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秋景殇情 心思絮语
作者:庞霄云  发布日期:2020-10-16 12:04:09  浏览次数:59
分享到:

(1)

秋天的景象,交替着许多无辜的情怀和絮语,在阳光色彩中感叹吧,飞翔的过程,就在你的喙尖随时都被破壳,来自地平线下的呐喊,那么豪迈。因为,我和你已经推开了许多门窗,让阳光和风雨飘然而至,淋漓心思。推开梦的羽翼叙说,看一个国度正飞向另一个国度的距离,都在共同的长短追逐中。记住那些冰冷的羽毛,已经被阳光所温暖,顺着天空的博大,舒展着力量。真实的背景里,让我感触到爱的豪情,不知征服了多少顽强的追求。有多少被冤枉的灵魂,就这样飘荡环游外空,亲吻着那一朵来自民间的奇美之花。颔首那些碎裂的头骨,在色彩的渲染中无奈地微笑,我和你已经变成魔鬼。风暴中的漩涡,都被狙击在那一场风暴的中心,她卧在原地迎接那一场狂雨的来临。一千只鹤正在腾空展翅,形态的高贵,叙说着谁是自由之神的器灵,感谢美好风流。因为,流水在创痕心地。

(2)

多少情思,让我推开梦的羽翼叙说,听河流是多么的笨重,在帆影中飘荡,最终的美好都变成浪花。推开梦的形态叙说,一个故事与另一个传说的结缘,永无一个可用的结局…翻开那一幅画面,斑驳的行色里,到底是谁看见了一粒沙子在旗帜上逗留?有个声音就被刻写在石头上,然后,青苔就说,请你第一时间告诉我,这到底为什么?我和你都站在彼岸上回味那些最终的过程与味道,也许这仅仅是一个开始而已。天地苍茫和博大,谁的翅膀可以穿越正反的画页?也能够割裂着那些屏风。网络空间到底有多大?谁又在光的缝隙中拒绝着我一万里的机械鸣叫?就是一个个笨重的身体,在火热与冰凉中低挡着一枚硬币的跌落,饥寒着许多人心。推开梦的羽翼叙说,河流将成为他和她的自卫之地,也在风尘中把自己掩埋。每一个象形文字,深刻了意念所达意的风流过程,在你和我的感触里深刻。

(3)

记得有位学者说道,秋景在这么一个充满色彩天地中,我和你都是一位到处流浪的饥寒人,是一个无家可归的浪汉,一起在酸甜苦辣涩中共同追念许多个曾经有那些过程,然后就在每一道痕旅中,去感触最终飘落的记忆与画面,重新心念。为此,就有几多回首感叹,就在那些叠痕的沧海桑田中,初心怆殇,风雨如画,人生的路漫漫,伴随着风雨行走过多少高山流水,村庄城镇,灯红酒绿,曾经遇见一段痴心,分离一段伤心,仍旧痴心不改。让生命饮尽流年里的欢喜和痴情,爱的诺言就是醉心的酒香。缘去缘来,让空了的杯盏,在时光的斑驳里清欢孤独着,凡尘烟火,空守一段寂寞或者坚定,细碎的回忆,拼凑着陌上的时光和那些来心地上的版画色素。人生的风景,也许就是酒醉的那一刻,短暂的绚丽,成就清欢里的回忆。一瓣花在一场花期里摇曳着,惊艳你我的光阴,刺痛人心记忆。

(4)

我们都带着许多美好的梦想,告别春日的旖旎,挣脱夏日的樊篱,细数荼靡花事,清眸流盼,望穿一帘花幽梦,拂袖而去独留一股幽香浸染岁月,遗忘惦念回旋于门庭化作沾湿韶华的清露。真切了菩提树下祈祷,梦断肠的记忆,奈何桥上翘首,只好饮下孟婆汤,天涯旧恨转眼间成了过眼云烟,目光含情记忆,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是否住在深山?捧杯饮尽风雪伤了几滴浊泪?前世三生石上我亲手刻下你的名字,在茫茫人世里为你擦去眼角朱红的泪,在曲折的道路上匆匆行进,持一盏残灯度过三生流年,那一缕清风惊扰屋檐下的铜铃,清晰了如来佛前那根一盏灯芯化为月老的红绳,千回百转的思念浅吟着流年,就是啊,牧童骑上黄牛将牧笛横吹,马蹄踏过的老树根洒落的草地,在滚滚红尘里又多了一圈年轮,而散落在夜海深处的一窗窗柔和的灯光,如星星,让夜色里的大地盈满一种温情。

(5)

人生的梦寐,生活的百态,社会的步调,还有那些人情世故,在阳光和风雨中围绕着一个个被脚步踩踏出来的,理和哲思,春天和秋天的愿望,人与人之间的苛求,在共同与不同的选择与主动中,结缘了一千种观点里和天地的博大理念,那就是永不停止脚步,在阳光月色当中,曾经喝下一盏的苦酒,饮下一杯的酸涩,在美丑中醉意激荡。要有多久,才能明白,酒里的人生,让许多诺言都显得苍白无力。所有的爱变成青梅煮酒,在岁月里淡雅馨香陶醉,让渐行渐远的爱,消散在眼眸之外,斑斓色彩。心香,缘来缘去,于是倚窗而立的我,就在一种默默的凝视中,忽然感到夜的温暖,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人心神不安,那些梦也奇特得很,在眼前飘忽,仿佛曾经在哪遇见过,又好像仅仅只是梦。我倚着篱笆听蛙,你手执画扇,笑扑流莹,流露出满是喜悦的脸,乐得像个天真的孩童,在光中追逐。-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