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悉尼那些事之20 苟富贵的幸福生活(9)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21-07-02 13:50:30  浏览次数:405
分享到:

四个人围坐在餐桌,各怀心事。苟富贵躲在厨房炒菜,假意忙里忙外。

南希在正牌夫人桂珍面前自然觉着理亏,无形中矮了一头。不因为你受过高等教育,懂得贝多芬和莫扎特,就能在大太太—即便是一个村妇面前,趾高气扬。她非常不喜欢这种感觉,这样的气短和尴尬。因为肚子里有了苟富贵的儿子撑腰,才有了一点底气,努力表现得不卑不亢。她埋怨苟富贵先斩后奏,事先不露声色,打了自己一个措手不及。既然早晚要面对,就既来之则安之。自己不是泼妇,上演不了撒泼打滚儿那一套,苟富贵如何决定,随他去,有没有他,日子都得过下去,何况还多了菲菲作伴儿。烦恼的是刚刚在出租车上,菲菲话里话外打听亲爹的状况,希望一家人破镜重圆,并指着自己微微隆起的肚皮,欲言又止,有埋怨的意思。和青春期女儿沟通,比教一个不懂五音六律的学生更叫人头疼。

桂珍看着眼前的情形,知道苟富贵已经和这个女人既成事实,过起小日子。可她不甘心,强忍着愤懑。她不怪自己的丈夫。过惯夫妻生活正值壮年的丈夫,被扔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因为生活所迫,和一个有几分姿色的素不相识的女人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不滚到一个床上去才怪。几个月前视频里看到他们卫生间并排挂着的内衣内裤,就知道准有今天这出儿。丈夫不是性无能,更不是什么柳下惠坐怀不乱,憋急了,把那母猪都能当成天仙。看那个女人,斯斯文文,说话慢条斯理,和风风火火大吵大嚷的自己,是截然不同两种风情的女人,苟富贵自然觉着新鲜,一时把持不住,中了她的道。不能把丈夫推到这个女人身边,要拿出正牌夫人的气势,打消她拆散我家庭的念头,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眼前厨房岛上半成品堆积如山,和好的韭菜三鲜馅,发好的面,已经焯水的猪腰子,手切的羊肉,亲手打的鱼丸,虾丸……都是为菲菲准备的,南希说孩子稀罕这口儿,为了南希肚子里的孩子,为了讨好菲菲,自己从几天前开始采买,昨天忙活到半夜。桂珍和狗剩儿娘俩个才是自己的老婆孩子,怎么忽然从自己的世界里凭空消失了?最起码这桌子菜没有一盘是为他们准备的。菜品的亮相,应该是露脸的高光时刻,没想到一瞬间变成了可以让桂珍拿捏一辈子的自己忘恩负义的证据。橱柜里有一袋酸菜,赶紧拿出来剁几刀,和上肥肥的猪肉碎,多放香油胡椒面,包几个酸菜馅的饺子给桂珍,让她明白我心里还认她这个媳妇。“咚咚咚,当当当”,剁肉的声音越响亮越透着喜庆,这是我们夫妻的情分。

“孩儿他爹,你过来。打进门一句正经话没说,自己在厨房瞎捣鼓什么?哪有老爷们整天守着灶台的?咱家没这规矩,出来—我说话不好使啊?”

苟富贵陪着笑脸,端了一盘刚炒的腰果虾仁放在儿子面前。

“刚包几个酸菜馅饺子,你不是稀罕这口嘛!”苟富贵一脸谄媚。

桂珍咄咄逼人的眼神里多了一丝委屈和宽慰。

“我是看见你们娘俩来,一时高兴的没回过神儿来,”苟富贵把心一横,“正式介绍一下。这是南希,钢琴小提琴教师,今天和你们同机来的是她闺女,菲菲。我们一直—合租。这是我媳妇儿桂珍,那是我儿子狗剩儿,是来留学的。”

“妈,你过去来信寄照片,不是说住在大house里面使奴唤婢吗?怎么又和这个人合租?你那个外国老公呢?”菲菲质问母亲。

“这中间发生了很多事儿,多亏了有你苟叔叔。以后妈妈再详细告诉你。”

“哼,大人的世界,你小孩子不懂。”桂珍脸色难看。

南希款款站起来,微笑着伸出纤纤玉手:“桂珍大嫂,幸会。”




评论专区

诗意人生2021-07-03发表
而且猪肉碎是已剁好现成的还是后剁成的,文章没有交清楚。前一句话好像是现成的肉碎,后一句又似现剁出来的。
诗意人生2021-07-03发表
……和好的韭菜三鲜馅….最好用….拌好的韭菜三鲜馅….。面是和的,馅是拌的,菜是切的。另外饺子的面不是发的,是揉的。油条馒头包子的面是需要发的。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