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红尘烟雨之局与套 第2部 第108章 禍起萧墙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2-05-10 18:09:37  浏览次数:181
分享到:

话说余萍从邻市把小鲜秘书接了回来。

小鲜秘书一路上都哭哭啼啼的:“鸣,那个冷飞真坏!就是他让人把我扣起来的,鸣!屋子里又闷又热,还有臭虫跳蚤,鸣!”

“好啦好啦,出来就好啦。”

余萍搂搂她肩膀:“你受委屈啦,不过,你做得很好。哦,他们没收你的手机?”

“手机没电啦!第二天一早,有人扔了个手机进来,鸣!”小鲜还在抽泣:“这是怎么回事儿哟?我现在都还不明白。”

小程眼睛盯着前面,扔过来一句:“不明白就算了,这世界不明白的事儿多着呢。能有副市长亲自来接你,知足了吧。”

余萍就又搂搂小鲜:“好了好了,受了委屈,回后好好休息。我记得你今年的公休假,还没休呢。”

“对!一共是五天!”

提到休假,小鲜就来了精神。

她擦擦眼泪,立起身:“如果算上加班和双休日”“十天够了吧?”余萍打断她,举起双手摇摇:“十天啊!拜托,还不高兴?笑一笑,快,笑一笑么。”

小鲜秘书就真的歪起脑袋,也双手举起左右摇摇,快乐地笑了。

第二天,小鲜就回家乡休假去啦。

她不在,余萍反倒感到轻松。许是同性相排,异性相吸缘故,再加上余萍外出,一向不喜欢带秘书。所以,有她无她,余萍并没有感到不方便。

不过,小鲜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替自已作了试探,也算是立了大功。

余萍为此特意吩咐小鲜秘书,填了一张出差单。

以各种堂而皇之的理由和借口,为她报了近一万块现金。看着鲜秘书高高兴兴的领了钱,穿得漂漂亮亮的休假去了,余萍叹:钱啊钱,还是钱管用啊!

忙完事务后,她就拎起了电话:“林市长,有空没啊?”

“正找你呢,你马上过来么。”

余萍下楼时,遇到了教委孙主任。孙主任夹个大包,显得有些疲于奔命。“孙主任!”“余副市长!你好!”孙主任停下,热情的伸过手来:“又下基层吗?”

“我到四楼办事儿,孙主任,忙些什么呢?”

余萍握住老头儿的手摇摇,感觉他的手软软的,肉特别多。

“讲课呗!今天是我主讲。”孙主任立即显得神情飞扬,自豪的回答:“题目是“市场经济发展中的政府定位。余副市长,有空请来捧捧场。”

“一定一定!”余萍笑着点头。

林地和徐书记,为了提高干部们的理论水平,有报酬的邀请教委的教授专家们,每半月一次讲课。

内容大多是关于改革开放中,政府和公务员如何定位提高服务水平等诸类问题。

因为是公开下发的红头文件通知,加以行政考核,所以,这项学习二年多了,基本上坚持了下来。

虽然那些大小官儿们,照例是三步曲:一紧二松三溜号。

借口越来越多,听课人数越来越少。

可毕竟是政治任务,谁也不敢掉以轻心的。其实,所谓的有报酬讲课,不过就是每节课补助一百块人民币而已。

区区1元,对于为讲一节7分钟的大课,而殚精竭虑备课的教授专家而言,实在是微不足道。

可这些教授专家呢,却个个严肃认真,乐此不疲。

那种劲儿那种虔诚,真令人叹为观止。

看到一提到讲课,刚才还是疲惫不堪的孙主任,立即眉飞色舞,余萍很有些感动。这个世界,就是靠了这么一种人,才鸟语花香,堆蓝迭翠啊!

她又伸出手去,握了握孙主任:“有空,我一定来,一定来聆听高论。”

然后,放低嗓音:“那事儿?”

“找机会呢,放心!”孙主任毫不含糊,也放低了嗓门儿:“冷飞盯得紧,守在财务室不动步,放心!找机会,总有他走神的空隙。”

余萍点点头,二人便挥手告辞。

林地正在等余萍,听见外面敲声,便大声道:“请进!”

余萍进去,林地对她点点头。然后,指指椅子,余萍一闪身坐下:“林市长,我终于抓住了地头蛇的尾巴了。”“嗯!谈谈。”

余萍便把邻市那家投资公司,如何扣留小鲜秘书讲了一遍。

“我和冷飞直接交了手,这个民营企业家,比起他同胞哥哥来,可就差得远了。”

余萍冷冷一笑:“只是让小鲜受了委屈,被扣了一夜。屋里又闷又热,还有臭虫跳蚤。”,林地不高兴的皱皱眉:“你把人家小姑娘扯在里面干嘛?真如果出了什么事,你担当得起吗?”

“我想了很久,觉得只有让不知情的人出面,才能窥得真实情况。”

余萍知觉了林地的不满,逐收起了张狂,变得小心翼翼:“不然,我们只是外面乱转。对对方的活动一点摸不着头脑,太被动。”

林地想想,说:“这事儿非同小可!我反复对你强调过,此事不宜急燥,慢慢来。对手党羽遍布,心狠手辣,不得不防。你真以为是我林地胆小吗?”

说到这儿,林地停停,瞧着墙头上的某个地方。

然后,继续说下去。

“我也想一晚上直捣老巢,也想一个早晨扭转边海的现状。可是,党把六百万人交给了我们,我们就得对人民负责。现在的人民盼望什么?就是盼望经济发展,收入增加,生活平安嘛!对不对么?”

余萍点点头,她当然明白林地的意思。

不过,她毕竟又不是林地,自然也没有林地那样的顾虑和担心。

说白了,林地就是怕乱,担心矛盾一旦激化,自已对上面交不了差。其实,林地这样的一味容忍,也就是助纣为虐。

表面上看,边海市领导班子团结一致,锐意改革,社会稳定,人民乐业。

实际上,党的原则和作风,被扭曲被出卖,官场风气日益腐变。

长此以往,这对党的事业发展是极其不利的。林地大经是瞧出了余萍的心思,又停下,仿佛有些吃力的说:“不过放心,我是支持你的,但不要盲动。你想想,小鲜真要是有个三长二短,作为一个副市长,你怎样解释?”

余萍听到这儿,脑子嗡的一声。

是啊,小鲜真出了事儿,自已怎样向其亲人和社会解释?

在所有犯罪事实和人证物证,都并不确凿掌握的情况下,轻举盲动,必然带来更糟糕的局面。

毕竟是副市长,不用多问,余萍一下就想明白了。

她心悦臣服的抱歉地笑了:“哎,林市长,你可真会做人的思想工作。”

林地也笑了:“通啦?通了就好!余副,我就直接给你明说吧。为了党的事业,我宁愿做一个忍耻负重,推动工作缓慢前进的无名英雄,也不愿做急功近利,不顾大局的冲杀者。”

“这可与原来的你,判若二人呢,”

余萍挺挺胸脯,指指林地:“想想你刚来时,三板斧砍得多痛快!七副十二调研员哦,威风凛凛哦。可现在呢,叭!滋溜儿,36度大转弯。”

“这是策略,我想你会明白的。”

林地淡然的笑笑,顺手翻开文件夹,手指头在里面掀掀,盯住了一份文件:“领导干部在美丽美食城入股分红的事情,你知道吧?”

“知道!”

余萍有些心虚,因为自已就在里面入了三万块。

“怎么了?”“骗贷银行近一个亿,卫检提出结案,你怎么看?”林地不动声色。他当然知道,余萍也在里面入了股,并月月分红。

“我看,是不是有点,匆匆忙忙?”余萍慢慢腾腾的回答。

骗贷银行一个亿?我不知道。我只是明白自已投了三万块,连本带利早捞了好几倍回来;这种资本运作真是令人鼓舞,比任何投资强多啦。

林地合上了文件夹。

“这桩入股分红案,据我所知,边海的大小干部都卷了进去。涉及到面之广,金额之大,是边海从来没有的。如果现在结案,势必影响整个边海的维稳局面。所以,我还得想想。”

余萍立刻接上:“当然!不过,地头蛇再无缘无故的对我冷嘲热讽,我可不让他了。这个地头蛇,诽谤,造谣一齐上,真是卑劣到极点。”

林地双手朝下压压:“据理力争,尽量维持,明白吗?还有,你那天燃气管道是怎么回事儿?上次可是当着国安答应了的。”

“资金不到位,让我怎么办?”余萍很有些委屈。

不错,当时是当着国安答应解决。

可是,市财政的拨款一直催不下来,工地基本上是停工待料。没钱给人家,好话说了千百遍,让人家垫资。

施工方牢骚满腹,干脆就停了下来,我有什么办法?

林地想想,说:“财政那方面,我再催催。不过,现在都是垫资工程,这不稀奇。你再给做做工作,先动起来再说。”

“好吧,我就再做做工作吧。”余萍只得这样回答。

出了办公室,余萍看见走廊侧边的小管秘书有些不高兴模样,即站住了:“小管小管,看见余副不理不睬,你还在为那事儿生气啊?”

“哪事儿?”

小管抬起头,勉强笑笑:“你把我给说糊涂了,哪事儿啊?再说,我怎么敢在您面前生气啊?”

余萍站站,回头瞟瞟林地:“小鲜休假十天,走时没给你说么?”

管秘书点点头。“即然知道还不不高兴?年轻人,要经得住爱情的考验么。”

林地瞧瞧管秘书,再看看余萍:“不会吧?我的秘书一向都大气的,决不会为了一件小事儿而生气。小管,对吗?”

管秘书只得又点点头。

“借你的电话和嘴巴,帮我叫叫车队如何?”余萍笑嘻嘻的看着小管:“我到工地上看看!”

小管拨通了车队电话。

余萍出了电梯,见是另一个瘦削司机站在普桑的车门前。

逐问:“小程没在?”“出车去啦。”“谁呢?”钻进了车厢,余萍忍不住多问一句:“到哪呢?”“邹副市长,听说是到市局。”

瘦削一点油门,普桑轻轻滑上了盘旋车道。

工地上,天燃气管道像条垂头丧气的死蛇,乱七八糟的扔着。

几个工人正围坐在一起,兴致勃勃的打着扑克。一个便衣模样的年轻人,蹲在一边陪着笑脸,起劲的说着什么?

下了普桑,余萍先到壕沟瞧瞧,然后径直走向那堆工人:“大家好啊!”

没人认得女副市长,所以也没人理睬。

“双炸!翻倍十块,给钱给钱。”一个圆脸孔的青工,把手中的扑克狠狠一扔,兴高采烈的伸出了双手:“给钱!”

打牌的三个伙伴,就咕嘟咕噜的相互埋怨着掏腰包。

余萍哭笑不得,又大声的说:“大家好啊!”

工人们仿佛才惊醒过来,都扭头看着她。“我是余萍!”余萍只得自我介绍:“这工地怎么停下了?你们负责人呢?”

工人们挤眉弄眼的笑起来:“马组么,刚才还在啊。是不是蹲坑去啦?”

“蹲坑?”余萍没听懂:“测量吗?”

工人们都嘎嘎嘎的笑着:“测量,就是测量!一会儿就回来,哎你有什么事啊?”,一边的瘦削司机再也忍不住了,大声说:“这是市里的余副市长,来视察工作的。”

工人们像没听见一样,又围坐下去:“来来来,这次双炸三番。洗牌,朱三,洗牌哟。”

余萍只好苦笑笑。

还没转身,那便衣即一步抢了上来:“余副市长,我们当初可是说好的。现在,工地这么七零八落的拖起,好久才通得了气哟?”

“你是?”

便衣掏出证件晃晃:“我是国安局的,年局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是么?”余萍吊起了眼角:“我也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市里没钱,你让我如何办?再等等么,反正答应了的,总要扩大安上。”

给工人们说了大半天好话的便衣,好容易逮到了到工地视察的余副,不觉怒气顿发,劈头盖脸的对着余萍泼来。

余萍此时倒变得冷静。

林地当时左右为难,苦口婆心的模样,浮现在眼前,她有一种无言的感动和伤感。

待便衣态度恶劣的发泄完后,余萍才轻轻说:“小伙子,我理解你的心情。说实话,我也巴不得明天就把管道安好,可市里资金紧张,确实暂时拨不了款。

再等等吧,资金一拨下来,一定优先考虑你们。我们说话是算话的,毕竟我们二家一向合作是愉快的么。”

女副市长带着明显哀求的话,无蒂是一歇突来的偏东雨,浇熄了便衣的怒火。

他一声不吭,踱到旁边打开了手机。

这时,一个矮小的中年汉子,慢悠悠晃荡过来。一个青工见了,扭头猛吼一嗓子:“马组,双炸三倍,上不上?”

马组便笑呵呵的连骂带嘲弄:“老子昨天才被你们搜光了腰包,走路回的家,又来啦?你们打吧,谁被搜光了兜兜,和我一起走路就是。”

“马组长,上班时间,光天化日之下,又笑又骂的还摔扑克,像话吗?”

马组一楞,一个中年女人正站在自已面前,怒目而视,威风凛凛。

“你?”,“这是余副市长,特地视察工作的。”瘦削司机趁机大喝一声,吓得马组一缩脖子:“余副市长?”

“嗯!”

余萍鼻子哼哼,指指那一群正大呼小叫着的工人:“让他们住手!”

毕竟是工地组长,略一迟疑不决,马组便吼开了:“停下停下,都给我停下。去几个人,把管道抬到壕沟里去。其余的,擦拭管道线口。”

工人们就扔了扑克,咕嘟咕噜的分头开始了工作。

见余萍露出一丝笑靥,马组趁势问到:“余副市长,这资金,哎这资金,多久拨下来哦?”

“快了!现在不是都垫资么?你们垫了多少?一差钱就向政府要,还有点社会主义主人公精神没有啊?”

“唉,余副市长,再主人公也要吃饭呀?哪有自已给自已发工资的?”马组一脸苦相。

这时,那个一直在一旁打手机的国安便衣,跑了过来:“余副余副,电话!”

余副奇怪的瞅瞅他,接了手机往自已耳朵上一贴:“你好,我是余萍!”“余副嘛,你好你好,我是国安年局呵。”

“哦年局么,你好,见过面的。”

余萍快乐的笑起来:居然能意外接到趾高气扬的年局电话,这很让她高兴。

事实上,作为女副市长,根本就与国安一点照面也不打。所以,那些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事儿,与自已完全无关。

自已也乐于看到一向恃强凌弱的邹副市长,与国安局碰得头破血流,暗呼解恨过瘾呢。

如果不是因为林地夹在其中,自已才不会接什么年局月局的电话呢。

可现在,“年局啊,有个问题,我要向你解释解释,求得你的谅解啊!”,那边厢,年局哈哈哈大笑:“什么解释解释?什么谅解呢?余副,市里资金紧张我是知道的。

不过,只要你们遵守解决方案,在动就行。我这方面家属意见堆积如山,实在是应付不了啦。你看这样行不,我们先拿钱垫垫,市里资金到了就还给我们?”

余萍喜出望外,连忙一口答应:“好啊,那就谢谢了么。”

“不过,我们先小人,后君子。三个月,二分利如何?”

年局紧紧跟上:“市场经济嘛,国安也不是神仙啊。”,余副想想,回答:“那,请稍等等,我与林市长通个话行么?”

“行,完全可以!同意就给小强讲。再见!合作愉快!”

“再见!”

结果,林地听了自然高兴:“问清楚,确是三个月二分利,就答应。”“是说的一个季度二分利,十万付二万的。”余萍早在自已心里盘算好了。

说:“我想,只借十万就足够了。毕竟大部份材料款已结清,剩下的只是人工费和少量材料费么。”

“好吧!”

林地一锤定音,接着表扬道:“余副,你行呢。一出面就搞定,以后多到外面走走么,开发开发你的外交潜力么。”

余萍自负的回答:“还说呢,我真要搞外交,包比邹副市长强。哼,莫把余萍看扁了。”

这事儿得到意外的解决,余萍十分高兴。

唤过那个小强:“我们同意年局的提议,三个月二分利,先借十万吧。”,小强就打开笔记本作了记录,然后请余萍签字。

余萍接过细细读读,改了二处不太妥当的提法,签上了自已大名。

再叫过马组,告诉他:“资金问题解决了,你领着工人们干吧。保质保量保进度,出了差错,老帐新帐一齐算。”

马组也很高兴,居然一靠脚啪:“敬礼!谢谢余副市长的亲切关怀,看兄弟们的吧。”

余萍一点头,马组但乐颠颠的朝工人们跑去了。

普桑出了工地,分秒间驶上了大道,因为余萍吩咐到民政局。还是在到邻市接小鲜秘书时,在市府大厅里,余萍碰到章副。

章副告诉她,民政局新搬了大楼,有空,过来坐坐。

眼睛不要只盯着四楼四号和八楼八号,盯盯我们,也算是对我们工作上的有力支持。

余萍与章副,因为邹副市长缘故,一向话很少。有道是,酒逢知已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可大敌当前,得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向着最主要的目标。

所以,余萍当时就答应了。

现在,正好驱车去看看呢。

好繁花似锦的边海大道:双四道的黑色沥青路,笔直射向前方;道路中间,一溜洋伞似的马尾松,跟着大道向前蓬勃;

道路两边,是高大簇新枝繁叶茂的香樟树。

树外呢,则是边海最集中的闹市区。

一排排高数和平房夹涌着大路向前,就像春暖花开的河岸,亲切友好地俯瞰着奔涌的流水。

除了市府那条著名的散步林荫道,这条长达五公里的边海大道,就是边海市自林地主政来,发展市政建设,惠及广大市民的有力像征。

以致于边海的大小官儿们,明里暗地都自嘲。

邹副市长有散步林荫道,林市长有边海大道。

我们呢,我们就只有老老实实干工作的份;厅局级难当,兄弟姐妹,努力奋斗吧,还是要当大官啊!

因为,自弯弯曲曲的环城公路,小心谨慎的一路开来,眼前骤然出现这么一条笔直的大道;所以,几乎所有的司机被压制的天性和热情,一到这儿就全部释放出来。

这条闻名遐迩的边海大道,就成了名符其实的飚车大道和死亡大道。

交巡警在这儿投入的力量最大,工作也最忙。

这不,普桑一踏上大道的黑色路面,瘦削司机就像喝了兴奋剂,眼睛发亮,身体笔直:“余副,请系上安全带,坐稳了。”

余萍就一面系安全带,一面说:“哎哎,莫开快了莫开快了,安全第一么!”

“放心,不过15码,没超速。”

嘎!普桑冲了出去。这可瞒不到常坐小车的余萍,瞅着两旁的樟树飞快地向后掠,她拍拍驾驶员椅背:“哎,慢点慢点。哎,小伙子,你姓什么?”

“我姓名!加一个单字:堂。”

“哎,名堂,你真的开慢点,出了事不是好玩儿的。”

因为不太熟,余萍不便像对小程那样说话随便,可仍提心吊胆的警告着。“放心吧,余副,我名堂开车技术是出了名的。15码?小意思!”

嘎!普桑停了下来,红绿灯。

余萍趁机笑着问:“你们小车队平时的安全学习,小程没给讲讲?”

“讲啊!”名堂盯住红绿灯,漫不经心的回答:“大家都知道的,老生常谈。这普桑低盘重,跑到17,8也不会发飘,所以余副你尽管放心。”

“17,8?人家奔驰宝马也才这个量。普桑能和外国名车比么?”余萍不相信。

名堂扭过头,瘦削脸上笑得神秘:“余副你是不知道吧?为了平息市民怒气,小车队这十辆普桑,全都是装的宝马引擎。毕竟公事重要,真要是普桑路上有个三长两短,谁负得起责任?”

余萍听得迷迷糊糊:“宝马引擎?不就是宝马了么?”

“是,也不是!”名堂像说偈语箴言似的笑笑,扭过了头。

窗外,红灯在频频闪动,名堂握住了手刹。分秒间,绿灯亮起,嘎!嚓!吱吱吱!普桑被后面的车猛然一顶。

蓄势待发的名堂失声叫道:“糟糕!”,一下意识的一踩油门,普桑猛然向后一退。

嘎!嚓!吱吱吱!后面传来歇斯底里的大叫:“撞到起啦,刹车刹车,快踩刹车。”

名堂就慌乱的拉手刹踩刹车,普桑这才停了下来。名堂抢先跳下了车,紧跟着下车的余萍看见,后面一辆黑色奔驰的车头,被普桑的后保险杠,硬生生的抵了进去。

那一向骄傲挺立在车头上,像征着奔驰豪华的特质不绣钢星标,拦腰截断,整个儿地掉转身子歪在了一边。

咣咣!咣!

奔驰被挤扁的车门被人在里面猛踢。

名堂和余萍连忙跑过去,使力拉门。门,终于被连踢带拉的弄开了。先跳出来一个黑西装平头,然后右手在车窗沿上一搭:“董事长,请!”

边海住司的董事长冷飞,慢慢钻了出来。

平头这才朝前面驾驶室探身,名堂也探进去帮忙。

二人合力将受了重伤的女驾驶员,小心翼翼的拖出,放在路边。这是一个极年轻漂亮的女孩儿,俊美的脸上苍白,胸脯以下血迹斑斑,看来伤势不轻。

二人刚把她放好立起身,没想到平头突然拳脚并用击向名堂。

名堂显然不是训练有素打手的对手,被打得连连后退。

余萍愤怒地张开双臂,挺身插在二人中间:“住手!干嘛打人?”,平头一楞,竟然一挥拳想击向余萍。

“嗯!”一边的冷飞,鼻子哼哼,打手停了下来。

“谁给你的权利,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打人?”

余萍转向冷飞,严厉地盯住这个边海赫赫有名的私营老板:“出了车祸,自有交通警处理,你抖什么威风?”

“我要不喝住,你就躺下了。”

冷飞冷冷瞟余萍一眼,指指奔驰和路上的女驾驶员:“你这是故意制造事端!身为副市长,唆使驾驶员蓄意杀人,等着解职坐牢吧。”

余萍没上他的当,而是淡淡一笑。

“你不是法官,因此,请你不要信口雌黄。你不是交通警,因此,请你不要妄加评论。睁大眼睛看看,这天,可是共产党的天;这地呢,也是共产党的地。怎么,还不明白么?”

冷飞当然听懂了她的话中话,脸上刹那间而满了杀气。

逼上一步,咬牙切齿的说:“姓查的,你先派人到我投资公司捣蛋,后唆使撞我车伤我人。你以为自已是个副市长就不得了?就进了保险箱?老实说,在边海要捏死你,犹如捏死一只蚂蚱!”

余萍毫不后退,鄙视地自上而下的打量他一番:“不就是借改革开放政策,发了点小财么?冷飞,我正告你端正自已的态度和认识。如果你趁机想做什么?请便!”。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