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单身情歌 第51章 破门而入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0-10-25 16:18:33  浏览次数:89
分享到:

叩叩

“门没关”

孙办事推门进去,顺手关上,一屋灯光,小茶几上泡着特花,放着一碟南瓜子,那个灌满水的大号水杯,照例放在一边儿,特别显眼儿。

“在哪儿”孙办事轻车熟路的自己坐下,压得很有些年代的弹簧沙发,嘎嘎作响。“厕所”老头儿闷声闷气的,大约正在使力:“不是泡上了哩”

孙办事端起茶杯瞧瞧

洗得干干净净的紫砂茶杯

十几片细条儿的茶叶,正随着原是滚沸的开水,慢悠悠的起伏升腾,发出一种很好闻的香涩味儿。紫砂茶杯,是前年春节街道统一发的,全体男女员工人手一个。

老史亲自前去接洽购买

据说绝对是真正的紫砂

当时的采购价就是298/个。开完团拜会,孙办事就给拎到了老同学家柜子。以后,凡是俩老朋友在家闲聊,孙办事不会就着老朋友那个,不知是在哪个地摊上买的假冒伪劣塑水杯,和老头儿分享“湿润的友谊”啦。

“湿润的友谊”这句颇具诗意的话,是那次替孙办事开杯泡茶时,钱锐气毕生唯一一次的灵光乍现。当时还把孙办事吓了一跳,以为这老家伙年年相亲,相出点儿水平诗意来了。

不过

自那以后,就再也没听到过老头儿的佳词妙句。

这句话,也就成了老同学回光返照似的绝唱。叭嗒!啪!老头儿有些费力的系着裤带出来了:“怎么搞了这么久”“你把那些大灯都开了”

孙办事没顾上回答,先指挥到:“留那盏电视灯就行,太亮了刺眼睛。”老头儿就一一关掉,整个客厅就暗了下来。

其实

借着阳台处的路灯

较远处议广场上的灯火辉煌,屋里根本就不暗,坐在靠近阳台的沙发端,可以读报呢。只是,老头儿节约惯了。

再说,一个人在家不读书不看报,只是上上电脑,打打游戏,有时看看电视新闻,大开着灯也并没得必要。

老头儿每每这么大开着灯

其实是在借此欢迎自己呢

作为老朋友老同学,孙办事心知肚明也暗自高兴。关完了灯,所谓的电视灯,也就是一盏卡通玩具小夜灯,就把一切纳入了绿苎苎的意境,正是老朋友们围炉而坐,品茗把盏,喁喁倾谈的大好氛围。

吱嘎!钱锐气坐下,沙发发出了沉重的呻吟,孙子担心的瞅瞅老同学:“怕翻修得啦,听说过这种弹簧沙发伤人的。”

“问过,就是那种一二个人拈着小广告,走街窜巷的补修匠,”

钱锐气抓过自己的大号水杯

装满水怕有5斤多重的杯口,轻松的挨向自己嘴巴,咕嘟咕噜就是一大口:“就这面子翻修,500多块,整个儿全翻修,二千打不住哩。”

孙办事有点吃惊:“现在买一个可坐又可打开睡的新式沙发,才不过几百块,舍便宜求贵,你脑残哇?”“现在?现在能跟以前比?”

老头儿不以为然

嘭的放下大水杯

一弯腰,将沙发坐拍得嘭嘭嘭响:“听听这声音?听不出吧,钢嘎钢嘎的,30年前就是全国最好最出名的冷轧钢,坚挺坚韧耐压,出口到越南阿尔巴巴亚哩,你现在听听。一样钢嘎钢嘎的。”

“哪来的阿尔巴巴亚?阿尔巴尼亚嘛。”孙办事斜斜老头儿:“就是什么明灯,早熄灭啦。”“我不管它熄没熄,我记得就是阿尔巴巴亚。”

“你怎么能胡侃呢?这是历史,历史能胡侃的么?”

“管它个什么死,阿尔巴巴亚!”

孙办事火了:“胡扯,本来好心情,都让你给胡扯掉了,阿尔巴尼亚!”“阿尔巴巴亚”“ 阿尔巴巴尼亚”“ 阿里巴巴亚”“ 阿里巴尔尔亚”

孙子忽然笑起来:“奶奶的,又犟上啦?行了,管它什么亚,现在关我们屁事儿啊?就是这个该死什么亚,害得我至今发育不全,脑子用久了就有点晕哩。”

钱锐气也回过神

摇摇头叹到

“唉这人哪,上点年纪就喜欢搬嘴劲,不好哩,都是你惹起的。不过,看在你救险的份儿上,我不计较哩。”

孙办事端起紫砂茶杯,轻轻呷一口,然后,将身子靠在沙发上,品着特花不吞下,一面把玩着杯子:“义(你)不是挺凶的,干嘛不新(凶)啦?”

老头儿就捂着自己脸孔

一头缩在沙发上

“要不是看在老家伙年纪上,我可真想,唉,算哩,算我倒霉,怎么会遇到了这个花心老头哩?”咕嘟,孙办事吞下了一口香茗。

“白天教授,晚上禽兽,民言有理儿哟!”忍不住笑起来:“嘻嘻,二老头争一老太太,活见鬼啊!现在都怎么回事呀?”

钱锐气斜斜老同学

没好气的拧眉头

“什么是争?我早于教授之前就认识了,是这老家伙自己插进来的哩,”也忍不住跺跺脚:“妈的,八十多岁的死老头儿,居然还想老伴儿?不是亲眼看到,亲耳听到,真不敢相信哩。还是你那句老话,食性者,色也。”

孙办事就给了他不轻不重一巴掌:“拜托,以后我说话,你自己听仔细点。是食色者,性也,你刚好弄翻,搞什么名堂?装什么斯文啊?”

老头儿不以为然

“意思反正都一样,不过,唉,我也知道,”

脸孔暗淡下来,不说话了。孙办事就故意激他:“你知道个什么?给我说说。”“人家条件比我好得多哩”老头儿有些悻悻的,也有愤愤的。

“不是他有多聪明能干,不过是遇上了贵人。我爸小时候就给我说过,我的命不算坏,如果能遇到个贵人,注定是当工段长的命。所以,给我取个锐气。”

又深深叹一口气

“工段长没有当上,可遇到一个工段长岳父,对我不错,”

眼睛看着窗外,双脚相夹,双手插在其间,佝偻着身子,像个小婴孩:“这人哩,这人哩,上了点年纪,就常常想起过去哩……不知我爸,我岳父的坟头,青草深不深哩?唉!”

孙办事也感到有些凄婉,静静,轻咳咳:“算啦,自然规律嘛!我说老同学,你还是挺理智的嘛,会思想的嘛。”

钱锐气怔怔

回过神来了

“那当然”立马显得精神:“火车不是推的,牛皮不是吹的,那年,”孙办事急忙截住他:“我是说,关于护士长,”

老头儿想想,然后看看老朋友:“我在想,你说得也许有理儿哩?要说那姚老太哩,也还行,就是土了点儿,比不上人家护士长精精神神,气质好着哩。”

“唉,拉倒吧,老同学,”

孙办事越趁此机会,大力相劝。

“过日子呀,土,不是比洋更好?这个虽然土得点,可朴实疼人,勤苦持家,你说,一个老伴儿如此,你还需要什么?洋呢,当然也是说坏得很,可洋,要代价的哟。吃喝拉撒穿游,你钱老头儿有钱满足吗?”

老头儿瞪瞪老朋友。“瞪我没用”孙办事瞪瞪他,毫不客气:“要自己兜里有钱,才敢说大话,要洋气要气质。”

点点指指

这简陋的二居室

“就这,搭上你每月不到三千块的养老金,护士长会来吗?既或能来,又能呆多久?”再指指屋外,那个教授的住家方向:“想想那老家伙各方面的状况,你钱锐气,”

嘎然而止,孙办事惊觉自己失口了。果然,本来情绪己经平息,有点蔫蔫儿了的老头儿,突然振作起来:“我钱锐气怎么哩?我不过就是钱少了点,房子窄了点,没得文化,可我比那老家伙,整整小了十六岁哩。16岁哩,我就是十六岁时,顶替我爸进的铁路局……”

孙办事暗自懊恼

叫苦不迭

责怪自己,眼看就要说动老头儿了,结果一时失口,前功尽弃,唉奶奶的!钱锐气神情激动,指手划脚嚷嚷了一晌,未了,像泄气的皮球,又盯着窗外,突然不动了。

窗外,熟悉的流行典正被一个女歌手,翻唱得死去活来:为了爱孤军奋斗/早就吃够了爱情的苦/在爱中失落的人到处有/而我只是其中一个……

最后

孙办事只好点点头

“好吧,我同意你试试,不过,我们可有言在先,”他站起来,抓过了紫茶杯端着,没揭开盖子:“只试这一次,当面问清楚,如果护士长明确答应,就继续。反之,坚决斩断。真不能继续幻想着,往里面扔钱啦。”

老头儿默默的点头,又有点迟疑不决:“如果,那个哲学也这样逼问,尹琴会怎么回答哩?”“不知道”吱溜儿,孙办事揭开茶盖,喝一大口。

“和芳菲老板约好的,是明下午?”

“马上约”

“又是150块”“嗯哪”“狗日的,喝人血。”孙办事愤愤骂一句,说:“行啊,你不见棺材不流泪,就试一次吧。明儿一整天,我守办公室。有什么情况,拨!”“嗯哪。”

于是,当着老同学,钱锐气拨通了芳菲老板,约好了明下午的见面,不提。第二天下午2点,钱锐气准时到了怡心茶楼。

护士长姐妹

正坐在小包间等着

一个穿白,白衣白裤白皮鞋,一个着黑,黑衣黑裤黑皮鞋,俨然黑白双煞。见老头儿进了门,着白衣的尹懒拍拍自个儿掌心:“欢迎欢迎,广场一别,二天有余,钱大爷好像长胖了点哇?”

钱锐气摸摸自个儿脸孔:“没有哩,我还是我,你俩可好?”尹懒点头:“当然,托你老人家的福。”老头儿坐下,看看茶几上空荡荡的,问:“来点儿什么”

芳菲进来了

后面跟着迎宾小姐

“我叫了几杯茶,一碟开心果,一碟南瓜子,大家好好聊聊。放心,不会像上次乱收费的,老板换了。”迎宾小姐也欠欠身,介绍到。

“老板把茶楼盘给了自己表弟,到海口做房地产去了。上次的事情对不起,主要怪我没把帐算好,引起了大家误会,请稍等。”

转身出去

片刻,和另一个迎宾小姐托着个大盘子进来。

把茶和点心,一样样放在桌上,说声:“请慢用”就出去了。作为老板兼介绍人,芳菲略略客气几句,开诚布公:“二小时后,我来接大家,希望双方诚信以待,宾至如归。”

站起来,对老头儿点点头,钱锐气就跟着她出了门。二人在离小包间稍远的地方站下,钱锐气摸出了150块,递给芳菲老板:“依你看,到底有把握没有哩?”

芳菲收了钱

一面开收据一面摇头

“事在人为吧,我也没想要有意隐瞒你老人家,尹琴是我手里的的黄金客户,这次不成有下次,等着与她见面的客户不少。成与不成,全看你们有没有缘分,这跟我没关系。昨晚上,你和那哲学的事儿,我听说了,”

嚓!撕下收据递过来:“你们之间的竞争,一点不绅士,都不像男人。我也打电话这样呵斥了哲学,在我眼里,没有什么谁错谁对,因为一切全在女方。不过不客气的讲,你的希望不大。”

老头儿接过收据

仔仔细细的迭好

放进自己的腰包,点头到:“我没对方有钱有地位,这是事实,可是,”“你比对方年轻十六岁,这就足以让你胜出。”

芳菲老板揣好收据,微笑到:“这全看你自己的造化。男女不同,女人越年轻越有本钱,男人越年老越有味儿。祝你成功。”

“谢谢”

送走了芳菲老板

钱锐气重新进了小包间,却吃了一惊,该死的哲学,正衣冠楚楚的坐在椅上,与姐妹俩说笑着。见老头儿进来,哲学礼貌的点头:“你好,小钱,请坐。”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钱锐气不客气的问:“我约了尹琴喝茶,你来干什么?这儿不欢迎你,滚出去。”尹懒急忙说明:“乾教授本来约在你之后,可姐姐下午还要上班,所以,钱大爷请多谅解。”

钱锐气讶然

“上班?不是退了哩?”

“返聘呢,医院新手多,病人也多,院方忙不过来呀。”尹懒苦笑笑:“你们和姐,都不是年轻人啦,不用那么多圈子绕来绕去的,都耽搁不起,对吧?”

老头儿和哲学,都点点头。“公平点说,这样的相亲,绝无仅有,好像还有点不便,也似乎有点不公?所以,今天的全部费用,由后来者乾教授支付。”

尹懒瞧瞧哲学

“乾教授,同意吗?”

哲学欠欠身子,微笑到:“非常荣幸,感谢能给我这么个宝贵机会。”钱锐气,松了一大口气。可紧接着,他又犯起了嘀咕,三人在座,怎么谈?

这老家伙,各方面条件都比我优越,我还真开不了口哩。好吧,能谈就谈,不方便就算了,我又不付费用,大不了一走了之。

可想而知

这样的相亲,除了难堪尴尬,还有什么?

不到半个小时,老头儿就悻悻的离开了。因为,很简单,尹懒说后就进入了正题。护士长尹琴就仿佛与己无关一样,丌自坐着喝饮料,剥南瓜子,或者状如观音,闭眼养神。

“我也不客气了,二位大爷,”尹懒端起饮料呷呷,清清喉咙,开了口:“先报上各自的月收入,家庭状况,我核对核对婚介提供的情况,看看有多大的差距。”

钱锐气细声如丝,哲学音若洪钟。“婚姻不是儿戏,更非保姆,召之既来,挥之既去……”算是给了哲学一记响亮的耳光。

钱锐气腰杆挺立

信心大振

“婚姻不是墙头草,贪着后爱,恋着前妻……”等于狠狠蹭了老头儿一脚。哲学教授气闲神定,眼睛放光。“婚姻需要爱,可不是缩手缩脚,瞻前顾后。如果老伴儿跟着你,节衣缩食,艰难渡日,那我得说,这不是婚姻,而是苦难,有谁会睁着眼睛,往苦苦难中跳?”

尹懒振振有词,钱锐气的脑袋,慢慢垂下。“婚姻需要爱,可钱财却代替不了爱。在我们这个年龄,什么都看得很淡,最盼望的是逢着一个有缘人,挽手走完最后的人生。所以,有没有缘,与钱财无关。”

尹懒淡笑如斯

哲学教授的脸孔,慢慢涨红……

离开茶楼后的钱锐气,径直来到孙办事的办公室,这让返聘的办事员,紧张不安:“你怎么来了?不是,喝茶么?”“是喝茶,是别人喝茶,我陪着犯涩哩。”

老头儿讪讪的,举举自己左手,又瞅瞅自己右手,不习惯的东张西望。孙办事敲敲桌子:“唉唉,你那折扇和水杯都没带着,找什么找?口渴吗?”

老头儿就自顾自

走向墙角开水器

找出纸杯,屁股一撬,自己接上:“话说这相亲哩,我算是领教了,相亲相亲,伤心伤心!妈的,要不是又缴了150块,老子真想一走了之。”

“你这不是走了吗?唉,坐下坐下,坐下谈,你把这儿当作自己的客厅,是不是呀?”孙办事有些紧张,提心吊胆的看看门外。

这鬼老头儿

说好的有事儿打电话,却自己灰溜溜的跑了上来。

上班时间呵,街道办规定,上班时间不能会客,不能闲聊,不能干与工作无关的事情……一辈子认真严谨的孙办事员,可不愿意给人口实,在背后捅自己的背脊骨。

站在窗口眺望风景的老头儿,却纹丝不动:“从你这窗口望出去,小区看得一清二楚哩,满养眼儿的,哎孙子,”

“你才孙子呢”

孙办事眉梢扬扬

瞟见一个人影晃过门口,从那走路姿势和脚步声,他判断是隔壁办公室的内勤小孔。这小孔姑娘可不是盏省油的灯,吴主在,她各个办公室进进出出。

吴主不在,她更是各个办公室出出进进,事无巨细,蛛丝马迹,明察秋毫,大家都叫她“孔二小姐”。现在不用说,孔二小姐都看见了,明儿个自己有得挨批啦。

孙办事心里一急

反叫回去

“叫你坐下不坐下,这下好了,你舒服了?”老头儿也瞟见了一个姑娘慢吞吞路过门口,眼睛朝里看看又瞅瞅,一下就明白过来,急忙离开了窗口,乖乖儿的在墙头沙发上坐下。

坐下,目标就小,目标小,就不会惹是生非。孔二小姐和老史是这方面高手的代表。比如老史的亲朋好友和哥儿们,来找老史都是端着纸杯。

坐在靠墙头的沙发上,用不大不小的嗓门儿自己说自己的,老史边工作边听,听到关键处或精彩处,点评几句,强调几句或者点拨几句,眼睛仍盯着电脑,双手仍忙忙碌碌。

工作会客两不误

皆大欢喜也愉快

一辈子与办公室无缘的前铁路巡道工,怎知这变幻莫测的办公室兵法?坐下没多久,听到手机铃声,嗖的掏出来,大声武气。

“是我,嗯,是我哩。你问我怎么回事?我还想先,”嗒!手机被孙办事夺走,指指门外:“2元茶馆,我随后到。”

钱锐气就知趣儿的点点头

捏着手机下楼,拐弯。

走上十多米,径直进了2元茶馆,这才重新打开手机,叫起来:“你问我怎么回事?我还想先问你是怎么回事哩?有你们这样相亲的?这不是故意埋汰编排我们穷人哩……”

街道办里,孙办事先在走廊上兜了一大圈子,风景依旧,灿烂辉煌,兄弟姐妹们都在各自的岗位上忙忙碌碌,靠墙头的沙发或椅子上,总有那么些似曾眼熟的“群众”或“兄弟单位”的同仁们,在汇报,询问和探讨……

孙办事开着电脑

锁了抽屉,绕到隔壁,叩叩门。

“小孔呀,我到2元茶馆去啦,约了小区的老×聊聊。”一脸稚气的内勤姑娘,便诚惶诚恐的站起来:“哎呀孙老师,你去就是了,这是干什么呀?”

“吴主不在,总得打个招呼吧”老头儿对她一笑,转身离开。双方心照不宣,天天上演,轻车熟路,乐此不疲。

当然

如果吴主,也只是轻轻点点头,照样通行无阻,屡见不鲜。

孙办事外出的借口,独一无二,时髦潮流,听得懂的,心领神会,听不懂的,忿忿不平,不提。孙办事还没跨进2元茶馆,倒真是碰见了老×。

貌不出众的老×,瞅瞅四下无人,把他拉到了门侧边儿。那里有一块雨蓬遮出的小疙瘩,不管吹风下雨,干燥干净,大小刚好够二人站着闲聊。

老×唠唠叨叨

罗里罗嗦

好容易才慢吞吞结束:“总之。这些人呢,对社会不满,对政府有意见,我看也没有什么恶意和大不了的,也就是说说罢了。放心,有什么新发现,我会立即打电话找你的。”

“好的,我代表街道办和吴主,谢谢你了。”孙办事亲热地握着老×的手:“上次那锅,还行吧?”老×就用力搔着自己脑袋:“梯锅还行,可炖锅,绝对是假冒伪劣,你介绍说是德国技术,在我们中国生产的,可一粘油就发黑,洗不掉。哎,街道办也会上当受骗?”

孙办事哪还想听他罗嗦

滑稽的耸耸肩对他一笑

“街道办也不是神仙,如今这世道,就是真正的神仙,也会上当受骗。谢谢,再见!”转身进了茶馆。钱锐气早打完了电话,正捧着只盖碗茶,坐在矮沙滩椅上发楞。

“在想些什么”孙办事坐在老朋友对面,先端起盖碗茶,揭开茶盖刮刮水面上的茶渣,呶起嘴巴呷一口,品品,咕嘟吞下。

然后

放下茶碗

抓起几颗南瓜子,边剥边瞅着老同学:“相亲相亲,伤心伤心,这是你10年相亲的心得体会,还是刚才受了冷落刺激而发的牢骚?”

“都有”老头儿淡然到:“我现在呢,越来越觉得,相亲,没得球名堂,越相越伤心哩。”“不妨说说”孙办事习惯性的,把剥好的几颗南瓜子,放在老头儿面前碟盘沿儿上。

自己扔一颗进嘴巴不嚼光品

又顺手抓起一小拈南瓜子

不经意的剥着:“说出来,会好受些。”老头儿说了,他也乐了:“搞笑哇,还真有这事儿?”老头儿点头:“真有,姐妹俩配合得可好哩。一个黑衣黑裤黑皮鞋,只顾喝饮料,吃点头,装哑巴。一个白衣白裤白皮鞋,唠唠叨叨,问个不停,像在买卖商品,货比三家哩。”

“以前,倒是听人讲过,我还不信。现在看来,真得要放眼世界,与时俱进罗。”孙办事感叹到:“也真亏了这黑白双煞,总算让你醒悟了,150块没白缴,值呀。”

可老头儿摇头

“不是这样哩,什么醒不醒的?我和姐妹俩约好了,有空还要面谈一次。”

孙办事笑:“真有你的,到了这个地步,还不死心?真是无牵无挂,精力旺盛?我看,要是钱莉和苏苏都都在身边,你怕没有这么执着?都是给闲散害的。又是150块?唉老头儿可爱的老头儿,你一天省吃俭用的,掏钱相亲却这么大方,是走火入麽还是中了邪啊?”

钱锐气摇摇头,自己也无可奈何的笑了:“是不对头,可停不下来哩。一是担心,二是不服气。看看你我都越来越老哩,总有个走不动的时候,到时,谁来伺候哩?”

孙办事沉默了

低头剥着南瓜子

啪!一颗,啪,一蜞,啪,又是一颗……“老同学,说真的,我现在越来越感到有些走不动哩。”钱锐气语气低沉且沮丧:“昨晚半夜起床上厕所,蹲下去,差点儿站不起来哩。扶着墙头老半天,浑身冰冷,看着窗外的星星,那刻真是连死的心,都有了哩。”

“唉”孙办事长长叹口气:“人生如梦,一杯还赠江月啊!是呀,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

继续剥着南瓜子

啪!一颗,啪,一蜞,啪,又是一颗。

“我原以为自己足够看得开,足够豁达,也足够坚强了,可是,唉,大限将临,何以安身?拖着吧,过一天是一天,实在不行了,进养老院,了此残生。”

老头儿更气颓了:“你好歹是个公务员,你进得起。可我哩?这些鬼事儿,白天还好,一到夜里,就从脑子里涌出来,扭着你想呀想呀想的,”

钱锐气揉揉眼睛

语气悲凉又无助

“不怕你笑话,有时想着想着,那眼睛水就悄悄流了下来。一个大男人,唉,说起羞死先人哩。”“我也一样”孙办事闷着嗓门儿,专注的盯着手里的南瓜子。

啪!一颗,啪,一蜞,啪,又是一颗:“你好歹还能哭,我可哭都哭不出来,那些年,眼睛水早流干啦……”

好半晌

钱锐气抖着嘴唇皮儿,眼睛有点发直。

“我不怕死,真的,我只怕老了躺在床上无法动。都说久病无孝子,可我还没病,就没了,没了,”孙办事伸过左手,默默地拍拍老同学的肩膀,自己也叹口气……

晚上半夜,钱锐气感到自己极不舒服,先是气闷,蹬掉被子后,稍好一点。就那么只穿着裤头,在10月中旬的凉夜里,迷迷糊糊的躺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

凌晨3点多钟时,老头儿被冷醒了。

睁开眼睛四下瞅瞅,一片宁静,清冷的月色星光,在窗外的夜空闪烁,看上去那么遥远,远不可及……老头儿感到自己周身滚烫好像在发烧,就挣扎着想爬起来,没料刚支起半个身子,脑子一阵昏厥,向后一仰,重新睡下了。

当钱锐气醒来,吓一跳:屋里挤满了人,领头的吴主和孙办事,正关切而严肃的看着自己。身边,是一老一少二个白大褂,后面,则是房东小伙和同楼邻里。

“哎呀,你们,你们是怎么进来的哩?”

钱锐气眨巴着眼睛

窸窸窣窣的想爬起来,着急的问到:“钥匙在我身上,你们又是怎么进来的哩?”街道办主任俯下身子,扶住挣扎着的老头儿。

“钱大爷,别急别急,刚服了药,你发烧还没好,39度呢,大意不得,尤其急不得。躺下躺下,有话躺下说。”

老头儿不听

仍挣扎着咕嘟咕噜

“我睡前锁了门的,我记得很清楚,可你们都进来了,你们是怎么进来的哩?”孙办事急了,轻轻拉拉吴主,吴主只好让开。

老朋友抢上一步,把老同学往床上按,一面嚷嚷着:“你昏了头啦,我不是有有钥匙吗?睡下睡下,先睡下,再说,你这个破家有什么值钱的?连小偷都嫌你穷,抱怨自己走错了地方,躺下。”

钱锐气重新躺下了

可对老同学鼓着眼睛

“我哪里烧哩?你才烧,烧得说胡说。知道不,小偷嫌我穷,是我的光荣?我钱锐气一辈子,认认真真的为人民服务,不像那些狗日当官的,哎哟,嘎!”

腑下被孙办事用力捅了一下,老头儿怪叫一声,不说话了。孙办事立起身,对吴主说:“行了,这老头儿脾气犟,有时得捅捅才行。”

吴主担心的瞧瞧钱锐气

“钱大爷,您老人家感觉如何啊?”

不问还好,一问之下,老头儿眼睛一闭,扯起呼来。听到他扯呼,吴主和孙办事急忙让开,让医生上来。

中年男医生俯身听听,用听诊器四下听听,又小心的掀掀老头儿眼皮,点点头:“行了,睡了。这种老年性亢奋病例很多,大多都是独居造成的。如果是女性,问题不太大。换成老年男性猝死可能性很大,你们要注意了。”

从兜里摸出处方笺和笔

右脚抬起当桌

于上嗖嗖嗖几下,然后递给吴主:“这是些常用药,社区医院里就有,要不到多少钱。对了,病人是医保吧?”孙办事点头:“医保”

医生就又从吴主手里抓过处方笺,嗖嗖嗖加上几笔,递给了小护士,然后,对街道办主任伸出右手:“我们就告辞了,这120急救车出诊费用,你看?”

吴主想想

回答

“这样吧,单子留下,中午之前我让财务转帐到位。”医生点头:“行”转身离开,走二步,看看房东小伙和几个邻里:“你们都是隔壁邻居”

大家点头。“有这种独居老人,希望大家惊醒点,毕竟左邻右舍的,听到动静相互帮帮,是一个公民的基本道德。你帮他,他帮你,对不对呀?”

大家都不吭声

只点头

小护士则悄悄走到孙办事面前:“孙老师,你是钱大爷的老朋友和老同学,这次120又是你拨的主。请你把钱大爷的医保卡给我,我帮他到医院划药。”

孙办事皱皱眉:“不是让我们,就在社区医院买吗?”“后来不是加了好几样处方药?你和吴主都看到的,处方药社区医院没得售。”

孙办事就看看沉睡中的老头儿

再瞧着街道办主任

“吴主,你看呢?”街道办主任当然不便表态,对于出诊医生的前后判若二人,大家都明白,这是医保卡惹的祸。

医治等级本就不是什么秘密,眼下的患者,也就是二大类,有医保和非医保。前者看病,费用可以根据国家相关政策按比例报销,后者全部自付。

所以

前者最受各医院的热烈欢迎。

再则,医保卡在钱大爷身上,总不能未经他同意,擅自伸手去取吧?还有,钱大爷的医保卡设密码没有?如果设了的,既便取出来也没用。

这时,邻里中一个老太太说话了:“我看钱大爷没什大病,不过就是孤独久了,沉淀下来的心理上的毛病,引发了感冒而己。其实,就在下面社区医院吃点药,打一针就会好的。哪用得着叫123急救车?”

吴主和孙办事听后

相互交换交换眼色

孙办事就一把夺过了处方笺:“算了,我们就在社区医院拿药,你回去吧。”小护士哪敢?扭着孙办事想要回处方笺,孙办事不给。

小护士急得跺脚,差点儿哭起来:“这不能怪我,这是医生吩咐的,我如果没做好,我会被扣工资奖金的。”

吴主就安慰小姑娘

“别急别怕,这不要你负责,我这就直接找医生。”

掏出手机,可想想,对几个芳邻笑到:“好,谢谢大家的关心,还请记着刚才医生的叮嘱。人不是神仙,生老病死,每人都有。希望大家继续发扬我们桃花小区邻里,互帮互助,共渡难关的优良作风。谢谢大家了,请回去休息了吧。”

一面对房东小伙递个眼色。于是,走在芳邻最后的房东小伙,在自己跨出门时停下,顺手拉过防盗门嗒的一声关上,又过来站在二街办身边。

吴主拨通了医生的电话

颇具生气的问到

“你们这个小护士是怎么回事?我们决定就在社区医院拿药,有些处方药没有也就算了,先看看病人这几天的反映,如果的确需要,就再来找你们,这不行吗?嗯,嗯,”

边看看小护士,对她微笑示意别怕:“嗯,当然,我们二家的关系一直很和睦融洽的,上次,你们郑院随市里来指导工作时,我们谈得都很高兴嘛。嗯,当然,我不责怪小护士,她是坚持原则嘛,嗯,好,好,”

把手机递给小护士

亲切的拍拍她肩头

“喂,周医生哇,”“算了算了,把处方笺给他们,你不用管了,你做得对,回来吧。”“好的” 小护士眉开眼笑,把手机用双手还给了吴主:“谢谢吴主,谢谢孙老师!”

还对一边儿的房东小伙瞧瞧,好像还要谢谢他似的,吓得房东小伙连连摇手:“我不是我不是,我是钱大爷的邻居。”小姑娘高高兴兴的走了。

这让二街办面面相觑

感概不己

吴主叹:“这些小姑娘哇,不容易哇,就像当年的我哇,”孙子笑:“你不是三十年媳妇熬成婆了吗?吴主,看来我们街道得培训培训大家,如何分辨常用药处方药,免得下一次再遇到这类事儿时措手不及。”

“有点道理,可以考虑。”街道办主任认真的点点头:“桃花地区就是个三多(低文化的多,退休人员多和六十岁以上的老人多)典型,如何做好这方面的深入工作,是我们帮扶政策能否真正落实的基础。孙办事,真有你的,这个建议提得好,提到了点子上。”

歪起脑袋瞧瞧对方

认认真真的笑到

“我高度怀疑,你当年是不是就因为太聪明能干,引起人家的妒忌,从而光荣是当上了‘内控’?”孙办事脸色大变:“吴主,虽然是开玩笑,可我得提醒,那年,我才五岁。”

吴主登时变得尴尬,喃喃到:“五岁就成了内控?天下奇闻,不可思议啊!”“是的,可都过去啦,过去啦。”

孙办事做了个没关系手势

爽郎的笑到

“前事不忘,后世之师。吴主啊,你们算是赶上了盛世好年华,真羡慕你们呀。对不起,你看看,就因为你太年轻太亲民,我都差点儿忘记了,你是桃花地区10居民的父母官,我的顶头上司办!该自我掌嘴!”

笑罢,抡起巴掌。

不轻不重煸了自己一个耳光

孙办事的调侃,正好给了吴主下台阶,这让年己四十出头的街道办女主任,眉开眼笑到:“还年轻?都41啦。还亲民?没和那一帮子嚼舌头的,在背后骂我吧?你这个孙返聘,到底是曾经沧海难为水呀。对了,钱大爷这事儿,你得多关心担当点,平时多过来看看,算上班吧。”

孙办事也眉开眼笑

滑稽的立正,举手。

“敬礼,首长好!”一边的房东小伙,也跟着来了一句:“首长辛苦了。”“呔,孙办事也会贫嘴儿?”吴主笑着挥挥手。

转身对房东小伙叮嘱到:“作为钱大爷的近邻,小伙子,请多担当点,当然以不影响你自己的生活工作为宜。至于付出的嘛,嗯,放心吧,我们街道办会考虑的,不会让好人吃亏的。”

这时

钱锐气哼哼,睁开了眼睛。

房东小伙就往厨房跑,倒来了开水嘘嘘的吹着,孙子拈起还剩下的二粒白药丸,看着老朋友:“老家伙,好点没哇?”“你拿的是什么药”

老头儿答非所问:“我钱锐气,可从来不吃药的。”孙办事就摇头晃脑,阴阳怪气的装他的嗓音:“可我钱锐气,就是爱在半夜突然昏过去,谁也叫不醒哩。”

嗓音一变

恢复正常

“老同学,别逞能啦,如果不是我一上班右眼就老跳动,感到不对,打你手机也不接,跑来敲门也不开的话,你呀,你老人家现在怕见阎罗王啦。”

钱锐气瞪大了眼睛,一副根本就不相信的神情。吴主也忍不住了:“钱大爷,孙办事说得对,别逞能了。人上年纪,自然规律不可抗拒,服老敬老畏老,配合医生,积极医治,自己调理,才是唯一的好办法。”

房东小伙

也说话了

“钱大爷,在你昏迷不醒时,可全靠了吴主和孙老师,不但毅然决定破门而入,叫来邻里看护抢救,而且拨通120,会同医生对你进行急救。”没想到,钱锐气听了,却哇的一声叫了出来。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