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津沽遗梦 第一部 第二章(3)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20-09-14 09:00:11  浏览次数:74
分享到:

       傍晚,天刚擦黑。穆三爷从那晋屋里借来一张八仙桌子,和自己屋的八仙桌拼成一个长条形,点亮两个煤油灯。大楞气喘吁吁,从正阳春取回两个紫檀木的大食盒。一声吆喝,各屋人头聚齐。

那晋抱来一坛沈永和的绍兴老酒,四喜儿端来两碟时令小菜,袁秃子厚着面皮,空手白吃。

穆三爷请那晋坐了对门的首席,其他人依次坐定。寒暄客套几句,几碗黄酒下肚,气氛热络起来。

那晋一口京腔,不慌不忙问道:“大侠此行,除了看望穆三爷,是不是还有其他的要紧事?”

李慕侠吃了一惊,放下筷子,看着那晋,又瞅了瞅师叔。穆三爷抹了抹嘴,“师侄,那爷是这院里身份学问最高的人,见过世面,自己开报馆的,有话但说无妨。把你的揭帖拿出来,请那爷过目。”

李慕侠从贴身小褂口袋里拿出揭帖,双手递给那晋。那晋挽起袖面,接过揭帖,凑近煤油灯,朗声读道:“神助拳,义和团,只因鬼子闹中原。劝奉教,自信天,不敬神佛忘祖先。男不伦,女行奸,鬼子皆是子母产。如不信,仔细观,鬼子眼珠都发蓝。天无雨,地焦干,全是教堂遮住天。神也怒,仙也烦,一同下山把道传。非是邪,非白莲,独念咒语法真言。升黄表,敬香烟,请来各洞众神仙。神出洞,仙下山,附着人体把拳玩。兵法艺,都学全,平定鬼子不费难。拆铁道,拔线杆,紧急毁坏火轮船。大法国,心胆寒,英美德俄尽萧然。洋鬼子,尽除完,大清一统靖江山。”

众人似懂非懂,纷纷放下筷子,盯着李慕侠。

“师叔,那爷,您知道这几年我们山东老百姓过的什么日子吗?”

“有耳闻,但一直没有你们的消息,跟我们详细说说。”穆三爷惦记着师兄。

“前年黄河闹大水,去年大旱,接着是虫灾,老百姓苦不堪言。究其缘由,就是基督教会和教徒们逆天行事。我们一众兄弟揭竿而起,组织拳勇,打出‘兴清灭洋’的旗帜。”李慕侠侃侃而谈。

“自打李鸿章做了直隶总督这几年,天津卫也是三年两头涝,几乎颗粒无收。”穆三爷连声叹气。

“山东巡抚张汝梅大人体察民意,曾经上奏清廷,建议化私会为公举,改拳勇为民团,听说得到了朝廷的默许。去年秋天,在鲁西北的平原县,我们和教堂发生冲突,平原知县蒋楷前来弹压。朱红灯带着我们几百人开赴平原县,一战击败官兵。蒋楷要求派兵。济南知府卢昌饴、统领袁世敦带兵前来,劝我们解散。朱红灯率领两千多团民移驻森罗殿,准备攻打恩县城西的刘王庄和庞庄的教堂,后与前来弹压的清军几百人交战,激战数小时,击毙击伤官军十余人。官兵从此再也不敢小觑拳勇,我们也从此更名为‘义和团’。”

       “哦……原来如此,”那晋连连点头,“那你此行是……”

       “宣讲教义,发展会众,等待大队人马北上,齐聚力量,铲除教堂,救万民于水火。“

       “大侠真厉害!“四喜儿投过来艳羡的目光。

       “大妹子,听你口音也是胶东人?“李慕侠忍不住发问。

       “我老家是旅顺的。“

       “你的家人呢?“

       “六年前,老家打仗,我亲爹亲娘死于乱兵,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我打两岁就来天津过继给叔叔,前两年叔叔死了,留下我一个人。“四喜儿语中含悲。

       “唉!“那晋喝下一碗酒,叹了口气,“各位知道我为什么卖了房子办报纸吗?”众人齐刷刷盯着他涨红的脸。

       “’因思风行朝野,感惑人心,莫如报纸。故欲借此一报,大声疾呼,发声振馈,中国之人尽知中国之可兴,而闻之起舞,奋发有为也。’这是我在报纸的发刊词中所说。我们的报纸以‘开民智、开绅智、开官智‘为己任。在座的就数我岁数大,我就倚老卖老,给各位讲讲。“那爷端起空碗,四喜儿赶忙抱起坛子,给他斟满一碗酒。那爷不客气,又是一饮而尽。

       “六年前,光绪二十年七月,爆发了丰岛海战,黄海海战,日本夺取了黄海的制海权。在陆上,到了十一月,日本占领了大连湾和旅顺口。随即,英国《泰晤士报》刊出电文:据报告,旅顺发生了大屠杀。美国《世界报》连续数天刊登战争特派员克里曼的纪实报告,称日本‘为蒙文明皮肤,具野蛮筋骨之怪兽‘。旅顺被屠城,遇害人数约为两万。估计你亲生父母就是那时遇难。转年二月,北洋舰队全军覆没。至年底,日本侵入辽东。李中堂作为全权代表,赴日本马关和谈。日本首相伊藤博文拿出议和条款说:‘中堂见我此次节略,但有允、不允两句话而已。‘李中堂问:’难道不准分辨?‘伊藤博文答:’只管辩论,但不能减少。‘四月十七日,朝廷和日本签订了《马关条约》。除了割地,还勒索了咱们两亿三千万两白银。”

       四喜儿瞪大眼睛:“您说的我听不大懂。一句话,日本人屠城,杀死我的亲爹亲娘?”

       “对,就是倭寇的恶行。”

待续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