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悉尼的苏眉(44)垃圾诗王子--老燈
作者:许耀林  发布日期:2020-09-11 18:59:54  浏览次数:107
分享到:

跟赵宇老小子是不是冤家不聚头!我大学毕业一到地质队,就认识了他,那时他在整个队里属于是孔夫子放屁--文气冲天!谈起文学头头是道!说起哲学更是没完没了;又写一首首好诗,后来在微博上己成为垃圾诗之王子!他今早起大早赶来走了两个多小时山路才到二道沟,他本来不善喝酒,我俩到一起,他能不喝吗?!我记得赵宇第一次到我家,我说:“我这个书房有上千种图书,从各种小说、诗歌、哲学、各种文学评论,你选选想看什么书自己挑吧!” 在我的书架前转了两圈,狡黠的笑了一笑:“许老大!你的书我全都读过!”

他跟我牛,我还真没辙!这老小子也是屠格涅夫和果戈里的信徒。他还说哲学方面他最喜欢卢梭的《忏悔录》。一些哲学家的名字我都叫不出来。我俩这次谈了几乎是一整天加多半夜,因为他明天早上还要上山采岩石样儿,今天必须返回三道河!“你还把来时带的鎯头,"就是地质队员们上山用的锤子。"别让狼把你吃了!”“你老小子说话得注意点儿!我让狼吃了谁还来夜访你许耀林那!"

地质队的人们为了泡病号,把古代大钱儿用绳儿拴住从嘴里吞下肚子后然后拍成x光把有古钱阴影的片子拿到队里去请长假,说是自己胃里有阴影,长什么什么东西了,以此泡病假。

有的队员为了早日调工作与妻子团聚甚至装疯卖傻!一个队的哥们儿胡井祥告诉我一个泡病号的高招儿,就量血压计的时候,把坐在椅子上的屁股悄悄的离开椅子面,用脚尖用力,这招儿一用,你血压要多高就多高!

夜黑得对面不见任何东西!我和赵宇深一脚浅一脚的摸着黑慢慢向前方牛背山走去!山路崎岖,偶尔见微小的瑩火虫从眼前飞过!山中的各种虫子发出各种叫声,大慨走了半个多小时,已基本接牛背山山顶了,赵宇说:"老大,就到这儿吧!你回去吧!"我说:"你再把我送回家吧!"我开玩笑的的说。我把那把鎯头给了赵宇。"拿着这傢伙,防身武器!"我见他用锤子挑着一个书包,大步的向山顶走去!我见他的手电筒光柱已经很微小了,转身回了家。

我不知和赵宇这种交往是不是就是友谊!但有这种交往的人应该不多的!有些友情是说不出来的。

"你对果戈里对别林斯基等作家的认识谈一下如何?"我想别让赵宇这么简单的来一下了事,让他从肚子里拿点真货出来!他从早上到我屋子里几个小时己抽了一包半"大前门"香烟,左手食指和中指已经黄色带黑红色了。"好吧,我说几句,为什么我喜欢果戈里的作品。"他深深的吸了一口烟:"果戈理是俄罗斯散文之父,被别林斯基称为“现实生活的诗人”,其特点是把生活表现得“赤裸裸到令人害羞的程度”。主张批判现实,反对粉饰现实。陀思妥耶夫斯基说:“我们所有的人都是从果戈理的《外套》中孕育出来的。”一个被侮辱的可悲的小人物,惟妙惟肖,令人无比痛苦,又无比同情。这个人的生存状况卑微猥琐,性格压抑到令人窒息的程度。尽管外面的世界无比宽广,可是他生活的天地却是如此狭小,令人唏嘘。

面对赵老弟的高谈阔论我从心底佩服!从山上下来进屋后我脑子里一直过着与赵宇在一起谈过的内容。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