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单身情歌 第47章 凌晨突袭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0-10-05 12:57:05  浏览次数:86
分享到:

进了那扇破烂的小木门

迎面是一条弯弯曲曲的破败走廊

顺着走廊进去后,几间宽敞相连的平房,出现在大家眼前。平房中间,是一个不大却碧波荡的小湖,里面的莲藕正开得茂盛。

一条带蓬小船系在岸边,船蓬里摆着一矮条桌,钢琴漆般闪闪发光,条桌周围放着六个小矮靠背椅,船和桌椅均精雕细刻,灯光下,闪着红彤彤的光芒……

疑是梦乡

又似瑶池

好一个,合儿幽静处,围炉面小窗。好是斗头儿坐,梅烟炷、返魂香。对火怯夜冷,猛饮消漏长。饮罢且收拾睡,斜月照、满帘霜。霜天晓角(北宋·赵长卿)

大家根本就没想到,在这偏僻冷清的小巷里,竟然还有着如此诗意优美的好去处?看得发呆的三闺密,还来不及驻足细赏,就给蕊花外婆引进了,面朝西南方向的一间客厅。

大约20多个平方的客厅

陈设简朴

装饰大众化,桌凳茶具音响网络设备设施,一应俱全。还可以看到,靠左墙壁有一扇小门,或许,里面又是一番别有天地?

老太太招呼大家坐下,那二个面无表情的男女年轻人,随既端来了茶水点心开心果等,放在大家面前,然后,悄无声息的守在门前。

花蕊瞟瞟

徒然明白

其训练有素,敏捷精悍和随机应变,表明了二人应是贴身保镖。这让更让花蕊感到惊骇,这幽巷庭院,这贴身保镖,这神秘的老太太和蕊花妹妹,到底何许人也?

其实,自从那日揭露了邱伟的骗局,花蕊和芳芳就再也没见过蕊花。虽然当时蕊花连声称自己为姐姐,那却实在是女孩儿的习惯性称呼,没一点实际意义。

就在花蕊差不多就要将蕊花忘记

朴华的手机号码,又重新勾起了这段记忆。而且还没待自己回过神,就给朴华带到了这儿,这让花蕊脑子里有点晕乎乎的。

同样,对这个潜在情敌的小姑娘,李娜同样有点晕乎乎的。她也只是从朴华的手机号码一事儿,知道了这个蕊花姑娘。

当花蕊给她娓娓而聊时

李娜还不以为然的咧咧嘴巴

不过就一个小姑娘呗,花蕊何以说得那么神秘?朴哥们何以那么神魂颠倒?现在,亲临现场看了,李娜也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拜托!这么个偏僻冷清小巷,这么个破烂不堪的小木门,修这么个仙境般的小湖,蓬船,拍电影啊?李娜脑子亮亮,哦,对,今晚的一切,从朴哥们接到小姑娘手机那刻直起,就是在拍电影。

三闺密无形中成了客串的路人甲乙丙

主角,自然是那个满头白发的老太太。

蕊花小姑娘呢,可能出演的是B角。至于那二个疑似私人保镖的男女年轻人,还有那个一直坐在蕊花身边,深情地看着她的小伙子,一定是剧组的群众演员。

不过,李娜也有些怀疑自己的看法,因为,尽管她暗地里四下打量,有意细细的观察,却没发现暗藏或明里的拍摄镜头。

当然罗

虽然吃惊却并不感到意外的,是朴华。

还在前二天傍晚,朴华就大致猜到了蕊花姑娘的身份,这样漂亮的姑娘,有终日跟着的私人保镖,不是大老板的掌上明珠,就是官员家的宝贝公主。

朴华对此既不羡慕也不嫌弃,仅限于就把她当成一个新朋友而己。这时,外婆热情招呼着大家喝茶,尝尝点心开心果,蕊花就笑到:“外婆,这么晚了,人家明天还要上班呢,我得尽快把事情讲了,免得我这位小弟弟,今晚睡不着觉。”

原来

那坐在蕊花身边的小伙子,是其老爸公司里的首席操盘手。

小伙子学历不算高,也就是个××财经大学的硕士生而己。可小伙子却端的了得,到了蕊花父亲的融资管理公司不久,就崭露头角。

接连几笔上千万人民币的操盘,次次获得双倍收益,不但自己赚得盆满钵溢,更让公司利润的小数点,像打了鸡血似的往前窜。

蕊花之父这才引起了高度重视

暗地里细细一查

方知小伙子祖上竟是清未洋务运动的大将,中国招商轮船公司和中国有史以来的第一家国家银行“户部银行”(现中国银行)的第一任行长,大股东贾××。

稍微了解一点中国近代史的人,都知道这个如雷贯耳的名字。这个原山西乔家 "大德恒票号 "太原分号的经理,不但一举奠定了中国现代商业运作的思路和宗旨,而且和中国近代史的发展,更是紧紧相连。

袁世凯,孙中山,蒋介石及宋家四杰。

都是他和他后人的座上客

其人脉友人不仅在近代中国源远流长,恩泽至今,而且远至海外,在海外华人中具有广泛的号召力。蕊父得知小伙的真正家世后,并没大肆声张。

而是加紧了对小伙的培养和重用。半年后,小伙又以其出色的业绩,被提升公司副总蕊花的助理。

可是

这次蕊父失算了

就他受的教育和创业的经历,对女儿始终觅不到意中人而一直待字闺中,他虽然着急不安,却始终并没想把小伙培养成自己的准女婿。

这倒不是小伙人品不好或什么什么的,而是源于行业忌讳——同行生忌,面对冰冷的经济规律和市场淘汰,所有的温情和血缘都无济于事。

既便是夫妻父子亲朋好友

也会翻脸无情,成为冤家对头。

可是,他没料到,二个年轻人的朝夕相处,耳鬓厮磨,小伙子却对其颇有才华的顶头上司,产生了深深的爱慕之情。

当蕊花和其父查觉到时,小伙己越来越深陷其中,不能自拔。蕊花和其父母的观点是一致的,甚至比父母更倔强。

因此

她多次和被自己视为小兄弟的小伙深谈

明确表示拒绝,希望小伙安心工作,为公司和自己创造更大更多的利润,找一个称心如意的好姑娘。然而,蕊花也失算了。

她没明白,一个陷入热恋不可自拔的小伙,和一个同样的姑娘一样,都会成为恋爱中的傻瓜,不但不会因此衰减热情,反倒更会越益充沛坚定。

问题是

小伙子的单相思

己经严重影响到了二人的工作,又不能像对待一般人那样,随便找个借口开销或劝其自动辞职,补偿一笔资金了事。

毕竟,有着祖上基因的小伙理财智商太高,让其暂停工作或调动别任什么什么的,都是公司承受不起的巨大损失,更莫说除名了,父女俩连想都不敢这样想。

因此

父母女儿三人关在密室

绞尽脑汁,殚精竭虑想了许多方法,最后才决定蕊花自己提出的,找一个年轻人假冒自己的男朋友,以便让小伙子自己知难而退,转而安心工作,于公司于自己都有好处皆大欢喜云云。

可饶是这样,问题又来了。这个假冒的假男友,又该到哪儿去找?这个新问题的实质是,蕊花的才华与身份,行业圈内的青年俊杰,早己人人皆知,是个个的梦中情人。

远看近赏,心驰神往。

心猿意马,叹为观止。

任谁来假冒既或有言在先,给予重金酬谢,也必定弄巧成拙,说不定,比现在这个小伙的麻烦更大。所以,蕊花想到了认识不久的朴华。

她一提起朴华,父母就欣然点头,还叮嘱越快越好,让小伙趁早死心,免得影响工作,造成更大的经济损失。

因为

其父母己从老妈嘴里得知

买花小伙朴华的大致情况,基本上符合自己女儿假冒男友的要求。至于这个朴华是否有无非凡之想,现在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其父母认为,对一个外行小伙的把握,警惕和处理,远比里行小伙轻易多了,简直就是不屑一谈。更何况,听保镖和那些七大姑八大姨回来讲,朴小伙自身也不错,蕊花一见钟情,非常喜欢云云。

保不定

这朴小伙还真如了父母“只要不在本行,人品好的未婚小伙都可以考虑”的意呢。

这事儿,就这样定了下来。也是合当有事,今天下班后,蕊花奉父母之命回来看外婆,本该回宿舍了的助理小伙,护花心切非要陪着顶头上司一起来。

蕊花怎么撵也撵不走,看看时间越来越晚,着急之下,当着小伙拨通了“男朋友”的手机,要朴华赶来接自己。

助理小伙听在耳里

失望又不相信

要知道,为此他也是作了大量功课,恍惚明白顶头上司好像还没有男友,这样做,无非是借口撵自己离开而己。

于是,气愤之下的助理小伙就提出了,限你的男友在12点钟前来接你,真来了,我才相信你的确早有了男友,从此不再纠缠,只安心工作云云。

蕊花高兴得心花怒放

立即就拨通了朴华的手机

为保证他能如约前来,还说了“你不来,我就死给你看”的狠话。蕊花说完,为把戏演得更逼真,还亲妮的招呼朴华:“过来坐我身边,像往常给我和外婆,倒二杯莲子汤。”

花蕊和李娜都悄悄推推朴哥们。于是,朴华起身向外就走。客厅外,一个服务姑娘满面微笑垂手候着。

朴华过去轻声说

“二杯莲子汤”

姑娘点头,示意他在原地等候。不到五分钟,端来二玻璃杯橙色的莲子汤,交到朴华手上。为显真实可信,朴华接手后,姑娘还用怀中的长柄银勺,舀上一点儿汤水,散落在他双手指上。

朴华慢悠悠的端了进去,分别递给了老太太和蕊花,然后坐了她右边。蕊花看看他手指上的汤水:“小心一点,疼不疼呀?”

朴华就把二只指举到嘴边,嘘嘘

“开始有一点,没关系。”

蕊花慢悠悠的喝着莲子汤,看看花蕊和李娜,装着醋酸的问朴华:“她俩是你的同事吧?好像上次我们见过面耶?”

花蕊和李娜就含笑点头:“正一起搓麻将呢,朴华接到你的电话,怕太晚了路上不安全,我们就陪他一起来了。”

“谢谢二位姐姐”

蕊花感谢到

“平时我工作忙,有时顾不上他。平时他自觉不?”李娜就笑到:“你个大小姐管得那样紧,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我可以保证。”

花蕊也装疯卖傻:“他敢吗?他还怕被你一脚蹬掉,平时对我们小恩小惠的贿赂着呢,是个好儿童。这位是,”看看蕊花左边的助理小伙:“小伙子也是你们公司的呀”

蕊花点头

“是我的助理,公司的顶梁柱哦,简直不摆啦!”

花蕊和李娜面面相觑,这小姑娘居然有助理?还以为只是帮她渡渡难关,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呢。李娜压不住心里的好奇。

“蕊花,你在哪个公司上班呀?这,”四下瞅瞅:“这儿,是你住的地方?”“我外婆,有时我也来住住。”蕊花笑笑,招呼朴华。

“你这个呆子,怎么不给你二个同事也端莲子汤呀?”

朴华率真的回答

“你不是没吩咐么,我敢呀?”“端三碗”蕊花吩咐到:“真是个呆子,捅一下,跳一下,”二闺密连忙摇手,站了起来:“太晚了,我们得赶加去,明天还要上班。”

朴华也跟着站起来:“刚才你俩送我,现在我得送你俩,走吧。”扭头对蕊花说:“这几天公司有点忙,我暂时不过来,你自己多保重。还有,”

对那个一直阴沉着脸的助理小伙致谢

“也麻烦你了,谢谢。”

既然顶头上司的男友都走了,自己还能呆下去吗?小伙也站了起来,可语出惊人:“你说你是蕊花的男朋友,有什么证明?”三闺密一怔,这可事先没有想到,再说,这怎么能证明?

蕊花笑叫到:“小×,你呀,大家都是年轻人,何必要这么梗呀?我问你,如果你有了女朋友,又怎么证明?没扯证嘛。”

“不,我会当着大家搂抱亲吻我女朋友,证明给你们看。”

助理小伙挑战似的看着朴华

又瞧瞧顶头上司:“如果真是这样,我会默默走开,从此以一个下属所应有的态度和身份,认真工作,报效你和董事长的信任。”

刹时,朴华的脸孔涨得通红,他心虚的看看二闺密,花蕊和李娜早杏眼圆睁,鼻孔呼呼呼的出着粗气……

这时

蕊花站起走了过来

一面软软款款儿的嗔怪到:“小×呀小×,你可真够顽皮的,当着这么多的人,白马王子和女同事都害羞哦。你呀,把工作上的执着劲儿,用到这方面,真不好哦。”

走近了,一把抱住了朴华,把自己嘴巴贴了上去。还从没有和年轻姑娘搂抱亲吻过的朴华,浑身像触电一样颤抖,又似铁板一样僵硬,任由蕊花抱着亲吻。

花蕊李娜都呀的一声尖叫

捂着自己眼睛转过了身

朴华慌乱之下,竟失态的打算把蕊花推开,蕊花反而更紧紧搂住了他……这一切完全是意料之处的举措,表演得自然逼真,恰到好处,让一直有点怀疑的助理小伙,完全打消了自己的疑惑。

很简单,以顶头上司及其家族的身份,修养和名誉,不可能随便就找一个准女婿的。这个准女婿应当内敛,大气和稳重,其知识,资历和名望,不一定非要与豪门大家匹配,甚至差很多也无妨,这样才不能对女方及其家族,构成不必要的威慑和潜在的离心力。

出身豪门世家的小×

自然心领神会,心照不宣。

事实上,据他恢复了正常的上下级关系状态后,给顶头上司的笑聊中,自己也承认,家族对自己当初的选择和认死劲儿,一样给予严厉的反对和阻挠,只不过,人到了那个地步,深陷其中不能自拔,自己浑身不知,别人笑在心里罢了。

现在,被蕊花搂抱着的朴华,呆头呆脑,笨手笨脚,正在挣扎想挣脱“女友”的当众搂抱呢,这正好符合助理小伙的审美。

小伙子也干脆

对顶头上司礼貌的一鞠躬

“对不起,蕊总,冒犯了,谢谢!”又转身对仍一直坐着外婆,低低一个鞠躬:“对不起,外婆,打搅了,谢谢。”

再对己被蕊花放开的朴华,深深一鞠躬:“对不起,让您为难了,谢谢!”还对呆若木鸡的花蕊李娜,也一个鞠躬:“对不起,让您们为难了,谢谢。”转身走了出去。

大家全都呆呆的站着

听着助理小伙沉重的脚步声,由近到远,哒哒哒!直至完全消失。

还是外婆的声音,让大家回过神来:“谢谢你们了哟,我都听我小孙女儿说了,你们是帮忙哟,对不起了哟。”

颤巍巍上来,一把抓住了朴华:“多好的小伙哩,可惜有了女朋友,不然,和我家蕊花是多好的一对哩。”

李娜突然一跺脚

冲了出去

慌得花蕊跟在后面,一面追一面叫到:“娜娜,娜娜,怎么了?停下停下,你停下啊!”花蕊一出,朴华也跟着转身,蕊花却一把拉住了他。

“你,你当真有了女朋友?不会是她俩吧?”“废话”朴华一跺脚:“都是为了救你,你这人怎么这么麻烦啊?让开!”

蕊花不放手

“那不行,反正我刚才当着这么多的人,”

“你放不放”朴华急得瞪起了眼睛,吼叫着:“不放,我用力了罗。”话音未落,嗖嗖!二条黑影纵了进来,一左一右护住蕊花,正是一直守在门外的男女保镖。

蕊花急叫:“慢”二保镖收回了架势。“朴华呀,你真的要走?”“什么真的假的?二同事还在外面候着呢。”朴华真生气了,你一个拨错电话,我们就闻风而至,还帮你演艺了这么久。你倒是如愿以偿了,却连句感谢话都没有,还想强留下我,像话吗?可能吗?真是鬼迷心窍,硬是依仗着你家有钱吗?”

一张银联卡递了过来

蕊花抖着嗓门儿说

“那你就走吧,这是点感谢费,初始密码,拿去吧,谢谢了。”朴华不接,蕊花一下插进他衣兜:“不接,你出去不了”哇的声大哭着,跑向里屋……

朴华飞跑出小木门时,一下站住了。幽暗的路灯下,青石板闪着诡异的亮光,花蕊李娜正乖乖儿的站着,听一个便衣姑娘在轻声说着什么。

便衣姑娘看见跑出来的朴华

扬扬下颌

“你就是朴华”朴华怔怔,不由自主的点点头。便衣姑娘上前一步,把证件递到他眼前:“警察!正找你呢,没想到这么巧。”扭头往斜上的四季便利店呶呶嘴巴,然后,伸出中指在自己嘴巴上靠靠。

朴华明白了,不由得一阵惊喜,这么说,纸团儿起了作用,警方开始行动了!便衣姑娘又朝小木门阴影处示意,四人退了进去。

小木门楣上

搭出的一块遮阳蓬,把四人严严的掩避在阴影里。

这样,如果四人站着不动弹,巷子有人经过也绝想不到,就在十几米外的坝子上,还有着八双眼睛注视着自己。

话说,刚才朴华被蕊花主动搂住亲吻时,李娜实在受不了啦,脑子一激灵就转身跑了出来。在娜娜的下意识里,早就是自己菜的朴华,初吻应当献给自己,怎么能容忍他,当着自己和别的女孩儿搂抱亲吻?

当然

这是深层次的

在表层呢,李娜还是很清醒,这不过是帮助别人做好事罢了。可毕竟让人受不了啊!看那个蕊花情深深,意朦朦的鬼样吧,就是个弄玩男姓的情场老手,要不,怎么可能那么大胆?

这可是当着众人啊,居然也搂得下手,亲得下口?不行,说不定,这就是个阳谋,一个由她和自己的助理小伙,共同策划的阳谋,目的就是要夺走我的菜!

李娜边跑边这样想着

紧接着,就被追上来的花蕊拉住了。

“哎哎,拜托拜托,别任性了行不?你也知道,这不过是帮忙嘛,”李娜终于一跺脚,对从来没红过脸的闺密,冒火啦:“还说呢,都是你惹的祸。我不同意来,你偏搞折衷。这下好了,我的菜,”

嘎然而止。一个便衣姑娘,不知从哪儿钻出,正威严的站在二闺密前面……现在,三闺都紧张的看着夜幕下的小巷口。

顺上去

可以瞟见淡黄色的灯辉

那是面对支马路的四季便利店,24小时营业的招牌广告。踢踢踢!一歇跑步声传来,三闺瞪大了眼睛,花蕊李娜更是往朴华身边挤挤。

朴华双手一伸,分别搭在了二闺肩膀,手指头轻轻叩叩,示意别怕,有我呢。毕竟,从来没经历如此警匪现场,饶是年轻力壮,胆大心细,他自己也同样紧张得周身僵硬,心跳得似乎要蹦出了胸口。

一只黑毛大狗在巷口一闪

踢踢踢的冲了下来。转眼间便冲到了花坝,竟然一头冲向了阴影。

便衣姑娘及时制止了三闺密发出的轻叫:“不要怕,警犬!”大狗冲拢了,对着阴影里的便衣姑娘摇头摆尾,表示着亲热。

便衣姑娘蹲下轻轻抚摸着它,然后,指指巷口拍拍狗的脑袋。大狗就重新顺着来路跑了回去。哒!哒!哒!脚步声又响起。

片刻

二个相扶挽扶着的黑影出现

晃晃悠悠慢吞吞的下来了,边晃悠边吹着牛:“你,不行,半瓶老,老白干就抠了。”“谁,谁抠了?你看见的?老,老子那是抠,抠吗?要抠,也要抠,抠你婆,婆娘哇,”

哇!蹲下去就哗啦啦!紧接着,另一个也蹲下哗啦啦。夜风抚过,捎带来强烈的酒味和锼味儿,直薰得三闺密也差点儿呕吐,连忙捂住自己鼻子。

这时

朴华感到自己双手有点不对劲儿

原来是二闺密都攥紧了自己搭在她们肩膀上的手,暗中用力朝自己方向拉。花蕊显然拉不过李娜,朴华也没想到这女汉子,真还有一把力气,自己被她拉得差点儿整个身子都斜了过去。

无奈,朴华只好轻轻对二闺密耳语:“唉拜托,别闹啦,当着警察啊!”便衣姑娘举起了手机磨蹭磨蹭。

不到半分钟

背后的小木门一响

二个穿着环保制服的保洁大妈,拿着工具一前一后出来,也不看四人一眼,对直奔向正蹲巷口哗啦啦的二醉汉。

背后的小木门,随既无声关上。三闺密惊得目瞪口呆。巷口,二醉汉还赖着不肯离开,被大妈在腑下一戮,立即乖乖儿的相互搀扶着,跌跌撞撞的下来,擦过,哒哒哒的隐入了巷内夜幕。

片刻

二保洁大妈收拾完毕,悄无声息的消失,小巷恢复了宁静。

刚才,借着便衣姑娘磨蹭手机时,花蕊瞟见了时间,己近凌晨2点,虽感极度疲倦,却毫无睡意,反而亢奋不己。

她明白,朴华深入虎穴捡得的纸团儿起了作用,警方开始了行动,这也说明,可怜的Madeline副总,正是被嫌疑犯劫持关在这儿。

一想到失踪多天的Madeline副总

即将获救,笼罩在自己头上的不白之冤将会洗净,花蕊就感到从来没有过的高兴。

不过,她又有点提心吊胆,从朴华口中得知,这个邱伟非常凶残,而Madeline副总自持高大有力,会不会奋起反抗,被邱伟杀害或者弄成了残疾?

如果这样,自己的不白之冤非但洗不掉,反倒越来越深重,直至把自己完全压垮。要是这样,就太残忍太可怕啦!

还有

花蕊也始终不明白

Madeline副总聪明智慧,怎么就会上了邱伟的当?是不是她贪小便宜什么什么的,被邱伟下了迷药?可花蕊的思路,很快又被李娜的挑衅破坏了。

这个娜哥们,还是什么闺密哩?哼哼,原来早在心里把朴哥们看成了她自己的菜?我只能冷笑一声,妄想!你以为我没看到,蕊花搂抱朴华时你妒忌得脸都铁青啦。

我就不会

尽管我也不高兴

说真的,你转身跑出来时,如果不是怕你出事儿,我还真不想追你呢。哼,讨厌,当着外人就秀你的菜,那么犯贱啊?

可没想到,人家朴华为了保护我们,分别把搭在我们肩上,你居然还会偷偷的往你身边拉?哼,讨厌讨厌讨厌,讨厌极啦!

难怪网上有段子

防火防盗防闺密

一个人影出现了,从巷口慢慢而下,刹那间就来到了花坝,居然没有任何声响。三闺密都睁大眼睛紧张不安,盯着越来越近的人影。

借着路灯的微光,朴华突然看清了对方的脸孔,拍拍二闺密的肩膀:“放心,是我上次给你们讲的那个老教授。”

文质彬彬的老教授毫不犹豫

绕过花丛径直走进了阴影

“小张,没事儿吧?”“没事儿,祝队,看,”便衣姑娘指指后面的三闺密:“都到齐了,巧夺天工啊!”老教授对三闺密点点头:“巧夺天工!朴华,你负责保护好二女孩儿,不要轻举妄动,听小张指挥,明白吗?”

朴华点头

老教授又看着花蕊

“连续多天未动,让你着急受委屈了,你这个总经理秘书,没在暗地咒骂我吧?”花蕊仍不相信,面前这个微陀着背,留着花白胡子的儒雅老教授,就是那个活蹦乱跳的街拍少年,市局第三处外事队副队长和本案件专案组组长?

她张口结舌的望着对方,脑子里一直转不过弯儿。祝队笑笑,看着李娜:“赫赫有名的女汉子哦,哎哟,我怕,我溜了行不?”

李娜不是当事人

也没和祝队打过交道

因而小声地哈哈一笑:“行啊!可祝队长,如果你们行动差人,一定记得叫上我。除了不会用枪,我什么都会。”

祝队连连点头,对小张挤挤眼睛:“注意,你的竞争者来了哦。”祝队忽然按按自己的耳朵,低语到:“怎么,有情况?嗯,嗯,是得赶蛇出洞,好建议。他正巧在,天助我也!”

背着双手站站

瞟瞟巷口左上方的四季便利店

对朴华说:“事情有变化,朴华,你够勇敢吗?”朴华挺身而出:“祝队放心,下命令吧。”“也不用这样严肃,玩笑嘛。”

祝队笑笑,缓缓的说:“你平时到店里怎么做的,就还怎么做?尽量往靠里的水龙头移动,如果对方阻挠,就正好,明白我的意思吗?”

朴华虽然有些紧张

仍信心百倍点点头

这时,二闺密都从暗中伸过手,分别紧紧握住了朴华的双手摇摇。朴华感激的用手指头叩叩,表示谢谢和放心。

“据监控人员报告,现在店里只有邱伟一人,他女儿不在,但是,邱伟似乎有所查觉,不但不断朝外面探头探脑的窥视,而且把那把56式军刺从柜子里取出,放在收银台电脑前,用一张报纸盖住。”

祝队凝视上方

拧紧了眉头

“邱伟还以店里无火弄饭为名,前二天找液化气店,租借了一罐50公斤装的液化气,所以,务必小心又小心,尽量把他引到货架水龙头前,明白吗?”

“明白”“出击”祝队下了命令,又补充到:“放心,我会一直跟着你。”朴华挺胸,抬头,立正,像个真正的警察,走了出去。

朴华踏上巷口时

又稍站站回瞟

瞟到一干人正眼巴巴的看着自己,逐笑笑继续向前。刚过拐弯处,朴华就看到几条黑影,躲藏在便利店下面的小树林后面。

从便利店正面,自然无法看到。而朴华从侧面,刚好顺利而清晰的瞟到,发出了会心的微笑,一步步踏上了便利店的台阶。

邱伟正坐在收银台前

佯装在电脑上打着网游

听见轻微的走路声,抬起了惶恐不安的眼睛,一看到竟然是前二天,自己拎着军刺到处追杀的朴华,楞住了。

那日傍晚,邱伟从外面进货回来,忐忑不安的查看监视器,立即就发现了问题,一个壮实小伙子,前后距离10多分钟,进店靠近了货柜最里面,鬼鬼祟祟、探头探脑的四下搜寻着什么?

并且

二次都俯下身子在地上寻找

这让作贼心虚的邱伟,狼般跳将起来,从立柜中拎起早准备好的军刺,追杀出去。虽然几番搜寻无果,邱伟却深深的记住了这个年轻小伙,无一不在想着如何除掉他。

没想到,小伙现在突然出现了,这反倒让他一怔。“老板,有香皂卖吗?”朴华嘻笑着,几步跨了进来,自言自语到:“要洗澡了,才发现没了香皂。多亏了你这这便利店,要不,非跑到街上去才行,媳妇还不骂人呀?”

一面从从容容的从门口

顺手抓过小筐子走向里面

可是,邱伟很快回过了神。只见他眼珠子骨碌碌一转,从电脑前的报纸下抓起军刺,反手背在身上,慢吞吞的朝朴华走去。

朴华瞧科在眼,迅速从货架上抓了几块香皂,二枝牙膏扔进小筐,一面顺手在货架上用力一抹,埋怨到:“老板,怎么这样脏呀?有多久没做清洁啦,得到水龙头下洗洗呢。”

靠近了水龙头

为了防范,顺手把小筐横在了自己身后。

这边儿,反背着手的邱伟也逼拢了,站在离朴华稍远点的地方,阴阳怪气的狞笑到:“你洗呀,洗呀,那不是水龙头?”

话说,邱伟也有顾忌。虽然怀疑朴华是不是便衣警察,却也因吃不准而踯躅不前。毕竟作恶多端,做贼心虚,又怀着侥幸想逃脱法律的惩办,不到图穷匕首见的最后一刻,不便贸然出手。

正在这时

有人出现在门口

“买东西,有人吗?”邱伟立即机械的答到:“有人”身体也下意识的向后转:“随便看嘛”趁着这一宝贵时机,朴华轻轻叩叩水龙头侧面的墙壁,立即听见本是厚实的砖墙,发出了空洞的声响。

这让朴华信心大振,趁邱伟还没回头,右拳头加重力度用力捶去,咚咚咚!墙壁发出了更大的回声。这表明,经过邱伟二次装修的墙壁后面,是空的。

也就是说

墙后一定是个地下通道

那么,邱伟为什么要在墙后面,挖了这么一个隐匿的地下通道,又有意精心伪装呢?其中,一定有见不得人的鬼祟。

高兴之下的朴华,一时竟忘记了后面还有歹徒虎视眈眈,放下小筐,双手就在墙壁的摸索起来。他明白,既然有地下通道,就一定有进去的暗钮,找到这个暗钮,就能一窥地下通道的秘密了。

就在朴华兴奋得忘我寻找时

忽觉一股厉风扑面而来,下意识就地一滚。

叮当!一声巨响,朴华抬头一看,一柄锋芒毕露的56式军刺,狠狠刺在自己滚开的墙壁上,这让更朴华高兴,啊哈,原来墙壁是伪装的铁门呀!

铁青着脸孔的邱伟一击不中,扬起军刺又一次追杀过来。便利店本来就不大,几排货架什么的这么一摆,更显窄小。

刚才紧急中

朴华倒地一滚,己滚到了墙根。

不仅脑袋猛撞在墙头上晕头转向,而且再也无处可躲藏。眼看着锋利的军刺兜头刺来,抱定同归于尽决心的朴华大吼一声,正要扑过去,忽听一声:“都不准动,放下凶器!”威严的喝令。

邱伟浑身一抖,军刺扬在半空不敢动弹了。朴华抬头一看,大喜,目光炯炯的老教授,双手插在裤兜,正威风凛凛的迎面而立。

“放下凶器”

祝队又一声厉喝

“老板,你想干什么?想行凶杀人吗?”邱伟面露凶光缓缓回头,看到是老顾客也不禁一楞:“是你” 祝队微微一笑:“不错,是我。老板,又是因为买卖吵嘴?你这样可不行,顾客是你衣食父母,是你上帝委么。做了这多年的生意,连这点常识都还不明白?”

邱伟被问得顿时乱了方寸,支支吾吾的:“不是,是的,不是,是他自己惹火烧身。”“你退下,把凶器放下,有话好好说么。”祝队微笑到:“夜半三更的,你不怕惊动了邻里产生误会?”

这样一来

邱伟真有些吃不准了

他一开始怀疑朴华是便衣,紧接着,又怀疑喝令的这个老顾客是警察,可听了老顾客的话,人家又似乎只是好意?

正当邱伟犹豫不决之际,跌坐在墙头的朴华想站起来,双脚一晃。靠里的左脚不慎蹬在侧面的墙根上,只听得轻轻咣当一声,水龙头左侧伪装成墙壁的小铁门,由外朝里敞开了,一个黑黝黝的洞口顿现,一股股冰冷的凉风扑面而来。

说时迟那时快

邱伟一声绝望的怒吼,挺着军刺凶神恶煞的扑了上来。

枪响了,邱伟手中的军刺咣当掉地。可凶残的邱伟只楞楞,又捏着喷血的手腕扑了上来。朴华往侧边一滚迅速跳起,狠狠一脚蹬在邱伟的后腰上,歹徒的脑袋砰的猛撞在货架上,随着一阵稀里哗啦的乱响,双脚一弹昏了过去。

随着祝队的枪响

刹那间

事先隐藏在各个隐匿角落的警察,特警,派出所民警,臂系红袖笼的联防队员和医务救护人员,潮水般一涌而出,训练有素奔向各自的岗位。

10多名男女警察冲进了店子,先给昏倒在地的邱伟戴上脚缭手铐,然后,几把强光手电筒把地道照得雪亮,祝队领头警惕而小心翼翼的摸了进去。

地道呈微下坡度

前行大约50米后,是一道坚固的铁门。

利用从邱伟身上的一串钥匙打开,迎面是个大约34米深、有梯子的竖井。祝队领头下去,又是一道坚固的铁门,打开,又是一个一个5米长的横井。

竖井、横井直径均约为60厘米。向前行进大约20米,又是一道坚固的铁门,打开,拐个约10米的弯儿,又是一道坚固的铁门,打开后,一个不足4平米,高2.43米的地窖,赫然出现在警察们面前。

祝队看到

在距地面1.1米的地方,用木板隔成两层。

上面是床,下面有液化气罐、煤气灶、热水壶等,电从外部接入。大约是早听到了有人一路开铁门进来,床上肮脏的被子下,三颗惊愕不己的脑袋正高高扬起。

三双疲惫不堪眼睛,正惊奇的看着从天而降的警察,一动不动。祝队大喊一声:“我们是警察,是来解救你们的,大家快起来吧。”

刹那间

哭声震天

三个浑身赤裸的姑娘,争先恐后的钻出被子,朝祝队扑来。紧跟在后的女警们一涌而上,早准备好的睡衣迎面一裹,二个扶一个的抱住了姑娘们。

被劫持的不幸者们,瘫倒在警察怀抱,就那么哭呀哭的,随后又全身颤抖,惊恐地瞪着眼睛,仿佛还不知道自己己经获救。

一个姑娘突然扑向了祝队

高兴得依里哇拉的连比带划

“Oh god you can come to you finally come(英文,噢上帝你们可来了你们终于来了‘)”说了哭,哭着说:“This is a devil take me to leave I'm going to go back to the United States(英文,这是个恶魔快带我离开我要回美国)”

祝队扶住姑娘,连连点头:“Certain certain you trust, please believe that the Chinese government(英文,一定一定你放心请相信中国政府),Are you MrRodriguez's daughter(英文,你是罗德里格斯先生的小女儿吗)”

姑娘激动得一把抱住了祝队:“Yes yes I Madeline am,(英文,是呀是呀我就是呀)”莫名失踪达一个星期之久的Madeline副总,终于找到了。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