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写秋
作者:梁晓纯  发布日期:2021-03-17 18:39:12  浏览次数:104
分享到:

7D3AF90B-3603-46D9-90CB-195A8BB7B5FB.jpeg已经在炎热的夏天忙碌了许久,突发奇想学着不少朋友种起了疏菜,在巴掌大却杂草丛生的小院里开垦出一块地,买种子买工具买肥料刨坑撒种……痛痛快快地流了一通汗。可是第一次播种因肥料太集中而没能发出芽来,眼巴巴白白耽误了三个星期的时间。二月初将地里的肥料扒匀后再种,又是一个多星期过去了,暗黄色的土地依然面无表情,没有显示出一丝的灵动迹象。可是到了接近第三周的某一天,当我漫不经心地向那片菜地瞥了一眼的时候,却赫然发现从那黄土里拱出了一片嫩绿色的幼芽。欣喜之下便开始小心翼翼地给予呵护起来,浇水、除草、施肥、在幼苗旁树起爬竿……眼见着瓜苗们一天天长大,进而变得异常的茁壮繁茂,内心里充满了喜悦,不自觉地时常来到院中欣赏把玩。

 忽而有一天,一阵冷风拂面,夹杂着一丝沁人的亦似久违了的清凉气息,冲淡了溢满胸中的热浪,也冲淡了满园蒸腾的生机。我怔怔地看着瓜地上摇曳着的硕大的叶子,仰面望望淡蓝色的天空,恍然意识到 - 秋天来了!浸润着这秋凉,内心里慌慌的没有着落,人像是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又像是回到了从前的某段时光,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好,只感觉有什么东西正在离我远去。

一直以来,四季之中,我自以为是偏爱秋的,偏爱那种繁华过后的殷实与低敛。可是,在这忽然降临的夏秋交替之际,内心里竟禁不住的生出了一丝的凄婉,明白光阴从我的手中又夺走了一个夏天,生命中那些美好的季节就这样一个个随风而去,渐渐地变得依稀飘渺、淡如云烟,只剩下一些零星的碎片依然熠熠地闪烁在来时的路上。从前说喜欢秋,不过是年轻时候的一种做作,等到真的上了些年纪,心确是跟着有些愁了。

  “未觉池塘春草梦,阶前梧叶已秋声。” 时光就是这样永远等不及我们的追赶,再多的妄念,也只落得空留惆怅。缘起,性空。这满园的青藤,不日就将瓜熟叶败,复归于沉寂了。我于是回到房间,从衣柜中取出久违了的外套。此刻裹上这秋衣,再脱下时,莫不是该又衰落了一岁的风华。

 儿时的初秋,是新学期开学的日子。在光着脊梁疯跑了一个夏天之后,穿上长裤褂,背上书包,乘着清凉的风,行走在爽朗的蓝天之下,带着那种又长了一个年级的情动,返校上学。如今人已过中年,心却变得脆弱起来,即便是刮风下雨,也总要生出一些莫名的担忧,看着孩子们若无其事地做着他们既定的事,不由得想起自己的曾经。如今,不再有对经历风雨之后的彩虹的渴望,即使并非什么都经历过,也没有了对未见事物的好奇。

作为人,本是天地宇宙运化出的杰作,并且和天地宇宙一样具有着造化万物的本领。庄子将那种修行到极致,可以呼风唤雨的人称作真人,到了那种境界的人方可以超脱情感,不作悲秋之叹。而像我这等庸庸碌碌、柴米油盐的凡夫俗子一辈子也只能勉强做个假人了。

来到购物中心,大玻璃窗内映照出略显驼背的自己,身上披着件半旧的夹克,手里攥着串未及放入口袋的钥匙,步履谨慎而沉稳,一副认真过生活的模样。生命中虽已历过几十个秋,可在这地球的一隅,四周包围着的依然全都是陌生的面孔,此时此身,已经远离了曾经的多少人多少事。

瓜叶败了,来年还可以再长,而人的秋天,却只有一季。这秋,来得还是太早了。


下一篇:困惑的年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