙夷和冷嘲热讽,这让达达愤怒不己,感叹不己。

早会后

照例是拿着自己的下单通知,一干人各自散落,做工作前的准备。

江小白和姜君,却当着达达和蒋总的面吵闹起来。要讲所谓的“吵闹”,这本是二个势均力敌人物之间的平衡词儿。

吵闹得有相对的本钱本事儿,才可能你来我往,互不相让。可悬殊太大的姜君和江小白,居然也会吵闹,这就引起了达达蒋总和众人的兴趣。

细听之下

更令大家哗然

原来,大徒昨下午奉命代替请假的达达工作,竟然是由姜君全部完成的。这事儿之所以曝光,是因为江小白忙忙碌碌奔波之际,路过合作方“陈米线”店子时,亲眼看到大徒坐在店里,大爷一样撬着二朗腿边喝茶,边和店里的女服务员调侃。

待江小白屁颠颠儿的跑了好几个来合,却见那大徒仍呆在“陈米线”店里,悠哉游哉的玩笑吹气,好不轻松快活。

这倒也罢了

毕竟,总厨房的工作性质和自己不同。

大徒溜达到别人店里玩儿,干自己鸟事哇?可送达完毕后的江小白,晚上又出单时,却听说大徒今下午奉命一事儿,大惑不解,这小子不是一直待在“陈米线”店里,何来奉命代替一事儿?

吃晚餐时稍一打听就明白,原来是由村姑娘替代了。这又倒也罢了,村姑娘的情况大家都了解,一个女人骑着电驴子,像男人一样东奔西跑的,本来就让大家感叹。

为多赚提成不顾疲于奔命

在姜君又不是第一次

江小白听了也就是听了,并没太放在心上。可今天早会后经大家一交头接耳,江小白便感到其中必有蹊跷。

从不愿吃亏的大徒成功转让,让赚钱嗜命的姜君白帮忙,这可能吗?再说,大徒的胖师傅一向对村姑娘图谋不轨,二人面对面的都吵了好几次,弄得蒋总和达达都出面呵斥和调解,这事儿闹得公司上下人人皆知。

师傅不爽

徒弟们也就和村姑娘成了敌人

平时势同水火,势不两立,连每天必须见面的领取餐盒,除了必须的问答,双方都没有更多言语。可现在,嘿嘿!

江小白和姜君的关系,本来也谈不上好坏。可自从他发现老实的××,晚上摸上了村姑娘的床头后,就对姜君有了反感。

所以

刚才借故发问

原本不过是想出出心里的鸟气,给对方难堪。不料,姜君却一句反呛过来:“我愿意,管你什么事儿?”压根儿就没把她放在眼里的江小白一怔。

随既灵牙利齿的嘲讽到:“是师傅还是徒弟,劲儿如何啊?”没想到,村姑娘非但不脸红嘴拙抱头鼠窜,居然一跺脚啐到。

“回去问你妈你婆娘你妹子,不就明白哩?”

气得江小白一挽衣袖就扑了上去

更奇怪的是,本是江小白与姜君二人的寻常吵闹,居然引起了胖厨师的加入。在蒋总和达达二人忙于调解劝导之际,发完了货的胖厨师骂骂咧咧的过来了。

略懂几下三脚猫的胖厨师,一过来就要和江小白单挑。尽管江小白年轻气盛,血气方刚,从不瞧起过这帮乡下人,却也不得不敢贸然出手。

因为他很清楚

胖厨师后面还站着四个小徒

既或不懂几下三脚猫功夫,四人一拥而上,自己也独木难支会吃大亏的。结果,江小白非但没占到丝毫便宜,反而被师徒五人围着,五根指头都指到了自己脸孔上,冷嘲热讽连骂带推掇好一歇。

如果不是蒋总和达达

竭力护着劝着甚至威吓着,江小白一定吃不了兜着走。

好一番折腾后,基本上就到了正式开始的工作时间。达达看看自己手机,单子不少,按区域理顺归归,也就四大块,路线呈三角型。

最近是自己的芳邻,同幢楼的7—3,7—4,9—3,昨天那对儿都佩戴着大红花的一老一少钱大爷和他隔壁的房东小伙,还有自己楼上的漂亮女高知花蕊姑娘。

这让达达小哥有些纳闷

这三芳邻今儿个都怎么啦,怎么都凑到一块儿要外卖啦?

钱大爷就不说了,可那房东小伙和花蕊姑娘,难道都呆在家里不上班吗?还有,单子里又同时有二大妈,而且都还限定在12点10分内请准时送达,这让达达小哥颇费心思了。

没说的,二大妈这是犟上了,可她俩这么一犟上,自己怎么办?送是必须送的,而且还必须按时送达。不然,影响自己还影响公司。

影响自己好办

大不了就是被投诉

最严厉不过就是经济受损罢了,可影响了公司,却会激起公愤犯众怒。小哥小妹们不用谁苦口婆心的教育和呵斥,公司名声好不好与客户每天的下单量,紧紧相连。

具体落实到自己头上,就是每天提成的增加和减少,这是一脉相承的。不用多想了,达达找蒋总要过电动车,就准备出发。

这时

胖厨师斜视着他

皮笑肉不笑的:“达助理,升了官儿,也换了车哩?”达达立即明白了他的用心,冷冷的剜他一眼:“不会又是师徒约我单挑吧?这好像不关你的事儿哦。”

“当然不管”胖厨师笑嘻嘻的:“我只管厨房里的工作,保证食品的干净卫生,能及时发到大家手里。哪像你达英雄哩?”

达达一扭车把,打开电门,扬长而去。

在路上,达达一直在想这件事儿,决定下午回去后和蒋总好好聊聊。半小时后,又远远地看到了芳华小区的大门。

这次,达达多了个心眼儿,把车停好时,当着达斡尔和值勤保安,自己用手机拍了照,并有意朝大家晃晃,才拎着二个餐盒奔进了小区。

叩开特5栋17—5房门

大妈和嘎小子都不在

这让达达松了口气,迎接的姑娘让达达小哥楞楞,那身姿,容貌等几乎是那芬翻版,却更比那芬多了几分成熟,丰腴和忧郁。

姑娘开门后也不说话,就伸手来接,达达笑着往后退退,退到了门楣外抬头看看门号,自言自语到:“我找特5栋17—5,好像走错了耶?”

“没错,我就是特5栋17—5。”

姑娘嗓音很甜略沙

好像是感冒后还没好完:“给我就是”“莫忙”达达故意逗她,举起自己的手机瞧瞧:“特5栋17—5那芳,你叫那芳,那芳就是你?”

姑娘点头,又伸手来接。“可上次是个大妈,还有个姑娘叫,”“那是我妈”看来,那芳比妹妹脾气要急一点,一下打断了达达:“那是我妹妹,那芬,给我吧。”

达达没得借口再开玩笑

只得递给了她,然后,让她点“送达”。

可接了餐盒饭的那芳,却狡黠的摇摇头:“我妈说了,等她回来点送达。”达达傻了眼。如果他不忙,面对这一个人在家的漂亮少妇,是巴心不得。

可是,今天的单较多,更重要的是,同楼的三芳邻都等着哩。所以,达达着了急:“哎,这怎么行?我还要送餐哇,人家都等着啊。”

那芳不温不火

捧着餐盒右看左看

轻轻揭开,居然像昨天她妈一样,当着外人就若无其事的吃了起来,还轻松的调侃到:“你不是走错了吗?现在好好看看,到底走错没有哇?哼,讨厌!”

比起那芬来,又多了一种嗔怪娇憨。可现在不是美黛如水,愉悦欣赏的时候,达达笑:“那芳姑娘,我不是故意的,我真以为是走错了。”

“可我是故意的”

漂亮少妇笑笑

一面津津有味的吃着,一面得意的回答:“一听你那问话,我就生气,有这么进了人家的门,才说走错了不靠谱的外卖小哥?一看你那眼睛,我就明白,看来我妈没说错,你这人挺机灵的,眼睛骨碌碌的直转,”

达达啼笑皆非,心生一计:“我转了吗?没有呀!哎呀,你那餐盒下怎么有条小虫儿?”那芳大惊失色“哪儿”手腕一翻腾想看看。

达达急叫一声

“不忙,爬到你手上啦。”

趁小妇又怕又楞时,一步抢上前,先取下她手里的餐盒,然后,拈着她手指头在自己的手机上一点,嗒!屏幕一闪。“OK,谢谢!”

达达快活了

对她挤挤眼

“打扰了,再见!”那芳却像是还没回过神,纤纤玉指仍探向前,眨巴着眼睛。到了特3栋9—3,小芳姑娘仍没在,扎着一条大围腰的冉大妈,笑眯眯的让达达进门。

达达就直言相告:“大妈,正忙着呢,大家都等着送达,谢谢你了。”冉大妈就接了餐盒,点了送达,然后说:“达达小哥呀,你天天都这样忙忙碌碌的,可得好好保重自己的身体哇!”

“谢谢大妈,权当天天登山锻炼。怎么没看到小芳姑娘?”

“她刚和那芬出去,说是陪那丫头去找什么考研教材。”

冉大妈回答,又问:“今天,你只送了我们一家?”达达本想将话搭话,可想想算了:“不,还送了那芳家。”“你看到那芳了”

“嗯,冉大妈,再见。”

“莫忙,小伙,那芳怎样啊?”

冉大妈拉拉他:“进来会一小会儿”达达吓得连忙转身:“不怎样,比起小芳差多了,大妈,再见!”“好好再见,再见!”

冉大妈高兴的跟在他后面,唠唠叨叨的:“我送送你,小伙呀,这看人不能只看表面的,有父必有子,有母必有女……”

达达下了楼

直奔小区大门外

那车辆电动车,稳稳的停在那儿。达达一推上,扭开电门就跑,连达斡尔在后面叫自己也没听见。这一大段路平坦宽敞,达达把电门开到最大,风驰电掣,超过了好多辆中速的的大小轿车。

看看把手表上的速度,要按这样,顶多20分钟自己就能跑回桃花小区了。正在这时,电动车突然一个急刹停住,身体却仍高速向前奔驰的达达,一头飞了出去。

叭——啪!

紧急刹车声,喇叭声和惊叫声,乱成一团。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