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迷失在悉尼 九、计上心来
作者:胡文红  发布日期:2022-03-10 15:52:16  浏览次数:436
分享到:

复婚无望,严芳只能死心塌地地依靠李杭生了。但是她一开始不太想说,觉得很丢人,只是想千方百计讨好李杭生,让李杭生主动接纳她,以便掌握一点主动权。她本来不打算再跟李杭生离婚的,但李杭生描绘的离婚后能多拿钱的前景,使她脑子一热,就同意了。刚刚离婚时她曾经后悔过,但现在不后悔了,反而庆幸离了婚,因为她有了新的计划。

不过,她发现不管她怎么努力,李杭生对她总是若即若离,不愠不火的。即使已经告诉李杭生中国丈夫已经再婚,李杭生也没变得对她更热情。想到离婚后的李杭生手里还有一个移民指标,就总是觉得莫名地发慌。所以就趁着今天李杭生高兴,用复婚的请求来测试一下李杭生。

李杭生搞明白了原由,毫不客气地对严芳说:“既然你这样说了,我也就不隐瞒了。我已经跟深圳的王荔登记结婚了,都半年多了,现在她正在准备资料办理移民呢。”

啊!严芳的担心成了事实。

不行!计划没完成前不能让李杭生跑掉。

定了定心,严芳反问道:“既然都结婚了,你怎么不带她来澳洲呢?”

“她说等移民手续批下来后,她会过来生活的。”

“她如果过来,你能养活她吗?她年龄比我大十几岁,不可能再去打工了。”严芳以自己的优势做垂死挣扎。

“她没打算长住的,尝试一下生活而已,我们打算在深圳养老的。”

 “那你现在没钱可赚了,为什么不回中国呢?”李杭生的回答让严芳的脑子开了一条缝。没有学问的蠢,不等于没有心眼儿。

“王荔说,什么时候我能自由支配自己的退休金了,就让我回中国养老。”

李杭生的回答,使严芳确认自己的机会来了。

原来,王荔不想白白地养李杭生。

严芳明白,李杭生其实就困在一个“钱”上。他之所以选择比自己大十几岁的王荔,并不是王荔有多么好,而是王荔有一定的经济能力,可以给他提供一个白吃白喝不操心经济的晚年。

“那你老姐的病情,你不要回去看看吗?趁现在又没活可干了。”严芳又搬出了亲情的理由。

“姐姐这一段病情还比较稳定。既然王荔不想提供吃住,我就暂时先不回去了。”李杭生倒是实话实说。

一问一答中,严芳迅速想出一个主意。

“如果我,”严芳咬了咬嘴唇,仿佛下了决心似地说:“如果我,出资盘一间饭店,开一间中国北方口味餐馆,你来管着进货这一块,我负责厨房那一块,再招聘一两个勤工俭学的中国留学生,你觉得怎么样?”

“你出资? 你打工赚了很多钱?”李杭生觉得很不可思议。

“不是,这是从中国带来的。这几年我一直不敢动用,没想到不用不行了。”

“你手里有多少钱?”李杭生心中狂喜,原来严芳还留了一手,这下不要依赖深圳那个老女人了!

“接一个转让的中餐馆和前期投资的费用绝对够。”严芳避重就轻地回答。

李杭生心想:这家伙行啊!揣着一笔巨款去打苦工,一直装得那么可怜兮兮的。

“你早说手里还有那么多钱,我也不用再去找老伴儿了!”当然这些话他没说出来。同时也心想:看来严芳是拿出杀手锏来了!她已经感觉出来我不会跟她过一辈子,更不会在经济上接济她了。

嗬嗬!这场婚姻游戏还挺好玩啊!跟王荔的交往没花李杭生一分钱,还得了很多好处,老姐也跟着得了好处;严芳又要把压箱底的钱拿出来;如果能开起一个中餐馆,有稳定的收入,干嘛要回中国去养老?李杭生越想越觉得自己挺幸运。

其实李杭生并不想回中国养老,在澳洲多好啊!天蓝水清,有病还可以免费医疗。在这里二十多年了,他其实已经习惯了澳洲的生活。之所以跟王荔探讨回国养老,是因为即使王荔成功办理了移民,短时间甚至整个晚年都也享受不到澳洲的养老政策。他是没有能力负担王荔的养老费用的。王荔在深圳赚的那点小钱儿,到了澳洲,什么也不好干,长期养活她自己都难。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去那个空气环境相对较好的深圳养老。

“怎么想起来接一个转让的中餐店呢?你有把握吗?”李杭生的思路终于进入轨道。

“你是知道的,这几年我都是在中餐店里打工。无论哪一个店,我去的时候都是门可罗雀、冷冷清清的。但是我干一段时间以后,马上就顾客盈门,因为来吃饭的中西食客都喜欢吃我做的面食,口口相传,生意就火起来了。既然我能帮别人转败为胜,为什么我不利用自己的优势呢?我们山东人,很讲究包子饺子的馅料,你听说过湾仔码头水饺吗?那个创始人就是一个落魄的山东女人。她经过几年的努力,用水饺先征服了香港湾仔码头的工人,进而以湾仔码头命名创立了这个品牌。这说明北方的包子、水饺等面食,调馅非常重要,只要馅料味道到位,连南方口味的人都喜欢吃。我在打工时发现不少北方面食馆的老板其实是农村出身的,缺乏精细调制馅料的技术,也不太会创新面食花样。味道不咋地,又没有新花样。我们山东的包子、饺子、菜盒子、葱花饼等等都是很受欢迎的。我到那些中餐馆打工的时候,就是用这些面食,赢得了食客,濒临倒闭的餐馆都能起死回生。如果我自己做老板,会做得更好!”严芳说得信心满满,跟真的一样,使李杭生深信不疑。

已经是深夜了,由于空气透明度好,深邃的天空中镶嵌的星星都格外明亮,一些不知名的秋虫叫得正欢,微风从纱窗吹进来,带着一点点桂花的香味。李杭生想起旁边的院子里,好像种了一棵桂树。

自从跟严芳假结婚以来,李杭生是破天荒第一次,跟严芳说了这么多话,讨论了这么多事情。由于关乎将来的生活,甚至养老问题,李杭生也难得认真一次。李杭生觉得严芳的想法可行,跟王荔的婚姻虽然只有半年,但有了严芳做后盾马上离婚,李杭生也觉得不可惜,不过复婚的建议不可行。

“为什么不同意复婚?既然你答应跟王荔离婚。”严芳其实并不想复婚,她还想用自己的结婚移民指标赚钱呢!但文章要做足啊!

“道理很简单啊,”李杭生认真盯了一会儿严芳,心想:怪不得他那个中国丈夫不要她了,这人确实蠢啊!

的确,李杭生为什么总是不接严芳的橄榄枝?在与她相处的过程中,李杭生感觉这个女人图有其表,心里很蠢,不是一般缺乏而是相当缺乏内涵。有时兴趣来了想跟她探讨一些文学、社会的话题,总是说不到一个频道上。所以除了她的身体,李杭生对她越来越兴趣缺缺了。这也是为什么李杭生经常给王荔打电话的原因,因为跟王荔能说得上话来。不过现在严芳既然已经愿意掏出压箱底的钱来规划他们将来的生活,就只能接受她的蠢了。

“还记得当时我怎么跟你分析的离婚后我们能得到多少好处吗?那其实也不完全是为了骗你离婚,也是想在你跟你烟台老公复婚之前,我跟王荔结婚之前,都多拿一点失业救济金嘛。我已经没有了办理绿卡的指标了,如果跟王荔离婚的话又会变成了单身男人。你可能不知道,在这里为了钻澳洲政府这个空子,多拿点失业救济金,有些感情很好的夫妻都去办个离婚,咱们干嘛要去复婚呢?等到你也可以拿退休金的时候再复婚也不迟啊。”李杭生一口气说了这么多。

“还是老公聪明!”严芳也难得地出于真心夸了李杭生一句。

“好了好了,还真是彻夜长谈啊!睡觉吧,明天我就打电话跟王荔讲分手的事情。”李杭生那呆板的扑克脸吝啬地露出了一丝笑容。

那个便宜儿子住校去了,两个人又落实好了这样一件重大的人生大事,都心情大好,少不了在床上翻云覆雨……

从这天晚上起,李杭生和严芳,终于开始了像真正的夫妻一样的生活了,这个屋子里的舞台终于撤掉了,两个人也终于摘下了面具。

第二天上午,严芳又到中餐馆打工去了。李杭生神清气爽地出门,因为又到了去福利部打卡的日子了。那个地方的工作人员还稍微有点负责,每次李杭生去打卡,除了登记落实一番他的近况以外,总是要给李杭生推荐几份工作,但总也谈不拢。其实不仅仅是因为对方嫌李杭生年龄大的问题,李杭生自己也创造条件让他谈不拢。因为这个地方给他推荐的工作是要走银行账户的,只要去做了那些工作,失业救济金就拿不到了。而且能接受他这个年龄的工作都是又脏又累的,工资比失业救济金也多不了多少,还不如一边拿着失业救济金,一边找点儿给现金的活干干。所以李杭生也千方百计地推辞。

60多岁的人了,找点毛病推辞的话很容易的。

从福利部出来,已经快到了中午,李杭生就找到经常去的那家汉堡店来对付午饭。在这里只需要花买一个汉堡的钱,就可以无限次的免费喝咖啡,还有很多华人报纸可以看。悉尼很多小饭店,为了争取华人顾客,往往会备几份华文报纸。

手里有钱时,李杭生吃完喝完会去那家华人开的棋牌室消磨时间。手里没钱了就找一个角落,一边喝咖啡,一边看报纸,既不影响饭店的生意,也不会被赶。在这里还可以蹭饭店的WiFi,浏览一下手机,跟朋友们同学们在微信上聊聊天吹吹牛,如果看到王荔微信发过来就回复一下:“等会给你电话。”然后晚一点到道斯角公园的海滩去打电话看夜景。偶尔接个把雇主的电话,让他到码头拉个货柜车,当然必须现金结算。实在没事可干,到广东朋友那儿喝喝茶,练练自己的广东话。所以与王荔在深圳住的日子里,在语言上他反而比王荔还要自如一些。

傍晚时分李杭生在道斯角公园又拨通王荔的电话。

其实今天,李杭生没有收到王荔的什么微信信息,因为昨天刚刚打过电话嘛。

王荔是个很独立的女人,她也看出李杭生对她没有什么热情,也很少在微信上卿卿我我,没事儿不会发微信。所以接到李杭生的电话,稍微有点吃惊:“有什么事吗?”

李杭生突然吞吞吐吐起来,“啊,没没什么事。”

“昨天刚刚来过电话,今天又来电话,不可能没有什么事。”既然能在人才济济、竞争激烈的深圳做个小老板,王荔的思维还是比较敏锐的。

“好吧,”李杭生狠狠地吸了一口烟,把烟雾徐徐地吐出去,也把要说的话慢慢地说了出来:“是这样的,我经过反复思考啊,我们的婚姻不合适。”

“怎么回事?”王荔有点吃惊,但语气还是很镇静。

“在这边我不能给你稳定的生活保障,而在深圳我又拿不出自己的生活费来。我的退休金,一直让姐姐姐夫来处理来支配。他们以为我在澳洲赚了很多钱,不在乎那点退休金,我也不好意思要回来。每次回国都是花你的钱,真是太丢脸了,结了婚好像更是你的负担了。我反复思考,觉得还是分手对你更好一些。”李杭生没好意思说出“离婚”两个字,他怕王荔接受不了,并且他以为说完了以后,王荔会骂他一顿。

没想到电话那一端沉默了一小会儿,王荔的语气丝毫没变,“你如果真这样想,我也没办法。但是,我还是要去澳洲生活一段时间,在没有完成我的心愿之前,暂且先维持着。我已经开始办理去澳洲探亲的手续,而且移民申请也已经开始着手准备了,希望能得到你的配合。”

“你为什么一定要过来?如果能维持下去,我按时回去不就行了吗?”

“我想品尝一下新家庭的温馨,想尽一个妻子的义务。每一次你来深圳,由于公司的事务忙忙碌碌,总感觉没有过出一个家的样子。只有离开深圳离开工作才能心无旁骛地做一个家庭主妇,做一个妻子。”

“这个房子里有严芳,你来了住哪里呀?”李杭生想以没地方住为由,让王荔打消来澳洲的念头。

“我们重新租房子住,我还不想去你那个房子里住呢!我想过一段全新的日子,费用我完全可以自己负担。嗯,关于你分手的打算,我会考虑的。但是,一切得等我到澳洲去住过以后再说。”王荔的口气冷静的不像在说自己的事情。

刚刚结婚半年,李杭生就变卦了,王荔知道肯定是与严芳有关。但严芳用什么手段收复了李杭生,王荔暂时想不出来。不过既然李杭生提出来了,这婚姻可能也就没有维持的必要了。

本来,王荔也不是看好了李杭生这个人,在很大程度上是看中了李杭生的身份。李杭生既然提出了分手,估计移民申请也会打了水漂。

其实,王荔一直有心理准备。

既然严芳一直住在李杭生的屋子里,从年龄上相比,严芳还是有优势。王荔猜测李杭生还是因为自己的年龄后悔了,所以她没有过多的悲伤,在这方面她是有自知之明的。

原本李杭生以为王荔会骂他,因为毕竟在这场婚姻中,王荔付出的很多。但是王荔不仅没有骂他,反而不吵不闹,很痛快就答应了他的离婚建议。李杭生这才发现,其实,在王荔心中他这个人并没有多少分量,而是他的澳洲身份起了很大的作用。

而那边王荔想到,既然李杭生已经提出离婚,也知道他不可能在移民的过程中发挥什么作用了,但是还是要去一次澳洲,只不过把原先打算的半年缩短成两周。倒并不是为了去修补跟李杭生的关系,而是利用依然是李杭生合法妻子的身份,实现一下自己想尝试在澳洲生活一段时间的愿望,也趁机了解一下华人在澳洲的生存状态。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