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潘多拉手环 引言 一个移民者的焦虑
作者:安菁  发布日期:2021-01-27 21:05:16  浏览次数:112
分享到:

1.

上个星期参加“儿童心理学”课程,讲师Co是一位资深的儿童心理和家庭关系辅导师。她的课程我一向喜欢,是因为大家同为中国移民,也都是孩子们的妈妈,更是到了中年的女人。

谈到和第二代移民的孩子们的交流,Co举了一个实例:“我女儿15岁的时候,交往了一个男朋友。她爱得热烈,爱得痴狂,爱得不管不顾。有一天,她收拾好自己的手提箱,宣布从此独立,要搬去和男朋友生活,并打算退学。”

我知道,现如今Co的女儿已经是一名特殊学校的教师,也知道她们母女关系和睦,因此对这一段过往很是吃惊。

“我当时苦苦哀求我的女儿,希望她可以清醒地对待自己的未来。可是,她却气愤地对我说,‘你根本不了解我的生活!’那一刻,我被绝望吞没。”Co平静地说着,可眼睛里却有深切的痛。

当然了,后来她的女儿经历了各种磨难,终于迷途知返,故事的结局算是让人心安。Co在课堂上讲述这一切,并不是为了叹息过往,女儿的叛逆促使她走出家门,开始全身心地投入到对二代移民子女和家庭心理健康方面的学习和教育中,这也是课程最主要的目的。

回到家,我看看自己的孩子。还好,他们都很懂事,也和身为母亲的我关系亲密。他们也毫无怨言地接受了自己很有些特别的身份,在家里知书达理,在外面阳光上进。我甚是欣慰!

2.

如果翻翻人类历史,我们会知道在远古,人类大概分成游牧部落和农耕部落。前者彪悍、居无定所,喜欢冒险和迁徙;而后者朴实、勤恳,终其一生会守着自己的家园。

我不知道骨子里的自己是不是游牧民族的后裔,却知道自己很难接受固定不变的生活。向往自由、追求未知,这些品性促成了我的背井离乡,漂泊在外。

游子自有游子的痛,可这些都不能阻止我踏上远途。李健的歌里唱到“故乡已是他乡”,于我们这些人来说,家到底在哪里?

3.

今天在花园里收拾,一直有个好奇的身影在篱笆墙的另外一侧盯着我,那是隔壁新搬来的邻居家的大狗。

它和“史酷奇(Scooby Doo)”电影里的大狗长得一模一样,很凶猛、也很漂亮。西人邻居路过,都会毫不犹豫地低下身子和它“亲密”问候,只是我却躲得远远的。

AFL(澳式足球 Australian Football League)联赛期间,全城沸腾,到处都是布里斯班狮子队的球迷。我却连最起码的比赛规则都全然不知。

我知道,我的厨房里可以做出美味的中餐,我的电脑可以上网看华语电影,我的手机里有中文书籍和各种资讯。我可以固守着自己的生活习惯,以我一直以来的愿望生活。

可是,我的孩子们不行。家以外的世界是真实的世界,是他们生存的空间。那里有很多我不懂的东西,让我焦虑,也让我的孩子们离我越来越远。

孤独,我从不担心,可是我却没完没了地焦虑。华人移民这个小规模的群体里发生的任何事,都刺激着我的神经,让我停不下来思考。

于是,我拿起了笔,开始把一个个移民家庭的生活,用文字铺陈出来。不要费心猜测这是谁?那又是谁?一切都似乎真实,却找寻不到。

谢谢你的耐心,谢谢你跟随我的焦虑,一起走进《潘多拉手环》的故事里。是的,这是一个故事,也是一段生活。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