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单身情歌 第44章 撵鼠行动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0-08-25 12:18:59  浏览次数:106
分享到:

话说

钱锐气傍晚从姚老太家出来后,在广场上碰到孙办事。

累得一塌糊涂的孙办事和老头儿,坐在广场边儿上的石椅上,一面休息一面闲聊。老头儿们的闲聊,可不比老娘儿们的唠叨,总是一些貌似正能量,却毫不着边际的东西。

孙办事发了一通,小道理服从大道理的感概,又问:“这么说,姚老太是真正答应从此不穿那蓝布衫了?”钱锐气又强调:“我不是刚给你说过,人家答应平时少穿,双休日节假日不穿哩?你怎么总是故意搅乱在一块儿?我说你这个人哩,”

老头儿歪歪头

瞅瞅他

“人家说她的蓝布衫惹是生非,你也跟着鸟鸦学舌,你自己不会思想哩?”“是乌鸦学舌,不是鸟鸦学舌。”“我知道是污”

老头儿得意的回答:“就是贪官污吏的污,我故意这样说的,是为了加你自己的印象,免得你就跟在人家屁股后面撵哩。”

“你懂个屁”

孙办事有些火了

离开他肩头,揉着自个儿发涩的眼睛:“你是站在干坡上,说话不腰疼。不跟领导和组织保持一致,你试试?”

钱锐气扭扭腰杆:“试个屁!像我这样多好,不用和谁保持一致,也不担心被穿小鞋,像你这样昧着良心,动员别人假抢购,完了又不守信用,被人在背后戮背脊骨,何苦哩?”

“嗯,是芳菲给你讲的?”

“是又咋的”

孙子一掌拍向老头儿肩膀:“这才是真正的不讲信用,芳菲明明向我做了保证,保证不外传,结果,嗨,现在这些年轻人呀。”

在孙子挥掌拍来时,老头儿没来及躲开,挨了一掌后有些窝火,因为,这让他想起了刚才而心有余悸:“不芳菲给我讲的,是我猜的。老实说,你从中赚了好多哩?”

粗大的食指点点

仍热闹着的广场

“整一个骗人的药贩子,我现在总算明白了,为什么骗子这么多,原来都是因为有了像你孙办事,吴主这样的骗子帮凶和后台哩。”

孙办事脸不红,心不跳,像尊不食人间烟火的菩萨:“骂我可以,不要骂吴主,人家没招惹你。唉你呀你呀,老同学呀,活了大半辈子,见识就只有这么一点点呀。我就纳闷,那姚老太怎么会看上了你?”

停停

补充到

“而且,居然还能入了护士长老太太的法眼,还能把自己的妹妹叫来一起观察考验?真是匪夷所思。”钱锐气小心起来:“这事儿,你是怎么知道的哩?”

虽然再是老同学老朋友,老头儿也不太愿意自己的私事儿,让孙办事知道得太多。这个孙返聘个性古怪,总是自以为比自己高一等,来不来就教训加正能量的,让自己心里很不舒服。

真要是提起来呢

就想起许多往事儿

“芳菲给我讲的嘛”孙办事还了老朋友一枪,其实,他是上午在现场帮忙时,看到老头儿一对相貌极像的老太太,前后坐着时不时的聊天。因为,二老太太中的那个护士长自己认识,因此,就认定护士长身边那个老太太,是她妹妹。”

“这个芳菲哩,怎么能把黄金客户的资料随便外传?”老头儿也骂上了:“现在这些年轻人哩,哪像我们那时候哟?”

熟悉的音乐

忽然震天价地响起

二老头转身一看,原来,那三堆不同风格的大妈们,在广场边缘的人行道上,又跳上了。于是,这边儿药商促销的手提电喇叭吼叫不停,那边儿坝坝舞的落地大音箱嘭嘭哒哒,震耳欲聋,煞是闹热。

孙办事忽然一跃而起:“走,看看去。”钱锐气知道他的用意,也跟在了后面。二老头还没走拢,走在前面的孙办事,就给顶头上司叫住了。

“正找你呢,干嘛去?”

“我看看蓝布衫”

街道办主任一听就明白了:“嗯,去吧去吧,都教授就准备收摊了,你完后直接回办公室。”孙办事脱口而出:“还要开会啊?今天就算了吧。”

吴主有些语塞,她瞅瞅后面的钱锐气,等老头儿擦过身边,才说:“我看,你也是忙糊涂了,你不吃饭呀?”

孙办事怔怔

咧开了嘴巴

“就是,我差点忘了。”“不吃饭,给我节约倒也罢了,你也不当场了啦?那好,”吴主转过身,扔下一句:“明天上班后再说吧”

孙办事完全回过神,当然不干了,冲着顶头上司背影吼一声:“我看了就到”又返身赶了上去。二老头儿站在广场边缘,就盯着正中的“欧交”们。

前面领舞的姚老太。

身穿件大白碎花领舞衫

随着音乐节奏。时而盘旋,时而蹁蹁,时而又双手大张着,像招呼谁似的有上下抖动。晚风抚过,不时撩起她的领舞衫,呼啦啦的扬起,就像一只展翅的白蝴蝶。

加上姚老太今下午如了心愿,现在眼角早瞟到钱老头儿和孙办事,在一帮老头儿们的旁边看着自己,心想多亏听了女儿的话,换了衣服。

有心在情人面前卖弄

跳得更加来劲儿

一时,竟满面红光,腰板轻盈,风抚扬柳,婀娜多姿……引得一帮老头儿交头接耳,啧啧称赞,钱锐气也看入了神。

虽然,平时散步溜达也时时停下,抱着自己的胳膊肘儿,在一边儿似懂非懂的瞧瞧,有自己熟悉的老歌也跟着哼哼,可从没正眼儿瞧过姚老太,自然也从没认为她跳得好不好。

可现在瞧瞧

这哪是个没文化没见识的农转非

完全整一个舞姿优美的城市大妈嘛!忽然,那节奏铿锵欢快的音乐,变成了中速明朗的男声独唱:抓不住爱情的我/总是眼睁睁看它溜走/世界上幸福的人到处有/为何不能算我一个/为了爱孤军奋斗/早就吃够了爱情的苦/在爱中失落的人到处有/而我只是其中一个/

“单身情歌”

钱锐气冲着老同学愉快的叫一声,哼哼开来。

孙办事四下瞧瞧,那一帮子老头儿,还有些散落的大妈和中年妇女,居然也跟着哼哼起来。孙办事有些纳闷,敢情这些都是老光棍,老单身?

怎么都对这首《单身情歌》来了兴趣?工作范围就包括社区帮扶助的返聘办事员,认真一一瞧去,别说,真还有几个是自己的工作对象呢。

不过

身为老单身的孙办事,对这首歌可没什么好感。

群众活动嘛,正是宣传党的政策,政府的惠民工程和街道办社区工作成果的宝贵机会,要喝歌,也该唱诸如《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歌唱祖国》和《血染的风采》等类的正能量红歌。

宏扬正气,鞭挞落后,怎么能唱恨天怨地,满腹牢骚的什么单身情歌?听听:爱要越挫越勇 爱要肯定执着/每一个单身的人得看透/想爱就别怕伤痛/找一个最爱的深爱的想爱的亲爱的人/来告别单身/一个多情的痴情的绝情的无情的人/来给我伤痕/

唉哎唉

听听吧

人家都不爱你了,你倒还要越挫越勇?这不是厚脸皮,耍流氓和找死么?爱情是两情相悦,执子之手,白头到老,不是强迫就能得到的……

其实,在孙办事耳里和眼中,不至这首,还有许多所谓的流行金曲,都他妈的,嗯,怎么说呢?为此,孙办事曾在街道办员工会上慎重提出来过。

希望引起领导的高度重视,提高和加强对群娱乐活动的正确引导和管理。不幸的是,遭到了大家的哄笑,就连与自己相对而座不学无术,就喜欢游弋黄色网站的老史,居然也嘲笑自己“落后了二个世纪”。

可怜的孙办事一直没想通

到底是自己“落后了二个世纪”,还是大家“先进了二个世纪”?

孤单的人那么多 快乐的没有几个/不要爱过了错过了留下了单身的我/独自唱情歌/为了爱孤军奋斗/早就吃够了爱情的苦/

瞅着老同学有板有眼,煞有介事,听着老朋友五音不全,南腔北调,孙子忍不住一根指头捅向他腑下。嘎!钱大爷发出一声怪叫,骤然停下。

“嘛事儿”

“你说嘛事儿”

孙办事冲着老同学发了火:“怪模怪样,怪腔怪调的,有精力还不如回去坐坐茶馆?走了。”习惯了孙办事爱好的钱锐气,见怪不怪,漫不经心:“可以哩,我喝茶,你买单。莫忙,等我把这最后几句哼完哩?”

“莫哼啦,看样子,你是个音乐爱好者,音乐迷罗?”

若讲别的

诸如修机器,水龙头或者接线查线等动手能力方面,孙办事甘拜下风,承以自己不如老同学。可要讲到文化知识,哼哼!

“也算哩”老头儿毫不介意的点点头,清清喉咙,接上去:在爱中/可刚哼了半声,就给孙办事打断了:“还在雨中哩,既然你这么喜欢这首歌,那你知道它是谁写谁首唱的?”

“谁写的,我不清楚,可我知道是台湾歌手林志炫首唱的。”

孙办事被堵得倒咽一口气

噫,这钱老头儿几时进步了,连台湾的林志炫都知道?可是,孙办事的眼睛,忽然瞪得溜圆,你道为何?

原来,广场边缘上的三大堆跳坝坝舞的大妈,那音乐(箱)平时本是各自的领舞助理,负责管理收放。这助理是白帮忙免费的,由略懂点乐曲常识的大妈大伯自奋勇担任。

这样不厌罗嗦的叙述

其实就是想点明,所谓坝坝舞扰人的关键,就在于音乐声的大小。

如果助理理性能自觉把握分寸,就根本不存在什么扰不扰民,也就没有一言不合,相互吵闹,互相推掇进而漫骂斗殴,从而惊动110及各方的群体事件发生。

经过各方面艰苦卓绝的许多次劝导说服,广场上的三个助理,倒也渐渐依理服法,各自按照既定的音乐分贝,收放管理着各自的大音箱,井水不犯河水。

桃花广场上的坝坝舞扰民问题

正在得到越来越完美皆大欢喜的有效解决

可是此时,除了边缘儿上的三大堆大妈,广场正中还有轰轰烈烈的药商在促销。虽有合同相关条款的约束,街道办的巡查监督,药商的促销音乐声却从不见小。

似乎还在悄悄开大,以压倒边缘上的坝坝舞音乐。再加上姚老太的“欧交”这时发的,又是大家耳熟能详的《单身情歌》

那个大伯助理呢

一面控制音量键

一面跟着摇头晃脑的哼哼着(后来,孙办事才知道,这个大伯助理离了一年之久,还没主动自觉地到街道办登记),大约是觉得音量小了点,悄悄加大一点。

结果,越来越大。自己浑身不觉,却早激起了另外二堆大妈们助理的不满。于是,也悄悄增大了一点点……

眼看局势又要失控

孙办事立即冲上去,对着正在又扭又跳的姚老太作手势。

一直注意到二老头的姚老太,立即明白了,也立即跑到大伯助理旁边,拍拍他肩膀又指指音箱。大伯助理这才回过神,手指头顺势一旋,回到了既定的音乐分贝。

他一回,紧紧盯着的另外二个助理,也跟着减小了音量。一场意外的群体事件,就这样被迅速制止。大家包括钱大爷,正津津有味的跟着音乐节奏哼哼,根本就没人注意这细节。

孙办事又立了一功

他揩揩额头上的濡汗

长长吁口气,忽听后面有人夸到:“孙办事,真有你的。”扭头,是老史。原来,吴主说完就离开,听到孙办事在自己身后吼一声,心领神会满意的点点头。

这个孙子同志不错!受了那么巨大那么多年的奇冤大屈,却一样保持着洁身自好,积极向上的生活状态,这让吴主十分感叹和赞赏。

桃花街道办女主任

作为70后的女强人

自然不清楚也无法感受那场,发生在20多年前的罪孽,对一个活生生有血有肉人的深重摧残?可她认为,孙办事虽然观念落后一点,认识迂腐一点和行为保守一点,却比当下的许多大大小小公仆,甚至饱学多才时髦新潮的大学生,都要令人尊敬和尊重。

听到孙办事的吼叫,知道他一准是去秉行自己的职责——看看(巡查监督)跳坝坝舞的大妈们。回了办公室,便吩咐早借口拉肚子,躲回办公室上黄网的老史,去帮帮孙办事。

溜了几乎一个晚上号的老史

虽然躲在办公室吹空调,品香茗,上黄网。

看似悠哉游哉,可毕竟连头儿都在一线顶着,自己也感到心虚而忐忑不安。更重要的是,这类大小促销会后,按惯例都是现过现,手上过!

当班值班人员无论干部员工,也无论男女,工龄长短和正式或返聘,按企业合同提供的点子,除留一小部分在小金库,一律扯平当场发放。不在或不来,当然没有。

可既或你来了

大家都在艰辛出力

自己却偷奸耍滑,悄悄溜号,顶头上司不明说只轻轻一捋,你分钱没有还得落个犯众怒。因此,老史连声答应,立即关了电脑,屁颠颠的来到广场找孙办事。

尽管老史人品不咋的

可也聪明好学挺能干

他正好听到看到,坝坝舞的三个音乐助理在暗中较劲儿,那扰人的音乐嘈声,一个比一个高,一个比一个乱……老史立即明白了它的严重性。

可他不动声色,只是静静的站在孙办事后面,抱着自己的胳膊,幸灾乐祸的瞧着,瞅着,怕啥?天塌下来有高个儿顶着,群体事件发生有孙返聘担当。

嘿嘿

没法

咱老史脑子就是好使呗。可刹那间,孙返聘冲了上去……的确,正应了那句名言,榜样的力量无穷!

就在那么一瞬时,老史感到了羞愧,感到了在充满正能量的孙办事员面前,自己是那么的猥琐,卑微和渺小,不提。

再说钱锐气

一番惬意的哼哼叽叽后

心满意足的扭扭头,老朋友正和一个貌似点头交的中年男说着什么。见老同学扭头,孙办事介绍到:“不认识啦,我同桌的老史呀,史副科呢。”

钱锐气点点头,也想起来了:“你好,史副科。”“你好,钱大爷,我们正听你歌唱呢,”老史不愧为老江湖,一掌就拍到了对方正宗的马屁股上“不错,苍劲有力,字正腔圆。最重要的是,唱准了音。我就不行,总是左声左气的。”

“谢哩 ,过奖哩,”

老头儿笑眯眯的,颇为自得。

“唱得好,不敢说,唱得准音,还将就。”孙办事在肚子里笑骂,你个老东西,还唱得准将就?妈妈的,都左到河里喝水去啦。

然后问到:“我和老史马上要回办公室开个短会,你是?”老头儿挥挥手:“去吧去吧,我看看,一会儿到处走走,会完后,你给我打手机哩。”

孙办事想想

要过他的手机

“你自己瞧瞧,又开在震荡模式,这么热闹的场合,你就不要开在震荡啦。看,有三个未接电话不是?”给老同学调成了响铃呼叫模式,还给他,提醒到:“打回去,三个未接电话哟。”转身和老史离开了。

钱锐气把手机举到自己眼前,眯缝起眼睛瞧瞧,感觉大事不妙,逐转身退到了人少处,继续眯缝着眼睛细看,未了,猛拍一下自己脑袋瓜:“鬼震荡,差点儿误大事哩。”

手指一动

回拨过去

“钱莉呀,我是爸爸。”女儿大约正在吃饭,嘴巴含含混混的:“爸,怎么打了三次都没接啊?你又调在了震荡模式吧?”“嗯,刚才才看到哩。”

在女儿面前,钱锐气总是要端起老爸的架子,尽管他心里也明白,自己早就权威丧尽,女儿不过是尊重罢了。

咕嘟——咕噜!

手机里传来什么东西,被吞下喉咙的轻响:“爸,我不是给你说了,每年国庆节一过,就把手机调到响铃模式?你怎么总是记心好,忘心大啊?这样下去,要误大事儿的呀。”

“嘿嘿,下次注意哩,一定注意哩。”老头儿有点不好意思,是的,老是这样,自己也的确感到了不好意思:“放心,一定注意。你们,一家还好哩?”

钱锐气也弄不清楚

自己为什么每次一问这话

心里有就有点忐忑不安,他己从女儿的吞吞吐吐中,隐隐约约感到,女儿生活得并不如意,甚至十分艰辛?

他妈的,北京啊,皇城根儿下啊,据说那鬼地方的房价,比如前门附近的黄金菜地周边,每平米达到了10多万,可怜的女儿怎么会生活得好啊!

我呸

如果我有钱

“陈军,还行哩?”“爸,别提他,”钱莉岔开话头:“8点钟时,妈打来了电话,她家里进了老鼠,老是跑来跑去的,睡不着觉,让你马上赶过去撵撵!”

“行”钱锐气一口答应,可想想,似乎又感点有些不对:“钱莉,这多年了,从来没听说你妈怕老鼠哩。再说,这老鼠也就一面疙瘩大,跺跺脚就窜得不要,命,”

老头儿不说话了

因为,他感到那边的女儿,脸蛋阴沉得要拧出水来。

可是,老头儿倒真是回忆起了,那些年轻平凡又琐碎的往事儿。和岳父一样,平时话不多怯生腼腆的前铁路医院取药姑娘,胆子可是典型的女汉子。

药房就三个小姑娘,奇怪的是都和她一样,话不多还怯生腼腆。可人家二小姑娘是表里如一,她就不同了。

那时的铁路工人

和黑黝黝笨笨重的铁陀陀一样

在历史车轮的碾压下,承受着共和国成长的艰难,苦啊!于是,工人们到医院就不是那么温良恭俭让了。

己习惯成自然的大喉咙,稍一着急就把窗口敲得噼里叭拉,匆匆跑来跑去检查化验的脚步声,硬是让三个拿药的小姑娘,哭够了鼻子。

一天

一个绰号“蛮牛”的铁路班长,患重感冒前来看病。

此时更要命的是,蛮牛失恋了,相爱几年的女列车员,弃他而爱上大学生列车长。可想而知,当可怜的蛮牛看到温柔可爱的取药姑娘时,会是怎么一种伤情和愤怒?

终于,在他接连吼哭二个小姑娘后,前妻冲了上去。没想到,愤怒到了极点的蛮牛,竟然对着前妻就是一巴常:“你这个烂货,为什么要跟着列车长跑哩?”

挨了一耳光的前妻

可爱的脸蛋立即肿起

按理,这时的她应该捂着自己脸孔,和那二个小姑娘一样,躲藏在药房里掩面痛哭,等待着领导的出面解决。

可是,大家都没有想到,前妻顺手把窗沿上的铁串签一抓,身子一探,啪!一记响彻云霄的耳光,蛮牛的脸孔上印下了五根手指印……

事后

蛮牛承认

自己当时被打懵了,也被激努了,如果不是看到小姑娘手里的铁串签,正狠狠尖尖的对准自己,早就一声怒吼扑了上去。

还有,还有……就这样的前妻,会怕老鼠?谁信?是不是,会不会,是因为我刚才在姚老太家吃过饭哩?老头儿感觉到,前妻所谓的撵老鼠,一定是那事儿有关。

可感觉毕竟不是事实

总不能别人还没说,我就自己承认了哩?

想到这儿,钱锐气感到自己有点灰溜溜的,可又颇不服气。在姚老太家吃过饭,又咋啦?我们散落近10年哩,在法律上我们都是自由人对不?

我凭什么因此而感到像做了贼一样,惶恐不安?再说了,你又凭什么管我?不过呢,话又说转来,这人老了,年轻时的性格有所改变。

比如我

年轻和中年时,看到小孩子没任何感觉。

可现在,看到别人怀里的孩子,就有一股温顺想抚摸的感觉。所以,也许,前妻真的怕老鼠哩……终于,手机那边的钱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到。

“爸,一夜夫妻百日恩,少年夫妻老来伴。你和妈离后,在外面年年相亲,用了那么的钱,光我就帮你付了七八万块,这事儿还一直瞒着我妈和陈军。”

停停

让老头儿自行消化消化

钱锐气莫名的摇摇头,悄悄叹口长气。女儿说的是事实,这也是自己近十年坚忍不拔相亲的主要原因。

女儿懂事,一番好心苦心,可怜原本连饭也煮不来的老爸,孤苦伶仃,无人照应,因而背着老公和老妈,悄悄支援自己。

确切的说

婚姻解体,最大的受害者其实是男性。

不懂得家庭生活琐碎常事的重要,更不知道如何保护自己不受病魔的侵袭,反倒因为没了烦人的唠唠叨叨而肆无忌惮的放松,放浪形骸,挥霍生命,这就是离婚男和单身男们,大多早卒的主要原因。

是的,全靠着钱莉的暗中的经济支援,自己才敢明知上当也要义无反顾的上前。可是,女儿到底想要表达什么?这让老头来越来越感到不安。

“我知道,女儿,谢哩。”

“女儿不孝,没有俩老身边,因而致使你和妈散离,我有责任。”

钱莉声音平稳,一点听不出有任何感情色彩,可这更让老头儿感到了巨大的压力:“可是,我就是不明白,你相来相去的,怎么知书识理儿的护士长看不上,反倒喜欢上了一个,没文化的农转非老太太?”

轰!钱锐气耳边扔了颗炸弹,他简直呆住了,这,远在北京的女儿怎么会知道?“我不是嫌弃那老太太是农转非,现在国家政策好,农民有钱啦,也成了城里人,”

钱莉就像在给儿子女儿上课

侃侃而谈

直呵斥得老头儿脸上白一歇,红一歇,真有点儿,嗯,有点儿按捺不住了:“听我说哩,女儿,你也知道,这世上当官的,就没一个好东西。她是护士倒也罢了,可她是护士长哩。就是说,她只是坐在办公室指手划脚,发号施令,难道,你还愿意她坐在家里来,对我也指手划脚,发号施令哩?更何况,我也没完全拒绝她,不是正在争取第二次见面哩?”

钱莉吭声

大约正在想着什么

然后,疲倦的说:“爸呀,我真是不明白,现在这个世界怎么了? 年轻人谈婚论嫁,磨磨蹭蹭,犹犹豫豫,不搞得双方晕头转向和心灰意冷,不拿上台面。你们老年人也这样,相过去,亲过来的折腾着,到底是为了什么?我看呀,婚姻婚姻,真成了昏淹!不是你昏厥,就是她淹死啊!”

吱嘎

传来开门的声音

然后是沉重的脚步声,由外向里响进,然后停止:“又在给你爸打电话”啪!大概是女儿拍了下桌子:“我打不得吗?陈军,你是不是管得太宽了点?”“我管得宽吗?这几年你背着我,给你那单身老爹相亲的钱,就有8几万,你真以为我不知,”

嗒,钱莉压了话筒。钱锐气顿时像被准女婿,当面煸了几个大耳光,脸孔上滚烫,迅速漫延到全身……大半个钟头后,钱锐气叩响了前妻的租赁房门。

前妻拉开门

照例不说一句话,自个儿回到沙发坐下。

不过,钱锐气很快就发现了个新变化,前妻养起了宠物,一只很漂亮的小博美犬。小博美从沙发底下钻出,周身摇摇,先跑到老头儿身边嗅嗅,突然汪汪汪的叫起来。

可前妻一伸手,它就跑回了沙发上,轻轻一纵,跃进了前妻温暖的怀抱,然后,瞪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老头儿。

钱锐气关了房门

轻车熟路

在各个房间搜寻搜寻,最后来到厨房。冰箱在稳定的运行着,发出悦耳的嗡嗡声。老头儿拉开冰箱看看,大半碗吃剩下的麦片,煮好晾干后包着食品袋的带壳花生,一只啃了一小半的卤猪蹄……

关上冰箱门,返身到门楣上看看,上次那条补好的墙沟己干涸,不过,其明显的皱褶横生,一看就是曾经补修过的。

钱锐气先搭上凳子

揭开总电源的有可玻璃盖看看,摸摸。

还行,各开关都稳定在各自位子上,看来,一时半会儿坏不了。老头儿回到厨房,拉开碗柜,找出一小块似乎用过的沙纸,对着墙沟的皱眉轻轻打磨起来。

不过几分钟,再轻轻一吹,那明显的皱褶就消失了,代之是平平整整的墙沟印,要不到几天,空气和灰尘就会让它完全和墙壁的褐色混为一体,一点也看不出来了。

做完这些

老头儿拿出刚才在路上买的“鼠吓”

用小火烤烤用力撕开,一大张黑色强力胶中间,卧着只维妙妗肖的黑塑小老鼠,可怜的小老鼠作被不幸强力胶粘住,正拚命挣扎哀嚎状,以吓唬真正的老鼠。

老头儿捏着它,在厨房各个角落试放着,想像着它的威力和效果。一不注意,手指头粘在了它上面,居然怎么摔也摔不掉了。

买的时候

地摊上的那个黑胡子老头儿

就再三叮嘱:“这是最新高科技产品,可以粘飞机零件的。你要注意了。”现在,可以粘飞机零件的捕鼠胶,不幸粘住了钱大爷的右手指头,任凭他怎样捋甩,鼠吓岿然不动。

这直让钱锐气在心里狠狠咒骂着。实在没办法,老头儿就带着这一大张“鼠吓”到了阳台。来时,经过前面那支马路时,一个大声武气么喝着的地摊,吸引了钱锐气。

一问之下

得知地摊上摆着是最新科技产品——鼠吓。

最新科学配方的强力粘胶,无毒无害无异味,可以保持一个月之久而不稀化。更重要的是,可恶的老鼠一经被粘上,就不要想挣脱逃跑,只有趴在上面活活饿死。

而随着老鼠的一被粘住,强力胶中最神秘的科学配方,就会发出一种只有老鼠才能嗅到的气味,方圆50米内的鼠们嗅了这种味儿,就会携妻带子逃得远远儿的,永远不会再来偷食骚扰。

老头儿自然不信

地摊便当面演艺

撕开一张摊在地摊边角,提示老头儿注意观察,50米内的所有角落和隐瞒的疙瘩处。不一会儿,钱锐气果然看到,离地摊大约50米外的一家火锅店疙瘩处,一只大老鼠带着几只小老鼠,正在惶恐不安的搬家……

就这样,老头儿花了58块人民币,买来了这张最新科技的“鼠吓”。老头儿想得很现代也很远,要说现在这老鼠呢,不像我们那些年代的老鼠。

虽然鬼鬼祟祟

却基本上是吃饱了,就跑得远远的,不扰民。

现在的鼠们与时俱进了,明目张胆,神出鬼没,无论吃饱没吃饱,就爱与人凑个热闹,嘻皮笑脸的东逛逛,西荡荡,一点儿没得鼠德,真要捉是捉不到的。

前妻虽说脾气古怪,可挺要面子,有好几次虽然出点小毛病,可她就硬熬着没给女儿打电话,女儿不知道,自然我也就不知道,结果弄到最后,小毛病差儿拖曳成了了大问题。

因此

在这房里铺上几张

至少30天内没有鼠患,省心又省力,何乐不可?只是,这最新高科技产品太贵,自己买不起多的,只能先买到一张试试效果。

如果效果显著,下次就多买几张,选各要害处撒开放上,彻底杜绝鼠们的骚扰,也让自己了结一桩心愿。

万万没料到

可恶的老鼠还没粘上,自己却一不注意居然给粘上了。

老头儿右手捎带着一大张鼠吓,怪模怪样的到了小阳台。四下瞅瞅抠抠,又拉开阳台灯仔仔细细的查看一番,甚为欣慰,还好,各个隐瞒的角落和疙瘩处,还没发现老鼠的脚印和粪便。

这说明,如果真有让前妻晚上睡不着觉的老鼠,那只能是来自厨房。厨房外是一大片小树林,应该是老鼠进退自如的通道。

可是

真他妈的

本该摆在厨房窗口的“鼠吓”,却牢牢地粘在自己的右手上,这算哪回事儿哩?站在阳台踮起脚后跟,老头儿看一会儿夜色,扑扑扑!

犹如二张A4纸大的鼠吓,在他右手指上微微抖动着,在幽暗中发出类似人类扯呼的轻响,伴着钱锐气一路掠过坐在沙发上的前妻,重新回了厨房。

大约是

老头儿这勉为其难的可怜形象,令前妻也感到了滑稽可笑?

路过客厅时,老头儿似乎听到了前妻发出的扑嗤声,这让他感到惊奇。要知道,这多年来,老头儿到前妻这儿“帮忙”可从来没有听过到。

而这种压抑着的“扑嗤”,也就是对方实在忍俊不住发出的嘻笑声。老头儿停停步,偏头看看那团幽暗中的黑影。什么也没改变,什么也没发生。

是那么卑微无声

稳稳不动,就像一团凝固的记忆。

扑扑扑!像鱼儿划水一样,钱锐气在厨房停下,静静的站了好半天,一片宁静安谧,没听见一丁点儿老鼠轻轻潜入的声响。

钱锐气把这归功于,自己身上发出的人味和热能。老鼠可是仅次于人类狡猾的动物,嗅觉听觉动物中一流。知道自己站在这儿,它咋会来哩?

又站了好半天

钱锐气觉得自己尽到责任,打算离开了。

照例,他掏出手机,拨通了数千里之外的女儿,讲明这儿的情况。钱莉听起来,好像更疲惫不堪了:“爸,既然你到了,也做了搜寻撵赶工作,仍没发现有老鼠,你回家了吧。”

“谢谢”钱锐气如获大赦:“那,你给你妈讲明我就准备离开了哩。”“爸,不忙,你把那护士长和姚老太的手机号码,都给我。”

钱锐气吓一跳

“干嘛,我没有。”

钱莉不相信:“怎么会没有?这是现代人交往最基本的常识。双方连手机号码都不相互告之,哪还有起码的信任,一步沟通交流的必要?”

其实,老头儿手机里倒是有护士长的手机号码,那是第一次在怡心茶楼见面时,趁芳菲老板离开就剩下二人时,由自己提议交换的。

至于姚老太

那是真没有

为了安全起见,钱锐气也不打算把护士长的手机号给女儿。老头儿心里透亮,钱莉有了护士长的手机号,一定会打电话给她尹琴的。

一老一小二个女人会说些什么,自己心里就没有把握了。确切的说,尽管嫌弃“护士还带个长”“只会指手划脚,发号施令”,可钱锐气现在还不太想完全放弃护士长。

毕竟

在他意识深处

这些年见了这么多老太太,像护士长这样的单身老太太,也不多。自己在心里正把她与姚老太,不断比较对照呢。

自己今年65,明年66,时间不等人,不能再挑三拣四了。从自己的感觉来说,护士长比姚老太更拿得出手,上得了台面。

更重要的是

护士长的各方面比前妻强

真成了一家人,也不至于让前妻在背后痛骂嘲讽。换了姚老太,只怕自己的形象,在前妻心里更让她看不起,这是钱锐气最不所能容忍的。

“爸”“嗯”“把二老太太的手机号码给我,”钱莉在那边不耐烦了:“我说话呢,你听到没有?”“钱莉,你是想和她们通电话?”

“是这样”

女儿直言不讳

“沟通沟通,交流交流。毕竟都是女人好说话。我先替你探些情况和细节,供你决策参考,不好吗?上阵父子兵,打架亲兄弟啊。”

这让老头儿眼前一亮,有道理!这一老一少俩娘儿们,在这种双方并不太熟悉,或许根本就是陌路行人的情况下,聊起话来更可能互相说实话,吐心曲,这对自己当然只有好处。

于是

钱锐气磨蹭开了自己的手机

好半天,才找到护士长的手机号,嗒地发了过去:“只有护士长的,姚老太的的确没有哩。”显然,钱莉更想得到的,是姚老太的手机号。

因此,女儿失望的反问:“你今下午在她家,又是帮忙修燃气灶,又是主动伸手带孩子,还故意东拉西扯的呆到晚饭时间,又吃饭又喝枸杞泡酒的,你会没有她的手机号?”

老头儿眨眨眼

有些温火了

“你这孩子,有的,我都主动发给了你。这的确没有的,你让我上哪儿找去哩?真是的,咋不相信哩?”“那好,你明天弄到后,直接发给我,一定是明天。”

“为什么,一定要是明天哩?”钱锐气看看客厅沙发上的那团黑影,30多年前,就是这团黑影怀孕并生下了钱莉,这让自己一想起就陷入了感激,左右为难,不能自拔。

“明天,很重要哩?”

“爸,你忘记了,我可一直记着。”

钱莉的语气里,忽然夹带着上了轻微的哽咽:“明天是你和妈的结婚纪念日”钱锐气呆住了。“那时,你才刚满20,妈也还差二个月才满18,还是过世的外公,托了熟人才办到的结婚证啊!”

女儿终于哭出了声。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