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十年一觉扬州路(5)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3-01-25 15:09:13  浏览次数:626
分享到:

话说,什么是自己的范儿自己的样子?四个字:没有定义,这也正如观看《王子复仇记》时,一百个观众就是一百个哈姆雷特。

而我自己的范儿自己的样子,大约是这样的:固执,自律,节俭,爱家!选定一个适合自己能力发挥的目标,坚持走下去。说实话,这世界充满了太多的诱惑,稍不注意,人便会在有意无意中坠落。这里,“坠落”并非全是贬意,而是意喻追求个人价值的最大化,随意改变初衷,基本上都是弯道超车出车祸,损失惨重,欲速则不达。

唐·王唯一在《西江月》中就提醒过:学道须当猛烈,始终确守初心,纤毫物欲不相侵。翻译成白话文就是:学习道理应当具有强烈的决心,而且要从始至终保留好当初那份心意,不让分毫的物欲侵入我们的内心。

清·郑燮在《竹石》也赞颂过: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写成现代文就是:经历成千上万次的折磨和打击,它依然那么坚强,不管酷暑的东南风,还是严冬的西北风,它都能经受得住,依然坚韧挺拔。

所以,咬定目标不松口,不管风吹雨打一直走,你或多或少总能达到自己的目标。这就比那些心比天高,气比才大,总想一夜暴富,一鸣惊人的登徒子们,强上千万倍。

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杜牧的这首七绝用追忆的方法入手,前两句叙事,后两句抒情。实际上,老杜的“扬州”生活,是与他政治上的不得志有关。因此,这首七绝除了忤悔之意外,还有前尘恍惚如梦,不堪回首之意。

而陈奕迅的《十年》金曲,则一咏三叹,唱出了现代人的忧郁伤感和患得患失的矛盾心情。读着它哼着它,我怅然且微笑,于漫天烟尘中送走了我的前几个十年,自然就又逢着了我的又一个十年。当然罗,沧海桑田,白云苍狗,日子在一天天缩短,生命在一天天流落。我敢说,没人愿意送走一个又一个十年,没人有意无意拿老去说事儿,更没人会急切的向往老去后的日子。

叶芝那首脍炙人口的《当你老了》,虽然写得情深意长,缠绵徘彻,经久地感动着人们,但它毕竟是艺术。真正老去的岁月里,你会发现一切犹如浮云,看透了许多,想通了许多,自然也就难得糊涂了许多,可那时的你,大概率的对这个世界,这个人生已经,无,能,为,力!

那时的我,或衣着整齐,扣紧领扣,独坐阳台,看霞光万道,落日浑圆,感叹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或被老伴搀着散步窗外,賞秋叶潇潇,秋雨绵绵,潸然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或被孙女儿绕膝,欢笑醉里吴音相媚好,白发谁家翁媪……

不过,我倒是真的是早已和老婆约好:到了那天,一定要先在自己神志清醒之时,写好遗嘱,作好公证,交清后事,联系好遗体器官捐赠事宜,不无端遍体插管苟活,浪费精力钱财,不给亲朋添堵,不给儿孙添乱,闭上眼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没办法,不管你愿意与否,高兴或生气,活着,就得计算日子,丈量生命,向往美好。这一点,大约神仙也难免吧。

其实,少年心事当孥云,谁念幽寒坐鸣呃?年轻的豪气万丈,中年的艰苦卓绝,不管你和你的朋友,还是你的对手,大家都在为活着而竞争,你争我夺,争先恐后,现在想来,尚在情理之中。社会进化,优胜劣汰嘛。那种来自朋友背后的暗算,亲人趋利的冷漠和邻里间相互的防范,才是人生里最凶险的打击和最残酷的杀手。


上一篇:懒驴拉磨
下一篇:我们“阳”了


评论专区

HH_Wang42023-01-29发表
月圆相邻长干里,欢笑醉问吴音乡。
HH_Wang42023-01-26发表
不让须眉,驰骋纵横。落日月圆长干里,欢笑醉问吴音乡。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