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单身情歌 第48章 摔了白摔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0-10-10 13:18:44  浏览次数:63
分享到:

话说

那天中午,达达到芳华小区送达了后,出来匆匆往回赶。

因为那一夜一天,仿佛耽搁了多日,由此积累的下单和群怨,一张张沉重地压在自己心上。人心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表面上看,大家各为其责,每天为自己而奔忙,谁管得了谁的破屁闲事儿?

实际里呢,每人的眼睛都是大睁着的,你倒霉或不幸,有人高兴幸灾乐祸,你若摊上好事儿,志得意满,更多人愤世嫉俗,怨天尤人。

尽管达达的见义勇为事迹和颁奖

在报上登得根本就毫不起眼儿

可仍有许多小哥小妹知道了,都以一种奇怪的眼光和语气,和达达组长打招呼。达达自然心里明白,自己得加倍努力,把那一夜一天的落单补回来。

看来,这己不是自己多收入或少收入的事儿了。今上午,也就只送了二单,中午呢,还有20多单等着自己。

特别是同楼的三个芳邻

居然不约而同的都下了单,这不仅史无前例,更是破天荒。

因此,得在最佳时间最佳机会,给芳邻们露上一小手。嗯,特别是那楼上的9—3花蕊姑娘,笑起来,有一种忧郁美,特好看特令人回味哩……

突然,电动车前轮像被一双巨大的手拉住,嘎地停下。可巨大的冲力,却依然带着达达奔驰。于是,达达小哥犹如一块大石头,在半空划道优美的弧线,啪的摔在电动车前面,一动不动了。

当他悠悠苏醒过来

是在医院的病床上

满眼皆白,一鼻药味儿。二只叉开的手指头,在达达眼前晃晃:“看得见不”“搞什么鬼”达达一使劲儿,居然想立起身。

手指顺势向下一压,把他重新按在床上:“呆着别动,呶,去叫医生。”是发小,披着白大褂的赵小发,看上去有点怪怪的。

“达达,你真没啥?”

达达动动,呻吟起来。

“好像,好像屁股有点痛?哎哟!”“屁股痛,应该痛!别的地方怎样,比如脑袋,手脚和腰杆?”发小坐下来,双手撑在双膝上:“知道不,你睡一夜大半天,我都准备通知你爸妈啦。”

“没那么严重吧,睡了一夜半天?”达达动动四肤,又扭扭腰:“没感觉,就是肘拐和膝盖,有点像火烧过。”

叩叩

二个护士簇拥着一个医生进来了,后面跟着蒋总和一个女孩儿。

“达达小哥,怎么样?”医生很年轻,大概是医学院毕业才参加工作的,一身白大褂主遮到鼻梁下的黑眼镜,大口罩,也掩盖不住他浓郁的学生味儿:“这一跤摔得睡了一夜半天,现在的感觉怎么样?”

“就是,屁股有点痛,”达达抬抬头,呻吟到:“肘拐和膝盖,有点像火烧过。”大家哄的笑了。笑声中,医生再次取出挂在床头CT片,贴在透光屏上认真观看。

还揭起被子

仔仔细细的检查一番

兴奋得满眼放光,扭头对护士叮嘱:“真是难得遇到的奇特个案,摔得昏迷不醒,居然只是屁股有点痛,肘拐和膝盖,有点像火烧过?记下,记好,记详细,下次个案研讨会上,听听教授专家们的意见。”

再伏下身,趁达达没留言,一把抓住他缠着白绷带的双手,向上拉拉,又朝二边分开合拢,合拢分开,达达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医生严肃的注视着他

加大了拉曳,合拢分开的力度。

“疼痛就说,不要强忍着。”“行了行了,我真没啥。”达达回答:“真的,行了吧。”医生放开了他的双手,落下时,达达自己不注意把左肘儿碰在了床沿上,痛得哎哟一声大叫。大家又笑起来。

蒋总挤了上来:“达助理,祝贺呵,大难不死,必有后福。”那个女孩儿也笑到:“达达小哥,你现在还得活着,如果真出了事儿,有人可就麻烦啦。”

吭吭吭

赵小发咳咳嗽

“吭吭,那人就是我。不过,达达你也真是,怎么跑着跑着就自个儿撩了出去?讹诈谁呀?”女孩儿推推他:“你多久成了公安?我看要讹诈,也是先讹诈你了吧。”

达达这才想起,这是发小的女科长兼女朋友嘛。医生写完了巡查记录和诊疗单,把单递过蒋总:“去缴费吧”蒋总接过看看,扭头喊:“秀慧”

小文员应声进来

蒋总又将缴费单瞅瞅,递过去:“缴费”小文员出去了。

“达达小哥,缘分啊!”医生朝达达挥挥手中的文件夹:“你是神仙,身体倍儿棒,顶多明天就出院了。再见!”

“杨医生”地区经理拦住了他:“你说,他明天就可以出院?”“嗯,蒋总,你运气好,病人康复得不可思议。这种突发的恶性机械事故,医院每年都要收到好多,不是脑震荡内出血,就是肾脏受损,脚断手折。你运气好,碰上了个抗摔哥。好。还有问题吗?”

“谢谢,谢谢!”

蒋总喜笑颜开,把医生送了出去。

回过头,笑嘻嘻的看着达达小哥:“以后就叫你抗摔哥吧,我说达助理呀,皱起了眉头:“你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没?”

达达摇头:“只记得,自己一头摔了出去,眼前一黑。”“脚手还像青蛙一样又蹬又抖”赵小发插话到:“马路上车水马龙,立时挤成了一团儿。”

“你呀,也真是的。”

蒋总摇头苦脸

斜着自己的助理:“那辆车莫名失踪,仅隔一天又出事?还好,占得整天东奔西跑底子在,要不,事儿就闹大罗。”

女科长追问:“蒋总,你看,是不是有人故意破坏?”地区经理不动声色:“这事儿,交警才能回答。你休息着吧,我们得走了,一夜半天罗。”

送走地区经理

赵小发告诉到

昨上午,自己和科长出去办事儿,忙到12点多才往回走。路过芳华小区大门时,还刹了一脚和达斡尔聊聊,继续前行不久,就看到前面堵起了一条龙。

堵车不奇怪,可这一带的边远地段堵车,却不常有。二人肚子都咕咕叫着,加上下午赶回科里开会,赵小发就下车问过去出了什么事儿?

当他听说出事者是一个送外卖的小哥

顿感不妙,立即给科长打了招呼,自己挤上前去,出事者果然是发小……

那个女孩儿插嘴到:“要是你的发小再晚来一会儿,达达小哥你就玩完了。”达达不解的眨巴着眼:“摔得很严重吗,好像我现在没样啥啊?”

女孩儿不高兴了:“不严重,就是你趴在一大滩血里,手脚像只大青蛙抽一抽的。”“小哥,输了500CC呢,这儿血库还没有,是我们科长大人亲自打电话,找她副局老爸从一院调过来的哦。”

赵小发对发小挤挤眼睛

达达恍然大悟

只道见过多次的这女孩儿,只是发小的女同事兼女朋友,没想到,居然还是他的顶头上司。达达急忙对女孩儿致谢:“谢谢,谢谢!我这是典型的好了伤疤忘了痛,科长大人请莫生我的气哟。”

女孩儿这才转嗔为喜:“没事儿。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赵小发都是这样的人,作为他的发小不也这样,那才怪哉。”

“车呢”

达达问发小

“还行吧”“大问题倒是没有”赵小发拧着眉头:“就是前轮被莫名其妙的抱住了,而且卡得死死的。真奇怪,难道真是突发的机械事故?”

达达突然感到一阵恐怖:“你的意思是”发小缓缓摇头:“车还放在区队里,你明天出院时,我们再把它推出去找高手看看。这事儿呢,我寻思着有点儿蹊跷,”

看看老友

鼓鼓眼睛

“你自己也想想,除了那些该得罪的,还得罪过什么人没有?”转转圈子:“我得走了,区里这段时抓纪律抓得紧,正科副科都不在,总不能老请假老借口啊!”

达达感激地对发小身后的女孩儿点头:“谢谢科长大人,达达容当后报,你们走吧,路上注意安全哦。”

女孩儿

就不客气的冲他瞪瞪眼

“乌鸦嘴,想我们赵小发和你一样呀?那我不成了准寡妇?哼,讨厌!不理你啦,小发,”一把挽着赵小发的胳膊:“我们走吧,真得走了。好不容易混了个八品,给捋了可惜哟。”

达达忽然想起什么,咧咧嘴巴,可没说出来。赵小发却微微一笑:“放心,不会扔下的,我给你请了临护,就是费用有点贵,你自己出得啦。拜!”

女孩儿也扬扬手

二人离开了

大家一离开,达达顿感孤苦伶仃。因为,他根本就没有一个亲人在身边。虽说见证了奇迹,自己到鬼门关上走了一遭居然还并无大虞,可屁股膝盖和双肘拐疼痛不己,却是实实在在的。

不但翻身下床困难,而且百无聊赖的想玩手机也不行,抓起手机还没触电屏幕,手指神经就牵动着肘拐,扑的重新掉下,达达只得看着手机在自己胸口上一起一伏的闪闪发光,然后熄灭。

大约半小时后

护士长进来了

中年女毫不和蔼可亲,进门后一点儿也没过渡:“达组,急救室不是病房,我们得推你回去。如果你要住在这儿也行,一小时收费500块。”

急救室不是病房,当然不能住人,这地球人都知道。所谓500块一小时,或许是中年女玩笑罢?达达陪笑到:“护士长,能问一下吗?到现在,我一共花了多少医药费?”

中年女面无表情

“报告达组,我不知道。哎,你到底住不住?”

一股无名火突然冒起,达达强压着苦笑的玩笑到:“这地球人都知道,急救室不是病房,如果能住,我还真想试试呢。”

“行啊,猴年马月吧。推!”中年女一声令下,三个小护士过来,将达达骨碌碌的推了出去,直接推进了急救室对面的一间大病房。

就在三个小护士

把自己移到靠窗的病床上

正要离去时,瞅瞅中年女不在,达达悄悄儿问一个面容皎好的小护士:“护士长好凶哦,我是不是在梦中得罪了她啊?”

小护士扑嗤一笑:“搞笑哦,梦中都能得罪人,你怕只有上吊了哦。”达达瞅瞅同病房的四个病友,病友从总体上被各自的亲朋好友陪着,谁也没正眼儿瞧他一眼,对于他的到来更是视若无睹。

达达只好嘻皮笑脸

讨着小护士的欢心

“我就是想上吊哇,没老婆没房没钱没权没脑水,五没呀,不上吊就有妨观瞻啊!”小护士更乐了,笑得咯咯咯的:“你这人真逗!说话逗,名儿也逗,模样儿也逗,原来是个三逗哇?”

看到小护士如此豁达,达达信心大振,自己虽然从没住过院,可也知道,这护士长一定是不能得罪的。对天下病友来说,护士长和医生,就是自己身上的左右手。

右手(医生)

紧攥着自己的钱包

可以让你大富变成小富,小富变成大贫,倾家荡产,一命鸣呼。左手(护士长),紧扼着自己的颈脖,一定使你小鞋勒脚,呼吸困难,举步维艰,尊严丧尽。

一向懂事圆滑的外卖小哥,岂肯就这样白白得罪了左手?一定想问个明白,讨个经验教训。“谢谢!本人在唐朝本是三笑,穿越回来就成了三逗,全拜了你的,”

达达忽然卡了壳

因为他睃到中年女

正站在门口:“查房,查房了。”笑容可掬,彬彬有礼:“哎,你还在忙什么呢?出去!”这话,显然是对正和达达说笑着的小护士说的。

只见小护士神情紧张的答应一声,忙忙的跑了出去。护士长率着换班的三个小护士,推着一辆放满药袋药瓶的小车,挨个儿给每床发药,并监督着病人吞下去。

护士长并不动手

只是笑嘻嘻的站在小车后

看着小护士们有条不紊的工作,不时亲切的安慰和叮嘱着病人。可到了达达病床前,却一反常态,冷漠鄙夷,不闻不问。

等她领着一帮子小护士离开了,可怜的达达才算松了一口气。这让他不胜郁闷。现在,达达想方便了,他己忍了许久,无奈只好忍着疼痛,慢吞吞的挪动着坐起来。

正被老婆女儿

簇拥着吃水果的邻床中年瞟见了

便让老婆来帮忙:“小伙,别乱动别忙,伤筋动骨一百天哟。”一个嗓门接了过来:“那是那是,谢谢,我来吧。”达达抬头一看,大吃一惊:“大妈,你怎么来了?”

“二丫头也准备来哩”大妈利麻的搀着达达下了床,慢慢挪向,不,简直就是提拎着达达,走向在病房门后的公厕:“可嘎小子,要人带哩!没法,我就只好一人先来看看哩。”

“唉,你是怎么知道的?”

达达心里说不出是什么味儿

大妈为什么来,来干什么?大约只有他和大妈心里才明白。达达真是不希望大妈前来,与大妈走得过近,就必然导致更大的纠缠。

年轻漂亮的那芬,自己无缘,就是有缘也养不起。可美丽少妇那芳,自己绝对不予考虑,哪有靠着娶二婚嫂,替别人养儿子来脱单的?

既或自己愿意

爸妈同意吗

既然如此,唉唉,大妈呀!可是,大妈的意外到来,却又让达达暗地高兴,原因就不必说啦。书到用时方恨少,钱到尽时知不易!

信奉自我奋斗的外卖小哥,到这时,才是多么渴望有个人在自己身边。“手机打给我的,说是一个路人。”大妈小心翼翼的提拎着达达。

实际上

达达小哥没用一点力气,基本上倚在大妈身上往前挪。

他的小聪明提醒着他,这样大妈才会高兴,才不会感到自己白来了。果然,提拎着一个身强力壮小伙子,大妈虽然有别到有些疲累,却越发兴致勃勃。

“还告诉了你在哪个医院急救,那芬问,还有气儿没,需不需要赶过去?那芳就答,你想人家闭眼睛哩?真不吉利。得,瞧哩,二丫头当场就吵了起来哩,嗯,慢点,到了。”

达达听得胆战心惊

心神不定,连厕所到了都没查觉。

大妈一手扶着达达,一手把门推开,灯按开,然后双手一提拎:“来,我帮你解裤带哩。”吓得达达一松手:“谢谢,我自己来。”“没事儿,二丫头大了后,我也常帮她们哩,那一年……”

一面唠叨,一面准备蹲下地。达达只好紧巴巴地抓住自己的裤腰带,可怜兮兮的说:“谢谢,大妈,你出去吧,不然,我无法方便啊!”

大妈听听声音不对

站起来看看

“达达小哥,你自己真行?”“行行,真行的。”大妈这才出去,顺手拉上了门。其实,达达完全是自己吓自己。

经过一系列医救措施,再加上才服药不久,挪动起虽然仍感到疼痛,那不过习惯性疼痛的延续,稍多活动活动和忍受忍受,痛感就减轻了许多。

现在

达达闭着眼睛掏出了手机

舒舒服服的坐在马桶上,好一歇舒畅淋沥后,顿觉全身轻松了许多。在这种感觉暗示下,玩起手机也没了那种疼痛和无力感……

玩一歇,达达又闭眼想一会儿,耸耸自个儿肩膀,这个赵小发呀,真是为自己考虑得周到。没准儿,还有个大妈要来,一定的。

达达忽然紧张

拧起了眉头

哇呀,二大妈见了面,会不会互掐起来?这可不是热热闹闹的芳华小区,是安然肃静的医院。是不是得想个法子,让那个大妈不要来,或者是这个大妈离开?

于是,达达拨通了发小,把自己的意见讲了,发小听了哈哈大笑:“谁你个外卖小哥像种马一样强壮,像土豪一样多金,像帅哥一样英俊?不抢你抢谁?”

“行了小发,想个办法吧。”

达达真没心思开玩笑

“不然,真掐起来,那才笑死个人。还有,你得罪过医院的护士长?”赵小发愕然:“没有哇,你的事儿真是多,又怎么了?”

达达把自己的遭遇和感觉讲了

发小沉默了,然后无奈回答

“我真是不知道,算了,反正明天就出院了,多陪点小心就是。生活中的第N条规律,就是千万不要得罪护士长。人不是铜打,以后吃药打针的,有得自己苦头吃的。”

“这我知道”“知道还问我”赵小发笑嘻嘻的堵回来:“我想办法去了,你自己也小心点。”达达抖抖动动的系好裤带,慢吞吞拉开门,啊哈,三双眼睛狠狠的剜着他。

不待达达跨出

邻床那个中年没好气的将他一拉

狼一样窜进去,门都还没来及关上,就听得一阵稀里哗拉的乱响……守在一边儿的大妈苦笑着上来搀扶,一面悄悄问:“咋这么久?大家都等急眼了,有二个还跑到楼下公厕去哩。”

达达无语,只得搭拉着脑袋,在众家属的注视下,慢吞吞挪回自己的床位。可等大妈刚把达达放下,她的手机就响彻云霄。

等她在众病属的注视下

抖索索从自己兜里掏出来,己过了一分多钟。

然后,习惯成自然的扯开了嗓门儿:“谁哩?是我,什么什么,”达达赶快扭过头去。装着欣赏窗外景色,怕自己忍不住笑起来……

“完哩完哩,我得赶回去哩,”大妈接完电话,虽然手一个劲儿发抖,仍过来替达达倒开水,抖药片:“我那嘎小子被人贩子拐走了,二丫环正哭着到处找哩,”

达达瞪起了眼睛

这个赵小发,编什么不好,怎么编起嘎小子失踪来了?

嘎小子是大妈的心头肉,大妈这一急要急出祸事来,还得了哇?这不是弄巧成拙吗?“大妈,不急不急,现在的警察破案是很快的。”

达达安慰到,并脱口而出:“我看,你是不是,先给你二姑娘打个电话问问?”话一出口,达达小哥浑身一紧,差点儿自己打自己一巴掌,你可真聪明呀。

这电话一打

你不就完蛋啦

可大妈直摇头:“不用,二丫头比我还慌乱,哪有心思接电话哩?”一面端起小纸杯,右手托着二小颗白色药丸:“把药吃,我就走,放心,没事儿的。”

其实,还根本没到吃药时间,达达却一把接过扔进自己嘴巴,大妈左手一递,把半温的开水,轻轻喂到他嘴边:“来,乖呀,张嘴,喝完,病就好哩。”

一小半杯温开水

小心翼翼的倒进嘴巴

把含在舌头下的药丸,冲下了喉咙:“好哩好哩,这就好,那我先走哩,达达小哥,晚上我再来看你,你好好休息哩,别乱跑哩。”大妈高兴的拍拍自个儿双手,替达达掖掖被单,转身小跑着出去了。

望着她孤单的背影,达达的眼睛有些发花,真想煸自己一耳光。于是,不到10分钟,达达就给大妈打一次手机,可不知是大妈正在忙忙碌碌,慌慌张张的找嘎小子,根本没听见,还是她手机没电了,反正,先是无人接听,接着是盲音,然后是悦耳的语音提示:你拨打的用户己关机,请稍后再拨!

15分钟后

冉大妈出现在达达小哥面前

夜里10点,也就是在冉大妈离开10分钟后,护士长率领着几个小护士,最后一次查房来了。在各病友床前,尽职尽责笑嘻嘻的叮嘱一番,最后来了达达面前。

叩叩:“干啥呢?查房!”一直呆呆望着天花板的达达小哥,扭扭头:“莫闹,我正在思考。”冉大妈那个热情殷勤,直让可怜的外卖小哥,感到了人活着的真正意义。

“小芳让我问好哩”

冉大妈坐在达达的床沿上

慢条斯理地削着一个硕大的苹果:“这孩子,整天陪着那芬丫头复习考研,我看她也快成考研狂了哩。”瞧瞧一屋都羡慕又不解的病友。

达达苦笑笑:“考研好,多一个学习成材机会,人生更完满。”“需得着哩”一条极细极细的苹果皮条儿,在冉大妈手里慢悠悠的拖曳着,沿着她的膝盖灵蛇一样朝脚下蜿蜒,细细柔柔,斑斑斓斓。

瞧上去

挺有技术含金量

“她己是心理学博士,反过来再考研,21年的书不白读哩?那美利坚留学不白留哩?”达达暗自吃一惊,有点儿自惭形秽:“那,怎么在家呆着,找不到工作呀?”

滋!冉大妈手指一翻,苹果皮蛇一样绕在她指头,水果刀一用力,苹果分成了均匀的五小瓣,牙签一挑,先给了达达小哥:“趁新鲜,赶紧吃。”

然后一一挨床分赠

激起客气一片

最后,盘腿坐在达达床头:“什么话?请的人太多,无法选择哩。那个体育老师,你也认识,”达达点点头,一片苹果融化在嘴里很甜,竟让个外卖小哥有了再吃一片的奢望。

别说苹果好吃,那削皮技艺没个几载寒窗酷署,也莫想练成。“他爸就是开心理学研究院的,号称‘南中一院’,给出的待遇不错,可小芳能去哩?”

达达这方面完全是空白

跟着点头

“是不能去,不是好说好散么?”冉大妈点点头:“嗯,这么说,那芬他妈来了多久?”达达猝不及防,脱口而出:“一个半小时吧”当他意识到不妙时,冉大妈却称赞到。

“对,你说的是实话,我还以为你要撒谎哩。一个正能量的小伙子,就应该光明磊落,莫学社会上那些见风使舵,人云亦云的所谓时髦新潮。”

瘪瘪嘴巴

提高嗓门

“有什么样的父亲,就有什么样的儿子,有什么样的老太太,就有什么样的女儿。反正,受党和政府教育这多年,我就知道,那些变色龙和投机家,没有好下场哩。”

达达在心里暗笑,当妈的变成了老太太,老太太又成了变色龙和投机家,业委会主任与联防常委,是在忆苦思甜,警钟长鸣啊?

冉大妈大约在10点差10分

离开了病房

前脚走,众病友随后就八嘴七舌,弄得可怜的达达左遮右挡,差点儿说漏了嘴。饶是这样,邻床中年仍自做聪明。

“前一个老太太,一定是你老妈,后一个才是你岳母。这从长相上可以看出。我这个呢,别的本事没有,识人一整套。想当年,我岳母就是一个妇联主任,一开口,就是爱党爱国,团结一致,休戚共患……”

达达哭笑不得,只好顺话说话,对他认真恭维:“所以,你一听就听出来啦,这就是常练常新,坚持不懈啊!”

叩叩

护士长站在了房门口

几个小护士,相互竖着手指头:“嘘!听到没有,莫闹,外卖小哥正在思考呢。”中年女讥笑到:“一个病人都能认真思考人生,你们几个小丫头,我看真是白活啦。”

那个面容皎好的小护士,不知是表示羡慕还是妒忌,偷偷对达达笑笑,脸上有一种疑惑和温存。不料,这个小动作却给护士长睃见了。

中年女勃然大怒

“你挤眉弄眼的干嘛?给我滚出去。”

小护士就撅着嘴巴,乖乖儿的出去了。达达很生气,可有点敢怒不敢言,只是愤愤的拧起了眉头,喘着粗气。

10点正熄灯,被过早的安静和浓烈的药味儿,弄得直眨巴着眼睛的达达小哥,终于磨磨蹭蹭的下了床,来到了走廊上。

走廊又宽又亮

木地板上打着腊,看上去闪闪发光,犹如一张镜。

走廊靠护士站方向,每间隔10米左右,就铺着一张木条椅,有几个同样睡不着或睡得晚的男女病友,正坐在条椅上呀闭思默想,或玩着手机。

左面的护士站,宽泛明亮,三个值班小护士白衣白帽,站在里面婷婷玉立,宛若三朵盛开的纯白色勺药花。

达达一眼看到

那个小护士正在其中,便慢慢踱了过去。

“你好,值班呀?”小护士点点头,黑漆漆的大眼睛一闪一闪的,像在说话。“对不起,又让你挨训了?”小护士摇摇头,表示没什么。

“哎,你们护士长为人太苛刻,太严肃了,”外卖小哥眼尖,好像看见小护士眼里闪过一丝无奈和胆怯。

一股正气涌上来

慷慨激昂了

“动不动就批评,来不来就呵斥,还不放过任何讥讽嘲笑工作人员和病人的机会,拜托,搞错没有哇?这是法制中国,以人为本,病人为先,什么工作作风?什么工作态度?要是我,就到院办投诉揭发,太不像话了嘛!”

站在中间的小护士,脸蛋涨得通红,有点不知所措,其他二个小护士则吃吃吃的低笑起来。受此鼓舞,外卖小哥闷在心里的积怨猛然爆发,越发来了劲儿。

一拍桌子

“怕什么?告诉我你们院办在哪里,我现在就去。”

一个脸上有几颗雀斑的小小护士,低声说:“院办无人,现在快11点了。”“总有院长公开电话嘛”外卖小哥一副为民请愿,不惜肝脑涂地模样:“一个小小的护士长,就可以一手遮天?我才不信这个玄。”

“算了吧,达达小哥。”另一个小护士,看看一直低头不语站在中间的小护士,低声劝到:“其实,护士长对我们和病人都挺好的,经常帮助我们。”

达达来了兴趣

“你怎么知道我叫达达,还小哥哩?”

“病历上,不是写着吗?”雀斑姑娘悄声诙谐到:“姓名,达达。性别,男。年龄,33。职业,外卖。外卖不都统称小哥吗?”

达达怔怔,这我可忘了,挂在床头的病牌上,不正明明白白的写着呢。可达达不愿意转移话头,他觉得,自己心里对护士长的鸟气,还没完全发出来:“瞧我,就是记心好,忘心大。我还是想鼓励你们,对护士长这种泼妇,就不要怕,你越怕,她越凶,”

吭吭

站在中间的小护士轻轻咳咳

哀求似的看看他,示意达达小哥别再说了。可外卖小哥把它看成了,因软弱而向自己求救和鼓励的表示,又是愤世嫉俗的一拍桌子:“我今晚上就要替广大受迫害的护士和病人,向护士长讨个公道,”

雀斑姑娘只好对他招招手,示意达达靠近一些。外卖小哥就上前一步,凑近了耳朵。雀斑姑娘对中间的小护士,呶呶嘴:“护士长是她老妈,她是护士长女儿,算了吧。”达达小哥犹如挨了当头一棒,半天合不拢嘴巴……

第二天一早查房

中年女讥笑地来到了达达床头

叩叩:“啊哈,不是要讨个公道吗?现在我自己来了,说吧。”达达脑袋扭向一边,直呼晦气。“不说?好,我就说啦,”

中年女毫不客气,不紧不慢,有点像在给小护士们上课:“不管外卖和医务,其实都是服务,对不?服务就要真诚优质,态度端正,尽职尽责,对不?可是呢……”

达达越听越脸孔越发烫

最后干脆求救般的望着那个小护士

可一直和外卖小哥有玩笑的小护士姑娘,却忍着笑将头扭向了一边。原来,护士长接连几天,都因外卖小哥擅自溜进病房,鼓吹自己公司如何价廉物美,医院伙食如何难吃,鼓励病人病属定自己的外卖而气愤不己。

她还直接与对方发生了推掇争吵,被对方威胁“要放她的血”云云。然而,达达仔细想想,又觉得不对。

按区域性划分

这一带是自己组员负责送达的业务范围

无需置言,公司分公司对此有明文规定,自己这个组长也不可能,把医院看成自己未开发的客户源。那么,究竟是谁个外卖小哥,敢这么明目张胆利欲薰心的违规呢?

于是,达达据理力争了。护士长见他不但不承认,而且还大肆狡辩,更生气了:“好,你说不是你们公司,等着。”

对自己女儿一歪头

“你去把那证据拿来”

小护士很快拿来了铁证,交给护士长老妈。中年女接过瞧瞧,往达达手中一递:“自己看,看了给我个解释。”达达接过一瞅,哈哈大笑,又气得面色铁青。

尽管他费尽口舌,一再说明解释,护士长仍不相信:“饱了没不是饱了了,你哄鬼呀?玩这些游戏文字,你脑残哇?谁都知道,你那个餐饮公司就一个饱字儿,是了没还是了了,重要吗?”

未了

一锤定音

“饱了没就是饱了了,饱了了就是饱了没。就像普天下的医院,都叫医院一样。所以呀,我现在一看到你,就感到愤怒,你们这是谋财害命,拦路抢劫啊!”

正巧,蒋总和小文员进来了,啼笑皆非的达达,只好对她介绍到:“这是我们公司的蒋总经理,你不相信我的话,总该相信我们总经理的话吧。”

护士长

却轻蔑的扫一眼地区经理

“昨天,你还在抢救时,我就知道他是你们的总经理啦。他说的,也就是现在你说的,一个鼻孔出气,一丘之貉,一样的狡辩。哼,都是要钱不要脸,唯利是图的小人。自己作贱,难怪别人都看不起啊!我们走!”

气呼呼的转身,众小护士们乖乖儿的跟在后面。达达和蒋总面面相觑,一时无语。好半天,蒋总挥挥手:“秀慧,你去问问。如果可以出院了,就结帐吧。”

然后

拍拍达达的手背,语气有些沉重。

“看来,是需要我们联手对付的时候啦。这几天,我也做了些努力,收效甚微,就盼着你达达小哥了。”达达看看他,缓缓开了口。

“我也一直在想着,可没料到,这个饱了了居然把手伸进了医院,造成这么大个误会。等于就是给了公司致命一刀,是不能再漠然置之了,让我再想想,想个铲草除根的彻底解决办法。”

蒋总的脸孔

浮起了笑意

“这样更好,彻底解决。达达达达,我以前总对你不太了然,以为不过是痴长我三岁罢了。现在看来,多几年的干饭并没白吃,不知怎的,一想到这个饱了了,我心里就烦。可一看你,总觉得这事儿就有了解决的把握。”

达达警惕的笑笑:“蒋总过奖了。不过,我觉得事情既然发生了,着急也没用,得想好办法再出击,直捣假冒伪劣老窝,将其一网打尽。所以,我觉得,现在就应该有所准备。”

说实话

达达对这个小自己三岁的地区经理,并不太信任。

因为,二人无论从哪方面都不对等,隔着好几年的时空和各自的生存状态,思考问题的角度截然不同。或许,因为这个饱了了双方能携起手来,也只能是暂时而己。

毕竟,江山易移,本性难改,没有共同点的。这次意外受伤住院,护士长给达达的刺激,远胜过肉体上的伤痛。

说了多年的“品牌”“名誉”和“尊严”

原以为那不过是书上的名词,公司的金字招牌和个人的需要。

没想到,原来竟然真是几个方面的深切相连,缺一不可。要以达达目前这种打工状态,本来内心深处是没有安全感的,与公司的感情和联系,也仅仅保持在表面。

现在看来,完全不是这样。公司名声的好坏,与自己的名誉和以后的发展,紧紧相连。如果自己目前还没有想自动辞职离开的想法,就必须静下心来,尽力帮助蒋总挽回颓势,这样做其实完全是为了自己。

看来

地区经理也真是给饱了了搅得毫无办法了

他苦着脸,小声告诉到:“一接到你那个发小的电话,我就带着秀慧直到现场,会同交警和120一起,把送到了这医院急救室紧急抢救。嘿,没想到,一旦知道了我们身份后,一直都热情主动的护士长和医生,忽然就变了脸。我也像你一样,被弄得一头雾水,莫名其妙。直到你脱离了危险,我和秀慧轮流照料时,我才从护士长嘴里掏出了变脸的原因。当时,老子那个气呀,”

蒋总摇摇头

在达达的手背上捏捏

“你懂的,要是当时那个李鬼就站在我面前,我肯定扑上去勒死了他个狗,哎,妹妹,你好”“蒋总”陪着秀慧回来的小护士,直截了当的告诉。

“达达小哥都是皮外伤,回去按时服药擦药就行,可以出院了。”上来,双手按按达达的肘拐:“疼吗”“有点儿”加大了力度:“现在呢”

“还行”

小姑娘双手向上抬抬

“翻过身”达达不好意思,告饶到:“算了嘛,不疼不疼。”“我说了,翻过身。”达达只得翻身脸朝下躺着。小姑娘上前。

双手按在他屁股上:“疼吗”达达就杀猪般嚎啕:“哎哟,疼疼,疼死我啦。”早盼着了结出院的蒋总,知道这厮在装怪。

对小护士挤挤眼睛

示意她让开

啪!用力一巴掌打去:“现在咋样”还能咋样?这样用力,既或是好人也受不了,可怜的达达小哥,就真的叫唤起来啦。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