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又到南天寺
作者:梁晓纯  发布日期:2021-03-31 09:50:50  浏览次数:63
分享到:

推拨开生命中的一切沓杂与烦乱,这会儿,我将一张清白平静的书桌,奉上了南天寺。

转眼又到了岁末,无论在过去的一年当中发生过什么事,纤尘不染的光阴依然我行我素地飞驰着。想起来又该去趟南天寺了,这一年之内对佛主一两次的拜谒实在不敢妄谈虔诚,只能说是对上天的神灵尚存一丝敬畏而已。几十分钟的行程似已与熙攘的尘世渐行渐远,当从停在高高的观音像脚下的车里迈步走出时,胸中便沁入了一团安详与圣洁,内心的思想率先俯首,将低垂的头依偎在了佛主那慈悲的怀抱之中。

沿着白色阶梯拾级而上,两边是淡绿色的树丛,四周静寂无声,只有面颊上感觉出的一丝风动,人恍若置身一种禅境,心情也便彻底的松弛下来。每当此时,这颗因久历风霜而变得矇昧迷钝的心,总像是被微风吹拂、被清泉滋润、被晨光照射,原先所有的苦闷与挣扎在此刻已不治自愈。

来到大雄宝殿,恰逢里面正在做法事,一排僧侣跪坐在高耸的五方如来像前,齐声唱诵着佛经,那声音空灵曼妙,直击神府。人们此时但觉心已被融化,目光也变得温良柔和,他们驻足大殿门外,一边聆听着经诵,一边烧香朝拜。我于佛教,实在是个门外汉,仅那浩瀚繁密的经籍法典,就足以令人望而却步,然而对其小至一沙一尘,大至无穷宇宙,全部了如指掌,智慧绝对圆满的奥义;以及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解脫煩惱的宗旨,素来心向往之。我于是克服了羞涩,学着那看上去最有经验的人的模样,心想着殿内的五方如来,恭恭敬敬地合掌鞠躬,口中默念祷告词,并且点燃一簇香,在额前高擎片刻之后,插到了香炉之内。

离开大雄宝殿,下得阶梯,行走在回廊之内,墙上挂着一幅幅佛家箴言,读来如甘霖细雨,又似春日的祥光,苏醒了内心深处那一块沉睡的冻土。绕过回廊,来到了这座宏伟建筑的另一面,眼前耸立着又一座高高的殿堂,大门上方一块夺目的牌匾,上书“大悲殿”三个字,这便是供奉着那位实已成佛,却为了普渡众生脱离苦海,拔除一切有情苦难为本愿,循声救苦,不做片刻停息的大慈大悲的南海观世音菩萨。观音大士的千手掌握着无限的法器,跪在地面上的人们是那样的卑微而虔敬。他们喃喃地向她倾诉衷肠,他们知道她无所不能、无所不救。凝望着观世音菩萨那不悲不喜,深若冥海的眼神,我不由得又一次双手合十,跪下身去,此时的我,似与菩萨有灵犀相通之感,内心里传出一个声音,遥远而清晰,一说:“人人皆可成佛”,又说:“本性自足,不假外求”。这不正是修获耳根圆通,得证无上菩提道果的观自在妙法吗?“应以何身得度者,即现何身而为说法”,菩萨不离人间,观音原在我心。

有人说世界三大宗教当中,基督教是体现神权的宗教,伊斯兰教是规范律法的宗教,而佛教则是培养智慧的宗教,它们都拥有各自的神,慈悲、博爱、和平,是它们共同的真谛,而集中体现佛教教义的代表,便是这位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事实上人类文化的起源是从神话传说开始的,即使发展到今天的世界,又有谁能否定神的存在呢?中国的道家就讲世界起源于寂寥混沌的太极,而人类修行的最高阶段便是回归到了“肌肤若冰雪,淖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的神仙境界,这和基督教的天堂、佛教的极乐世界说的其实是一回事。

在探究宇宙人生真谛的哲学家看来,哲学是高于宗教的,那么又是什么高于哲学呢?

出了大悲殿,已是下午时分,斜阳用它那金灿灿的光芒将这里的山丘庙宇笼罩起来,更增添了几分神圣的气象。在驱车准备离开的时候,迎面一群来访的白人一反平日里的文明绅士风度,散漫而且大摇大摆地缓步走在行车道上,我于是将车速开得极慢,以便给他们让路,心中不仅不恼,甚或浮起一层愉悦,因为在这样的地方,所有的人们都是慈爱友善的,他们不分肤色,彼此心照不宣,共同享受着这近乎圣洁的时光。


上一篇:且说严父慈爷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